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290章 引惡靈

26

潘子親自來接你,你快收拾收拾去門口等著。”莯太太焦急的拉起我就往房外推,一邊走還一邊叮囑。“露露,你在那邊放心住,想我們了打電話就行。那邊我們也安排了私家醫生,身體不舒服你記得聯絡他。還有還有……”“好了媽,我知道了,你就彆操心了,我會好好照顧自己的。”到了房門口,我攔住還想繼續送我的莯太太,眼睛有些發酸。這是我第一次感受來自媽媽的嘮叨。我忍住情緒,將她輕推進房內,對著我爸說,“我不在的這段時間,...-

飛簷翹角,玲瓏精緻,亭台樓閣,恢弘大氣。這些詞似乎都形容不了這座建築。

畢竟是眾神之首的陵光所居住的殿宇——“朱雀神殿”,還被好幾位神君親手修整過,自然是最好的。

隻不過,在我印象中,這個宮殿似乎有點小了,周邊漂浮的各種小型殿宇也都冇有顯現出來。

我從雲層之上把目光收了回來,這才發現,在我們腳下,是一大片紅色的花朵。

“朱顏漫?”我喃喃道,“這兒居然也有朱顏漫。”

這些鮮豔欲滴的硃紅色花朵就是在長白山下那扇青銅門內所長的花朵,它們長在棲溟湖邊,無風搖曳,如同一個個身著紅衣的曼妙女子,在微風中翩翩起舞。那輕盈的舞姿,彷彿是在訴說著一個個神秘而古老的故事。

這些花朵的花瓣呈現出一種深邃的硃紅色,猶如鮮血一般豔麗奪目。每一片花瓣都細膩如絲,彷彿精心雕琢而成。它們的花蕊則是金黃色的,宛如一顆璀璨的明珠鑲嵌其中,散發著淡淡的清香。

隻不過棲溟湖邊的朱顏漫長得很高,已經超過了膝蓋,而這裡的,每一枝隻有二十公分左右,很矮小,像是營養不良一樣。

“胖子,就在這裡,把黑瞎子放下來吧。”我對回過神來的胖子說道。

朱顏漫是一種富含靈氣的植物,這裡的靈氣應該就來源於眼前這一大片漫無邊際的朱顏漫。

我要在這片靈氣最為濃鬱的花海為黑瞎子解決掉他背上的惡靈。

這是我一直以來就想做的,我想要治好黑瞎子的眼睛,讓他不再受到惡靈的折磨。

現在,終於可以實現了。

胖子和無邪輕輕將黑瞎子放在花叢中坐下,與我麵對麵。然後我盤坐下來,微閉上雙眼,調整氣息。

澤淵已經被汪陽放了出來,在這片蘊含靈氣的花海中成功的化作了人形。

他依然像我上次在秦嶺見到時一樣,**著上身,那精壯的肌肉如刀刻般分明,散發出令人心悸的力量感。每一條肌肉線條都像是被精心雕琢過一般,充滿了生命力和張力。

他略顯蒼白的肌膚上攀爬著墨綠色的神秘花紋,宛如古老的符咒,為他增添了幾分妖異之美。他的麵容冷峻如霜,剛毅的輪廓猶如雕塑,冇有絲毫表情。那雙深邃的眼眸中更是透出冷漠與疏離,唯獨在看向我時,會激起一層波瀾。

他的下半身被樹藤緊緊地纏繞著,彷彿這是他與大自然之間的神秘聯絡,散發出一種粗獷而不羈的氣息。

然而,在我堅持不懈的強烈要求下,他才慢慢地將自己的下半身轉化為人腿形態。

否則,麵對這樣一個既像人又不像人的存在一直矗立在我們麵前,那種視覺衝擊實在有些過於震撼。看看胖子和無邪驚訝到張開的嘴巴就知道他們有多震驚了!

化作人形的澤淵微閉著墨綠色的雙眼,集中精力,將體內的靈力彙聚在指尖,然後輕輕懸空於黑瞎子的後脖頸。

隨著澤淵的手指落下,一股無形的力量漸漸滲透進他的身體。黑瞎子的眉頭微微皺起,似乎感受到了痛苦。

在澤淵的動作下,黑瞎子背後的惡靈竟然顯現了出來,讓我們的肉眼也能看清它的模樣。

那是一團特彆奇怪的東西,形態不固定,但不變的是,它一直趴在黑瞎子的背上,用黑色的爪子死死地壓著黑瞎子的脖子。

它在澤淵那力量的刺激之下,原本模糊不清的形態開始逐漸變得清晰起來,最後竟然冒出了一張慘白得令人毛骨悚然的人臉!這張臉上的雙眼宛如兩個幽深的黑洞一般,彷彿能夠吞噬掉一切光明和希望。

而那張長在側臉的冇有牙齒的嘴巴則大大地張開著,從中傳出一陣尖銳刺耳、如同女人尖叫般的聲音,讓人聽了不禁心生恐懼。

澤淵雙手結印,在指尖凝聚起一團墨綠色的靈力,對著那尖叫個不停地惡靈一指、一拉,那黑色的惡靈便伸出四肢,猶如人一樣掙紮起來。

惡靈的身體漸漸地從黑瞎子後背剝離,唯獨那兩隻極長的黑爪還死死的拽住黑瞎子的脖子,怎麼都不肯離開他。

黑瞎子臉色變得更加蒼白,神色變得痛苦,豆大的汗水從他額頭滴落,彷彿惡靈身上所受到的折磨全都同步到了他的身上。

無邪看見黑瞎子這麼痛苦,忍不住上前了兩步,但又很快剋製住自己。他看了看坐在黑瞎子對麵的我,張了張嘴,像是想要問些什麼,但還是忍住了。

我注意到他的動作,就給他遞了一個讓他安心的眼神。

汪陽和小哥神情很是淡定,好像預知了這件事一定會成功一般。靜靜地站在一旁眼神放空。

終於,在澤淵的努力下,惡靈的黑爪緩緩鬆開了黑瞎子的脖子。惡靈的身體徹底脫離了黑瞎子,漂浮在半空中。

它空洞的眼中充滿了恐懼和不甘,死命的想要掙紮開那些纏繞在它身上的青銅藤蔓,卻無論如何都無法逃脫澤淵的掌控。

看到惡靈已經離開了黑瞎子的身體,我不敢有絲毫鬆懈,因為事情還冇完。我持續放鬆自己的身心,讓惡靈能夠順利的進入我的身體。

澤淵手臂一揮,那猙獰的惡靈立馬附在了我的身上。它以為找到了新的宿主,興奮的在我體內上躥下跳,發出興奮的笑聲。

我謹記澤淵之前交代給我的話,不做任何反抗,讓身體裡血脈與的惡靈展開一場激烈的較量。

惡靈從我身體裡鑽出後,便迅速爬到了我的後背上。我感覺到一雙冰冷而又黏糊的手緊緊地抓住了我的肩膀。與此同時,我突然感覺到一股強大的力量正壓在我的脖子上,讓我幾乎無法呼吸。

這種感覺異常難受,彷彿有千斤重擔壓在身上一般,使得我的身體變得異常沉重,就像是被灌滿了鉛一樣。尤其是脖頸,怎麼也抬不起來,我隻得被迫的低下了頭。

眼睛也開始變得視物困難,唯有閉上眼睛,才能稍微抬起一點脖子。

-極力的挽留我,但我們都心知肚明,今後不可能完全恢覆成以前什麼都不知道的模樣。莯老對我的情義都是真的,至少在這十年裡,他們確實冇有苛待過我,我最後看了一眼莯宅,孑然一身踏上了回吳山居的歸途。我想,無邪應該會收留我的吧。2003年12月22日,今天是冬至,杭州已經開始下起了小雪,我坐著火車在晚上十點終於抵達了這個城市。這裡離吳山居隻有兩公裡,我抬頭望了一眼晶瑩剔透潔白的雪花,它們打著卷兒落在了我的頭上...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