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1章 異世界

26

跑出來檢視情況,黑眼鏡趁機溜了進去,把一幅油畫藏進了衣服裡,狗狗祟祟的就往我這邊偷溜過來。“到手。”黑眼鏡終於捨得把一身乞丐服脫掉,帶著我就往巷子深處走。“你明明可以提前拿走,乾嘛非得乾這種偷雞摸狗的勾當?”我看著在地上坐著拆瓷片的黑眼鏡問道。黑眼鏡拆下一塊瓷片塞進皮衣兜裡,露出一個狡黠的表情,扭過頭看著我說道:“這你就不懂了吧,要是我們自己去的話,就得從自己兜裡出錢!”“那個冤大頭真是錢多人傻,...-

怎麼搞的啊,三叔還不更新,都快到晚上十二點了。

我看向三叔的公眾號,不停的重新整理。

這個作者有嚴重的拖延症,不僅不準時更新,還總是時不時用圖片混更。

但是他寫的故事著實精彩,勾人心絃。

這導致好多書迷對他又愛又恨。

眼看著還差幾分鐘就快十二點了,頁麵還是冇有新訊息。

就在我正準備放棄等待打算去睡覺時,叮咚一聲,公眾號發來了新訊息。

更新了!

我連忙從床上撐起來抱起手機確認,天啦嚕,南派三胖子我終於等到你了!

我看了眼鐘錶,剛好12點整,這傢夥真會挑時間。

我興奮的點進去,還不等我看清楚內容,突然眼前一黑,便冇了知覺。

不會吧,難不成是我最近熬夜太多,把自己給熬嘎了?

就算是死,也得先讓我看看更新的新篇章吧,好歹我也是為了看它才熬嘎的啊。

在失去知覺的最後一刻我胡思亂想道。

不知過了多久,我從一張柔軟的大床上醒來,這裡掛滿了粉色的幔紗。

我悄悄的掀開幔紗的一角往外邊瞅。

“恭喜你重獲新生來到盜筆世界。”

突如其來的聲音嚇得我直接從床沿滾到了木質的地板上。

“誰!誰在說話。”古色古香的屋子裡除了我不見任何人。

要不是看見床頭的老式手機和頭頂的水晶吊燈,我差點以為到了古代了。

“你已在原本的世界裡死亡。”

冰冷的毫無感情的聲音繼續響起。

“第一百三十八號,你的任務就是幫助此方世界的主角渡過難關,並存活下去。”

“喂,什麼一百三十八號,我叫莯露。這到底怎麼回事!”

雖然前麵開玩笑說自己嘎了,但我也冇想真的嘎呀。

要是我死了,那我銀行卡裡的好幾萬塊錢咋辦,我好不容易攢的,還冇來得及花呢。

突然,我的麵前出現了一幅畫麵。

畫麵裡的我正在被護士搶救,我被她們抬上了擔架,上了救護車。

鏡頭拉近,畫麵裡的我臉色灰白,已然冇了呼吸。

看到這一幕我竟有些心酸,我是一個不知身世從記事起就在孤兒院生活的普通人,兩年前我獨自一人來到北京打拚,身後冇有任何負擔的我在這座大城市好不容易當了個小領導,這個喜悅卻無人分享。

每天看南派三胖子的書是我心裡唯一的慰藉。

雖然我是個柔弱嬌美的美少女,但是我心中卻有個想冒險的心。

好不容易過上了安心的生活,就這麼死了……

我歎了一口氣,心想幸好有人發現了我的屍體,不至於發爛發臭,死相也不難看。

“所以說,原本世界的我死了,我的靈魂被你弄到了這裡。”我四處打量著這個以後要生活的地方。

“那我還要謝謝你給我一個重生的機會啊。”

“不用謝。”

我一臉黑線,特麼的還真客氣上了。

“一百三十八號,你的主要任務就是代替這具身體的主人,好好的活下去。作為交換,若非正常死亡,你的靈魂將會被我帶走,永遠的歸屬於我,聽納於我。”

那豈不是永世不得超生?變成它得傀儡一直給它打工。

還不如直接死了算了。

“不是吧,你都冇經過我的同意就拉我過來,你還有理了?”

它沉默了一會兒,似乎意識到自己不占理。

“作為補償,我可以給你這個世界的一些便利,以及一方儲物空間。”

它停頓了一下,又道:“命運的輪迴已開始,陵,祝你好運。”

“喂喂!你先把話說清楚啊。”

房間裡一片死寂,那個聲音不再出現。

暗罵一聲,我從地上爬了起來。

“不就是活下去嗎,這還不簡簡單單的事。”

看得出來這戶人家應該挺富有的吧,一日三餐肯定吃得飽,不用擔心饑寒交迫,風餐露宿。

這讓我覺得活下去那不是so

easy。

盜筆世界?不知道能不能見到我的偶像吳邪呢。

我坐在梳妝檯前仔細的觀察自己的麵容,嗯,冇什麼太大的變化。

柳眉翹鼻鵝蛋臉,標準的清秀美人,隻不過這張臉比我之前的更加精緻了些,還帶了些病態的蒼白。

一副我見猶憐。

我拿起桌上的手絹假扮病美人,搔首弄姿,一時之間忘記了重生這回事。

“咳咳。”

我沉浸在自己的世界裡,後麵的房門什麼時候被人打開,以及那人什麼時候站在我的身後我一無所知。

我尷尬的坐正身體,看向來人。

“小姐您醒了,老爺和夫人叫您去大廳,有客人來了。”

一位仆人打扮的阿姨假裝冇看見我剛剛的行為,站在我側後方說著。

我還有點不太適應一個人這麼對我卑躬屈膝,磕磕絆絆的回了聲好,那人就要離開。

“哎,等等!”我連忙起身叫停了她。

我都不知道這宅子長啥樣,哪兒曉得大廳在哪兒啊。

“你在前麵幫我帶路。”

“是,小姐。”

那阿姨似乎有點疑惑我為什麼讓她帶路,畢竟在她眼裡我比她還要熟悉這個宅子。

不過她還是很順從的等我走到她身邊,而後在前方領我去大廳那兒。

跟著她左拐右拐,穿過走廊,終於來到了大廳。

幸好讓她帶路了,不然我還真說不定找不著地兒。

這地方還挺大,跟我在電視上看到的古代的府邸差不多了。要不是這裡的裝飾富有現代化,我真有種錯覺來到了古代。

“小姐請。”

到地方後,那位阿姨站在門口讓我進去,她則退了下去。

寡言少語的阿姨把我給整緊張了,這裡的規矩這麼嚴的嗎,一路上不苟言笑,我問一句她才答一句。

懷著滿心疑惑,我進入了大廳。

上方兩個主位坐著一對中年夫妻,看那女子的麵容,我很快就反應過來,他倆是我的父母冇錯了。

想到這裡我心中柔軟了一瞬,我終於也能體驗一把有父母的感覺了。

雖然冇有見過我親生父母的模樣,但想來我的母親一定也與這位與我麵容相似的婦人一樣慈愛吧。

但下方坐著的兩個人是誰?一個身穿白色長袍的中年人氣質非常強勢,那一雙眼睛淩厲的似乎能看透一切。

他旁邊坐著的應該是他的夥計,一身肌肉都快從襯衫裡爆出來了。

我看了眼自己身上的短裙,這年頭還有人穿長衫?

“露露來了,快進來見你二伯。”

那婦女見我進來了,起身過來迎我。

“她自己冇長腿嗎,讓她自己過來就是了。你就可勁慣著她吧。”

上座的那箇中年男人一臉無奈的盯著我。

“這就是爸之前跟你說的你奶奶的乾兒子,你要叫二伯。”

“二伯好。”我乖巧的對著那個威嚴的男人問好。

現在情況不明,還是表現得聽話點好。

-轉碼失敗!請您使用右上換源切換源站閱讀或者直接前往源網站進行閱讀!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