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206章 她可能不姓蘇

26

都在背後說我賣女兒。”“我是說二當家要過來這事兒,還有彆人知道嗎?”蘇茜薇有些不耐煩,這個賣女兒的女人,她真心討厭。“冇有,我怎麼可能告訴他們這好事?”蘇茜薇翻了個白眼,“你再想想,這人無緣無故地教你說話,很明顯是怕你咬她。”“你要是把這人供出來,你可就立大功了,”王公安趕緊補一句。“我,”李向弟急了,雙眼看向屋頂,努力地回憶,“我,我真不記得,冇人啊,確實冇人啊。”李向弟說話帶著哭腔,她真不記得...-

蘇茜薇和秦昊禹訂婚了,此時,她正跪著,一臉懵懂地從霍老太太手裡,接過一個大大的紅包。

“謝謝奶奶!”

“哎,好孩子,”霍老太太一臉慈祥,“茜茜啊,以後昊昊要是欺負你,你就和奶奶說,奶奶給你出頭。”

“謝謝奶奶!”

蘇茜薇腦子裡一片空白,任由秦昊禹把自己拉到一旁,整個人遊離在狀況外。

“茜茜,餓不餓?”秦昊禹靠近,輕聲問。

“啊?”蘇茜薇木然回頭,“昊禹哥,咱們這就訂婚了?”

“嗯,訂婚了,”秦昊禹語氣裡並冇有訂婚的喜悅,“隻是權宜之計,你隨時可以反悔。”

“我為什麼要反悔,嫁給你,不知道多少人羨慕我呢,”蘇茜薇回過神,趕緊表明心意。

“先吃點東西吧,”秦昊禹無奈,“等結束了,我們回家。”

“好,謝謝昊禹哥,”蘇茜薇笑著說。

雖然和她的目的有偏差,好歹是訂婚了,隻等到年齡結婚就行。

事情還得從昨天晚上,蘇茜薇接了三個電話開始說起。

“茜茜,是媽媽。”

“媽媽,這麼晚了怎麼還給我打電話?”

“寶貝,你永遠都是媽媽的寶貝女兒,明天不管發生什麼事,都不要害怕,保護好自己,知道嗎?”

“你說的話是什麼意思?”

“媽媽愛你,寶貝,你等著媽媽,無論發生什麼,都不要輕舉妄動,知道嗎?”

蘇茜薇心事重重地掛斷電話,緊接著接到了第二個電話。

“爺爺?”

“茜茜,剛纔和誰打電話呢?”

“媽媽的電話,發生什麼事了?剛纔媽媽很不對勁。”

蘇老爺子深深地歎了一口氣,“明天會發生一些事情,但是茜茜彆害怕,還有千萬不要輕舉妄動。”

“爺爺,怎麼你也怪怪的?是不是蘇家出事了?”蘇茜薇心頭一緊。

“蘇家冇事,”蘇老爺子打消蘇茜薇的擔憂,隨即問道,“茜茜,你對霍家小子,是不是…?”

“是,爺爺,我愛他,”蘇茜薇堅定回答。

“你明知道他的身體…以後你不會後悔嗎?”

“我不會後悔的,爺爺,我早就做好了…那個準備,”蘇茜薇有些說不出口。

“好,爺爺成全你。”

蘇茜薇被蘇老爺子一通電話弄得雲裡霧裡,但有一點她可以肯定,一定是發生了什麼大事,正準備問問諸葛天賜,電話鈴聲再次響起。

“茜茜,你還好嗎?”

“景之哥哥?這麼晚給我打電話做什麼?”蘇茜薇還是挺驚訝的,畢竟他們已經很久沒有聯絡了。

“冇事,就是作為哥哥想問候一下你。”

“這麼晚?”

“是啊,現在哥哥還能半夜給你打電話,再過兩年,你有了丈夫,我也有了妻子,隻怕就不能這樣肆無忌憚地聯絡了。”

“?”蘇茜薇滿臉問號,什麼你娶我嫁,宋景之在說什麼?

“景之哥哥,你說的是什麼意思?我要有嫂子了?”

“會有的,好了茜茜,時候不早了,你快去休息吧。”

蘇茜薇更加摸不著頭腦,皺著眉頭給諸葛天賜打電話。

“主子,”諸葛天賜語氣慵懶,“我等你電話都等一天了。”

“天賜哥,你知道怎麼回事?我剛接了三個電話,莫名其妙的。”

“嗯,我也是今天上午才知道的訊息,事情有點複雜,”諸葛天賜收起閒散的態度,正色道。

“那你跟我說說,明天到底會發生什麼?”蘇茜薇的心瞬間被吊了起來。

“嗯,本來一天都冇接到你的電話,我以為和你無關,看來是我太樂觀了。明天京市會有一場世紀認親大會,大概有三四十家牽涉其中。”

“世紀認親大會?這是個什麼活動?”

“黨國撤離那年,留下來的人策劃了一個“土豆換紅薯”的行動,就是把一些高官的孩子換成特務的孩子或農家的孩子,準備等這些孩子長大後再啟動。”

“你的意思是,我可能是特務的孩子?”蘇茜薇如遭雷擊。

“按常理分析,特務不會把普通的孩子放到蘇家,如果你當年真的被調換,是特務的孩子機率比較大,而且對方的身份也不會簡單。”

“我,我該怎麼辦?”蘇茜薇慌了,“他們會不會殺了我?”

“不會,這個計劃早就停止了,因為主導人十年前就死了。有問題的人在這十年期間都冇有,剩下的都是乾淨的。”

“既然這麼隱秘,現在為什麼爆出來了?”

“當年主導人潛伏在孤兒院裡當院長,把換出去的孩子都藏在那裡,神不知鬼不覺。

今年因為孤兒院要推了重建,院長辦公室的暗道被髮現了,裡麵的資料才被翻了出來,據說裡麵詳細介紹了兩邊孩子的具體去向。”

“真正的蘇茜薇就在裡麵?”

“不知道,我的人並冇有瞭解到所有人的情況,主子,要不你回“黑市”吧,”諸葛天賜建議。

“我先留下來看看情況,剛媽媽和爺爺都給我打了電話,讓我彆怕,說事情不是我看到的那個樣子,讓我不要輕舉妄動。”

諸葛天賜沉吟片刻,開口道,“看來事情或許會有轉機,我會再派幾個人過去,暗中保護你。”

“嗯,派幾個厲害的,我怕死,”蘇茜薇心有餘悸地說道。

“行。”

掛掉電話,蘇茜薇第一時間買了五份親子鑒定的試紙,彷彿買了

以後她才能更安心一般。

叮,宿主下單成功,本次購物花費積分,總積分【】。

買好試紙,蘇茜薇重新分析晚上這四通電話,媽媽的意思是不管發生什麼,她都愛我;爺爺的意思是裡麵有誤會;諸葛天賜的意思是就算我不是蘇家人,他也還是跟著我;隻有宋景之,讓人摸不著頭腦。

她怎麼看都覺得宋景之在和自己劃清界線,什麼你嫁人,他娶妻,不是撇清關係是什麼?

難道他已經知道了她不是蘇家人?倒也不是冇可能,以顧月嬌那個戀愛腦的脾氣,收到這個風聲第一時間通知他,也是合理的。

但他是男主啊,是偏執男主啊,怎麼能因為她不是蘇家人,就要放棄她呢?他人設不就崩了嗎?

他不會是在憋著什麼壞吧?蘇茜薇忍不住緊張起來。

“小白,男主可以不愛女主嗎?”

“這…一般情況下是不可以的,但是大氣運之子除外。”

蘇茜薇眼睛一亮,“你是說宋景之極有可能不會再糾纏我?”

“我冇說,我不知道。”

看來宋景之對自己的喜歡是建立在她是蘇家人之上,難怪上一世自己一死,他就能心安理得地娶顧月嬌。

比起她,他明明更愛權利,卻總要裝作一副深情的模樣,還真是噁心。

不過管它呢,至少宋景之今天晚上特意和她撇清關係這件事是真的,不管自己是不是蘇家的女兒,能甩掉宋景之,都算是意外之喜。

-來,”平常都是黑霧這麼命令她,這次總算輪到蘇茜薇了。黑霧不情不願地轉身走到床邊,“做什麼?”“你為什麼冇有走?管我死活做什麼?你不是最討厭我麼?”黑霧冇有說話,隻是渾身緊繃,僵硬地站著,可見怒氣依然難消。“你問她,還不如問我,”鳳凰閒散地聲音響起,儘管身為階下囚,也冇讓他改變半分。蘇茜薇側頭看他,眼神詢問。“嘿嘿,還能為啥,擔心你唄,要不是想確定你冇事,我倆早就殺回去了。”“你,你們?”“收起你那...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