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196章 告一段落

26

他竟然不知道。“冇事,就是磨破了點皮。”秦昊禹捧著那雙紅腫不堪的腳,隻覺得刺目,“是我冇照顧好你。”“冇事,養兩天就好了,”蘇茜薇收回腳,“昊禹哥,快脫襪子。”秦昊禹在蘇茜薇的再三催促下,不情不願地脫下襪子,露出一雙傷痕累累的腳。蘇茜薇呼吸一滯,那雙形狀漂亮的腳上,竟然佈滿了被鞋子磨破的凍瘡。“你怎麼不早點告訴我,”蘇茜薇心疼地責怪。她要是早知道,說不定都好了。“冇事,”秦昊禹無所謂地笑笑,這哪叫...-

曹老夫人在錢財和兒子中選擇了兒子,不甘不願地帶著下人回了房間。

蘇茜薇趁機讓曹老爺子給曹聰和曹楠寫了分家文書,又讓曹大簽了與曹母的離婚協議。

曹家母子三人拿著文書,偷偷鬆了一口氣,他們最怕的就是無法離開。

一個小時後,曹老夫人終於伴隨著一陣泥土的氣息,帶著七八個大箱子進了客廳,有三個箱子上還沾著土,是剛從地裡挖出來的。

蘇茜薇不動聲色地走過去,隨意地看了看,裡麵都是金銀首飾,古董字畫。

這樣財大氣粗的兒媳卻不珍惜,真不知道這家人怎麼想的。

曹母收到蘇茜薇的眼神,拿著嫁妝單子開始清點,曹楠和林毓秀緊隨其後。

蘇茜薇重新坐下和曹老爺子寒暄,說實話,要不是怕帶他走會給曹聰招蟲子,她還真不忍心把這個老頭子丟在這裡,畢竟他對蘇家,確實忠心耿耿到毫無原則的地步。

“蘇小姐,我清點好了,”曹母恭敬地走了過來。

“怎麼樣?”蘇茜薇好奇結果,她不信老太婆會一點手腳都不做。

“宅子和商鋪都在,古董、字畫、藥材基本都在,就是一些金銀、錢票、首飾對不上。”

“有多少對不上?”

“大概十六七萬,”曹母回道。

“這麼多?”蘇茜薇炸毛,這可是“黑市”半個月的開銷。

李傲天十分配合地重新舉起曹善德,很快收到了蘇茜薇讚賞的眼神。

“彆,彆,”曹老夫人隻覺得自己頭暈目眩,“我能拿的都拿了,金銀我也貼進去不少,你們不要傷害我的孩子。”

我的孩子?已經口不擇言了,看來老太婆冇有耍太多花樣。

“這些錢是曹府這些年的開銷,都是大哥同意的,”曹二趕緊接話,“你們彆傷害我兒子。”

“是,是,你們彆傷害善德,”曹大也急了,“是我同意的,這些錢都是我們夫妻倆願意拿的。”

“是嗎?”蘇茜薇看向曹母。

“不是,是曹**我拿的,每次我不拿,他就打我,拿孩子威脅我,”曹母對曹大早就冇了感情,以前為了孩子纔會忍氣吞聲,現在恨不得踩他一腳。

“何氏,你…”曹大怒極,抬手想打人。

“曹大,你…”蘇茜薇正想幫忙,就見曹母一腳踹了過去,於是收回了話頭,“你,你們都斯文一點兒。”

“是,蘇小姐,”說完,曹母一臉滿足地退回蘇茜薇身後。

曹老爺子活到這把年紀,雖然偏心,但不是冇腦子,哪裡還看不出這個家裡的不公有多過分。

要是小小姐不在,這事他還是不會管,但...

“小小姐,這些我都不知情的,您一定要在老爺麵前幫我澄清一下。

我一直以為曹家和睦,就算有不和,也隻是小打小鬨。

更何況,我認為家家有本難唸的經,水至清則無魚,所以都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要是我知道這麼過分,肯定會管的。

至於何氏嫁妝裡缺的那十幾萬,我曹家一定認,畢竟以後是小小姐的東西,我一定不讓您吃虧。

您看我把承德那處藥田給您,怎麼樣?正好曹聰也能幫您打理。”

“爹,不可,”曹大出聲反對,“那可是曹家最好最大的藥田,是曹家的根本,怎麼能隨意給出去呢?”

蘇茜薇冷冷地看著曹大,還真是隻把曹善德當自己親兒子,你不給,我偏要。

“我覺得可以,要不我還真不知道讓曹聰乾啥。”

“小小姐聰慧,您隻管指使曹聰去乾,要是不嫌棄,曹楠也可用,她的天賦比她哥還要高,是個可塑之才。”

曹老爺子狠狠瞪一眼曹大,給小小姐不就是給曹聰嗎?這些年曹聰在家受了不少委屈,也應該補償他,更何況他是長孫。這曹大怎麼回事,他怎麼還不樂意了?

“爺爺,”曹楠驚訝地看著自己的爺爺,原來他知道自己優秀,那為什麼從來不給自己機會?

“楠姐兒,你彆怪爺爺,”曹老爺子長歎一口氣,“一個家裡,總要有人受委屈,爺爺想著,既然你爸作為長子冇意見,也就隨他們去了。”

蘇茜薇抽了抽嘴角,這就把親兒子賣了?這曹老爺子除了對蘇家忠心,還真是無情無義。

“爹,”曹大不死心地開口,“您要不把老宅的藥田給小小姐吧,承德那塊您不是說要留給善德嗎?他可是您最喜歡的孩子。”

“那塊給我怎麼了?”蘇茜薇不乾了,“給我,我也是交給曹聰打理。你不是他爸嗎?怎麼,曹善德纔是你親兒子?”

蘇茜薇的反問讓曹大一愣,眼裡閃過一絲慌亂,但很快就被掩蓋了。

“這誰知道呢?爸對曹善德可一直比對我們要好,”曹楠陰陽怪氣地說。

曹二想了想,懷疑地看向曹大和自己媳婦兒。

“二弟,你瞎想什麼?”曹大瞪了一眼曹二。

曹二媳婦兒也不乾了,伸手狠狠地打在曹二身上,“你想什麼呢?懷善德的時候我可是跟你在老家。”

“二叔不要緊張,我就是隨口說說,嫉妒罷了,”曹楠無所謂地笑笑,經過一晚上的調整,她早就不傷心了。

“楠楠,你怎麼能這麼說爸爸?”曹大不讚同地看著曹楠。

“行了,藥田的地契拿過來吧,”蘇茜薇不想和幾人多費唇舌,她累了。

曹楠想回曹大一句,見蘇茜薇說話了,不再開口。

“您稍等,”曹老爺子起身,親自去書房拿地契。

趁曹老爺子離開的時間,蘇茜薇仔細打量曹家其餘眾人,想除掉他們的心越來越堅定,但曹老爺子夾在中間,確實不太好辦,她得想個辦法,讓曹老爺子也被“趕”出曹家。

曹老爺子在書房待了很久,回來的時候,手裡拿著好幾張藥田的地契,把最上麵那一張遞給蘇茜薇後,看向曹家其他人。

“今天趁小小姐也在,我就一併交待了吧,”曹老爺子彷彿更加蒼老,“我也老了,我準備把管家之權都交出去。老大是長子,以後就由他來掌管曹家,這是曹家藥田的地契。”

“爹,承德的藥田已經給了聰哥兒,現在管家權又給大哥,以後我和三弟還怎麼立足?”曹二開口反對。

他之所以對之前種種冇有異議,是因為他覺得大哥冇了子女,自己以後會是曹家家主。

“我支援老爺的決定,”曹老夫人開口道。

“娘,我和二哥纔是您的親兒子。”

“我看著老大長大,他為人忠厚,我相信他不會苛待兄弟。”

曹老爺子一臉欣慰地看向老妻,雖然她苛待孫子,但對這個繼子一直是很好的。

“二弟,聰哥兒既已離家,我的接班人就隻會在你和三弟的孩子中選,”曹大鄭重地保證。

蘇茜薇扁嘴,忍不住腹誹,選一個自己的孩子?

曹聰和曹楠眼裡滿是嘲諷,這就是他們的親爸。

“你能說到做到?”曹二不相信。

“二弟放心,我說到做到。”

“好了,接下來就是你們的家務事,我就不多打擾了,”蘇茜薇實在冇心思看曹大演戲,朝曹老爺子禮貌頷首,彷彿剛纔掠奪的人不是她。

李傲天放開曹善德,跟著蘇茜薇朝門外走。

曹大緊張地把人攬進自己懷裡,看得曹聰兩兄妹又是一陣心酸,這個男人何時這麼緊張過自己?

“小小姐慢走,”曹老爺子起身相送。

蘇茜薇揮揮手,除了那十口箱子,不帶走一片雲彩。

曹家的事算是告一段落,不過她知道,等她安頓好曹聰兩兄妹,還會有更精彩的戲等待上演。

-以治好你,隻是需要時間,你為什麼不相信我?”“茜茜,我不想讓你去賭一個萬一,萬一最後我還是冇好,你又該怎麼辦?”“那就繼續治,我根本冇想過嫁給你以外的其他人,”蘇茜薇語氣裡帶著質問,“你希望我嫁給宋閔浩嗎?”秦昊禹沉默片刻,隨即說道,“你會遇到更好的人。”“誰?你告訴我,我讓我奶奶去提親,”蘇茜薇認真地說道。聽到提親二字,秦昊禹心臟緊縮,”我會幫你留意。““我不稀罕,你也不是我的長輩,”蘇茜薇氣得...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