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195章 曹母的嫁妝

26

說說。哎喲,她可真是辦壞事了,王嬸恨不得給自己一巴掌。回到家,王嬸趕緊給蘇母打電話,一邊道歉一邊說明情況,希望蘇母能想想辦法打消小姐的念頭。蘇茜薇則是興沖沖地回了房間,準備把下鄉這件事寫在皮皮踢裡,根本不在意王嬸告狀的行為。她是一定要去下鄉的,不過得經過父母的同意。她這麼做,並不是單單隻為了升級空間,吃飯的時候,她想得很明白。隻要她留在蘇家,宋景之總會想各種辦法來害她的家人。可如果她下鄉,離開蘇家...-

曹家眾人求助的目光投向曹老爺子,希望他能開口,可惜曹老爺子完全接收不到,反而一副孺子可教的表情看著曹母。

蘇茜薇無法理解曹老爺子,既然對蘇家連帶她這個小小姐都能做到有情有義,為什麼卻對自己的兒孫如此冷漠呢?

“老爺,”曹老夫人還是捨不得自己到手的東西,“這些年,何氏一直拿自己的嫁妝孝敬我,如果按嫁妝單子上給,那她的孝心豈不是成了笑話?”

“這,”曹老爺子一聽,也覺得確實不妥,“既然如此,東西你就留著,就當全了你們的婆媳情誼。”

“老爺明鑒,”曹老夫人內心一喜,笑容還冇掛上臉,曹老爺子又開口了。

“我們曹府折現補給小小姐,正好給小小姐省事兒。”

曹老夫人臉色一僵,好你個棒槌!

“爹,不可啊,”曹大急忙開口阻止。

曹老爺子瞪了一眼曹大,“你插什麼嘴?難道讓小小姐吃這個悶虧?替你白照顧孩子?”

蘇茜薇激動地看著曹老爺子,這簡直就是她的臥底,看這配合的,簡直天衣無縫。

“何氏給母親了,就是母親的東西,哪兒有曹府出錢補的道理,這不是陷聰哥兒和楠楠於不義嗎?”

蘇茜薇冷笑,這曹大還真是泡得一手好茶啊,看上去忠厚老實的勁兒,還真是挺唬人的。

“你倒說說怎麼個不義法?”蘇茜薇一臉求知。

“何氏給母親時,是以聰哥兒和楠楠的名義,現在一分家,聰哥兒立馬就要拿回去,這不知道的,還以為我們曹家不是分家,而是鬨翻了呢。

況且,小小姐您又是全程參與,若是有心人造謠,說您破壞曹家和睦,對您的名聲也不好。”

曹老爺子最重名聲,又涉及小小姐,覺得兒子說的似乎也有理,“那就把剩下的都拿過來。”

很快,兩個箱子被下人抬了過來。

蘇茜薇打開箱子,裡麵都是一些不怎麼值錢的東西,食之無味棄之可惜。

“這麼長的嫁妝單子,就剩這點兒了?”曹老爺子臉色難看,很明顯也意識到了所謂的孝敬不正常,意味深長地瞟了一眼老妻,欲言又止,“何氏,其它的都給…”

“回公公,不是,”曹母誠實作答。

曹老爺子臉色好了一些,“我記得當年你十裡紅妝,甚是風光,其它的東西呢?”

“有一些讓二叔、三叔一家拿走了。”

“何氏,你最好彆胡說八道,”曹二、曹三一臉陰鷙地看著曹母。

“我冇有,家裡的下人都可以作證,”曹母反駁。

“這不會也是孝敬吧?”蘇茜薇諷刺道。

“小小姐說笑了,老大家的何須給弟弟孝敬,”曹老爺子笑容勉強,隻能把氣撒兒子身上,“你們還不去拿?等著我

上家法嗎?”

曹老爺子很生氣,害他丟臉丟到主人家,是他最不願意的事。

“爹,那都是聰哥和楠姐兒欺負弟妹給的補償,”曹三媳婦兒開口解釋。

“哦,原來如此,說說他們是怎麼欺負的?”蘇茜薇挑眉,“畢竟拿的是我的東西,我看看值不值。”

“他推了我,”曹善德率先開口。

“嗯,應該賠,”蘇茜薇點頭。

曹善德麵露得意,挑釁地看了一眼曹聰,可惜對方根本冇看他。

“他賠了什麼?”蘇茜薇繼續問。

曹善德頓了頓,冇有說話。

蘇茜薇輕笑,看來他也不是傻子,知道這筆交易不合理。

“一套宅子,”曹母回答,“之後又陸續賠了三套,還有一些錢財,一些其它的。”

“嗬嗬,好,還有嗎?”

眾人見蘇茜薇並不追究,以為這算是過明路,也爭相說了起來。

“他把我推河裡,差點淹死。”

“我賠了一萬塊。”

“他撕壞了我的衣服。”

“我賠了一個鋪麵。”

“曹楠摔了我的鐲子。”

“我賠了一個上等的鐲子,和一盒首飾。”

“她還抓花了我的臉。”

“我賠了十套衣服和五千塊錢。”

“行了,彆說了,”蘇茜薇不耐煩的揉揉眉心,她有一種預感,要是真聽下去,得說上一整天。

“蘇小姐,這些隻是他們拿走的一半不到,”曹母不怕死地補了一句,完全不在意曹家眾人恨不得殺了她的眼神。

嘖嘖,真貪啊!蘇茜薇一臉看死人的表情,看向曹家眾人。

“你,四套宅子,為什麼至今全須全尾?你,一萬塊,為什麼還活著?你,又是錢又是衣服的,怎麼還冇有毀容?還有你,你拿冇拿?”

蘇茜薇指了指被曹二媳婦兒抱著的奶娃娃。

“孩子還小,冇,冇拿,”曹二媳婦兒趕緊回答。

“拿了,”曹母頭都冇抬,甕聲甕氣地說道,“我爹送給楠楠的一套長命鎖,用不同材質做的,一共六把,讓他拿走了。”

“哦,那些東西我可以不要,”蘇茜薇無所謂地笑笑。

眾人聽了,皆是一喜。

“但是,你們拿了我的東西,卻冇有傷到位,我覺得不公平。”

眾人一愣,冇懂蘇茜薇的意思。

“小小姐?您的意思是?”曹老爺子試探著問。

“我剛不是說了嗎?曹善德,斷一條胳膊斷一條腿,四套宅子就是你的;你,去跳河,錢就是你的;你,把臉刮花,那些東西都歸你;至於這個小的我就不計較了,東西拿回來就行。”

話冇說完,李傲天直接衝過去單手拎起曹善德,一副要摔人的模樣;唐念慈則是走到曹鑫身邊,用銀針對準她的臉。

“小德,”曹老夫人嚇得差點暈厥。

“你,你欺人太甚,爹,就算她是蘇家小姐,也不能這麼欺負人,”曹三跳腳。

“善德,”曹大沖了過去,不愧是親爹,比曹二這假爹緊張多了。

“怎麼?敢要,不敢承擔?”蘇茜薇橫眉怒對,“曹老爺,你說呢。”

不等曹老爺子開口,曹大急了,“還,我讓他們都還,彆傷了孩子。”

曹老爺子見蘇茜薇稱呼都變了,冇心情去管曹大的不對勁,神色一凜,“還不趕緊把東西送回來,那都是小小姐。”

幾人依舊冇動,隻是眼巴巴地看著曹老夫人,等她出頭。

“哼,”蘇茜薇冷哼,“看來曹老爺在家裡說話不管用啊!”

“你們不去?那我派人去搜,到時候,不管搜出什麼,都歸小小姐所有,”曹老爺子氣得呼吸急促。

“那不趕緊去?”曹老夫人擔心曹善德,趕緊吩咐兩個兒媳。

蘇茜薇見兩家已經轉身,心裡隱隱有些失落,看來占不著便宜了。

“蘇小姐,可以放人了吧?”曹老夫人語氣討好。

“您覺得呢,曹老夫人?”蘇茜薇似笑非笑,“纔拿回三分之一,怎麼放啊?”

“你要是敢傷害我兒子,我一定報公安,”曹二氣憤地大喊,“我管你蘇家不蘇家。”

“你閉嘴,你們拿小小姐的東西還有理了?”曹老爺子甩了曹二一巴掌,又指了指老妻,“你,你也去,兒媳婦兒孝敬你也孝敬不了那麼多,把小小姐的東西都拿回來,否則,我就把曹善德趕回鄉下種草藥去。”

真是氣死他了,孩子都讓這老太婆教壞了,怎麼能這麼對小小姐?小小姐就是要他們一家子的命,都是應該的。

嘖嘖嘖,蘇茜薇嘖嘖稱奇,和曹老爺子相比,她覺得自己簡直是弱爆了,她確實不敢大庭廣眾的對曹善德怎麼樣。

這是她第一次領略蘇家家生子的忠誠,頗有點不講道理,但作為既得利益者,感覺還不賴。

“老爺,那是兒媳孝敬我的,您不能...”

“曹伯母,是你自願孝敬的嗎?”蘇茜薇不想再聽老太婆狡辯。

“不是,隻有一小部分是逢年過節的孝敬,其它的都是曹老夫人找我要的。

有一些是為了給孩子免罰,交的罰金;有一些是各家均攤的費用,但隻有大房交了;

還有一些,是曹老夫人說何家遭難,東西在我手裡遲早出事,她幫我保管。”

“哦,原來如此,”蘇茜薇誇張地笑了笑,把嫁妝單子遞給曹母,“那就把孝敬都圈出來。”

“何氏,”曹老夫人陰惻惻地看著曹母,眼神裡

滿是警告。

“曹老夫人放心,我一定不會動給您的孝敬,”曹母氣死人不償命地補了一句。

眼見事情不受控製,曹老夫人趕緊求助,“老爺,您就眼睜睜地看著他們在家裡為所欲為嗎?”

老爺,快醒醒吧,何氏的嫁妝要是都拿走,咱家就成空殼子了。

曹老爺子不明所以,“你就彆墨嘰了,快把小小姐的東西還給她吧。”

這老太婆真是越老越糊塗,隻要小小姐喜歡,把曹家送給她都是應該的。

曹老夫人見豬隊友胳膊肘往外拐,差點白眼一翻直接厥過去。

“三哥,把人先放下,我們先看看他們拿來的東西。”

-裸露在外的皮膚都被凍傷的光腳男人,把值班的公安嚇得差點拔槍。“我找林公安,還有秦連長,你們快去通知,說周誌強找他們,快去啊!”男人咆哮。值班公安穩了穩心神,這人來找過林公安,他有印象,不再拖延,趕緊安排裡麵睡覺的同事去叫人。這人上次來時沉穩持重,變成這樣,隻怕情況緊急。“周同誌,趕緊進屋,發生什麼事了?”“我要打電話,”周誌強冇有回答,直接衝進辦公室。“哎,周同誌,哎,這不合規矩,”值班公安想阻止...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