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194章 上門分家

26

不到。”戰友風評被害,某特戰部隊響起了此起彼伏的噴嚏聲。“他們一點也不給你留?”蘇茜薇不信,主要是這男人看上去並不柔弱。“嗯,”秦昊禹一本正經地點點頭。“那行,我給翠翠留一點點,其它都給你,”蘇茜薇承諾。小白嫌棄地看了眼秦昊禹,“大哥,這人真幼稚!”小黑冷笑,“嗬!技術部工作效率真慢,我要重新考覈它們的業務水平。”小白:這兩者有關係嗎?不過大哥真敬業,我應該向它學習!下午,蘇茜薇提前回了知青點,把...-

蘇茜薇當晚就回家問過蘇老爺子,瞭解了他對曹家的態度,便決定儘快解決這件事。

等事情結束,不管昊禹哥願不願意,她都要見到他。

第二天,蘇茜薇就帶著曹聰母子三人來到了曹家。

“小小姐,您來了,”曹老爺子依舊恭敬。

“是啊,曹爺爺,我把曹聰和曹楠送回來,”蘇茜薇笑得十分乖巧。

“多謝小小姐,不孝子孫讓您費心了。”

“確實挺費心的,這幾天曹家也冇個人過去接手,”蘇茜薇輕笑,“我看啊,乾脆分家吧。”

曹老爺子麵露尷尬,責怪地瞪了一眼老妻,訕訕地開口,“小小姐,您說笑了。”

“是啊,”曹老夫人接過話頭,笑得虛偽,“冇有父母還在就分家的道理。”

“哦,這樣啊,那就算了,”蘇茜薇無所謂地聳聳肩,“我還想說這兄妹倆挺煩人,就讓他們淨身出府得了,反正曹楠做了錯事,曹聰代妹受過也說得過去。”

曹老夫人虛偽的笑容一僵,“不過小輩若是一心想出去闖,我們作為長輩,也不好太過阻攔。”

果然一說到最在乎的事情,這人就連裝都顧不上了,蘇茜薇冷笑,享受看人打臉的樂趣。

“我哥又冇犯錯,憑什麼把他趕出去,”曹楠大聲反駁。

“憑你犯了錯,憑你差點害曹家得罪蘇家,”曹二一臉嫌棄地站了出來。

“曹二叔說的不錯,你差點害死我,我總不能讓你下半輩子過得太滋潤,”蘇茜薇漫不經心地說著。

曹二見蘇茜薇認同自己,看著曹楠,十分得意。

曹老夫人偷看曹老爺子的臉色,見他不太高興,趕緊打圓場,“不用分家,蘇小姐放心,我一定不會讓您白白受苦。”

“嗯,”曹老爺子滿意地哼了一聲。這家要是分了,主子得怎麼看他?

蘇茜薇笑笑,說這些本來就不過是為了試探,早就料到不會這麼容易鬆口,所來之前她就想好了讓曹老爺子無法拒絕的說辭。

“可我已經和爺爺說了,把曹聰和曹楠帶走,爺爺也同意了。”

“原來如此,承蒙小小姐看得起,這是他們的福氣!”

曹老爺子滿臉喜氣,絲毫不在乎蘇茜薇或許會對兩人有惡意。

“多謝曹爺爺,但我不希望跟著我的人有太多退路,也不希望他們和蘇家有牽扯,到時候打不得罵不得,我用著也不安心。”

“您的意思是?”

“我的意思是,兄妹倆必須和曹家分開,但不能是逐出,我不能用名聲不好的人,那就隻有分家了。”

“這,”曹老爺子猶豫,“不分家他們也可以為您效。”

他倒不是擔心那兩兄妹,隻是這些年他最擔心的是,曹家遲早會完全脫離蘇家,現在好不容易有子孫搭上蘇家下一代,他不想輕易鬆手。

“不分家也可以,那就整個曹家脫離蘇家,以後曹家為我辦事。”

“這,老爺,不可,”曹老夫人一聽不乾了,趕緊走到曹老爺子身旁,

“您不能寒了蘇老爺的心啊。”

她是真怕老頭子腦子一熱,答應為一個無權無勢的小丫頭效力。

“這,若是老爺同意,我也不是…”曹老爺子心裡有猶豫。

他不願意,但聽主子的,對主子忠心,是他一輩子的信仰,甚至自己的利益也可以忽略的。

“老爺,”曹老夫人急得提高音量,“您不能斷了聰哥兒和楠楠的前程啊。”

隻要那倆兄妹離開,曹家就徹底是她兒子的了,她可不能讓這事兒黃了,蘇小姐真是老天派來幫她的。

曹老爺子突然清醒,對啊,他可以把雞蛋放兩個籃子裡,自己跟著老主子,聰哥兒兄妹跟著新主子,這寶怎麼押都是曹家得利,他怎麼昏頭了?

“既然如此,那就讓他們兩兄妹跟著小小姐吧,就如您所言,我同意讓大房分出去。”

“我隻要兩兄妹,曹大我不要,”蘇茜薇搖頭強調。

“我不同意,”曹楠崩潰大喊,“爺爺,您還是趕我出去吧,把我交給她,她會殺了我的。”

“我也不同意,”曹聰也梗著脖頸,“我在曹家待的好好的,為何要去給人當奴才。”

“你們胡說什麼?”曹老爺子疾言厲色,“你們做了錯事,小小姐罰你們,本就應該。”

“是啊,楠楠,老爺都是為你們好,”曹老夫人上前當好人。

“就是啊,聰哥兒,能跟著蘇小姐,可是你的福氣,”曹二幫腔。

曹家人其他人紛紛下場,加入勸說的行列,包括曹大。

“兒子,能為蘇小姐做事,是我們大房的福分,你放心,我在家裡會好好待你媽的。”

蘇茜薇挑眉,要不是知道他和繼母的姦情,她還真會被曹大這話迷惑。

“爸,”曹聰冷冷地看著曹大,眼裡的失望不加掩飾,“這一去,我和楠楠會麵臨什麼,您真的一點都冇想過嗎?”

“能有什麼?你不要多想,”曹大眼神逃避,不敢看曹聰,“再說你們要是走了,你媽也不用替你們受罰,這不是很好嗎?”

“看來你都知道啊,爸,那為什麼這麼多年從來不幫我們,不幫媽?”曹聰看著曹大,這個自己曾經敬重的父親,心裡一片冰涼。

“是啊,爸爸,為什麼替我們受罰的總是媽媽,不是你?”曹楠也委屈地質問起來,“你是不是從來冇有愛過我們,所以纔會放任我們被欺負?”

“怎麼會呢?楠楠,爸爸當然愛你,隻是爸爸在這個家裡,說話哪兒有分量?”

“哎,楠楠,爸也很艱難,”曹聰麵露理解,“既然爸護不住媽,那就放媽離開吧。”

“你說什麼?”曹大一時反應不過來。

“哥說的對,既然爸爸護不住媽媽,就離婚吧,要不我們離開也不安心。”

“那怎麼可以?”曹大喃喃自語。

“不行,曹家冇有離婚的先例,”

曹老夫人激動地反對,她還冇折磨夠呢?“更何況你媽一個女人家離婚了能去哪裡?蘇小姐連你爸都不要,還能要你媽?”

“嗯,曹老夫人說的是,”蘇茜薇朝曹老夫人投去讚賞的目光。

曹老夫人心下一喜,蘇小姐果然是站在她這邊的,那兩兄妹過去肯定不會有好日子過。

“那就不走了,我要留在家裡保護我媽,我不信蘇小姐還能找人把我拖走,”曹聰倔強地握緊拳頭。

“胡鬨,由不得你,”蘇老爺子嗬斥道。

“我確實不能拖人,但我可以踢人,踢一大家子人,”蘇茜薇笑著看向曹老爺子。

曹老爺子聽懂了,趕緊拉住老妻,“我同意,曹大兩口子感情早已破裂,我曹家同意離婚。”

“這是你們的家事,我不管,不過人我可不要,”蘇茜薇說得十分無情,語氣裡隱隱帶著點不耐煩。

“曹大,你真的要跟我離婚?”曹母淚眼婆娑地看了過去。

蘇茜薇恨不得當場給她鼓掌,真是演技派啊!

“我,”曹大一副迫不得已的模樣,狠狠地一拍大腿,“我聽爹孃的。”

“嗚嗚嗚,”曹母衝上去甩了曹大兩個巴掌,不敢置信地往後退了幾步,被林毓秀扶住,“幾十年了,你怎麼能?嗚嗚嗚…”

“何氏,你放肆!”曹老夫人出聲嗬斥。

嘖嘖,真愛啊,這是心疼了?蘇茜薇嗤笑。

“嗚嗚嗚,曹姨,咱不傷心,為了個狼心狗肺的男人,不值得,”林毓秀可不管得不得罪人。

“是,不值得,”曹母恨恨地抬起頭,惡狠狠地盯著曹大,“是我真心錯付了,既然情已不再,曹大,離婚可以,我要拿走我的嫁妝。”

“你想得美!”曹老夫人立刻從凳子上跳了起來。

“吵什麼?嚇我一跳!”蘇茜薇厭煩地看了一眼,嬌小姐的模樣演了個十成十,“快點啊,彆磨磨唧唧的,真煩死了!”

“小小姐息怒,您用茶點,”曹老爺子趕緊安撫,隨後嚴厲地看向老妻,“嫁妝,給她。”

“多謝公公,”曹母朝曹老太爺福身,“我的嫁妝原本都是給兒女的,既然現在兩個孩子都歸了蘇小姐,那我就把嫁妝分為三份,自己留一份,剩下的都給蘇小姐,希望您可以善待他們,至少留他們一條命。”

“嗯,我考慮考慮,”蘇茜薇撇撇嘴,看上去對這些毫不在意。

曹老夫人恨得咬牙切齒,賤人,果然是個有心計的!

“媽媽,”曹楠哭得很大聲。

“楠楠,媽媽能為你做的就這些了,算是了結我們的母女緣分,”曹母抱了一下女兒,然後放開,“我去拿嫁妝單子。”

曹老夫人淬了毒一般的目光看著曹母的背影,恨自己冇有早點弄死她。

很快,曹母的嫁妝單子就放到了蘇茜薇手裡。

“來吧,把我的東西都搬過來!”蘇茜薇拿著單子,似笑非笑地看著不願意挪動的曹家眾人。

-“一大早老秦就來找我了,讓我在這裡等你們。他臨時要去外地開會,讓我知會你們一聲。”蘇茜薇點點頭表示知道了,“謝謝你啊,林公安。”告彆林公安,幾人驅車前往縣醫院。柳晴晴是第一次坐小車,小臉激動得通紅,乾瘦的手指死死地扒著玻璃,一個勁兒地往外瞧,眼裡的神采異常奪目。到了縣醫院,醫生檢查了蘇茜薇的右腿,“恢複得很好,再過幾天冇什麼問題就可以丟拐了。”蘇茜薇點點頭,商城出品,果然好用。醫生又開始檢查蘇英傑...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