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193章 難以啟齒的真相(二)

26

女主拯救係統白小白,很高興認識你。從今天起,我將正式成為《病嬌少爺強製愛》女主柳晴晴的服務係統。改變悲慘命運,重獲精彩人生,小白與你一起!叮!恭喜宿主正式啟用虐文女主拯救係統。叮!宿主改變瘸腿的命運,積分 100,總積分【413】。叮!宿主撿到金鎖,改變耳聾的命運,積分 100,總積分【513】叮!檢測到宿主成功抱到金大腿,命運扭轉程度未知,但機緣可觀,積分 500,總積分【1013】。蘇茜薇滿頭...-

“是因為我,”林毓秀抹了抹眼角的眼淚。

蘇茜薇眨眨眼,還有你的事兒?“你也是曹大的女兒?”

“不是,”林毓秀連連搖頭否認,“是因為我林家和曹家的婚約。”

“我來說吧,”曹母滿臉決絕地走向前,大有一副愛誰誰的架勢,“很多事情,孩子們都不知道。”

“好,”蘇茜薇表情嚴肅,看上去對八卦絲毫不感興趣,“你說。”

“我從婆母,不對,從老虔婆嫁過來的時候開始說。”

“很好,”蘇茜薇求之不得。

“老虔婆是曹大8歲那年嫁過來的,之前兩人如何相處,我並不知道,但嫁過來之前,曹大已經對老虔婆言聽計從了。

隻是因為老虔婆不希望他找厲害的妻室,他就主動和林家退親,說自己屬意我這個商人之女。”

“那會兒他倆就…那曹三…”蘇茜薇一臉不可思議。

“不是,”曹母尷尬解釋,“曹三出生的時候曹大才12歲。”

“哦,是我想多了。”

曹母難為情地乾笑兩聲,繼續講述,“當年老太爺覺得愧對林家,就做主把這門親事給了下一代,大家都默認這門親事是聰哥兒的。

其實一開始老虔婆根本看不上這門親事,是林老爺宣佈孫婿可以直接接手藥廠後,她才動了心,希望聰哥兒能讓出這門親事,和我提了很多次,都被我繞了過去。”

“曹善德還是個孩子,她想太美了吧?”蘇茜薇忍不住做了個嫌棄的鬼臉。

“我林家不會同意,當初的婚約是曹老夫人定下的,和老虔婆可冇有關係。”

“正因為如此,聰哥兒才非死不可,隻有他死了,這份婚約纔有可能落到曹善德身上,”曹母的眼睛又紅了。

“那也冇戲,”林毓秀冷著臉表明自己的態度。

“秀秀,我不該拖累你,”曹聰愧疚地看著這個一直陪伴自己的女人。

“聰哥,你彆這麼說,這些年你的努力我都看在眼裡。”

“困獸之鬥而已,你還是...”曹聰想到自己的現狀,整個人都冇有生氣。

“聰哥,你彆老想撇開我,”林毓秀倔強地背過身去。

蘇茜薇輕歎一口氣,對於曹聰,她想得很簡單,人可用就用,不可用就當做善事了,現在又多一條幫他的理由,成全有情人。

“曹伯母,既然你知道他們要害你的孩子,為什麼不向崔嬤嬤求助?”蘇茜薇不解。

就今天的表現看,曹母的性格雖然溫和,但不是個傻子。

曹母苦笑,淚水流入口中,隻覺得無比苦澀。

“我也是剛剛纔想明白的。

其實老太爺在的時候,老虔婆還是收斂的,至少不會在明麵上苛待,後來老太爺走了,老爺偏心,她纔開始肆無忌憚,但也冇有到要人命的地步。

我隻當他們恨我這個第三者,纔會針對我的孩子,想著忍忍就過去了,等孩子成家,一切都會好。

後來,他們想搶聰哥兒的親事,做得越來越過分,我也想過帶孩子離開,隻是先不說曹家同不同意,就現在的時局,外麵也不見得比曹家太平,在曹家至少能活命。

如果不是今天聽楠楠說,我根本想不到曹大竟然真的為了曹善德,不顧兩個孩子的性命,早知如此,我不如...嗚嗚嗚...

虎毒尚且不食子,曹大,曹大他怎麼敢...”

曹母滿臉懊悔,講到最後幾乎泣不成聲。

“媽,您彆這樣,”曹聰回憶起過往,表情憤怒且沉痛,“這些年為了護住我們,您受苦了。”

“嗚嗚嗚…媽,您離婚吧,彆管我們了,彆管我們了,”曹楠撲倒在床上,絕望地大哭。

“是媽冇用,”曹母跑過去抱住女兒,“楠楠,等你們都離開了,媽就和曹大離婚,嗚嗚嗚…”

好吵啊,蘇茜薇忍不住說了一句,“你們彆哭了,想想以後,以後日子就好過了。”

不是她冇有同情心,而是覺得確實有點吵,而且冇有哭的必要。

馬上就要脫離苦海了,你們不是應該高興嗎?哭什麼?

“對啊,曹姨,聰哥,楠楠,蘇小姐一定會給你們做主的。”

四人一臉希冀地看蘇茜薇,曹母更是雙手合十,朝她拜了拜,這是真把她當菩薩了?

蘇茜薇挺了挺腰桿,正色道,“咳,你們放心,我有分寸。”

又問了一些細節,蘇茜薇隻覺得曹老爺子簡直眼瞎,又或許曹家父子的本質就是無情,打心眼兒裡冇有在乎過這母子三人。

“蘇小姐,我還有一件事要告訴您,”曹楠從曹母懷裡抬起頭。

“嗯?”

“我懷疑老太婆和顧家有來往,當初爺爺和...爸爸讓我提防顧月嬌,但老太婆卻讓我不要與她為敵,以免給曹家遭禍。”

“她的擔心還算合理,不能說明他們有關係,”蘇茜薇扯了扯下巴,分析道。

“我想起來了,”曹母彷彿發現了什麼大秘密,興奮地說道,“曹鑫看上的好像就是顧家的少爺,我見過兩次,顧少爺來家裡找過她。”

“你冇看錯?”蘇茜薇追問,不會這麼巧吧?

“冇看錯,就是顧家四少爺,白白淨淨的,長得不高。”

“如果是這樣,那曹老夫人所做的一切就說得通了,嗬,”蘇茜薇輕笑,“難怪急著扳倒蘇家,原來是找到新靠山了。”

“真是人心不足,”林毓秀翻了個白眼。

“嗬嗬,看來這家得儘早分,”否則,耽誤她拔刀的速度。

蘇茜薇平靜無波的臉上,露出一抹異常溫和的微笑,正好被抬頭仰視的曹聰看見。

曹聰忍不住打了個哆嗦,他之前為什麼會覺得蘇小姐是菩薩?

現在看來,蘇小姐這麵上無波無害,眼裡卻異常洶湧的樣子,分明是修羅,是慈眉善目的修羅,這纔是他想跟隨的主子。

看來有人要倒黴了,曹聰蒼白憔悴的臉上,浮現一絲期待,而這份期待不僅僅是因為即將到來的大仇得報。

“小姐,”曹聰看著蘇茜薇,表情鄭重,“這次分家,就拜托您了。”

“小意思,你有什麼要求嗎?”蘇茜薇問道。

“我想請求您,幫我媽離婚,其他的我都可以不要,”曹聰拳頭緊握,滿眼決絕。

“對,曹家那點家產咱不稀罕,但曹姨的嫁妝我們必須拿回來,”林毓秀生氣地揮了揮拳頭。

“嫁妝很多嗎?”蘇茜薇好奇。

“多呀,我媽說當年可是十裡紅妝呢,那些都是楠楠的,不能留給他們。”

“嗯,確實,”蘇茜薇認同地點點頭。

“其實我手裡已經冇多少了,”曹母苦笑,“這些年,他們總是找各種由頭問我要,要不到就找聰哥兒和楠楠的錯處,我隻能花錢買平安。”

“那咱也得拿,能拿回多少是多少,拿不回來的,就讓他們折現,前些年,府裡的開支,不都是您付的嗎?”

“林小姐說的對,”蘇茜薇豎起大拇指,“人不能一味退讓,壞人不會因為你的退讓而心存感激,曹聰哥,你說是不是?”

“小姐說的是,”曹聰微微頷首,神態恭敬,“曹聰受教了,有需要我的到地方,小姐儘管提。”

蘇茜薇欣然接受曹聰突然的變化,擺出一副高深莫測的模樣。

“你們且瞧著吧!”

-不能露臉,這臉一露,誰還聽他的?”周誌強調侃。“乾爹真好看,”柳晴晴依然馬屁跟上。“臉上那道疤是怎麼回事?”秦昊禹好奇地問。“爹,曹,老二,用,鞭,子抽,的。”車廂沉默兩秒,顯然大家都不願意提起那個人。“冇事,有個疤顯霸氣,”蘇茜薇找補道。“是,是嗎?嗬嗬,哪裡,哪,裡,”老狼不好意思地撓撓頭。“乾爹像晴晴的爹,爹和乾爹一樣好看。”蘇茜薇心念一動,“晴晴,他倆真長得像嗎?”“嗯,像,”柳晴晴點點頭...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