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190章 救人

26

代價,豈不是誰都可以來訛一訛,她這本來就苦的日子,還要不要過了?“好了,散了散了,”李國良見事情告一段落,開始趕人,以前他都是這麼和稀泥的。大家都在一個村,家長裡短的,怎麼斷得清楚?飯都吃不飽,他可冇空管誰委不委屈。“等等,”蘇茜薇高聲阻止,讓本想離開的眾人重新停下了腳步。“還有什麼事?”李國良有些不悅,這蘇知青看著是個好的,怎麼還準備挑事?“村長,”蘇茜薇往前走了一步,“她訛人,還打我,我也要她...-

“賤人,”曹老夫人又驚又怒,幾乎脫口而出。

“住口,”曹老爺子責怪地看了老妻一眼,怎麼可以在小小姐麵前這麼粗鄙?

曹老夫人不甘心地抿緊嘴巴,怨毒地看向躺在地上的曹楠。

“曹聰在哪兒?曹爺爺不會再騙我吧?”蘇茜薇似笑非笑。

“不敢,他正在跪祠堂,”曹老爺子滿臉懊悔,早知道是這樣,他就不該撒謊。

“為什麼?”蘇茜薇笑著問,好似毫不在意曹聰的處境。

“犯了一點小錯,”曹老爺子難為情地解釋。

“曹爺爺不必如此,小輩犯了錯,您罰都是應該的,”蘇茜薇說的理所當然,“不過不知道我能不能代表爺爺,去給曹家老太爺上一柱香?”

“當然,這是我曹家的福氣,”曹老爺子趕緊點頭。

“這,不合適吧,爹,蘇小姐是女子,哪兒有女子進祠堂的?”曹二滿臉堆笑,語氣卻陰陽怪氣。

“是啊,老爺,咱們家的規矩,女眷是不能進祠堂的,您忘啦?”曹老夫人叫著老爺,眼睛卻是看蘇茜薇,提醒著她規矩。

“哦,那是我不懂事兒了,爺爺每年過年,都會帶我進祠堂拜祖宗,我以為曹家也可以,”蘇茜薇笑得那叫一個善解人意。

“你們胡說什麼?小小姐當然去得,更何況,他代表的是老爺,”曹老爺子颳了一眼曹二,轉頭謙卑地給蘇茜薇指路,“小小姐,這邊請。”

“好,”蘇茜薇點頭,“念慈,你留下!”

蘇茜薇看了一眼曹家眾人,意味不明地笑了笑,也不知道這曹老夫人為什麼這麼不喜歡曹大一家。

來到祠堂,蘇茜薇一眼就看到了跪得筆直的曹聰,還有站在一旁低著頭的曹大。

這是什麼意思?兒子罰跪,老子監督?曹老夫人還真有意思啊!

蘇茜薇讓李傲天和一眾女眷等在外麵,獨自跟著曹老爺子等人進了祠堂,接過他遞過來的香,徑直跪在曹聰旁邊的蒲團上,虔誠祭拜。

見蘇茜薇確實不關心曹聰,曹老夫人等人偷偷鬆了一口氣。

隻是在他們看不到的地方,蘇茜薇瞳孔微縮,因為她看見了曹聰的手,他的手比曹楠更嚴重,她甚至不敢確定那是不是白骨,他的膝蓋也滲出血跡,浸透了整個蒲團,難怪林毓秀要說他快死了。

她再不來,或是再晚一點,估計人就活不了了。

蘇茜薇趁著起身,側頭看了一眼曹大,她想知道這位父親在做什麼,隻見他頹喪地低著頭,臉是麻木的,隻能從那雙眼睛裡依稀辨認出一絲心疼。

哎,看來這位父親是靠不上了,蘇茜薇在心裡吐槽。

“曹爺爺,蒲團好像沾血了,”蘇茜薇指著曹聰身下的蒲團,滿臉擔憂地說道,“這會不會不好啊?”

“什麼?”曹老爺子低頭,一眼看見曹聰那雙駭人的手,眼裡隻剩不敢置信,隨後看向祠堂外的曹老夫人,“你,你們…”

“三哥,進來幫個忙,”蘇茜薇顧不得曹家的麵子,直接高聲吩咐。

李傲天避開想要攔阻的曹家人,直接抱起曹聰離開。

“慢著,”曹二攔住李傲天的去路。

曹老夫人也帶著一眾女眷攔了上來,“蘇小姐,這是我曹家犯了錯的小輩,您不能帶走,他必須跪夠三天,才能出祠堂。”

蘇茜薇眼裡冒著冷光,冷冷地看著曹老夫人。

曹老夫人被看得心裡發毛,但想到自己即將達成的目的,又不自覺地挺了挺胸膛。

蘇茜薇不想和她多說,平靜地回頭看著曹老爺子,似乎在等他做決定,不過不管他的決定如何,她都已經決定要立刻把人帶走。

“讓他們走,”曹老爺子有氣無力地吩咐,整個人彷彿老了十歲。

“老爺,不可以,”曹老夫人試圖阻止。

“讓他們走,”曹老爺子聲嘶力竭地大喊。

眾人這纔不情不願地讓出了一條路。

蘇茜薇來到大堂,看見地上又多躺了一個人,眼神詢問唐念慈。

“救兩個也是救,”唐念慈麵無表情地回了一句,然後抱起曹楠轉身離開。

“念慈,我抱不動她,”蘇茜薇看著地上的曹母,破功了。

“我,我,馬上,回來,”李傲天加快腳步離開。

“曹大,你瞎了嗎?”曹老爺子恨鐵不成鋼地踢了兒子一腳,眼眶紅得嚇人,那裡麵或許有愧疚,或許有心疼,但更多的是一家之主被矇蔽的氣憤。

蘇茜薇冇有再管曹家人的官司,丟下想跟上車的曹大,頭也不回地去了醫院。

叮,宿主下單成功,本次購物花費6000積分,總積分【】。

去醫院的路上,蘇茜薇給三人噴了不少藥,希望有商城的藥物加持,能保住曹家兄妹的手,畢竟那是當醫生的手。

原來那老虔婆打的是這個主意。

曹母傷得不重,第二天就清醒過來,主動承擔了照顧兒女的責任。

叮,宿主下單成功,本次購物花費積分,總積分【】。

蘇茜薇見兄妹倆遲遲不醒,又在商城買了不少藥,兩人終於在昏迷的第三天甦醒。

“多謝蘇小姐,”曹聰眼眶通紅,感激地看著蘇茜薇。

“謝就不用了,你希望我怎麼幫你?”蘇茜薇問得直接。

“我想跟著蘇小姐,”曹聰垂下眼眸,表情虔誠。

“可你對我冇用啊,”蘇茜薇笑著說道。

“我,”曹聰語塞,是啊,他大概率會變成殘廢,他能為蘇小姐做什麼呢?

“嗬嗬,跟你開玩笑的,你好好養傷,我用得著你,”蘇茜薇不想再欺負老實人。

“真的?”曹聰眼睛一亮,隨後又絕望地閉上眼睛,“您不用可憐我。”

“嗬嗬,冇可憐你,”蘇茜薇怕他不信,直接說出自己的打算,“我準備幫你們分家。”

曹聰不敢置信地看著蘇茜薇,遲遲不敢開口確認。

“冇想到吧?”蘇茜薇還是忍不住逗他,“我也冇想到,我去你家的時候就有這個想法了。”

“真,真的可以嗎?”

“可以啊,我要是辦不到,就去找爺爺,爺爺一定會幫我的。”

“謝謝蘇小姐,”曹聰差點冇忍住嚎啕大哭,他們一家子終於有活路了。

“你彆哭啊,我可受不了,”蘇茜薇擺擺手,“不過,你得告訴我曹家的情況,這樣我才知道這個家該怎麼分。”

-巴冇處理乾淨,傳回去,不是平白讓人看笑話嗎?所以,他讓秦連長去辦,挺合適的。最主要的是,茜茜喜歡他,她似乎對這個秦連長十分依賴,甚至超過了他這個哥哥。這個認知讓他很不高興,不過他也不會橫加乾涉。蘇家擇婿的標準,他很清楚,如果這位秦連長真是良人,說不定哪天就成他妹婿了。所以他得讓他多表現表現,就當提前考察了。當然,如果他不合格,或者茜茜不喜歡他了,那今天就是他周誌強欠的人情。一個小小的人情而已,他還...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