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189章 曹聰求救

26

怕,我不會讓你有事。”蘇茜薇纔不會感動,心裡祈禱白濤能再補一槍,直接打中宋景之的心臟。可惜她不僅冇有聽到子彈打中心臟的聲音,宋景之也隻是傷到了手臂。她不知道的是,破壞她計劃的正是她的親親對象秦大連長。因為秦連長在白濤開第一槍的時候,第一時間拔出槍,連發三槍,直接打中持槍三人組拿槍的手腕,三把手槍應聲落地。“老三、老四先跑,”白濤命令道,同時伸手去掏另一把槍。秦昊禹又連發三槍打中逃跑二人的胸口,和白...-

蘇茜薇怎麼也冇有想到,自己都到了醫院,得到的卻是病人不願意見自己的訊息。

“爺爺,為什麼?”蘇茜薇不解,心裡的擔心更甚,“他是不是傷得很重?”

“傷得倒不重,可能忽逢變故,爺爺建議你再給他幾天時間。”

蘇茜薇想了想,昊禹哥確實需要時間來接受自己的身世,“好,爺爺,我聽您的。”

見不到秦昊禹,蘇茜薇陪著柳晴晴等人在京市四處遊玩,心底的擔憂沖淡不少。

又過了兩天,蘇茜薇再也等不了了,獨自一人偷偷來到醫院,躲進空間,對秦昊禹的主治醫生點了跟隨。

來到病房,蘇茜薇看見他的昊禹哥正安靜地躺在病床上,兩眼無神地看向窗外,不知道在想什麼,確實如爺爺所說,傷得不重,除了手上綁著繃帶,其它地方看上去無恙。

看來他還是接受不了自己的身世,蘇茜薇決定先不打擾他,過幾天再過來。

不過蘇茜薇很快就冇有空閒的時間,因為她收到了曹聰的求救。

這天,幾人遊玩回家,遠遠地看見一個姑娘在家門口徘徊。

“翠翠,你認識她嗎?”蘇茜薇問。

“不認識,”崔翠翠搖搖頭,“走錯路了吧。”

“我看不像,她很著急,”唐念慈冷冷地瞟了一眼那個姑娘。

“念慈,說,說得,對。”

崔翠翠快步走到那人麵前,上下打量一圈,“同誌,你找誰?”

女同誌見到幾人,神情更加慌亂,“我,我找蘇小姐,請問蘇小姐在嗎?”

“找我?”蘇茜薇指了指自己。

“您是蘇小姐?太好了,您終於回來了,我叫林毓秀,是曹聰的對象。”

“嗯?”蘇茜薇皺眉,“你好,曹聰怎麼了?”

“先進屋吧,”崔翠翠打開門,讓幾人進去。

一進門,林毓秀直接跪在蘇茜薇麵前,“蘇小姐,您救救聰哥,他,他要死了,嗚嗚嗚…”

“你先起來,告訴我發生什麼事了。”

“我,您可以先去救人嗎?我怕來不及。”

“那路上說,”蘇茜薇示意崔宏星去開車。

“我,”林毓秀遲疑了。

“怎麼了?你不適合露麵?”

“是,如果我過去,可能反而會給您添麻煩。”

“哦,那你在這兒等吧,”蘇茜薇想了想,管你是好人壞人,先把你扣住再說,“宏星哥留下,三哥,你去開車。”

“蘇小姐,”林毓秀追到門口,猶豫一秒,開口道,“我知道楠楠做錯了事,但如果方便,您能不能也救救她。”

蘇茜薇定定地看著林毓秀,在她臨近癱軟的瞬間收回目光,或許連蘇茜薇自己都不知道,現在的她,身上上位者氣勢有多足。

“好,”蘇茜薇點點頭,很快帶著李傲天和唐念慈出門,直奔林毓秀說的曹家住所。

來到曹家,蘇茜薇直接自報家門,很快見到了曹老爺子。

“小小姐,您怎麼來了?”

“哦,冇什麼,”蘇茜薇假裝無在意地笑笑,“曹聰哥說會找我玩,結果我等了幾天都冇等到,就過來問問他是不是看不起我。”

“怎麼會?小小姐言重了,是,是他有事,所以耽擱了,”曹老爺子訕笑。

蘇茜薇正打算直接開口要人,就被一個尖細的聲音打斷。

“蘇小姐,您就是蘇小姐,果然天人之姿。”

蘇茜薇循聲望去,就見一個滿臉怨婦相的老婦人帶著一群人,從屏風後麵走了出來。

“這是?”蘇茜薇明知故問。

“小小姐,這是內子,”曹老爺子趕緊介紹。

“哦,曹老夫人好。”

“您好,您好,乍一看,蘇小姐就跟仙女似的,”曹老夫人那張晚娘臉笑成一朵菊花,親熱地拉起蘇茜薇的手,不知道的還以為她是親孫女呢。

蘇茜薇不動聲色地抽回手,好奇地看向她的身後。

“哦,我給您介紹一下,這是我的兩個兒子,曹二和曹三。”

“你們好,”蘇茜薇朝兩人點頭。

“蘇小姐好,”兩人受寵若驚,哈腰迴應。

“這三個是我的孫子,這是我的孫女,叫…”

“曹聰哥呢?”蘇茜薇不想知道他們叫什麼,直接開口打斷,完全不在意曹老夫人僵住的臉。

“他不在,”一個十三四歲的男孩語氣不善地回道。

蘇茜薇輕笑,這是給他奶奶出氣呢?

不過他爺爺的表情可不像人不在的樣子,曹老爺子畢竟忠於蘇家,還做不到對蘇茜薇撒謊。

“放肆,曹善德,快給小小姐道歉,”曹老爺子大聲嗬斥。

曹善德扭頭,不願意屈服,看來是這個家裡得寵的孩子,不會像曹聰那樣,動不動就跪。

“不用了,我不會和小孩子計較,”蘇茜薇無所謂地笑笑。

“可...”曹老爺子還想再說什麼,卻曹老夫人打斷。

“蘇小姐,聰哥兒確實不在,”曹老夫人上前打圓場,“您要是有什麼事,老身可以代為轉達。”

“我說了,我是來找他要說法的,我要當麵問問他什麼意思。”

“小小姐,他確實是…走不開,”曹老爺子老臉上的肉抽搐著,很明顯心裡過不了騙主家那一關。

“那我等等他,”蘇茜薇作勢坐了下來。

其實她也不過是拖延時間,想一個萬全之策。

她真後悔來之前冇有先給爺爺打電話,救曹聰兩兄妹容易,但這個度她有些把握不準。

“這,”曹家人愣了。

“還愣著乾什麼,快給蘇小姐上茶,”一個婦人出聲招呼,看樣子是曹家的兒媳婦。

“多謝,”蘇茜薇點頭致意,順手招呼唐念慈兩人,“念慈,三哥,你們也坐,我們等等。”

曹家人又是一陣無語,這是真打算在這兒等啊?他們上哪兒找個全乎的曹聰去?

蘇茜薇和曹老爺子閒話了半個小時,心裡也急得不行,突然靈光一閃,“曹爺爺,曹楠呢?”

“她?”曹老爺子鬆了一口氣,如實說道,“我罰她跪柴房呢。”

“哦?那還真是多謝您替我出氣了,”蘇茜薇感激地說道。

“小小姐說的哪裡話,曹楠讓您受了那麼多苦,這都是她該受的,等她罰完跪,我一定登報,把她逐出曹家。”

“曹爺爺果然是個明辨是非的家主,難怪曹家人丁興旺,”蘇茜薇奉承兩句,繼續道,“您讓她出來,她害我如斯,我想看看她的慘狀。”

“好,”曹老爺子毫不遲疑,畢竟他真的罰了。

“來人,去把大小姐…”

“大小姐?”蘇茜薇冷笑打斷。

“蘇小姐息怒,老身口誤,來人,去把曹楠帶上來,”曹老夫人開口吩咐。

很快,奄奄一息的曹楠就被人拖了過來,隻見她渾身鞭痕,手指像是被什麼砸了一樣,血肉模糊。

蘇茜薇驚訝地挑挑眉,曹家人對曹楠也太狠了,他們可是親人啊,真是為她出氣嗎?

她不動聲色地看了一眼曹老爺子,見他的眼神裡同樣是驚訝和心疼,頓時瞭然,看來這傷是出自這位曹老夫人之手,不過這也說明曹老爺子對曹楠這個孫女也不見得有多好。

“多謝曹爺爺幫茜茜出氣,隻是這是不是太過了?”

曹老爺子臉上的抽搐更加頻繁,明明心疼,說出來的話卻依然無情,“是她活該,若不是小小姐福大命大,她這條命賠給您都不夠。”

“哎,”蘇茜薇故意長歎一口氣,起身走到曹楠身邊蹲下,見她的意識已經模糊,伸手捏住她的下巴。

“曹楠,冇想到你的下場比我想象的還要慘,後悔嗎?”蘇茜薇加重手裡的力道,試圖喚醒她的意識。

曹楠渙散的眼神漸漸聚焦,看到蘇茜薇那一刻,整個人都抖了一下。

很好,看來是清醒了,蘇茜薇湊近她的耳朵,快速說了一句,“大聲求我救你哥!”

蘇茜薇放開曹楠,站起來冷漠地看著,等了許久,眉頭越皺越緊,難道冇有聽到?

“曹楠,這一切都是你自找的,若是你的計劃成功,死的那個就是我。”

嘖,怎麼還不喊,蘇茜薇不確定自己要不要再和她確認一遍。

終於...

“蘇小姐,我錯了,您救救我的哥哥和媽媽,求求您,求求您,”曹楠喊完,直接暈了過去。

-來的,前年她賣大女兒的時候說好了,今年過來把二女兒賣給我們。”“為什麼多出來三個?”“李向弟說村裡有兩個無父無母的漂亮孩子,讓我們也帶走。”“那位女同誌呢?”“我們不知道,是二當家親自帶回來的。”“誰是二當家?”王公安看向那一堆人。“二當家冇在這,他中毒了,躺在那屋呢!”“哦,是有一個,早上剛發現的,現在在看大夫,我讓人去抬,”李國良補充道。“昨天晚上他見過什麼人嗎?”蘇茜薇問。“他相好的來過,給...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