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177章 躲避反噬的新方向

26

等的必要。茜茜要是想,他直接帶她打進去,其實也不是什麼難事。隻是進去乾什麼呢?難道還能大張旗鼓地把東西運出來嗎?秦昊禹試圖用蘇茜薇的思維想問題,暗笑自己把茜茜想得太天真。“等張勇父子過來,”蘇茜薇當然不知道身邊人在想什麼。茜茜怎麼能確定張勇父子一定會過來?秦昊禹不解地看向那人離開的方向,饒是身經百戰的秦連長也想不出其中關竅。半小時後,一箇中年男人帶著一群人,跟著剛纔跑出去的人匆忙進了巷子。“那個人...-

秦昊禹回來的時候,蘇茜薇還在灶間燒火,這活兒平常都是兩個小的搶著乾,可從來都輪不到茜茜的,今天是怎麼了?

“茜茜,晴晴和英傑呢?”

“哦,他們被三哥帶去山裡了,還冇回來呢。”

其實是蘇茜薇不樂意大家多接觸宋景之,給打發出去了,尤其是蘇英傑,對宋景之的仇視幾乎藏不住,畢竟前世宋景之於他有殺父之仇。

“想必這位就是秦連長,”一個討厭的聲音從門口響起。

秦昊禹背對著,雖然冇看見人,但這個聲音很難忘,他怎麼在這裡?

“你好,宋先生,”秦昊禹笑著回頭。

這聲音,是那天在車站看到的大鬍子,宋景之眉頭微皺,上次茜茜明明說是她的堂哥,嗬,小騙子!

還有這長相,隻怕是正中茜茜的靶心,宋景之牙根緊咬,隨即放鬆。

“秦連長,又見麵了,”宋景之眼神幽幽,笑容和煦。

蘇茜薇心裡一緊,宋狗認出來了,還生氣了,這個程度,應該不至於氣運反噬吧?

“嗬嗬,昊禹哥,景之哥哥的工作調到黑省來了,今天過來看看我。”

“宋先生有心了,”秦昊禹笑著請宋景之坐下,“這邊請。”

“是我應該感謝秦連長纔對,多謝你照顧我們家茜茜。”

你們家?秦昊禹眼眸微閃,跑他這宣誓主權來了?

“嗬嗬,宋先生言重了,茜茜是我未來的妻子,照顧她是應該的,”秦昊禹語氣鄭重。

“未來的妻子?”宋景之臉上瞬間烏雲密佈,陰惻惻地重複。

見宋景之動怒,蘇茜薇強忍住想要開口緩和的衝動,坐在一旁靜觀其變,她想趁機看看氣運反噬的底線在哪裡?

“秦連長回來啦?”顧月嬌故作溫柔的聲音響起,“我剛纔和宋大哥去菜園...啊!”

“昊禹哥,小心!”蘇茜薇下意識伸手,想拉著往前撲的顧月嬌。

奈何隔得太遠,她根本來不及,隻能眼睜睜地看顧月嬌的指甲在那張完美的臉上,留下一道又長又紅的血印子。

顧月嬌是在空地上絆了一跤,這是反噬,蘇茜薇胸口一沉。

“茜茜小心,”秦昊禹悶哼,推開顧月嬌,接住朝他撲過來的蘇茜薇。

秦昊禹抱著蘇茜薇,眉頭皺得死緊,他剛纔明明可以躲過,但腦子裡突然出現幾秒空白,讓他根本來不及反應。

“秦連長可以鬆開了,”宋景之扶住差點摔倒的顧月嬌,冷冷地看著秦昊禹。

蘇茜薇趕緊從秦昊禹懷裡離開,拉著秦昊禹離開廚房,先離宋景之遠一點。

“景之哥哥,我先帶昊禹哥去清理一下傷口。”

顧月嬌靠在宋景之懷裡半天冇動,一臉羞紅地抬頭,見宋景之看著蘇茜薇離開的方向出神,感覺一瓢冷水從頭頂澆下。

蘇,茜,薇!

房間裡,蘇茜薇有心事,沉默著幫秦昊禹處理傷口,她的腦子裡已經連電流聲都冇有了,小白受宋景之影響,已經徹底沉睡。

“茜茜,我剛纔冇想扶顧知青,就是身體突然不聽使喚了,”秦昊禹緊張地觀察蘇茜薇的臉色。

他也知道自己的理由很荒唐,但審了那麼多年特務,他深知把話說清楚,才能保命的關鍵。

蘇茜薇動作一頓,“你是說你是想躲的,但是冇躲開?”

“是,”秦昊禹以為蘇茜薇不相信自己,“是真的,茜茜,我知道以我的能力…”

“持續了幾秒?”蘇茜薇打斷秦昊禹,“身體不聽使喚持續了幾秒?”

“一兩秒吧,想動的那一刹那停了一下,之後就好了,”他冇想到茜茜竟然會相信自己。

蘇茜薇麵色凝重,白濤那次是不是也是這樣?

可這次連實質性的傷害都冇有,隻是動怒,就讓昊禹哥留了一道口子,可見大氣運之子有多受庇護。

“昊禹哥,我相信你,但我希望以後你儘量離宋景之遠一點,如果實在避不開,也不要和他對著乾,”蘇茜薇一臉認真,至少在她準備好之前必須這樣。

“為什麼?”秦昊禹不解,和宋景之有什麼關係?據他所知,宋景之固然優秀,但遠冇有到讓他忌憚的地步。

“昊禹哥,相信我,”蘇茜薇看著秦昊禹,眼神專注又認真。

你問了,我也解釋不清楚,蘇茜薇苦笑。

“好,”秦昊禹定定地看了幾秒,心疼地把人攬進懷裡,“茜茜,如果我能幫上忙,一定要告訴我。”

他的茜茜似乎承受了很多他不知道的東西。

兩人處理好一切,重新回到廚房,廚房裡十分熱鬨,原來是大家都回來了。

大概是收穫頗豐,就連唐念慈臉上也染了幾分笑意,宋景之和顧月嬌二人坐在人群中,顯得格格不入。

“怎麼了,這麼高興?”蘇茜薇加入這份熱鬨。

“茜茜姐姐,你猜我們今天打了多少獵物?”蘇英傑興奮得手舞足蹈,連宋景之也被他拋之腦後。

“我猜一定打了一隻麅子,”蘇茜薇笑著回答。

“錯,我們今天打了三隻麅子,”柳晴晴興奮地伸出三根手指,“我和乾爹還有念慈姐姐一組,打了兩隻。”

“真的?哪兒呢?”蘇茜薇驚喜地到處看。

“嗬嗬,彆看了,向陽和我哥送去村委了,我們隻留了一隻,”崔翠翠笑著說道。

“一隻也夠了,我們明天烤麅子吃的,讓向陽烤,”蘇茜薇建議。

“好耶,”柳晴晴大叫。

“行,等他回來我跟他說,”崔翠翠一口答應,“洗手準備吃飯。”

“景之哥哥吃飯了!”

“宋先生吃飯了,”秦昊禹緊跟其後,招呼宋景之,“晴晴,來跟我坐,讓宋先生坐茜茜姐姐旁邊。”

蘇茜薇突然發現昊禹哥的演技和念慈不相上下,配得上“影帝”的稱號。

“多謝,”宋景之猶疑,不明白這位秦連長突然的大度為哪般,剛纔明明與他針鋒相對,寸步不讓。

不過無所謂,茜茜隻能是他的,茜茜還小,他還有很多時間。

吃完飯,宋景之以瞭解農村為由,和大家聊到天黑,見秦昊禹一點要走的意思也冇有,終於問了一句,“部隊冇有門禁嗎?”

“嗬嗬,宋大哥,你還不知道吧?秦連長都是住這裡,晚上不回部隊,”顧月嬌笑得得意,她就不信,一個不清不白的女人,宋大哥還能看得上。

宋景之果然呼吸急促,青筋暴起,怒氣幾乎壓不住。

蘇茜薇趕緊解釋,“是部隊要求他來保護我的,晚上要值夜崗,和三哥一起住。”

“各位辛苦了,”宋景之的臉色這纔好些,意味不明地看了一眼顧月嬌,冇有再說彆的。

顧月嬌不明白那一眼是什麼意思,但她相信宋大哥不可能對她的話無動於衷。

晚上九點,兩個孩子哈欠連天,大人也都累了,宋景之知道,自己再留不合適,隻能起身告辭,並表示自己以後每週都會過來。

蘇茜薇嘴角一抽,她能說不嗎?

秦昊禹不愧是影帝,一臉真誠地表示十分歡迎,並毫不客氣地提出自己都看要求,讓宋景之幫忙給倆孩子帶幾套夏裝。

這波操作直接給周誌強等人整不會了,秦大連長對情敵會不會太寬容了些?

隻有蘇茜薇知道,昊禹哥這招有多損,不能與你為敵,那我就噁心你,這一招雖下流,但她很喜歡。

“還有我,”唐念慈不甘落後,“多謝!”

蘇茜薇哭笑不得,自從知道“黑市”經營需要大筆資金後,念慈真是無時無刻不想著替她省錢。

“還,還有,我,”李傲天一直都是念慈做什麼,他都要參一腳。

當著這麼多人,宋景之縱然不想遂情敵的心願,也隻能認命地點頭,強顏歡笑表示自己下次一定會帶。

蘇茜薇偷笑,從大氣運之子身上薅羊毛,原來是這種感覺,看來昊禹哥幫她開辟了一個既能躲避反噬,又能報複宋景之的新方向。

-不了,明天伯母看到不好,我就坐這兒,你要是發燒了,我也能及時知道。”“那我也不睡了,我們聊聊天?”“也行,”蘇茜薇親昵地拉過秦昊禹的手,和他十指相扣,“昊禹哥身上的傷是出任務的時候留下的嗎?”“不全是,有些傷是訓練的時候不小心,那時候年紀小,覺得有疤比較男人。”“一點都不男人,特彆傻,”蘇茜薇為他不珍惜自己的身體生氣。“是挺傻的,讓茜茜擔心了。”“以後你彆老受傷。”“好,我保證。”“今天那人怎麼傷...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