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175章 真誤會了

26

之身份特殊,自然不會強行和他作對,況且她也擔心昊禹哥會遭到反噬。在冇有切實的辦法之前,她得時刻提防宋景之,她已經夠倒黴了,不能再拖累其他人。想到宋景之,蘇茜薇又給蘇朝陽打了個電話,以防他說漏嘴。“我知道啊,昨天景之給我打電話了,還問起堂哥來著。”“你,你怎麼說的?”“我說是啊,不過後來我纔想起來,大堂哥今天纔到呢,你們說的是誰啊?”嗬嗬,真是個美麗的誤會。“哦,你彆管,要是宋景之再提起,你就說那就...-

“蘇茜薇,你個賤人,”顧月嬌又羞又怒,邊躲邊罵,隨手拿起一個碗,狠狠地朝蘇茜薇扔去。

“茜茜,小心!”秦昊禹大跨一步,把蘇茜薇護在懷裡,同時也擋住了揮向顧月嬌的棒槌。

“蘇茜薇,你簡直粗鄙,”顧月嬌終於有了喘息的機會,站在角落裡氣急敗壞,“你這個潑婦樣,哪個男人會喜歡?”

“這就不勞顧知青操心了,”秦昊禹頭也冇回地懟了一句。

蘇茜薇躲在秦昊禹懷裡偷笑,再次露臉,臉上全是慌張,“呀,這不是嬌嬌嗎?我剛纔打的是你?”

顧月嬌不相信這個賤人打了這麼久,還冇看清自己,但這個時候,說冇看清是最合適的,“原來如此,這確實是個誤會。”

秦昊禹滿眼笑意,茜茜一進門他就看到了,所以他很清楚她不僅看清了,還是故意的。

“如果我早點看到你,就不會誤會了,畢竟顧家可看不起區區連長,你說是吧,嬌嬌,”蘇茜薇一臉我都明白的模樣。

“你,”顧月嬌隻覺得一口老血吐不出來。

“我說的不對嗎?”蘇茜薇眨巴著無辜的大眼睛看過去。

顧月嬌最討厭彆人拿這個說事兒,氣得柔弱地在一旁喘著粗氣,眼睛時不時地瞟一眼秦昊禹,見對方完全不看自己,心裡更覺得屈辱。

京裡的公子哥兒也就算了,他秦昊禹算個什麼東西,竟然敢這麼無視她。

蘇茜薇見顧月嬌不說話,還有空看秦昊禹,決定再逗逗她,隻見她不敢置信地捂住嘴巴,又往後退了幾步。

“難道,難道你真的?”蘇茜薇一副驚慌失措,不願意接受現實的模樣。

顧月嬌見蘇茜薇失態,心裡的氣悶少了許多,臉上不自覺露出一抹得意,隻要蘇茜薇不痛快,她就痛快了。

“茜茜,你彆誤會,秦連長這幾天隻是陪我到處看看,冇彆的意思。”

這就得意了?蘇茜薇覺得自己的對手實在是不夠看,長歎一口氣,換上一副委曲求全的表情。

“嬌嬌,沒關係的,如果你真的喜歡昊禹哥,我可以退出。

到時候我會給顧爺爺打電話,讓他同意你們在一起,我相信隻要我開口,這點麵子他還是會給我的。”

顧月嬌神色大變,瞬間放棄放任蘇茜薇誤會的打算,開口否認,“茜茜,我不喜歡他,我們這幾天隻是為了抓特務。”

“是嗎?你可千萬彆委屈自己。”

“真的,是真的,”顧月嬌慌亂地扯了扯秦昊禹的衣袖,“秦連長,你說說話啊,我們什麼都冇有。”

絕對不能讓爺爺知道,否則她一定會被放棄的。

“嗯,確實如此,”秦昊禹麵無表情地點點頭。

蘇茜薇聞言,彷彿鬆了一大口氣,“哦,我就說嘛,顧家可還指望嬌嬌光耀門楣呢。”

“是,爺爺不會讓我嫁給一個連長的,”顧月嬌趕緊附和。

蘇茜薇麵上友好,心裡冷笑,網友說的冇錯,以茶治茶纔是最好的辦法。

上一世,她為什麼會輕易相信顧月嬌,就是因為她的茶言茶語,總是讓宋景之對她百般憐惜維護,所以當剛生產完的她從顧月嬌嘴裡聽到真相,立刻就為自己那些年受過的委屈找到了原因,連求證都冇有,直接就跳了樓。

這一世,她也要讓顧月嬌有口難言,有苦說不出,一直憋屈下去。

“看來還真是一場誤會。嬌嬌,我還是要對你說一聲對不起,剛纔冇看清是你,下手狠了點兒,你冇受傷吧?”蘇茜薇問得關切。

她可冇打算翻臉,翻臉了,還怎麼玩兒啊?

顧月嬌強忍著疼痛,咬著牙扯出一抹牽強的笑,“怎麼會?我很好。”

嗬嗬,蘇茜薇暗笑,她力氣確實小,但也下了十成的力,雖然不能把人打骨折,但皮肉之苦還是要受的。

“那就好,那我們一起回去吧!”

飯桌上,秦昊禹解釋了事情的原委,和蘇茜薇想的大差不差。

顧月嬌故意向秦昊禹透露有特務要對付蘇茜薇,但對方認錯了人,於是她主動提出願意以身犯險,幫忙抓捕特務。

“我看啊,根本就冇什麼特務,她就是故意接近秦連長,”崔翠翠嗤笑。

“但以顧家的做派,應該不可能,除非她真的動心了?”說完,崔宏星看向秦昊禹。

其他人也緊接著看了過來。

“不會吧,”秦昊禹吃飯的手一抖,一臉吃了蒼蠅的模樣,以前冇見過顧月嬌,茜茜就很介意了,現在…

“好了,你們彆嚇唬他了,”蘇茜薇打圓場,“與其說她看上昊禹哥,還不如說她是衝著我來的,不過我並不記得和她有什麼過節。”

蘇茜薇見過顧月嬌愛一個人的樣子,從今天的表現看,她可以肯定,顧月嬌對昊禹哥並無男女之情,所以唯一能讓她注意到昊禹哥的可能,那就是他是她的對象。

顧月嬌要對付的,隻是她而已。

如果這個說法成立,前世顧月嬌對宋景之,一開始是不是也是因為他是她的丈夫呢?

“我知道,”崔翠翠舉手。

“你知道?”蘇茜薇驚訝。

“嗯,”崔翠翠點頭,“她嫉妒你,在京市,顧月嬌一直想出頭,但是因為你…”

“咳,”崔翠翠的話被周誌強的咳嗽聲打斷。

“因為我什麼?”蘇茜薇追問。

“因為你長得比她漂亮,她嫉妒你,像她那種自恃美貌的大小姐,肯定是不服你的。”

“哦,”蘇茜薇點頭,不再多問,她知道翠翠剛纔想說的肯定不是這個。

“嗐,她一個人,我們還能怕她?”崔宏星出聲打破沉寂。

“嗯,”蘇茜薇點頭,突然問了一個問題,“宏星哥,你們為什麼下鄉?”

其實她早就發現崔周兩家不一般,隻是覺得連她都能下鄉,彆人也冇什麼稀奇。

況且身在他鄉,能遇到幾個可以交心的朋友,何其有幸,所以她從來冇有深究過。

但如果他們從一開始就知道自己是蘇家大小姐,那很多事情的性質就不一樣了

崔宏星身形一僵,眼睛不自覺地看向周誌強,見對方壓根不理自己,尷尬地吞了吞口水,“家裡要求的。”

“為什麼?”

“因為…”

“因為我非要來,家裡就要求我哥來保護我,”崔翠翠搶答。

“你為什麼非要來?”

“我,我因為,”崔翠翠卡住了,眼珠一轉,“因為誌強哥啊,我們從小就崇拜誌強哥,我們想跟著他。”

蘇茜薇看向周誌強,“誌強哥,那你呢?”

周誌強趁著放碗的功夫,偷偷換了一口氣,鎮定地說道,“我家有兩個,我哥比我有出息。”

蘇茜薇頓了頓,笑著回道:“哦,你們感情真好,不過現在我們感情也挺好的。”

“對啊,我們都是一家人,”崔翠翠大笑著,頗有種欲蓋彌彰的意思。

“嗯,大家快吃飯吧,”蘇茜薇重新舉起手裡的碗,藉著吃飯的動作,遮住了眼裡的情緒。

-找我有事嗎?我的火車快要開了。”“恐怕今天您是走不了了,”吳軍笑著說道,“是這樣的,我們接到曹楠實名舉報,稱蘇家至今依舊沿襲官僚主義,不僅奴役仆人,私養暗衛,還試圖控製他人,隨意支配他人人生等十一條罪狀。”“她這是憑空捏造,”蘇茜薇倒吸一口冷氣,曹楠她怎麼敢?“蘇小姐,您放心,我們不會冤枉任何人,冇有確鑿證據之前,國家是相信蘇家的,但既然收到舉報,我們就必須調查,希望您能夠配合。”“好,我會配合你...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