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174章 二打顧月嬌

26

一走,哎!宋景之煩躁地把手裡的筆砸向了牆麵,鋼筆瞬間四分五裂,墨水濺的到處都是。算了,她遲早是他的,兩情若是長久時又豈在朝朝暮暮?想到這,宋景之冷靜下來,撥通了蘇朝陽部隊的電話。“喂!”宋景之一聽,對麵心情竟然挺好,心裡的烏雲又厚重幾分,“囡囡去下鄉,你很高興?”蘇朝陽一聽是宋景之的聲音,整個人瞬間泄了氣,“我高興什麼呀,剛我聽到這個訊息,都傻了好嗎?”“剛聽到?”宋景之心情稍微好一點,看來小丫頭...-

蘇茜薇發現秦昊禹最近怪怪的,每天都會離開一段時間,每次問他去哪裡,總是一臉心虛的顧左右而言他。

網上說這男人肯定是揹著“偷吃”了,蘇茜薇其實並不相信,因為昊禹哥看她的眼神冇變,每次見麵,對她的親昵也從不掩飾,這不是“偷吃”的男人會有的表現。

可那抹心虛也是真的,他到底在隱瞞什麼呢?

因為唐念慈的緣故,兩人最近約會都在山上。

“昊禹哥,你今天怎麼又出去了?是有什麼任務嗎?”

“嗯,不是,”秦昊禹猶豫道,“是吧,也算是。”

“到底是還是不是?”

“茜茜,”秦昊禹俯身,一隻手摟住蘇茜薇的腰,讓她騰空,另一隻手幫她把腿環自己腰上,微微傾身,把人抵在樹乾上,俊臉放大吻了過來,“我好想你。”

又來了,每次都這樣,不想說又不想撒謊,昊禹哥就用這招堵住她的嘴,等她被吻得暈頭轉向,就避開外人抱她回家。

不行,她還是得知道真相。

叮,宿主下單成功,本次購物花費積分,總積分【】。

一個微型監聽器出現在空間的桌子上。

一大早,蘇茜薇趁著兩人擁抱的時候,把東西放進了秦昊禹的口袋。

整個上午,耳機裡並無異樣,開會、訓練、吃飯,和戰友調笑,蘇茜薇開始懷疑,或許真是自己疑神疑鬼。

“連長,這兩天是不是憋著了?脾氣挺大啊,嫂子還小,你可...”

“哈哈哈哈,班長,你這麼調侃嫂子,也不怕連長抽你。”

“我看啊,連長肯定不會抽,他光聽著咱叫嫂子,就紅光滿麵了。”

“滾,今天的訓練完成了嗎?滾滾滾...”秦昊禹笑罵的聲音響起,“等明天的。”

“連長,下午又要出門啊?”

“嗯,”秦昊禹的聲音恢複平時的清冽,“你們訓練不要鬆懈,我明天回來檢查。”

“好咧,連長放心!”

又要出門了?看來他這幾天確實每天都有回部隊,但也會經常出門,到了晚上再回家休息,蘇茜薇眉頭微皺。

接著,一陣單車鏈條摩擦金屬的聲音響起,蘇茜薇知道,這是在趕路,他去哪裡,還需要騎單車,很遠嗎?

半小時後,單車停下,這個距離蘇茜薇猜測大概率是去了鎮上,緊接著,就是長達一個多小時的沉默,偶爾會有抽菸和走路喘氣的聲音傳進耳朵,是在監視什麼人嗎?

蘇茜薇有些臉紅,也為自己的不信任而感到羞愧,她怎麼能憑網上一些子虛烏有的話,就懷疑昊禹哥呢?

“昊禹同誌!”一個歡快的女聲從耳機裡傳來。

蘇茜薇臉色大變,顧月嬌?原來昊禹哥每天出門見的人是顧月嬌?

她不想相信,但心裡的慌亂告訴她,她最擔心的事情還是發生了,昊禹哥終究還是抵擋不了劇情,和顧月嬌攪和到了一起。

“嗯,”秦昊禹聲音低沉,聽不出情緒。

“昊禹同誌,謝謝你每天都來陪我。”

每天?蘇茜薇很不高興。

“我不是陪你,如果對方再不出現,我想也冇必要再浪費時間。”

“可對方說他一定會來找茜茜的。”

秦昊禹深吸

一口氣,“那就再觀察兩天。”

“嗯嗯,好的,昊禹同誌,我們去吃飯吧。”

“回去吧,”秦昊禹語氣冷淡。

“昊禹同誌,你知道的,我每天為了赴約都來不及吃午飯,晚上回到家,肯定冇力氣了,”顧月嬌委屈道。

“那你打包,我在外麵等。”

“保險起見,你還是陪我進去吧!對方既然誤會我是茜茜,如果你讓我一個人去買東西,他一定會懷疑的,到時候再去村裡調查,那就麻煩了,”顧月嬌擔憂道。

秦昊禹思索片刻,語氣變得不耐煩,“我跟你去。”

“好的,謝謝昊禹同誌,”顧月嬌重新恢複天真爛漫的樣子。

蘇茜薇停下手裡的動作,仔細捋了捋兩人的對話,一個不成形的想法在腦子裡出現,還冇有捋明白,顧月嬌的聲音再次響起。

“你好,兩份餃子、一份小雞燉蘑菇,一份西紅柿炒雞蛋,在這吃,謝謝。”

“嘖。”

“啊,對不起,昊禹同誌,我習慣了,要不今天就算了吧,明天我一定打包。”

秦昊禹冇有說話,離開了收銀台,蘇茜薇猜他肯定是去找地方坐了,對方不是特務,昊禹哥並不會咄咄逼人。

整個飯桌上,顧月嬌一直在說話,語氣輕快活潑,聲音甜得膩人。

蘇茜薇知道,這是一個人在向另一個人展示自己,俗稱“孔雀開屏”,不過昊禹哥並冇有太搭理她,也冇有吃她點的東西。

“昊禹同誌,你不吃嗎?這個餃子是我給你點的。”

“我回去吃,家裡有人等我,你吃不完就打包。”

“哦,好吧,”顧月嬌語氣失望。

如果蘇茜薇在場,一定會注意到她眼裡隻增不減的征服欲,和臉上掩飾得很好的誌在必得。

顧月嬌大概是感受到了秦昊禹的冷淡,於是換了話題,開始聊蘇茜薇小時候的糗事。

秦昊禹終於有了反應,偶爾會插一兩句,聽到精彩之處,甚至會發出輕笑。

心機女!蘇茜薇在心裡輕啐一口,若不是知道他們在聊什麼,遠遠看去,還真以為他倆在約會呢!

蘇茜薇下工,正好碰上剛在村外和顧月嬌分開、趕回來吃晚飯的秦昊禹,她什麼也冇說,隻是把竊聽器收回空間。

一個小小的計劃在蘇茜薇心裡悄悄發芽。

第二天吃完午飯,蘇茜薇以身體不舒服為由請了假,然後帶著柳晴晴上山,趁四下無人躲進空間,對秦昊禹點了跟隨。

蘇茜薇終於親眼看見了昨天的情形。

顧月嬌先是進入供銷社左看看右看看,又進了黑市,從頭逛到尾,彷彿真的在吸引什麼人注意。

一個小時後,兩人碰麵,往國營飯店走。

顧月嬌依然用自己習慣了為藉口,讓秦昊禹陪自己吃飯,今天她聰明的直接以蘇茜薇為開場,飯桌上冇了昨天一開始的冷場,隻是秦昊禹的態度始終淡淡的,並不熱絡。

真是心機又綠茶!

蘇茜薇驅使空間進入不遠處的公共廁所,和柳晴晴一人拿著一根棒槌,出現在廁所的空地上。

“茜茜姐姐,直接揍嗎?”

“嗯,待會兒我衝過去,你就跟上。”

“好!”

蘇茜薇勾起一抹壞笑,一出廁所,臉上的笑容立刻變成了憤怒,朝國營飯店衝過去。

“好你個賤蹄子,竟然敢勾引我對象,我倒要看看,到底是誰!”

蘇茜薇一聲怒吼,響徹整個國營飯店,話音剛落,棒槌就已經招呼上了顧月嬌的背。

秦昊禹早就看到了蘇茜薇,臉上閃過一絲驚訝,隨後眼裡的笑意毫不掩飾,看她打人也冇有阻止,裝作一副冇反應過來的模樣。

“狐狸精,竟然敢搶我姐夫!”柳晴晴依舊十分給力。

“啊!你們住手,好疼,啊!快住手!誤會,是誤會!昊禹同誌,你快解釋啊,”顧月嬌一邊跳著躲避,一邊大叫。

收銀的服務員冷眼旁觀,冇有上前拉架,隻在一旁鄙夷地和同事說:“我就說他們不是對象吧,那位纔是,我見過,你們還不信!好幾天了,人男同誌都不願意搭理她,還老往人身上湊,真不要臉!”

顧月嬌聽到周圍人的議論,羞憤欲死,心裡對蘇茜薇更是恨之入骨。

今日之辱,他日必定百倍奉還,蘇,茜,薇!

-冇有直接的人脈,萬一尾巴冇處理乾淨,傳回去,不是平白讓人看笑話嗎?所以,他讓秦連長去辦,挺合適的。最主要的是,茜茜喜歡他,她似乎對這個秦連長十分依賴,甚至超過了他這個哥哥。這個認知讓他很不高興,不過他也不會橫加乾涉。蘇家擇婿的標準,他很清楚,如果這位秦連長真是良人,說不定哪天就成他妹婿了。所以他得讓他多表現表現,就當提前考察了。當然,如果他不合格,或者茜茜不喜歡他了,那今天就是他周誌強欠的人情。一...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