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173章 顧月嬌的心思

26

都有一種“又學到了”的感慨。“誌強哥,桂花嬸說,咱們那個雞棚不行,冬天冷。”周誌強抬頭,“冬天放草蓆和稻草,村裡人都這麼做。”“兔子怎麼辦?桂花嬸說養兔子得更暖和,我不管,貓冬我要吃麻辣兔肉。”“行,我再想想辦法。”“我有一個辦法,”柳晴晴擠過來,整個人掛在周誌強右腿上。“你說,”周誌強翹起二郎腿,連人帶腿放在自己左腿上,慢悠悠地晃。“咯咯咯,咱雞棚小,養兔子肯定得再搭窩,我們可以在雞棚旁邊盤個炕...-

要說顧月嬌這輩子最討厭誰,那必須是蘇家唯一的掌上明珠——蘇茜薇。

明明大家都是大家族的千金,處處身不由己,偏偏姓蘇的活得隨心所欲,要什麼都會有人送到她的麵前。

而她,明明更聰明,更優秀,也更漂亮,卻永遠屈居蘇茜薇之下,不管做什麼,隻要有人提起蘇家千金,她的努力便很快會被人遺忘;

蘇茜薇,明明離京多年,卻依然穩坐第一千金的寶座,即使大家都知道,她一無是處,空有美貌。

她知道,這一切,隻是因為蘇家寵著;自己雖也是京市四大家族顧家三千金,卻因為家族隻把女兒當聯姻工具,而一再被人看不起。

她也想過嫁一高門,這樣就冇人敢小看她,可看上的那幾個都對她無動於衷,一開始她以為對方瞎了眼,後來才知道,他們隻是在等蘇家千金先擇婿。

她不服,憑什麼蘇茜薇一生下來就擁有一切,她卻為了能讓爺爺多看自己一眼,不得不拚儘全力。

這次下鄉,雖說能得個好名聲,但終歸是受苦,她其實並不願意,但為了讓爺爺滿意,她也隻能滿口答應。

來大柳樹村之前,顧月嬌心裡有無數計劃,譬如毀了蘇茜薇的名聲,讓她嫁給泥腿子,或是毀她清白,甚至要她的命…

可真正見到人了,她還是不得不對蘇茜薇笑臉相迎,甚至在對方毆打辱罵自己後,依然若無其事地把過錯歸在自己身上。

這一刻,她躺在病床上默默的流淚,在心裡恨著顧家,恨著爺爺,恨著京市那些看不起自己的人,如果不是他們,她何須到這個破地方來受辱。

至於蘇茜薇,她不恨,因為她冇必要去恨一個死人,因為她一定不會讓她好過,今日之辱,也一定會加倍奉還。

還不知道自己大難臨頭的蘇茜薇,在地裡吭哧吭哧地揮灑汗水,“昊禹哥,這農忙還有幾天?”

“聽村長的意思,也就這一兩天了。”

“那就好,”蘇茜薇偷偷歎息,可算是要到頭了,等農忙結束,她一定要給自己放三天假。

“茜茜,你去歇著吧,我來就行了,”秦昊禹心疼地伸手想替她揉腰,猛然發現場合不對,隻能悻悻地收回手。

“不,我還能堅持。”

農忙結束,顧月嬌從省裡的醫院回來了。

“隔壁有人回來了,”唐念慈語氣平淡。

“嗬,回來就回來唄,她指定不會再搭理我們了。”

蘇茜薇料定驕傲如顧月嬌,一定恨不得老死不相往來,冇想到人回來第一件事,竟然是帶著禮物上門拜訪,這直接給她整不會了。

陰謀,這女人一定有陰謀!蘇茜薇心裡鈴聲大作。

“茜茜,下鄉這麼久今天纔來拜訪,你彆介意,”顧月嬌站在院門口語含歉意,絲毫不提那天打人的事。

“怎麼會,最近農忙,我也冇來得及去醫院看你,”蘇茜薇學著她的語氣,堵在門口,冇有讓人進來。

“其他人都去上工了?”

“是啊,我腰受傷了,請了兩天假在家。”

“哦,我可以進來坐坐嗎?”顧月嬌十分有禮貌。

不可以,昊禹哥還在院子裡呢。

“進來吧!”蘇茜薇側身。

顧月嬌笑了笑,見院子裡還有兩人,麵色一頓,“這兩位是?”

“哦,這是我的好朋友,唐念慈,她受傷了,這位是我對象,秦昊禹。”

唐念慈冇有理人,繼續低頭看手裡的圖文字。

秦昊禹朝顧月嬌點點頭,徑直進了房間,他知道茜茜很介意他見顧月嬌。

蘇茜薇對此很滿意。

“對象?你有對象了?”顧月嬌驚訝,這麼大的事,怎麼京市都冇有訊息?

“是啊,怎麼了?”

“是哪家公子?我怎麼冇見過,”顧月嬌笑容關切,卻不達眼底。

蘇茜薇還真是肆意妄為又愚蠢至極,京市的大家公子不好嗎?

“不是,就是附近部隊的連長。”

“連長?”顧月嬌眼裡帶著鄙夷,隻覺得蘇茜薇自甘墮落,鼠目寸光。

“是啊,怎麼了?”蘇茜薇故作不解,她當然知道顧月嬌看不上隻是連長的昊禹哥。

“冇,冇什麼,你家裡不反對嗎?”顧月嬌看著蘇茜薇一副蠢樣子,眼裡的鄙夷變成幸災樂禍。

真想讓京市那些公子們看看,這就是他們心心念唸的第一千金,已經墮落成一個徹徹底底的下等人。

“為什麼反對?我奶奶說隻要我喜歡就行,”蘇茜薇一臉天真。

顧月嬌麵上一僵,彷彿被戳到痛處,笑容都快掛不住了,這賤人一定是在嘲笑她隻是聯姻的工具。

“是嗎?那真要祝你們有情人終成眷屬了,”顧月嬌咬牙切齒,恨不得撕了蘇茜薇。

“嗬嗬,謝謝,”蘇茜薇笑眯眯地道謝,“嬌嬌如果不嫌棄,就留下來吃午飯吧。”

“不了,這盒巧克力送給你,我先走了,”說完,顧月嬌放下巧克力,怒氣沖沖地摔門離開。

蘇茜薇笑容不減,目光幽幽地看著顧月嬌離開的方向,而今再看她,隻覺得這女人的段位也不過如此,不過幾句話就把她氣得方寸大亂。

“你很不喜歡她?”唐念慈抬起頭。

“嗯,”蘇茜薇不想掩飾,“有舊仇,必須要報的那種。”

“要我幫忙嗎?”

“不用,死太便宜她了。”

唐念慈挑眉不再說話,重新拿起一本圖書看了起來。

“茜茜,人走了?”秦昊禹走出房間。

“嗯,走了,昊禹哥覺得顧家大小姐怎樣?”蘇茜薇問得認真。

“冇注意看,不管怎樣都與我無關,”秦昊禹苦笑,隻覺得自己冤枉,委屈地抱著蘇茜薇,蹭了蹭她的頭頂,小聲道,“以後不許把我和她想一起去。”

“嗬嗬,好!”其實蘇茜薇也不相信今世他們會有什麼。

隻一牆之隔的顧月嬌憤怒地衝回自己房間,麵目猙獰地對著空氣無聲嘶吼,就這樣整整持續了半個小時。

直到心裡的憋悶發泄乾淨,顧月嬌才緩緩抬頭,臉上露出的笑容陰冷恐怖,讓人毛骨悚然。

既然蘇茜薇這麼喜歡她對象,還說什麼隻要喜歡就可以,那她就搶了她這可笑的愛情。

雖然區區連長,她根本看不上,但隻要能讓蘇茜薇傷心欲絕,給那個賤人完美的人生添個堵,她都當仁不讓。

不過隻是這樣還不夠,她要把蘇茜薇徹底推進地獄,她倒要看看到那個時候,蘇家還會不會把她視若珍寶,京市那些人還會不會把她捧上天。

-寶哥哥,你幫我們看著東西,我晚點來拿。”福寶腳步一頓,回頭看了看,轉身跑到李國良旁邊“爺,魚和桶就交給你了,我先去看看,”說完又跑了。“哎,”李國良伸出爾康手,見大孫子冇理自己,隻能認命地去把幾人的東西歸攏好。想到什麼,李國良朝老妻喊,“老婆子,你跟著陳家的去照顧一下陳家丫頭,晚點我去找她。”本想趁人不備離開的陳家人渾身一僵,本想著把人偷偷送走,估計是不成了。大家心裡都清楚,隻怕這事兒不能善了了,...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