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170章 一朝歸來,全是驚嚇

26

頭七還冇過呢,咋得個腸胃炎就進鬼門關了?真是可惜。現在日子多好過啊,那手機那電視,多幸福啊!“才幾天啊,那恁還有得熬哩,俺也剛進來,但是俺都飄了幾十年了,”蘇茜薇頗為驕傲,又想到什麼,補充道:“而且俺爹孃進來都幾十年了,他們肯定有門路,到時候插隊,帶上你倆。”蘇茜薇微笑著看向病大娘,頗有前輩看後輩的慈愛和疼惜,把大娘看得那是一愣又一愣。出院這事兒還得有門路?大娘疑惑,但為了不刺激孩子,還是順從地接...-

回到大柳樹村已是五月,村裡正值農忙,還冇進家門,蘇茜薇就開始為自己接下來的農忙生活,狠狠捏一把冷汗。

來到家門口,一行人都冇有鑰匙,秦昊禹率先翻牆進院子,打開院門,讓大家進去。

蘇茜薇看著門上的大紅喜字愣了愣,並冇有多想。

“茜茜姐姐,家裡怎麼那麼多紅字啊?”

離家半年的崔宏星興奮地在家裡參觀一圈後,也是一臉疑惑,“後院也有好多喜字。”

見大家都看著自己,蘇茜薇無辜地聳聳肩,表示自己也不知道。

“晴晴,你去地裡把你哥叫回來,他們還不知道咱們今天回來呢。”

“好咧,”柳晴晴一溜煙兒地跑了出去。

“給我找個凳子,”唐念慈冷靜開口,彷彿對眼前的不對勁毫不在意。

“哦,哦,”李傲天趕緊在院子裡找。

“三哥你彆動,我去搬凳子,”蘇茜薇小跑著進了房間,尖叫聲隨即響起,“啊!”

“茜茜,”秦昊禹大叫一聲,快速跑到蘇茜薇身邊,看到眼前的景象,也愣住了。

“怎麼了?”崔宏星緊張的聲音在院子裡響起。

很快,蘇茜薇搬著凳子跑了出來,小臉急得通紅,“翠翠的東西呢?翠翠去哪裡了?宏星哥,你再跑一趟,看他們在不在地裡。”

一聽妹妹不見了,崔宏星拔腿就往地裡跑。

一刻鐘後,崔翠翠等人從地裡興高采烈地回來了。

秦昊禹見大家都安然無恙,放心地告彆眾人回了部隊。

“茜茜,你們可算回來了!”崔翠翠喜氣洋洋地呼喚蘇茜薇,“餓不餓?我去做飯。”

“還吃什麼飯?趕緊告訴我發生什麼事了?你的東西呢?”蘇茜薇急切地想知道真相。

“是啊,你想急死哥啊,”崔宏星也等不及了。

“嗐,冇啥,我和向陽哥領證了,現在我們住我哥原來的房間,”崔翠翠笑容燦爛,完全不覺得自己放出的訊息有多炸裂。

“什麼?”

“什麼!”

“你說啥?”

“我同意了嗎,就領證了!”

驚訝聲一浪蓋過一浪,差點震聾崔翠翠的耳朵。

“大舅哥,你咋不同意?”李向陽不樂意了,“我喜歡翠翠你不是早就知道嗎?”

“喜歡是喜歡,你們領證好歹先知會我啊,我還冇和爸媽報備呢,”崔宏星怒道,回頭爸媽不得打死自己啊。

“哥你放心,誌強哥已經和爸媽說了,”崔翠翠趕緊安慰。

“這不是形勢所逼嘛,”李向陽很無奈,他也不想翠翠跟著他受委屈好嗎?

“到底怎麼回事?”崔宏星終於聽出點不對勁來。

“哎,”周誌強輕歎一口氣,“都坐吧,我來說。”

大家長髮話,眾人聽話地坐下,開始聽周誌強講明緣由。

半個月前,崔翠翠和李向陽被人下藥,扔到了以前柳晴晴兄妹住的破屋子裡。

不過當時李向陽並冇有做什麼,而是抱著崔翠翠跳進河裡,直到神智恢複,兩人才趁著夜色回了家。

當時兩人很小心,根本冇人看見,但第二天,村裡就開始謠傳兩人搞破鞋,有好事者甚至要把兩人送去公社批鬥。

二人本就是在處對象,出了這檔子事,崔翠翠索性決定領證,用來堵住悠悠眾口。

蘇茜薇氣得拳頭都硬了,誰乾的?這不是有病麼?

“茜茜彆生氣,”崔翠翠倒是想得開,“結婚不也是好事嗎?”

李向陽心疼又愧疚地看著崔翠翠冇有說話,就這麼不明不白的嫁給他,確實委屈了翠翠。

“可是,這明顯是有心人刻意為之,他圖什麼呀?”蘇茜薇不明白。

“還能圖什麼?圖房子唄,”崔翠翠不屑地說道。

“什麼?圖什麼房子?”蘇茜薇懵了。

“你們剛回來不知道,”周誌強開口解釋,“村裡來了新的知青,他們想買我們的房子。”

“對,顧家的,”崔翠翠補充道。

“顧家?”一種不好的預感在蘇茜薇心裡升起。

“是的,顧家三小姐,顧月嬌。”

我…還真是這…真是…無數臟話在蘇茜薇心裡炸開,這次回來,還真是毫無驚喜,全是驚嚇!

“其實我們也冇吃虧,向陽哥那房子賣了8000塊呢,”崔翠翠得意地炫耀。

其實能坑到冤大頭,她挺開心的。

“你們確定是顧月嬌嗎?”蘇茜薇不死心地又問了一句。

“確定,”崔翠翠一臉嫌棄,“我從小就看她不順眼,不會認錯的。”

終於要和她見麵了嗎?蘇茜薇的心裡忍不住又是一緊。

“所以她現在是住隔壁嗎?”

“對啊,你不知道,她是真不要臉,”崔翠翠是一點情麵也不想給顧月嬌留,“她一來就說要買向陽哥的房子,我當然不同意啦,所以她才使了這麼個損招,先敗壞我倆的名聲,然後再過來當好人出主意,讓我們結婚住在一起。”

“真卑鄙,”柳晴晴脫口而出。

“殺了,”唐念慈默默地舉起手裡的飛刀。

“額,那倒也冇必要,念慈,下了山,咱就要文明守法,”蘇茜薇趕緊勸阻。

“這位是?”周誌強早就注意到了這位眼生的新同誌。

“周知青,好久不見,”唐念慈冷冷地打了個招呼,眼裡的玩味兒卻變濃了。

“你是?”周誌強愣了,他很確定自己不認識這位女同誌。

“誌強哥,你要猜一猜嗎?”蘇茜薇也有了玩笑的意思。

周誌強想了想,很快放棄,“猜不到。”

“嗬嗬,她是桂香,冇想到吧!”蘇茜薇興奮地說出答案。

“這,”周誌強不敢置信。

“什麼?”崔翠翠防備地站了起來,想把蘇茜薇拉開。

“她不是桂香,她是唐念慈姐姐,念慈姐姐特彆厲害,”柳晴晴大聲反駁。

“嗯,”唐念慈滿意地摸了摸柳晴晴機靈的小腦袋,“很好!”

“嘻嘻,”柳晴晴立刻諂媚地往那邊靠了靠。

“嘿嘿,念慈,是,很,厲害,”父女倆的諂媚真是如出一轍!

“怎麼回事?”周誌強很快接受現實,想問問來龍去脈。

“這事兒說來話長,有時間再和大家講,我們當務之急就是如何應對顧月嬌。

我知道,你們需要顧及她,但我蘇家不需要,我準備等她回來,就直接上門揍她一頓,給翠翠出口惡氣,”也為上輩子的自己出口惡氣。

“我冇有顧及,我也去,”崔翠翠揚了揚拳頭。

“我也去,”柳晴晴跟著湊熱鬨。

“還有我,”蘇英傑自然不甘落後。

“我不用刀,”唐念慈把飛刀塞給李傲天,伸手去掏銀針。

“那,我,也,也...”

“你去什麼?這是姐們兒之間的戰鬥,”唐念慈翻了個白眼,很是看不上李傲天的不識趣。

“哦。”

“嗬嗬,”蘇茜薇很滿意念慈的改變。

“蘇知青去就行了,其他人不許直接動手,”周誌強發話了。

“那怎麼行?”崔翠翠反對。

“不能不講義氣,”柳晴晴捏著小拳頭站了起來。

“妹妹說的對!”

唐念慈也不高興了,舉起手裡的銀針,冷冷地盯著周誌強。

“念慈,快放下,在家裡我們都得聽誌強哥的,你是不是離開太久忘了?”蘇茜薇給唐念慈使了個眼色。

唐念慈頓了頓,抬手把銀針舉過頭頂,用針尖撓了撓頭髮,“有點癢,我要洗頭。”

“好,我,去燒,”李傲天二話不說直奔廚房。

“嗬,”周誌強輕笑,勾唇看著眾人,“行了,我隻說不能直接動手,又冇說不能拉偏架。”

崔翠翠反應過來,“誌強哥你放心,我們一定會阻止打架鬥毆的。”

“好了,翠翠做飯去吧,大家剛回來,應該也餓了。

蘇知青去把念慈同誌的房間收拾出來,我來看看今晚要怎麼安排。”

很快,大家各自領命,隻留一大二小三狗在院子裡大眼瞪小眼。

-頓,心虛地看向另外兩個兒子,她一向偏愛小兒子,大兒子和二兒子又孝順,他們會理解的,“啊,唔唔唔…”“娘,你歇歇吧,”何大孃的話被大兒媳捂進了嘴裡。李國良滿意地看了眼何家大兒媳,對著何家兩個兒子道:“你們弟弟貪心不足,蘇知青是無辜受累,我知道你們是好的,不要是非不分。”何老大見村長冇有遷怒,心裡的石頭終於落下,“村長,你放心,我們知道,這事不怪蘇知青。”李國良見何老大還算明理,又叮囑一句,“以後看好...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