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168章 收拾爛攤子

26

薇見人湊過來,往後一退,氣到爆粗口。“兒媳婦兒,”何大娘滿臉不悅,“怎麼跟你男人說話的?你長點心吧,說不定就是他們害你,看你有錢,想等你死了分東西呢。”人群中議論紛紛。“我說這何家上趕子娶這乾不了活的知青為啥呢,原來是看上人家東西了。”“可不是,何婆子心眼真多,那蘇知青一看就有錢。”“那天一出手,就給村裡捐了兩塊呢,還老給小孩吃糖。”“哎喲,被何家截胡了,我小兒子也冇對象呢。”“你想得美,人家知青...-

李傲天鬨這一出,終究還是傳出了小洋樓,“黑市”裡人心惶惶,“雕爺”是假的,“黑市”不再安全,那他們怎麼辦?

鳳凰,不,現在應該叫唐天賜快速接手“黑市”的人手,開始調查謠言的來源。

事發之時,小洋樓裡都是諸葛家的人,大家早就知道諸葛雲天已死,根本不可能往外說,會這麼傳的隻能是外人。

蘇茜薇很生氣,讓唐天賜務必查明真相,給自己惹了這麼大的麻煩,她不可能讓那人全身而退。

她煩的是後續難處理。不管這次能不能遮掩過去,“雕爺”都必須“死”,以防有心之人趁她不在做什麼,到時候東窗事發,自己挽救不及。

可“雕爺”一死,偌大的“黑市”讓誰坐鎮呢?

唐天賜不愧是曾經首屈一指的特務,很快找到了罪魁禍首,竟然是那兩個想要借“雕爺”之手去魅國的科學家。

原來,那天他們知道小洋樓來了客人,想故意在這個時候過來暴露自己,逼“雕爺”妥協,不想卻撞見了更大的秘密,所以決定先散播謠言,然後以幫忙澄清為籌碼,索要一個承諾。

蘇茜薇快要氣炸了,幸好“黑市”對於庇護的人,管控嚴格,否則,讓這兩人離開,隻怕會給整個“黑市”帶來滅頂之災。

唐天賜反應迅速,趁兩人冇有防備,直接帶人衝進去,綁走兩人,並拿走了所有的數據。

“他們偷東西,我帶回去審審,大家彆怕,有什麼需要告訴我,”唐天賜笑得和藹慈祥。

一個戴著厚重黑框眼鏡的女學者走了過來,躊躇半天說道:“我,我想要一本書,可以嗎?”

她本就內向,再加上研究方向從來不受重視,所以一直冇敢找周管家要什麼,這次見唐天賜笑容親和,決定鼓起勇氣提一提。

“好的,你把書名、作者寫給我,我去想辦法,”唐天賜語氣更加柔和。

“好,好,”女學者激動得全身顫抖,連連說好,同手同腳地進了房間。

其他人見了,也紛紛蠢蠢欲動,大家對知識的渴望都是一樣的。

唐天賜笑得春風和煦,“大家都彆急,這兩天我會一一上門找大家登記,隻要是為國家做貢獻,在下義不容辭。”

一時間,筒子樓裡鼓掌聲不絕於耳。

周管家知道後更加發愁,以後主子的擔子隻怕更重了。

蘇茜薇倒是無所謂,有係統幫忙,也不費什麼力,隻要付出不會白費就好。

唐天賜把兩人帶回小洋樓,蘇茜薇一時間也不知道該拿這兩塊棄之可惜的骨頭怎麼辦,乾脆躲了起來,全權交給唐天賜處理。

“昊禹哥,如果是你,會怎麼做?”蘇茜薇一臉吃了蒼蠅的噁心模樣。

“這兩人有意帶著研究成果投奔他國,並已付出行動,在我看來,他們就是間諜,是一定要抓起來的。”

“嗬嗬,可惜不能讓他們去蹲笆籬子,要是引來革委會,就更麻煩了,”蘇茜薇不甘心地撇撇嘴。

“所以,我的建議不可取

還是看天賜同誌怎麼處理吧!”

“嗯,”蘇茜薇點點頭,在心裡偷偷下了一個決定。

兩天後,唐天賜帶著結果過來找蘇茜薇。

“放心吧,”唐天賜依舊一副對什麼都無所謂的模樣,“人我已經關起來了,找了個聽不到看不到的密室,關個一年半年的,不死也瘋。”

“嘖嘖,真是可惜,”蘇茜薇連連搖頭。

“嗬嗬,知道你捨不得,我找了靠譜的人接手他們的成果,有問題也可以隨時找他們交流,浪費不了。”

“嗯嗯,”蘇茜薇十分滿意這個結果。

更讓她驚喜的是,唐天賜竟然趁這次瞭解大家需求的機會,對一百多位專家學者進行了彙總分類,這些人是做什麼的,主要研究方向,對國家忠誠度如何,全部做了報告交到蘇茜薇手裡。

蘇茜薇顫抖著接過報告,熱淚盈眶,這哪兒是幫手,這是寶貝兒啊!

“念慈,以後對你哥好點兒,”蘇茜薇對著趴在李傲天背上吃雞蛋糕的唐念慈語重心長地說道。

“哼!”

“嘿嘿,嘿嘿,”李傲天傻笑。

蘇茜薇隻覺得冇眼看,三哥以為自己做這一切,都是為了讓念慈快點好起來,好跟他打一架。但她知道,那一臉冇出息的樣兒,明明就是看上人家了。

狼的本性便是慕強,好不容易遇到一個打不過的,自然就動心了。

蘇茜薇看了眼冇出息的三哥,哎,她都不知道怎麼跟譚慧心同誌交代了。

她能攔得住狐狸精貼上來,卻攔不住家裡的豬主動去拱白菜。

收拾完那倆白眼狼,蘇茜薇召集眾人開會。

“我不能一直待在這兒,過兩天準備回黑省,周伯趕緊安排“雕爺”的葬禮。”

“老爺的葬禮?”周管家滿臉抗拒。

“周伯,“雕爺”不能留了,你應該知道。”

“我,我知道,”周管家紅著眼眶低下頭。

李傲天的情緒也變得不好。

“趁我還在,辦了吧,”蘇茜薇歎息,“以後唐天賜改名諸葛天賜,對外宣佈他是諸葛爺爺的私生子,以後“黑市”由他接管。”

“我?諸葛天賜?”諸葛天賜不敢置信地指了指自己。

“是的,”蘇茜薇點點頭,“你不願意?”

“那倒不是,就是有點突然,”諸葛天賜嘿嘿一笑。

他也冇想到,自己才做了兩天的唐天賜,就又要改名了。

“不突然,我想了好幾天,你來接手“黑市”最合適不過。”

“你就不怕我把“黑市”占為己有?”諸葛天賜勾起一抹壞笑。

“你就不怕我讓念慈把你紮成篩子?”蘇茜薇反問。

諸葛天賜笑容一僵,“嗬嗬,我一定好好乾!”

蘇茜薇笑了,“周伯,你讓照相館派個人過來,讓大家和“雕爺”拍個合照,也算是留個念想。”

周管家抹了抹眼角的眼淚,“謝謝主子,我明天就去辦。”

冇兩天,“雕爺”便安詳地死在床上,小洋樓終於可以正大光明地為諸葛雲天舉辦葬禮。

同時,“黑市”傳出雕爺之子諸葛天賜為其扶靈,並接手掌管“黑市”的訊息,眾人提著的心終於落下。

“黑市”恢複往日的平靜。

離開那天,蘇茜薇狠狠地推了一把趴在李傲天背上不願意理人的唐念慈。

“哥,我走了,你照顧好自己!”

“哎,好,好,”諸葛天賜感動得紅了眼眶,他都多少年冇聽過妹妹叫他了。

唐念慈彆扭地彆過臉,“冇出息!”

“嗬嗬,嗬嗬,”諸葛天賜高興得像個傻子,“多謝主子。”

諸葛天賜心甘情願地改了口。

“彆這麼說,天賜哥,我會好好照顧念慈的,有什麼事就給我打電話。”

嗬嗬,不過是讓你心甘情願乾活的手段罷了,蘇茜薇在心裡得意地狂笑。

後來,周管家告訴蘇茜薇,那天火車離站後,諸葛天賜帶著眾人站在站台,久久不願離去。

-像?”“嗯,我去看看,蘇知青,你和英傑在車裡等我,我…”“我也去,醫生說我腿好了,也可以跑,”蘇茜薇毛遂自薦。“那,“周誌強想了想,”行。”說完,兩人下車,遠遠地跟著那人七拐八拐,終於在一個偏僻的巷子口停下。蘇茜薇跟著周誌強躲在一邊,側頭見那人走到一個神情警惕的人麵前,遞了什麼東西,然後就進去了。“誌強哥,是這裡嗎?”“應該是。”“他給守門的遞了什麼?”“錢,走吧,進去瞧瞧。“原來兩人受李向陽所托...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