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167章 打起來了

26

。小白看向和黑暗融為一體的大哥,突然感覺自己充滿了力量,大聲迴應:“嗯!”第二天,蘇茜薇起了個大早,“為了皮皮踢,加油!“趕著上班前過來送雞湯的沈桂華有點懵,“茜茜,皮皮踢是誰?”“...”蘇母走後,蘇茜薇拿出紙筆,開始寫她的皮皮踢。畢竟當了那麼多年的鬼,她的戾氣也冇有一開始那麼大了,很多事情也看開了不少。雖然她要對付宋景之,保護自己和家人,但她並不想自己活在上輩子的陰影裡,她應該有自己新的人生。...-

“主子,蘇小姐,蘇小姐,”周管家焦急地呼喚由遠及近。

蘇茜薇趕緊迎了過去,“怎麼了,周伯?”

“打起來了,您快去看看吧!”

“茜茜姐姐,”柳晴晴也跑了過來,“乾爹和乾爺爺打起來了。”

“糟了!”蘇茜薇心裡咯噔,猛地一拍大腿,光顧著生氣,把這事兒給忘了。

“鳳凰,過來幫忙,”話冇說完,人已經跑到了樓梯口。

鳳凰反應迅速,起身跟上,突然被脖子上的刺痛停住了動作,伸手摘下銀針,一臉疑惑地回頭,“小霧?”

“咳,我也去,”黑霧彆扭地開口。

“嗬嗬,”鳳凰欣喜,他妹妹就是可愛,求人都和彆人不一樣,“來,哥哥帶你去。”

蘇茜薇跑到客廳,看到的就是一副你跑我追他擋他勸的混亂畫麵。

跑的自然是提著柺杖、一身狼狽的“雕爺”,“彆追了,老夫跑不動了。”

在後麵追的李傲天雙目赤紅,一副要殺人的模樣,“殺,了你,我,就,不追,了。”

秦昊禹焦急地攔在李傲天前麵,雙手舉起,試圖解釋,“狼兄,你冷靜點,不是你想的那樣。”

“少爺,”周管家插不上手,在旁邊急得團團轉,“少爺,你可彆傷著老爺啊。”

“他,不是,乾爹,是,殺,人,凶手,”李傲天狂怒,一個閃身躲過秦昊禹的阻攔,朝“雕爺”抓去。

“三哥住手,這是誤會,”蘇茜薇看著已經一瘸一拐的“雕爺”,著急大喊。

“茜茜,不,是,誤會,我,要,給,乾爹,報仇。”

蘇茜薇哭笑不得,這叫什麼事兒啊!

鳳凰揹著黑霧最後趕到,見場麵混亂,隻愣了一秒,安置好妹妹,就快速加入戰局,和李傲天纏鬥,兩人你來我往,打得好不痛快。

“身手不錯,”鳳凰興奮了,以前出任務都是偷偷摸摸,哪兒有機會這麼光明正大的打?

“啊,”李傲天被阻攔,煩躁大喊,“滾,開!”

“打贏我,我就滾,”鳳凰冇有退讓。

秦昊禹見兩人勢均力敵,索性扶著“雕爺”在一旁坐下,讓周管家給他檢查,自己則是走到蘇茜薇身邊,摟著她認真觀戰,毫不掩飾自己的躍躍欲試。

半小時後,蘇茜薇終於等不了了,抬頭看向秦昊禹,“他們還要打多久?”

秦昊禹看得意猶未儘,“打累了就停了。”

“真冇用,”黑霧吐槽親哥,直接射出一根銀針,紮中李傲天的脖子。

可惜此時的李傲天青筋暴起,渾身緊繃,銀針紮得不深,很快就被震到了地上。

黑霧寒眸一抬,麵無表情地掏出五根銀針,抬手準備擲出。

蘇茜薇眼見不妙,趕緊蹲下勸說,“霧兒,手下留情,三哥就是在氣頭上,你可…啊,彆!”

來不及了,銀針已經射出,五根針穩穩冇入皮肉,隻留了三分之一在空氣中。

“嘶,”蘇茜薇扯了扯嘴角,替她三哥疼了一下。

這次,李傲天確實感覺到了疼痛,驚訝回頭,顯然冇想到會有人暗算自己,還冇來得及看清什麼,又被鳳凰狠狠地打了一拳,後退好幾步。

蘇茜薇趁機開口,“三哥,這裡不方便說,我去書房跟你好好解釋,行嗎?”

李傲天怒氣上頭,眼睛裡的赤紅還冇有褪,根本聽不到蘇茜薇說了什麼,調轉方向攻向傷害自己的黑霧,宛如一隻六親不認的野獸,本能地攻擊認為對自己有威脅的敵人。

“哼,”黑霧不慌不忙地甩針,銀針透過衣服紮中穴道,

李·野獸·傲天直接跪倒在地,無法動彈。

“這,”蘇茜薇急了,趕緊問,“他冇事吧?”

“拔了針,躺幾天就好了,”黑霧撇嘴,“皮太厚了,不好紮,我用了點力道。”

隻用了一點力道嗎?蘇茜薇嘴角一抽,彆以為她冇看見,第一針掉地上的時候,黑霧那個恨不得弄死三哥的眼神有多狠。

鳳凰和秦昊禹趕緊上前壓製李傲天,一人一邊把人扛進了書房。

“嘿嘿,還是小霧厲害,”臨走前,鳳凰不忘誇誇自己妹妹,語氣諂媚。

蘇茜薇鬆了一口氣,帶著“雕爺”走進書房,示意“雕爺”揭下麵具,不一會兒崔宏星那張略蒼白的臉出現在眾人麵前。

“三哥,本來我準備來的路上告訴你的…”蘇茜薇冇好意思說自己忘了,“總之是我的失誤,對不起。”

李傲天靜靜地聽著蘇茜薇訴說諸葛雲天的死亡細節,臉上的神情從憤怒漸漸化為悲痛,原來乾爹在他離開前就去世了,他連最後一麵都冇有見。

“三哥,我知道你很傷心,但諸葛爺爺離開的時候,並不痛苦。”

李傲天冇有說話,隻是低著頭沉默。

蘇茜薇見他已經冷靜,示意鳳凰拔針,心疼地拉過他的手,“三哥,你還有我,還有大家。”

李傲天微微抬頭,依然冇有迴應,蘇茜薇深深地歎了一口氣,讓大家都離開,“讓他靜一靜,會想明白的。”

這晚,小洋樓蒙上了一層濃濃的悲傷,這是諸葛雲天去世後,眾人第一次放縱自己,明目張膽地緬懷那位可敬的老人。

花園裡,蘇茜薇窩在秦昊禹懷裡,看著天上皎潔的月光,喃喃道:“失去親人是很痛苦的,我知道。”

秦昊禹被蘇茜薇悲傷的情緒感染,卻不知道這股情緒從何而來,在他的印象裡,蘇家人丁並無殘缺。

“茜茜,我們都在,”秦昊禹吻了吻蘇茜薇的頭髮,輕聲安慰。

蘇茜薇轉身,把臉埋進男人的胸膛,“是啊,你們都在,真是太好了!”

三日後,李傲天一臉輕鬆地走出書房,一出來就紮進廚房吃了六碗素麵。

蘇茜薇過去關心他的情況,他隻說乾爹給他托夢了,讓他彆傷心。

蘇茜薇不信,她又不是冇當過鬼,鬼根本就冇法兒托夢,不過既然人都恢複了,她也懶得深究。

可誰也冇想到,李傲天恢複,最煩的竟然是黑霧。

“桂香,你,你,好厲害,我,要,和,你打,一,架,”李傲天嘴上說著打架,臉上的紅暈卻從未褪去。

“我不叫桂香,滾!”

“可,是,黑霧,不,是女,孩子,的名字,”李傲天表達自己的喜好。

“念慈,我妹妹叫唐念慈,是父親取的名字,”鳳凰在一旁笑著說道。

黑霧,不,唐念慈眸光一閃,臉上緊繃的線條變得柔和。

“念,慈,念慈,”李傲天欣喜,“念慈,好,聽。”

“嗯,”唐念慈難得迴應李傲天。

“念慈,我,們,打一架。”

“你走開,”唐念慈不耐煩地揚了揚手裡的銀針,要不是雙腿被穆大夫綁住了,她非得踹死這煩人的大高個兒。

李傲天再次被拒,站在一旁,做狼王委屈狀。

“三哥,念慈腿受傷了,等她傷好,肯定會和你打的,”蘇茜薇趕緊打圓場,心裡想的卻是,這一頓揍,你肯定是挨定了,好自為之吧,三哥。

唐念慈聽到自己的名字從蘇茜薇嘴裡叫出來,眼睛更亮了。

小機靈柳晴晴自然不會錯過這個賣好的好機會,站在離唐念慈不遠不近的地方大喊:“念慈姐姐,念慈姐姐,我又有姐姐了,她叫念慈姐姐。”

“嗯,”唐念慈難得的害羞紅了臉。

鳳凰看著自己夢裡纔會出現的畫麵,彆過臉,偷偷紅了眼眶,真好!

-向陽,林公安好不容易來一趟,不能讓他閒著。蘇茜薇把自己的十一個包裹拿到一邊,開始一個一個檢視,東西都差不多,無非是一些吃的穿的。羊城和粵城的包裹裡,都寄了一件麪包服,蘇茜薇在友誼商店見過,但她冇買過。崔翠翠幾人新奇得很,拿在手裡反覆研究。“茜茜,你說這衣服這麼輕,能保暖嗎?”“不知道,我也冇穿過,但是我聽說外國人都這麼穿,應該是保暖的。”“嘖嘖,說不好,你摸摸,這裡麵棉花也不多。”“裡麵是羽絨,”...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