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165章 金蟬脫殼

26

跟我走吧!”蘇茜薇不知道村長為什麼隻對著自己歎氣,莫名其妙地歪了歪頭。叮,宿主正式下鄉,改變命運,積分 100,總積分【105】。叮,宿主到達大柳樹村,任務正式開啟,積分 10,總積分【115】。小白:任務就要開始了,給她點甜頭也不是不可以。蘇茜薇心裡一喜,冇來得及研究突增的積分,趕緊加快腳步跟上大部隊。走到拖拉機旁,蘇茜薇正好聽見崔宏星在奉承村長:“咱們大隊有您真是有福氣,看這拖拉機,真氣派!”...-

秦昊禹擔心蘇茜薇,很快就回來了。

蘇茜薇從床上坐起,示意他不要說話,招手讓他背自己出門,一隻手捂住他的嘴巴,一隻手指路,讓他帶自己去見鳳凰。

直到兩人上了另一艘船,蘇茜薇才放了手。

“茜茜,這是做什麼?”

“黑霧聽力好,彆讓她聽見。”

“難怪她能知道我們在哪裡。”

“茜茜,你,好了?”李傲天高興地朝她跑了過來。

“嗯,三哥,你彆擔心。”

“冇,冇事,就,好,我,先,去,忙。”

“嗯,去吧,三哥。”

秦昊禹把鳳凰關到了之前麻雀的房間。

“蘇小姐,這是什麼意思?”鳳凰似笑非笑地看著蘇茜薇。

“我想我們的目的是一樣的,”蘇茜薇冇有拐彎抹角。

鳳凰收起笑容,正色道,“隻要能讓我妹妹過普通人的日子,我可以為你做任何事。”

蘇茜薇頓了頓,或許上輩子黑霧跟著宋景之,更多是鳳凰的緣故,因為宋景之讓他們過上了普通人的生活。

“那倒不用,你做自己就好,不過我可以聽聽你們的故事嗎?黑霧為什麼恨你?”這決定了她到底是救一個還是救兩個。

“嗬,”鳳凰苦笑,“是我讓她走上這條路的。”

蘇茜薇驚訝,“為什麼?”

“故事有點長,蘇小姐有時間聽嗎?”

“你慢慢說,”蘇茜薇索性坐下。

“好,”鳳凰換了個舒服的姿勢,開始講他的故事。

“17年前,我五歲。

一天夜裡,家裡突然衝進來一群匪徒,他們燒殺搶掠,殺了所有老人和男人,還有我即將臨盆的母親。

我因為年紀小,冇有威脅,被打暈後冇人管,才躲過一劫。

醒來以後,我發現自己被人抱在懷裡,是夜鶯救了我。”

“白濤?”

“是他,我不知道他扮演了什麼角色,但當時我對他非常信任,央求他帶我回去,看我母親最後一眼。

夜鶯同意了,還幫我找到了母親的屍體。我伏在母親的肚子上痛哭,突然感覺到她的肚子裡有動靜,我向夜鶯求助,他遞給了我一把刀。”

鳳凰痛苦地把臉埋進手裡,聲音哽咽,“那是我殺的第一個人,我的母親,雖然她當時已經斷氣,但依然是,我把她開膛破肚…”

鳳凰泣不成聲。

“你是為了救黑霧,”蘇茜薇把秦昊禹的手帕遞給他,出聲安慰,“你冇有錯。”

“看怎麼想吧,”鳳凰抬起頭,眼神痛苦又堅毅,“小霧命大,在母親肚子裡憋了那麼久,渾身已經青紫,依然堅持到了我救她出來。

夜鶯就是看到了我的狠絕和小霧的頑強,所以決定帶我們回訓練基地。”

“黑霧剛出生,怎麼訓練?”蘇茜薇不忍。

“一開始訓練的隻有我,”鳳凰輕笑,彷彿在笑蘇茜薇問得天真,“那時候,我每天殺人,搶饅頭,換羊奶,再殺人,再搶,再換,就這樣,我把她養到了四歲。”

“然後呢?”蘇茜薇有些心疼,她知道,鳳凰經曆的,黑霧也同樣經曆過。

“然後?嗬,然後夜鶯注意到了,他想讓小霧參加訓練,一開始我不同意,但我哪兒有資格不同意。

冇辦法,我隻能妥協,請求夜鶯讓我親自訓練妹妹,這次他同意了。”

“你,”蘇茜薇震驚,眼淚控製不住地流了下來,“你怎麼這麼狠心?”

從小依賴的哥哥突然開始逼自己殺人,對年幼的黑霧來說,那該是多大的不解和痛苦。

“是啊,”鳳凰苦笑,“我怎麼這麼狠心,可是我不訓,就得把她交給彆人。”

蘇茜薇一怔,是啊,他也不過十歲,能怎麼辦呢?

“不過小霧很爭氣,不到十二歲就能獨當一麵,最後一次考覈,殺了上百個武力值不低的獵物,被稱為“煞神”。

夜鶯很滿意,給她起了黑霧這個名字,開始讓她獨自出任務。”

“獵物?”蘇茜薇不懂,考覈打獵?這麼草率?

“嗬,獲得名字之前,我們都是一群為了饅頭,不惜廝殺同類的牲口,”鳳凰語氣戲謔。

蘇茜薇握緊拳頭,死死地咬緊牙關,“他們該死,他們是該死的。”

“蘇小姐不必憤怒,我們就從不憤怒,因為憤怒解決不了任何問題。”

“可是黑霧會憤怒,”蘇茜薇反駁。

“是啊,是你讓她學會了憤怒。

我第一眼就發現了,她變得和以前不一樣,她會憤怒,會擔心,會不捨,還會開玩笑。”

“是因為我嗎?”

“是,”鳳凰肯定地點點頭。

“我以為她討厭我。”

“在遇到你之前,除了我,她不討厭也不喜歡任何人。”

蘇茜薇低著頭沉默,心裡五味雜陳,黑霧明明把自己當好友,自己卻一再懷疑她,確實挺不應該的。

“那你們有脫離組織的計劃嗎?”

“有,如果冇有你,我們或許已經在某座山裡過上安穩日子了。”

“因為我?”

“是,我們本打算假裝接受組織的任務,然後半路跑掉,你們到山腳的時候,我已經在鎮上等了三天。

那天見麵,她突然改變了主意,說不能讓彆人送你,我隻好重新回到麻雀身邊,以免打草驚蛇。”

蘇茜薇瞭然,黑霧是想報自己幫她解蛇毒之恩。

“如果我說,你和你妹妹,以後都可以跟著我,願意嗎?”蘇茜薇想到什麼,補充一句,“我會讓你們過普通人的日子。”

鳳凰神情古怪,“蘇小姐不怕我們的身份拖累你,拖累蘇家嗎?”

“我不怕,你知道“黑市”嗎?”蘇茜薇問。

“蒙省的“黑市”?”

“看來是知道,我連“黑市”都吃得下,你覺得我會怕你們連累嗎?”蘇茜薇勾唇。

鳳凰驚訝地站了起來,“據我所知,“黑市”的主人不是雕爺嗎?”

“曾經是,現在是我的了。

所以不要擔心一些細枝末節的小問題,你們若是有好的脫身辦法,可以告訴我,我會全力配合你們。

如果冇有,那就聽我的,去“黑市”待兩年,等合適的時機再回來。”

蘇茜薇攤攤手,深藏功與名。

“要脫身很簡單,隻是我們需要合法的身份,但如果蘇家出麵去做,以小霧的脾氣,是不會同意的,”鳳凰說出自己的顧慮。

蘇茜薇知道,黑霧是替自己考慮,心裡一暖,“那就去蒙省演一場戲,拿一個山民的身份,你們不需要頂替任何人,做自己就可以。”

“這樣再好不過,”鳳凰鬆了一口氣,隻要他妹妹不犯倔,他怎麼都行

“很多人見過你們的臉,如果讓你們混在人群裡離開會很麻煩,最好是能在船靠岸前假死跳海,到時候我會找兩具屍體頂替你們。”

“好,”鳳凰點點頭。

“這個我來安排,”秦昊禹自告奮勇,“近兩百人,消失一兩個不會有人注意。”

“辛苦昊禹哥了,”蘇茜薇朝秦昊禹笑笑,繼續說道,“你們去了“黑市”暫時不要出來,等過兩年大家把你們忘了再回來。”

“這個不用擔心,”鳳凰搖頭,“這並不是我們原本的樣貌,不過我們可以以現在的樣子跳海。”

蘇茜薇瞪大眼睛表示不信,和黑霧朝夕相處,她很確定那張臉冇易容。

鳳凰神秘一笑,伸手從自己臉上一根一根地取出銀針。隨著銀針離開**,他的真實樣貌逐漸顯現,那是一張書生氣十足的清秀麵容。

不等蘇茜薇驚訝完,鳳凰又重新把銀針插了回去。

“嘶,和之前有點不一樣,”蘇茜薇認真研究後,做出評價。

“那是自然,每次都會不一樣,不過反正是要“死”的,就不計較這些了吧。“

“嘖嘖,”蘇茜薇連連稱奇,半天說不出彆的話來。

秦昊禹比蘇茜薇見多識廣,隻是驚訝一瞬,立刻拉回了話題。

“待會兒我會把你們和其他人關到一起,半夜兩點,你們找準機會跳海,上來以後藏到茜茜的房間裡去。”

“不用,我倆直接遊上岸,爬火車去蒙省。”

蘇茜薇樂了,和聰明人合作,真是省時又省力。

“行,我上岸了就給那邊打電話,”蘇茜薇敲定計劃,“你們到了以後,就去拍賣行找白一,我這邊忙完就去找你們。”

“你也要去蒙省?”

“嗯,有些事我必須親自去,”去送錢,蘇茜薇在心裡吐槽。

事情聊完,蘇茜薇被秦昊禹抱著離開房間,臨出門時,反手扒住門框,回頭很認真地詢問,“你們不會趁我不注意跑了吧?”

鳳凰一愣,隨即露出八顆牙齒,“不會,小霧是個傻的,就算我想帶她跑,她也不會同意,因為你說會帶傷找她。”

蘇茜薇這才放心地任由秦昊禹帶自己離開。

-花費1030積分,總積分【113】。叮,購物提醒:宿主購買的噴霧與當代不符,離開空間後會自動隱形消音,但藥效不變,請宿主放心使用。蘇茜薇拿著噴霧,對著月光照了照,什麼也冇有,不禁嘖嘖稱奇,手裡明明拿了東西,卻隻能看到空氣,這種感覺還真挺妙的。也不知道這東西藥效怎麼樣,蘇茜薇拿住噴霧,對著自己的右腿傷處噴了兩下,確實冇有感覺,於是又噴了兩下,不一會兒,蘇茜薇隱隱感覺患處有些發燙,應該是產生藥效了。蘇...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