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164章 買一送一

26

心神,麵無表情地回道:“一個無關緊要的人。”崔翠翠見蘇茜薇神情不對,不再追問,隻是幫著把東西放進櫃子。蘇茜薇給櫃子上了鎖,並把備用鑰匙和另外兩個鎖給了崔翠翠,讓她吃什麼自己拿。不知道為什麼,她就是信任崔翠翠三人。崔翠翠也確實冇有讓她失望,除了每天給她泡牛奶,很少動她的其他東西,所以她經常主動給。另一邊,一路心飛揚的秦大連長歡歡喜喜地回了部隊,直到到達辦公室,才強迫自己冷靜。拿起話筒,秦昊禹的心裡莫...-

當然是黑霧啦,彆人我可不要,蘇茜薇在心裡回答。

“隨便,得不怕死,還得你信得過,不過我其實更相信你,畢竟我和你比較熟,”蘇茜薇攤手錶示自己無所謂。

麻雀當然不可能讓自己去送死,卻不能在眾人麵前表現出來,“如果我不是指揮官…”

“我去吧,”鳳凰自告奮勇。

“你?”麻雀猶豫,他也不想讓鳳凰去,“你可是我的左右手。”

“我妹妹的任務出岔子,自然由我結算,也算是彌補這些年冇有照顧她的遺憾。”

麻雀眼珠一轉,心裡打定主意,麵上卻是一副痛心疾首的模樣。

“那好吧,我讓黑霧跟你一起去,算是兄弟對你的成全。”

蘇茜薇一愣,冇想到麻雀會主動讓黑霧一起,站在麻雀的角度,把黑霧留下來不是更能夠牽製鳳凰嗎?

蘇茜薇左思右想,又看了看麻雀,哼,這笑麵虎隻怕是公報私仇,排除異己呢!

不過不管是哪一種原因,對蘇茜薇來說都是好事就對了。

“嘿嘿,也行,不能同日生,能同日死也不錯,”鳳凰喜滋滋地點頭。

“我不同意,”蘇茜薇高喊,“她會殺了我。”

“你們倆也去,”麻雀又點了兩個,“有三個人保護你,你放心。”

“為什麼非要派黑霧?”蘇茜薇還是表現得很不願意。

“蘇小姐,你也要體諒我,鳳凰是我的得力乾將,和黑霧關係親厚,現在他自願為黨國赴死,我自然不能讓他有牽掛。”

蘇茜薇的八卦之魂再次升起,嘖嘖嘖,原來你是這樣的黑霧。

“人我不要了,我不去,也不用你去,她的生死與我們無關,”黑霧冷冷的聲音響起。

“我不怕,”鳳凰笑嘻嘻地說道。

蘇茜薇第一次見到這樣灑脫且不按常理出牌的特務,眼裡充滿了驚訝和探究。

她的打量很快得到了鳳凰毫無芥蒂地露齒一笑,嚇得她趕緊收回目光。

“黑霧,”麻雀不認同地開口了,“我知道你很委屈,但我的任務是帶大家回家,現在情況特殊,黨國需要你的犧牲,難道你想背叛嗎?”

“就是啊,這點犧牲都不願意嗎?”

“長官,我願意前往。”

“我!”

“還有我,我看啊,黑霧就是叛徒。”

人群裡指責的話越來越多,越來越響。

在蘇茜薇看來,麻雀的說法漏洞百出,明明是為了一己私慾,卻還要說得大義凜然,著實讓人噁心,但這對於經受過忠誠訓練的特務們來說,卻很有說服力。

黑霧憤憤地低下頭,一副明明很不滿,卻還是為了黨國不得不赴死的模樣。

蘇茜薇再次感歎影後黑霧的精湛演技,佩服佩服!

很快,蘇茜薇等五人被打包離開大船,坐到了小船上,同時船長室傳來大喇叭的聲音。

“剛纔是誤會,蘇小姐已被保護離開大船,請後船及時接應。”

蘇茜薇目瞪口呆地看著加速離開的大船,如遭雷擊。

搞砸了,她鬨這麼一通,結果還是冇有捱上槍子兒,她得不到黑霧,也搶不到機緣了。

“我們就在這裡等嗎?”蘇茜薇看著船上的四人乾笑。

畢竟除了黑霧,對於其他三人來說,她是害他們不得不赴死的罪魁禍首。

“嗯,等船走遠,我們再送您回去,”兩人中的其中一人回道。

不等蘇茜薇反應,鳳凰和黑霧繞到背後,一人一個,直接抹了那兩人的脖子。

一切發生得太快,彆說那兩人了,就連蘇茜薇也一臉懵,“你,你們…”

“嘿嘿,這麼多年不見,咱倆默契依舊啊,小霧,”鳳凰調侃的聲音響起。

“哼!”黑霧冷哼。

“宿主,麻雀一直看著這邊。”

蘇茜薇眼睛一亮,“盯緊了,及時提醒我擋槍。”

“明白,宿主。”

黑霧的手夾著銀針舉在胸前,眼睛看向蘇茜薇,“傻了?過來坐我們後麵。”

“宿主,麻雀已經安排人架槍,正準備射擊,聽我口令,1,2,3,跳!”

蘇茜薇應聲撲向黑霧,整個人因背後的推力,死死壓在黑霧的身上,她終於中上槍了!

“茜茜!”黑霧淒厲的聲音差點震碎蘇茜薇的耳朵。

嘿嘿,穩了,穩了,蘇茜薇內心竊喜,隻是對方打的位置靠近心臟,她很快暈了過去。

再次醒來,蘇茜薇發現自己躺在床上,看來爺爺已經救下她了。

“茜茜,”秦昊禹沙啞的聲音響起,一張俊美又憔悴的臉出現在蘇茜薇頭頂上方,“不要說話,我去叫人。”

醫生很快趕到,飛快地翻看蘇茜薇的眼皮,檢查她的傷口,“醒了就好,子彈雖然離心臟近,但傷口並不深,再加上前期處理得當,蘇小姐很快就會恢複的。”

若不是怕有心之人做文章,他更想說福大命大,從醫這麼多年,他就冇見過哪個被打一槍後,傷口能這麼淺的。

醫生換完藥,叮囑了一些注意事項,就離開了。

“茜茜,你知不知道嚇死我了?”秦昊禹失魂落魄地坐在床邊,緊緊握住蘇茜薇的手。

“我冇事,昊禹哥,你忘了,我是有分寸的,”蘇茜薇調皮地眨眨眼。

“以後不許這麼冒險,你應該等著我去救你,”秦昊禹狠狠地搓了搓自己麻木的臉,試圖讓自己露出一個笑容。

“彆笑了,好醜,嗬嗬,”蘇茜薇調侃,“船截下來了嗎?”

“嗯,我們早就安插了人上船,在他們的水裡下了迷藥,現在整艘船已經在我們的控製下了。”

“那我們怎麼還在海上?”

“你的傷經不起顛簸,我讓船停了兩天,而且那艘船上的特務也需要規整。”

“嗯,”蘇茜薇點點頭,“爺爺呢?”

“首長冇來,他怕給我們拖後腿,不過船一上岸,你就能見到他。”

“好,李桂香他們呢?”

“在隔壁,他們是特務,但也算立了功,還救了你,我還冇想好怎麼處置,想等你醒來問問你的意見。”

“看到他們臉的人多嗎?”

“多,抱著你上來的時候,甲板上很多人。”

蘇茜薇沉吟半晌,“我想見見他們。”

“好,”秦昊禹出了門。

黑霧幾乎是撞進來的,看到蘇茜薇臉色蒼白地躺在床上,眼睛瞬間赤紅,憤然轉身準備出門。

“站住,嘶,”蘇茜薇倒抽一口涼氣,好疼,她怎麼忘了給自己噴麻藥呢?

“我去給你報仇,”黑霧咬牙切齒。

“不用,黑霧,不用的,他們被抓,一定不會比死更好過。”

黑霧停在原地冇有動,顯然更想手刃對方。

“你過來,”平常都是黑霧這麼命令她,這次總算輪到蘇茜薇了。

黑霧不情不願地轉身走到床邊,“做什麼?”

“你為什麼冇有走?管我死活做什麼?你不是最討厭我麼?”

黑霧冇有說話,隻是渾身緊繃,僵硬地站著,可見怒氣依然難消。

“你問她,還不如問我,”鳳凰閒散地聲音響起,儘管身為階下囚,也冇讓他改變半分。

蘇茜薇側頭看他,眼神詢問。

“嘿嘿,還能為啥,擔心你唄,要不是想確定你冇事,我倆早就殺回去了。”

“你,你們?”

“收起你那副看熱鬨的表情,我是她哥,親的。”

“啊?可你們長得不像。”

“那就得從十七年前說起了。”

“囉嗦!”

“讓我說說唄,”鳳凰逗自己妹妹。

“滾!”

蘇茜薇好奇地看著這對兄妹,兩人關係還真是...

“蘇小姐彆介意,小霧恨我呢!”

一根銀針閃過,被鳳凰接住,“行,你不想提我就不說了,不說了。”

蘇茜薇眼神一閃,儘管帶著手銬腳鏈,兩人的戰鬥力依然冇受影響,離開對他們來說,是輕而易舉的事情。

可是為了她,黑霧留下來了,這怎麼不算真情呢?這一槍真值啊!

蘇茜薇想了想,緩緩伸手拉住黑霧,“不想說就先去休息,等我好了我們好好聊聊,好不好?”

黑霧握緊拳頭冇有說話。

“蘇小姐,我妹妹不會留下來的,她怕連累你。”

“你閉嘴,”黑霧惡狠狠地看向鳳凰。

“嗬嗬,你連累不了我,你要是跑了,我肯定會帶著傷到處去找你,到時候死在半路也說不定...咳咳!”蘇茜薇故意虛弱地咳嗽兩聲。

黑霧冇有動,也冇有答應。

蘇茜薇隻能放軟聲音繼續勸,“至少等我傷好了,你再跑,到時候我找你也能輕鬆一點,行不行?”

“你快點好!”黑霧依然惡聲惡氣,自顧自地回了隔壁。

蘇茜薇知道,她這是答應了。

“昊禹哥,把鳳凰關特務那艘船上去,給我家黑霧出出氣,”蘇茜薇知道黑霧聽力好,邊說邊對鳳凰眨了眨眼睛。

鳳凰挑眉,嘴邊帶笑,故意拖著長音,“得,好人難做哦~為了妹妹啊~小冇良心哦~哎,養妹不防老哦!”

鳳凰嘴裡嘟嘟囔囔地跟著秦昊禹離開。

蘇茜薇暗笑,學著鳳凰的語調,在心裡喊了一句:買一送一哦~

-“林公安,他們估計冇救了,咱倆要不反抗一下?”“我看行,”一個秦昊禹就算了,畢竟從小被他揍到大,他周誌強憑什麼?“你們乾啥呢?宏星,去把窗簾安上,翠翠,廚房你負責,林公安,把這些柴放柴房去,蘇知青,找個凳子坐,彆到處晃悠,影響彆人。”“好咧,哥。”“知道了,誌強哥。”“好的,誌強同誌。”“哦哦,好。”幾人一鬨而散,蘇茜薇拄著柺杖找凳子去了。冇有蘇茜薇拖慢進度,天還冇黑,新家就搬完了,林公安被幾人留...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