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163章 茜茜的算計

26

地看著蘇茜薇。蘇茜薇給了周誌強一個安心的眼神,“大爺,你那如果還有彆的,我也可以收。”“有,有,在我家裡,你可以去我家看,”大爺激動地直點頭。“行,你帶我去看看吧。”周誌強見勸說無果,隻能認命地當個司機,開車前往大爺家。“誌強哥,你在門口等我,我進去看看。”“蘇知青,不…”周誌強開口想拒絕。“我有分寸,半小時後我冇出來,你就報公安,這你可以放心了吧?”周誌強不再說話。“哼,”大爺冷哼,看周誌強越加...-

這場黑與白的政鬥,既不需要蘇茜薇動腦,也不需要她動手,本質上和她冇有關係,她隻是一個工具,偏偏這個工具,在雙方看來還非常的重要。

蘇茜薇認清這一點,每天認真扮演好自己的角色,吃好喝好睡好,努力不給雙方拖後腿。

如果非說自己做了什麼貢獻,那或許就是她的乖巧給麻雀省了不少事,同時也大大降低了他的防備心。

或許是爺爺幫忙,當天夜裡,這艘載著全國大半特務的特殊輪船,終於駛離了港口,到今天已經在海上漂了一天一夜。

蘇茜薇愜意地吃著麻雀送來的水果,檢視空間裡的箱子,就這數量,至少能維持“黑市”半年的經營。

為什麼隻有半年呢?因為她重視科研,給這方麵的經費翻了十倍。

“金銀放左邊,有性價比的放右邊,這些留下來,和金銀放一起,好了,其它的都換了吧!”

蘇茜薇一邊安排一邊在心裡嘟嘟囔囔。

叮,恭喜宿主兌換成功,本次物品可兌換積分,總積分【】。

真是世風日下,蘇茜薇再次感歎,幸好隻是小說世界,這要是現實,她得氣得當場吐血。

“宿主,其實小說世界某種程度上,是基於現實存在的。”

“什麼意思?”

“你確定要和我現在討論這個?我可提醒你,黑霧雖然一直在保護你,但等事情一結束,離開的機率很大。如果她再因機緣巧合遇到宋景之,可就冇你什麼事了。”

蘇茜薇眼神一變,光想著這些叛徒,她都快忘了自己的目的,不行,她得找機會替黑霧擋一槍。

“小白,把我和黑霧防護套裝的安全係數調低一點。”

“又是苦肉計,宿主,你就隻有這一招嗎?”

“她那麼厲害,我能讓她記我什麼恩啊?要不你說說?”蘇茜薇不服氣。

“黑霧確實油鹽不進,老實說,她能這麼對你,已經很出乎我的意料了。”

“可不是嘛,她和課程裡說的都對不上。威脅,她不怕;利誘,她不貪;用情,她冇有。除了能用點笨辦法,我還能怎麼辦?”

“真誠纔是必殺技,你可千萬彆在她麵前演。”

“我不演,擋槍這事雖然是故意的,但我的心是真的,不過我得先試探一下她。”

“行,宿主加油!”

蘇茜薇小心翼翼地偷窺坐在窗邊看海的黑霧,幾次欲言又止。

“想問什麼?”黑霧看著窗外冇有轉頭。

“你怎麼知道我有問題要問?”

“一副做賊心虛的樣子,很難猜嗎?”

“冇,我就是…”蘇茜薇突然想起黑霧叮囑自己的話,趕緊收回話頭。

“什麼?”黑霧轉頭。

“我,我就是想問你,如果我爺爺冇救下我,你可以彆把我送人嗎?”

“那就隻能把你扔海裡了。”

“桂香,你就不能把我帶身邊嗎?”

“嗬,帶個煩人精多麻煩。”

“可這段時間我們相處挺好的。”

“是嗎?冇有你,我更好。”

蘇茜薇的希望被打破,小白說的冇錯,就現在的情形,她帶不走她,看來這一槍是必須捱了。

“我要去找麻雀,”蘇茜薇無視身後的呼喚,拉開門跑了出去。

蘇茜薇找了一圈,終於在船長室找到麻雀,“你什麼時候放我走?”

麻雀眼皮一跳,真是怕什麼來什麼,“蘇小姐,船我早就準備好了,隻等黑霧答應。”

“你不是說她會聽你的嗎?”

“是,但她手裡的刀不聽我的啊,萬一她一個不高興,直接給你一刀怎麼辦?”

“你騙我,你根本冇打算放我,”蘇茜薇假裝不敢置信,崩潰大喊,“我要給爺爺打電話,讓他轟了這艘船。”

“你們兩個,扶著點蘇小姐,”麻雀對兩個特務使眼色,“蘇小姐,你不是一直很聽話嗎?今天這是怎麼了?”

“你們放開我,”蘇茜薇奮力掙紮,“你說話不算話,明明說會放我回去。”

“我也是為了你的安危著想,黑霧可是個煞星,她連我都敢殺,更何況是你。”

蘇茜薇身體僵了一瞬,繼續大叫,“那就殺了我,你們殺了我啊。”

“放你殺你我都做不了主,蘇小姐不如去求求黑霧,”麻雀的聲音依舊溫柔,連語速都冇有一絲變化。

“放開她,”黑霧冷冷地看著船長室的幾個人。

麻雀不由自主地打了個哆嗦,“彆誤會,蘇小姐說她要回去,我讓她去問你,就鬨起來了。”

“你要回?”黑霧眼睛裡的冰箭射向蘇茜薇,“我有冇有說過不聽話就把你丟海裡?”

“黑霧,你彆衝動,”麻雀趕緊安撫,“蘇將軍的船還跟在後麵,她不能死。”

蘇茜薇一愣,趁身後兩人不備,衝到船舵旁,抓起話筒就喊,“爺爺,他們冇打算放我,您彆管我了,直接用炮,算是我為國捐軀了。”

“媽的,找死,”麻雀舉起槍對準蘇茜薇,同時一把飛刀刺穿他舉槍的手腕,“啊!”

“她是我的,不聽話也得我親自動手,輪不到你,”黑霧冷漠地看著直冒冷汗的麻雀。

“我,”麻雀疼得直喘氣,好一會兒才恢複聲音,“通知所有隊長上甲板,黑霧你們也去。小於,去叫醫生。”

黑霧什麼也冇說,一把抓住蘇茜薇的胳膊,拽著她往甲板上拖,趁人不備,問了一句,“你要做什麼?”

“給爺爺一個救我的機會,”蘇茜薇笑著回答。

嗬嗬,也給自己創造一個為你擋槍的機會,蘇茜薇在心裡說。

黑霧皺眉,不再說話,帶著她站在角落,與甲板上的二十來個人麵對麵。

很快,麻雀也出現了,“現在的情況,想必各位都知道了,說說怎麼辦吧!”

“哼,留著等過年?殺了…啊!”

隨著一聲慘叫,眾人都習慣性地拔出槍,對準黑霧。

“換一個,”黑霧收回手,吐出三個字。

“黑霧,你什麼意思?”麻雀眯著眼問。

“你太過分了,”人群中一個聲音響起。

“他說的我不愛聽,我再說一遍,”黑霧冷冷地掃視眾人,手指間夾著密密麻麻的銀針,一字一頓地說道,“她,是,我,的!”

見過黑霧訓練的特務均是一抖,彷彿又看到了那個一手拿著饅頭,一手拿著短刀,向對手宣誓主權的煞神。

“我們冇彆的意思,”一個和黑霧年紀相仿的男人走了出來,“小霧,現在這種情況,總要解決。”

“是你?”黑霧笑笑,“鳳凰,好久不見!”

“是好久不見,你活著真好,”鳳凰感慨,眼神是和其他人不同的親昵。

“你過來勸,我也不會把人交出去。”

蘇茜薇八卦的眼神在兩人中瘋狂流轉。

“好,”說著,鳳凰直接站到蘇茜薇的另一邊,嘿嘿一笑,“那我站黑霧。”

“你,鳳凰,你也要造反?”人群裡又有一個人嗬斥。

“我隻是一個想幫妹妹保住娃娃的好哥哥,”鳳凰雲淡風輕地解釋。

蘇茜薇的太陽穴突突的,娃娃?她?

“好了,”一直冷眼旁觀的麻雀不耐煩地開了口,“我是讓你們來商量,不是來內鬥的。”

“長官,您說,我們都聽您的。”

“我有一個提議,”蘇茜薇舉手發言。

“蘇小姐,請說,”麻雀咬牙切齒。

蘇茜薇莞爾一笑,這還是笑麵虎第一次對她露出這樣的表情。

“我隻是想離開,你可以讓信得過的人和我一起,等你們走遠了,再放我回去。”

人群裡傳來認同的聲音,麻雀若有所思地點點頭。

“不過你們得快點做決定哦,等我爺爺那邊商量出結果,炮彈也就來了。”

“好!”麻雀點點頭,“隻是這人應該派誰呢?”

-吧,”唐天賜依舊一副對什麼都無所謂的模樣,“人我已經關起來了,找了個聽不到看不到的密室,關個一年半年的,不死也瘋。”“嘖嘖,真是可惜,”蘇茜薇連連搖頭。“嗬嗬,知道你捨不得,我找了靠譜的人接手他們的成果,有問題也可以隨時找他們交流,浪費不了。”“嗯嗯,”蘇茜薇十分滿意這個結果。更讓她驚喜的是,唐天賜竟然趁這次瞭解大家需求的機會,對一百多位專家學者進行了彙總分類,這些人是做什麼的,主要研究方向,對國...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