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罪與罰

26

有益的靈藥,還帶來了失蹤已久的聖女訊息,此舉,是挾恩以報,縱使乘陼再不情願,也無法置喙半句。殷道遠冇有說話,半晌才沉聲道:“我知你們滿心不願,可原樰向來一諾千金,當日她應下這樁婚事必有她的道理,縱使今日要悔也斷不會龜縮在扶搖峰不出!”“我怕她可能是修行出了什麼岔子……”聞言,二人俱是一震,他們心中一直看不上原家,認為這是對原樰的折辱,差點忘了清風朗月的大師姐根本不會這般懦弱行事。林梔猛地抬頭,與乘...-

原樰循著記憶中踏進主殿,乘陼也帶著醒來的林梔後腳就跟了上來,兩人一左一右站在她兩旁,目光灼熱。越過殿門的門檻時,兩個人不約而同驚呼道:“小心!”

“你們……”原樰無奈地歎了口氣道:“我隻是瞎了,不是廢了。”

二人點頭如搗蒜,意識到她現在什麼也看不見,又一齊大聲喊道:“是!”

原樰明白,自己多日音訊全無而現在又是這副樣子出現,屬實讓師弟師妹擔心壞了。她搖頭搖頭,直接左右手一手牽起一個,柔聲笑道:“我們走吧。”

殷道遠就躺在後殿靠窗的榻上,聽到他們過來的腳步聲撐起身子半倚在軟枕上,緊皺的眉頭鬆開,沉聲道:“回來就好,回來就好。”

他掀開眼皮,看向擠在一起的三人,不禁覺得有些好笑,視線又從矇眼的白綢一寸寸移到眉心淺淺的印記上。

“原樰留下,你們倆去外麵守著。”乘陼和林梔對視一眼,委委屈屈的出去了。

殷道遠閉上眼睛,問道:“當初向晚玉教你卜算之術時說過什麼,你都忘記了嗎?”他不會看錯,原樰眉心的蓮花印和道侶同心契之下,分明殘留著開天眼留下的痕跡。師妹的這個大徒弟,他原以為是最省心的一個,現在看來,明明是最不省心的一個。

原樰低頭不語。

他接著數落:“天命,天道,不是我等修士輕易能探知的,輕則傷身,重則命隕。就算是借用法寶之力——你看原家那個小子用一次萬象鏡到現在還三步一小喘,五步一大喘的。”

他作勢去搭她的手腕,“你倒是福大命……”

剩下的話堵在嘴邊,殷道遠撐著要坐起來,搭在她脈上的手指顫抖了一下,半晌才緩緩移開。

原樰頭低的跟鵪鶉一樣,幸好現在看不見師叔的臉色,她思忖著他的心情,出聲安慰道:“師叔,我冇事。你看我不是還活的好好的嘛。”

殷道遠歎了口氣,這還叫冇事嗎?她原來是地級九階修為,在魔族餘孽入侵時獨守住整個山門,乃是當世年輕一代第一人,可現在卻已經跌落至玄級八階,足足一個大境界。

“你自己說吧。”殷道遠又氣又心疼,他剛纔搭脈才知,她境界跌落不說連經脈都斷了好幾處。

原樰抬起頭,沉默半晌,又怕刺激到他,省略了自己看到的“夢”,斟酌著開口:“就是不小心開了天眼,然後受到天道反噬失明,修為退步了幾階……”

“……”

“還有!”殷道遠提高音量,含了半分怒氣,這個時候了還在跟他打馬虎眼。

畢竟是曾經半步飛昇的大能,原樰知瞞他不過,隻好開口。

“我已經……道心破碎,識海崩塌。”

——

乘陼和林梔挨在一起一左一右的坐在主殿的門檻上,後殿布了隔音陣,他們半點也聽不見,索性抱著劍望著長長的石階發呆,有一搭冇一搭地聊著。

“大師姐的眼睛會好嗎?”

“當然,大師姐驚才絕豔打遍天下無敵手!”

“……”

“原家那小子真討厭!身子又虛,說不定哪天就嚥氣了。”

“大師姐能不能把我也帶上?我可以做她的嫁妝。”

“……”

越無慍看著杵在門□□像兩尊門神的兩個人,他都來了半天了愣是冇被看見,他不想再聽到什麼奇怪的話了,隻好輕咳一聲出聲提醒。

“乘師兄,林師姐。”

乘:⊙▽⊙

林:’(°ー°〃)

石階上冒出來個人來,光風霽月,他溫聲細語道:“家師略備薄禮,不知……”

乘陼先反應過來,伸手一把就把呆了吧唧的林梔從地上拉起來,麵上有些羞赧,好丟臉啊!

林梔拽回自己的袖子,傳聲問他:【這誰啊?】

乘陼回:【越無慍,雲鼎仙門的素華道尊十年前收的關門弟子,才入道十年已經是玄級上階修為。】

“越師弟……”他嘴角抽搐,想扯個假笑出來,可能是今天假笑麵具戴的時間久了,這會兒居然半點笑不出來,隻能乾笑兩聲道:“宗主正在和大師姐談話,麻煩你再多等上……”

【讓他進來吧。】

乘陼眸中劃過一絲疑惑,多看了他兩眼,腹誹這小子憑什麼能進去,但還是側身向後退了一步讓出個缺口出來,道:“越師弟,宗主有請。”

殷道遠一打開越無慍遞過來的玉匣,原樰就嗅到了一股熟悉的幽香,一顆圓滾滾晶瑩剔透的蓮子靜靜躺在裡麵。他合上匣子,放到原樰手裡。

“是雪蓮子。”

原樰捧住匣子,分出絲絲縷縷的靈力細細感知,片刻後終於觸摸到細微的難以察覺的跳動,她心頭大喜,眼眶濕潤,顫著聲音道:“它……它還活著!”

越無慍心下瞭然,想到師尊的囑托,隨即說道:“日前,家師在藥閣中發現這顆雪蓮子,雖然無法醫治宗主,但是他說,要送予有緣人。”

原樰十指緊緊抓著玉匣,骨節泛白。“多謝道尊,我……我實在是無以為報。”她聲音喑啞,有了這顆雪蓮子,說不定能得到天星的下落。

世人皆知她是被天星從山裡撿回去而踏上修行之道,其實她當時纔是個八歲的凡人,被丟在冰天雪地裡一天一夜後,被天星發現的時候已經心脈俱滅。而天星作為飄渺宗的聖女卻不是普通修士,她的真身乃是扶搖峰頂一株生長了千萬年纔開花的雪蓮,在飄渺宗的靈氣相哺之下孕育出人性,化出了人形。天星不屬於妖族,被飄渺宗某一任宗主發現後便當做弟子教養,她也感念飄渺宗之恩,便留下來做個掛名聖女,每天看著弟子在扶搖峰爬上爬下。天星發現原樰時,她幾乎算是個死人,但奇怪的是雖然心脈俱滅,但是神魂不散,天星於是餵給她一顆雪蓮子,帶回了飄渺宗,原樰就是這樣奇蹟般“死而複生”。全宗上下隻有她能在扶搖峰自由出入,是因為她服過蓮子壓根感知不到寒冷。她想,雲鼎仙門的素華道尊與天星應當是認識的,他派弟子送來的這顆雪蓮子氣息與她心脈中流淌的隸屬同宗,它絕對是天星的無疑。

蓮子還活著,若是……

原樰心想,若是這顆蓮子也能開出花,也許就能找到天星了。

“家師還說……”越無慍在腦海裡搜尋自己師尊醉酒舞劍的片段,麵無表情接著講,“他還想再飲一罈鬆雪釀。”

原樰和殷道遠一頭霧水。

他看看窗外的天色,突然站起來,麵色凝重,把扒在門口偷聽的人嚇了一跳。

“我要回去練劍了。”說完告了個禮就頭也不回出門去了。

原樰將玉匣收進芥子鐲中,翻湧的心緒漸漸平穩下來。她伸手解下係在腦後的白色綢帶,露出一雙充滿霧氣的眼睛。越無慍的腳步聲漸行漸遠,扒著門縫偷看的二人連忙跳出來站好。

她突然說:“聽說越無慍是修的無情道……”

乘陼不知道她想問什麼,就點點頭道:“應該是,除了他們師徒是劍修,雲鼎仙門修的都是丹道。”

原樰突然有個想法——

她從前的道是天地有情,萬物長生,如今她的道心破碎已經無法修補。破鏡尚不能重圓,與其費儘心機重走一遍這條她無法再繼續堅信的錯誤之路,還不如將它徹底打碎。

既然天道無情,那麼,她要嘗試將道心碎片重組,她要修煉無情道。

夜幕降臨,原樰找藏書閣的守閣人扒拉了一堆玉簡,準備回去研讀。朦朧月光下,樹影婆娑,她冇有禦劍,徒步走過扶搖峰下的一小片矮鬆。山下的積雪不太厚,薄薄幾寸鬆軟覆在泥土上,腳踩上去發出“咯吱咯吱”的脆響。幾聲鴉鳴從鬆林中略過,林中寂靜的可怕。

起風了。

她眸光一閃,足尖輕點,素手翻轉長劍瞬間飛身向前。樹影紛亂,原樰一腳踩在他的胸口,隕星劍橫亙在他脆弱的脖頸上,皮下青紫的血管在隨著心臟跳動。

“你是誰?”鋒利的劍刃又向前逼近兩分。

她一進鬆林就察覺到不對勁了,矮鬆下藏著個人,隻是對方雖然小心翼翼地跟著自己,身法卻實在拙劣得很,就算是隻兔子,也能被他驚走。而且,她並冇有感知到惡意,所以剛纔也算手下留情冇有一件殺了他,可他倒是避也不避生生捱了她一腳。

“我……”聲音乾淨清透,原樰心道:應當是個年紀不大的少年。

原桓之躺在雪地裡,半仰著頭望著她。月光下,冰冷的長劍泛起刺目的光,他瀲灩的桃花眼中忽然盈滿水氣,一股不知何處來的委屈溢滿胸腔。他喉頭滾動兩下,有些哽咽道:“我叫原桓之。”

“我冇有惡意,我是來——”隕星劍貼上他的皮肉,不等他講完,原樰氣惱道:“原家到底想做什麼?我以為白天已經和你們家主達成共識了。”

原桓之急道:“我不是!”他掙紮著要起來,緊貼皮膚的利刃輕輕一碰就劃開了細嫩的皮肉,溫熱的鮮血頓時湧了出來。

原樰嗅到血腥味,立刻收回隕星劍抬腳往後退了一步,皺著眉問他:“你乾什麼!”她想說,原家人的死活與她無關,他要是想死,她隻會幫他死的遠一點。

不料,地上的原桓之根本不顧頸間汩汩冒血的傷口,迅速爬起來,想也不想就一個箭步衝過去——

抱住了原樰的小腿。

原樰直接愣住,大腦停止了思考。

“你,你就算求——”

“恩人!我是來報恩的!”

原樰大腦直接宕機,灰白色的眼珠轉了轉,不知該看天還是望地。隨便吧,反正兩個都看不見。

原桓之抱緊不敢撒手。他渾渾噩噩不知何年,終於在今天遇到了恩人,髮絲淩亂的貼在狼狽的臉上,他淚水模糊,隻想哇哇大哭。

-紮著慢慢坐起身來,默默給自己施了一個清潔術。她緩緩睜開眼睛,天地一片荒蕪。——林梔又吞下一顆丹藥,提氣繼續往上往前若是大師姐真有什麼不測……她咬咬牙,深一腳淺一腳踩在鬆軟的雪裡。她幾乎以為自己要凍死在雪地裡了,經脈中的靈氣一點點耗儘,護體真氣早已崩散,她終於支撐不住倒在地上,視線漸漸模糊。朦朧細雪中,一雙溫暖的手輕輕托起她的身體,精純的靈力從寸關尺脈彙入她的丹田之中。“我不是告訴過你不許出來嗎?”...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