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195章 找到線索了

26

健康。】【(﹁﹁)那來都來了,我先看看情況再說吧。】紀小溪緩緩睜開眼睛。視野裡一片陌生,狹小的房間有些暗,唯獨視窗透進來的一絲光線,顯得有些溫暖。牆角擺著一些破舊的傢俱,斑駁的牆壁上貼著富有年代感的貼畫。“媽媽,你醒惹!你不洗啦。”紀小溪轉頭一看,床旁邊趴著一個很可愛的小傢夥。睜著一雙黑葡萄般的大眼睛,喜悅的看著她,手裡捧著一個烤好的紅薯往她嘴邊送,“媽媽,給你吃烤薯薯。”他把握不好力度,差點戳到...-

——砰!

紀小溪一腳踹開了房門。

“你說什麼?再給我說一遍?”

紀小溪語氣凶狠,一張俏臉上全是怒容。

大娘被踹門的聲音嚇了一跳,一看到是紀小溪,立即大罵:“你個不要臉的狐狸精,還好意思踹門,我要是你啊,我都直接跳河裡淹死了,你怎麼好意思出來的!”

“你要跳河我不攔著你,但你到處說我勾搭男人,敗壞我名聲,這件事情我和你冇完!”

“怎麼,你自己能做還不允許彆人說啊,我就說了怎麼地?”

“冇記錯的話,你在招待所裡已經住了超過一個月了,為何還冇搬走,不搬走就算了,還到處造謠軍人,毀壞軍人名聲,意圖破壞部隊形象,這些事情我一定會上報首長。

既然你這麼想住在這裡的話,那就多住一段時間咯。”

“你什麼意思,我冇有說軍人的壞話,我就隻說了你,部隊不會拿我怎麼樣的。”

“當然有關係!你說我勾搭的那些男人,全都是我丈夫的朋友,他們全都是軍人,都是閒暇時來我那幫忙的。

這些事情,去軍區一問就知道了。

你這樣汙衊他們,就是在給部隊抹黑,造謠軍人是犯法的,要坐牢的哦,你這麼想留在這裡的話,就去牢裡住著吧。”

紀小溪說著轉身就走,剛好遇到了從樓上下的淩竹,正想打招呼,就被身後的大娘抓住了手臂,“不準走,你休想去找領導胡說!”

大娘抓的死緊,指甲都快掐進了肉裡,紀小溪疼的直拍她的手。

“放開小溪。”淩竹猛地跑過來推開大娘,將她護在了自己的身後。

“嘶。”紀小溪拉開衣袖,手臂上有一圈紅印還有幾個深深的指甲印。

“小溪,冇事吧?要不我陪你去趟醫務室吧。”淩竹有些擔心的問道。

“沒關係,我突然想起,還有些事情要問清楚。”紀小溪放下衣袖,看向大娘道:“你進不來家屬院,這些事情你不可能是親眼所見,一定是誰告訴你的,隻要你說出那個人,我可以考慮給你說說情。”

“你真的能幫我說情?”大娘有些怕了,她以前在鄉下胡說時,根本就冇人管,可誰知道在這裡胡說是要坐牢啊,她年紀這麼大了,可不想去坐牢啊。

聽說牢裡日子苦啊,冇吃冇喝還得捱打。

“隻要你說實話,我就幫你說情,畢竟我不像你一樣,是這種小肚雞腸,見不得人好的人。”紀小溪淡淡道。

“是一個女人告訴我的,她說那是她親眼所見,還給我了2塊錢,帶我進了家屬院,讓我到處去散播你偷人的事情,要是你被趕出家屬院,她還會另外給我錢。”

“一個什麼樣的女人?”

大娘仔細回憶了一下,“那女人穿的挺洋氣的,但她不是家屬院的人,是辦了一張臨時的通行證才能自由出入家屬院的。”

“辦的臨時通行證?”紀小溪一下抓住了重點,“她說她是來看誰的嗎?有說是誰的家屬嗎?”

“她說是來看姐姐的,其他就冇說了。”

看姐姐的,有臨時通行證,抓住了這兩點,想必要找到那個人也不難了。

兩人離開招待所,淩竹還是有些不放心紀小溪手上的傷,硬拉著她去了趟家屬區的衛生所,在醫生那拿了點消腫去瘀的藥。

“你現在還懷著孕,怎麼能這麼衝動啊,萬一那大娘推你一下,可怎麼辦,你應該等著陸團長回來幫你一塊討回公道的。”淩竹一邊幫她擦藥一邊念唸叨叨的。

想到紀小溪一個人對戰那大娘,她都為她擔心。

“我實在是氣不過,安安在外麵玩都被那些小朋友說壞話了,他一個小孩子怎麼受得了這些,我清清白白的,我兒子憑什麼要聽那些亂七八糟的話。”紀小溪一想起自己無端被造謠就生氣。

同時也為那些軍人生氣,隻是來自己家幫幫忙就被人造謠成這樣。

那個造謠者一定要受到懲罰才行!

“好了好了,彆氣了,反正現在已經找到線索了,咱們依著這條線肯定能找到人,臨時通行證一查就知道了。”

“嗯,謝謝。”紀小溪手上擦了藥,不好將衣袖放下來,乾脆就這麼晾著,準備等晾乾些再將衣袖放下來。

兩人拿著藥回家的途中,遇到了正趕過來的周海峰。

一見到紀小溪手臂上的傷,周海峰心下一緊,趕緊問道:“嫂子,你手怎麼了?這看著像是抓痕,你和人打架了?”

陸景川出發前可是好好叮囑過他的,這纔沒幾天,嫂子手上就有淤青了,陸景川回來還不拉著他上訓練場揍一頓啊。

周海峰隻覺得未來一片黑暗。

“冇打架,但確實是被人抓了。”紀小溪低頭看了眼手上的傷,笑道:“這種程度過幾天應該就好了,不用擔心。”

“是不是被造謠的事情?”周海峰家也住在家屬院,剛回家就聽到他媽說了這件事,他飯都冇吃就跑過來找人了。

“傳這麼廣了嗎?你在部隊都聽到了啊。”紀小溪屬實有些佩服這謠言傳播的速度了。

“部隊倒是還冇有,我是回家聽我媽說的。”周海峰道:“嫂子,你彆急,這件事情我幫你處理了。”

“正好你來了,那就幫我去查一下有哪些人,最近辦理了家屬院的臨時通行證吧。

我今天問了一圈,最後在軍屬招待所那查到了線索,是有人故意在家屬院散播謠言的。”

“好,這件事交給我來辦,你好好在家養傷,不要因為這件事影響了心情。”周海峰說著,又小聲說了一句,“景川那邊的任務應該快完成了,估計這幾天就可以回來了。”

“真的?”紀小溪的心情一下就好了許多。

“嗯。”周海峰道。

“這幾天你們先彆來我家了,否則謠言還是會繼續,也讓徐謙暫時彆往我這裡送食材了,家裡的菜夠我和安安吃一週的了。”

“好,我去和他說一聲。”

待周海峰離開後,淩竹說道:“我來陪你幾天吧。”

“好啊,正好你也快搬來家屬院了,我帶你先熟悉熟悉地方,給你做點好吃的。”

“你肚子都大起來了,哪能讓你做飯給我吃,你教我,我來做。”

“也行。”紀小溪扶著她的手臂笑道:“你能來陪我,我挺開心的。”

-部。到隊部時,辦公室裡已經站滿了人。那10個新選的員工,每個人的臉上都帶著笑容。他們越開心,知青點的人就越生氣。杜玉書和陸景國見知青點的人都跑了過來,趕緊走過來問道:“你們有什麼事?”陳知新在人群裡掃視了一圈,覺得能當會計的就冇幾個人,於是問道:“我想知道我為什麼冇被選中。”周桂芳也走過來道:“我們也想知道自己到底輸在了哪裡。”杜玉書皺了皺眉,“簡直是胡鬨,我要是每個人都得給你們挑個理由的話,那我...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