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193章 陸景川娶了個好媳婦啊

26

,給個地址?”陸景義直接說,“你就把東西放到我們常交易的那個地方吧,我們自己來取。”小光點頭,“好,要多少斤,我今天回去就讓他們準備。”紀小溪,“你先給我弄300斤吧,我再給你22塊錢。”小光驚愕,“你確定300斤嗎?”陸景義也有些震驚,“小溪,會不會太多了啊?”紀小溪自信的點頭,“就要300斤,做的多才能掙的多。”陸景川見媳婦這麼自信,自然是要支援的,正準備掏錢支援下,左掏右掏了半天才發現自己忘...-

兩位領導吃完飯,就去了後廚看望炊事班的戰士。

徐謙一臉緊張的擦了擦手,小心問道:“兩位領導好,是今天的菜有什麼問題嗎?”

今天是第一次上北方菜係,雖然戰友們的熱情高,但現在領導找過來了,他擔心是領導有什麼不滿意。

“確實是要說菜品的問題,這次你們炊事班做的很好,不僅治好北方戰士的水土不服問題,還為大家漲了見識,吃到了不一樣的北方菜,值得鼓勵!”

付旅笑嗬嗬的拍了拍他的肩膀,“不錯,繼續努力,爭取多研究幾個好菜出來,豐富咱們食堂的菜品,讓其他戰區也看看,咱們的炊事班也不差。”

“上次和老裴打電話,他還說他們部隊食堂的菜最好吃,我看,咱們的也不差,下次軍區比賽時,讓他們好好瞧一瞧。”王參謀跟著說道。

“好,我們一定好好努力!”徐謙小心的撥出一口氣,看來領導們對他做的菜很滿意啊。

“小徐,我記得你們前幾天不是還冇研究出北方菜嗎?怎麼突然就能做出正宗的北方菜了?”付旅話頭一轉,又閒聊起其他的問題,“是請教人了嗎?”

“確實是請教人了,我去家屬院請教了陸團長的妻子紀小溪,紀嫂子會很多地方的特色菜,不僅教了我北方菜還寫了一本小菜譜送給我。”

“陸景川的妻子?她竟然還有這手藝,菜譜能給我看看嗎?”付旅對紀小溪越發好奇了。

先前剛來家屬院時,軍營裡處處流傳著他們家的事情,甚至他引以為傲的優秀戰士陸景川,都敢頂著嘴唇上的牙印招搖過市。

他當時其實對紀小溪的印象不是太好,總感覺是個張揚的性子。

這剛來家屬院,就鬨的大家都知道,景川這人是優秀的過份,她想盯緊些也能理解。

但這些行為,就未免過分張揚了。

“旅長,這就是嫂子給我寫的菜譜。”徐謙從身上拿出一個小本子遞給付旅,解釋道:“這是嫂子連夜寫了讓人給我送過來的,我才能第一時間做出這些北方菜,嫂子很細心,有些地方怕我看不明白,還特意標註了。”

一說到紀小溪,徐謙是一臉的崇拜。

做了這麼多年的炊事班班長,他也不是什麼都不懂的小兵了,掌管著整個後廚,他的權力還是很大的,平日脾氣說不上差,但絕對稱不上和善。

炊事班的戰士們,有時候還是挺怕他的。

徐謙體型胖,又是濃眉大眼的長相,嚴肅起來挺能嚇人的,有小戰士犯了錯誤,他懲罰起人來也是絕對不手軟。

但自從得了這本小菜譜後,臉色一下就變得和善起來。

一有空閒就捧著小菜譜看,臉上笑眯眯的,有小戰士犯了錯誤,也不罵人了。

炊事班這兩天跟過年一樣,氣氛相當和諧。

付旅自然也是耳聞過這位炊事班班長的事情,比上一任班長還認真負責,對炒菜很執著,樂於研發新菜品,同時對部下很嚴格。

現在看,這個徐謙對紀小溪很是欣賞啊。

付旅接過小菜譜看了幾眼,越看越覺得自己對紀小溪的看法是帶著偏見的。

都說看字如看人,紀小溪的字體圓潤清秀,完全能想象到主人是個乖巧的性子,這通篇的菜譜,連配菜切斜刀還是薄片都寫的清清楚楚,可見這字的主人是個很細心的人。

難怪連徐謙這麼個粗漢子,隻是見過一麵,都忍不住誇上幾句。

想想也是,陸景川這麼聰明的人,是不可能帶著一個華而不實的女人來隨軍的。

他果然是老了,竟然僅憑一些片麵之詞,就匆匆判斷一個人的品性。

“這菜譜寫的倒是當真詳細啊,每個地方的菜雖然隻有幾道,但這個文和省我知道,肉丸湯最是出名了。

她這是將幾個地方的特色菜都寫了出來啊。

有了這份菜譜,出門都能去國營飯店當大廚了,這女同誌也是夠大方的啊,就這麼將菜譜貢獻出來了。”王參謀在一旁看的嘖嘖出聲。

“嗯,確實是很大方,陸景川娶了個好媳婦啊。”付旅合上菜譜交給徐謙道:“好好研究,既然人家給了,肯定是希望你能將這些菜做出來,為咱們部隊食堂多更新菜品,讓戰士們能嚐到各地的菜品。”

“好,保證完成任務!”徐謙鄭重的接過菜譜,敬了個禮。

付旅和王參謀離開食堂後,又往另一棟大樓看了一眼,意味深長的笑了一聲,“明天開始,給審訊室送的飯菜,都打那些新菜。”

“好。”王參謀一臉的我懂。

陸景川這幾天都泡在了審訊室,那幾個外國人嘴巴硬的很。

他威逼利誘,好不容易從他們嘴裡套出一些資訊,這些狡猾的外國人就藉口傷口疼,每天哎呦哎呦的喊個不停,氣的他腦仁疼。

唉,上次審訊差點把犯人審訊瘋了,導致上麵這次特意叮囑,讓他悠著點來,不然,他非要讓這幾個人體驗下他的審訊手段。

“團長,吃午飯了。”有小戰士提著幾盒飯過來,在桌上擺開。

“陸景川,這次的情報問的差不多了吧?我感覺剩下的也差不多能猜到了,要不先把這部分告訴上麵吧。”劉航在桌上敲了敲筷子,準備打開飯盒吃飯。

“可以,你先寫成報告,詳細說明下,剩下的我要再審審,裡麵應該還有很多秘密可以挖,我......”陸景川哢嚓一下打開飯盒,看到裡麵的菜愣了一下,問向旁邊的小戰士道:“這些菜,是從食堂打過來的?”

“是的,我親自去打過來的。”小戰士老實的回答。

“怎麼了?”劉航嘴巴咀嚼的動作一停,見陸景川一臉凝重的樣子,嘴裡的飯都不敢下嚥了。

“這菜。”陸景川夾起一筷子菜,“你不覺得有些奇怪嗎?”

“呸呸呸。”劉航趕緊將嘴裡的菜吐掉,將筷子往桌上一拍,高聲道:“你是不是懷疑菜裡被下了東西?我就知道咱們這裡肯定潛伏進了敵人!我馬上就去向上麵反映。”

他這幾天審問犯人已經形成條件反射了,懷疑部隊已經潛入進敵特了。

旁邊的小戰士也被他嚇了一跳,趕緊解釋,“我......我冇下東西,現場那麼多人看著,都可以給我作證。”

-廚上桌。陸景川已經滿腦子驚訝了,這還是她當初娶回來的那個媳婦嗎?居然能做出這麼一大桌色香味俱全的菜,光看著就覺得好吃,聞一聞更是忍不住流口水。坐在他懷裡的兒子,已經被香味饞的直舔嘴巴了。紀小溪將最後一道菜放到桌上,杜玉梅纔開口道:“都開飯吧。”一時間,筷子都奔著紅燒肉而去。大家早就被那盤吸引人眼球的紅燒肉給饞了好久,幾個小的嘴巴都要舔乾了。紀小溪笑著給手短搶不到菜,乾看著嗷嗷著急的兒子夾了一塊紅燒...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