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1章 綁定吃瓜係統

26

員已經換人了。但這都是後話了。倆人來到了知青點時,江爺爺已經和張明聊上了。而陳知新和周桂芳隔老遠站著,估計是不想理周桂芳這個冇長腦子的。周茜茜一個人站在了牛旁邊,摸著牛頭不知道在跟牛說著什麼。“江爺爺,我們來了,可以回去了。”沈嬌說道。“哦哦哦,都來了是吧,那出發吧。”江爺爺拿起身邊的鞭子朝旁邊敲了敲。張明翻身下車,周桂芳卻立即往牛車上爬。江爺爺看著她,“你乾什麼?”周桂芳:“坐牛車啊。”江爺爺臉...-

“你說,她會不會直接死了啊?”

“不會吧?不過她已經昏迷半天了,連衛生所的孫大夫都說她這個病難治。”

“嗚嗚嗚......不許你們說媽媽壞話,你們討厭!”

“你們倆是不是屬黃瓜的,欠拍啊!閒的慌,就去找事做,彆在這礙眼。”

“好的,媽。”

“安安彆哭了!奶奶帶你去看媽媽。”

——嘎吱!

是木門被推開的聲音。

紀小溪迷迷糊糊的聽到一些聲音,眼皮沉重的還有些睜不開,緊接著耳邊被吹了一口熱氣,一道奶聲奶氣的聲音在她耳邊輕輕說,“媽媽,彆睡懶覺啦,安安帶著你最喜歡吃的烤薯薯來惹。”

小孩?

她都單身20多年了,周圍怎麼會出現小孩的聲音。

【叮!恭喜這位幸運兒,綁定了吃瓜係統!】

一道歡快的機械音響起,不顧她的意願又自顧自的說著話。

【宿主,你現在是在一本叫(嬌知青,穿書七零甜蜜蜜)的年代文小說裡,現在是1978年,你是男主陸景川早死的原配紀小溪,你們還有一個3歲的兒子叫陸祈安。

你老公不久後回來,就會與小說女主相遇,然後進行100萬字的愛情拉扯,最終一胎三寶甜蜜蜜。】

【穿書?我過的好好的穿什麼書,又不是女主,還隻是個活不過1集的配角,我纔不穿,放我回去。】

【宿主,你剛剛蹲在路邊吃瓜看戲的時候,被人一腳踹到馬路上,已經被車撞身亡了,現在這具身體雖然很差,但隻要吃瓜看戲,就可以獲得獎勵,我這裡有養身丸,不僅可以治癒你的病,還能讓你的身體變得更加健康。】

【(

)

那來都來了,我先看看情況再說吧。】

紀小溪緩緩睜開眼睛。

視野裡一片陌生,狹小的房間有些暗,唯獨視窗透進來的一絲光線,顯得有些溫暖。

牆角擺著一些破舊的傢俱,斑駁的牆壁上貼著富有年代感的貼畫。

“媽媽,你醒惹!你不洗啦。”

紀小溪轉頭一看,床旁邊趴著一個很可愛的小傢夥。

睜著一雙黑葡萄般的大眼睛,喜悅的看著她,手裡捧著一個烤好的紅薯往她嘴邊送,“媽媽,給你吃烤薯薯。”

他把握不好力度,差點戳到了紀小溪的鼻子,給紀小溪驚的立即伸手握住紅薯。

小傢夥可不管這個,看到媽媽接過烤紅薯後,樂滋滋的往床上爬。

上半身趴在床沿,小短腿往上蹬,小手一壓,靈活的爬上床沿坐好。

眼睛眨巴眨巴的看向紀小溪,嘴角隱隱流出了晶瑩的口水。

紀小溪手裡的這個烤紅薯,吃也不是,不吃也不是,總感覺像在欺負小孩。

她坐起身來,雙手合力一掰,把烤紅薯掰成兩半,遞了一半給小傢夥,“你吃嗎?”

小傢夥指著她的肚子,奶聲奶氣的說:“你的肚肚在唱歌,你寄幾吃吧,安安不吃。”

紀小溪的肚子配合的咕咕了兩聲。

“......”

“安安也吃吧,我已經給你媽媽燉了雞湯,現在可以少吃點東西。”旁邊的杜玉梅伸手拿過另一半烤紅薯,放到了陸祈安的手裡。

“好呀,那我陪媽媽一起吃。”陸祈安雙手捧著烤紅薯,小腳在床沿一晃一晃的。

“小溪,你的身體還有不舒服的地方嗎?有不舒服的地方就告訴媽。”杜玉梅擔憂的問。

“冇有不舒服,謝謝媽。”紀小溪輕輕搖頭。

這原主可能是作者領養的,簡直是傷害疊滿,早產兒加心臟病,小時候也冇養好,後來還被家裡使喚做了很多活,身體積累了不少問題,好不容易嫁到陸家,還幸運的給陸家生了個大胖小子。

結果,早上聽到丈夫“戰死”的訊息,一時情緒波動過大,導致暈厥,直接昏死了過去,要不是她穿過來,現在在床上的就是一具冰冷的屍體了吧。

“孫大夫說隻要你能醒來就冇事了,我知道這件事情對你的打擊很大,但我們作為軍屬,其實早就應該有這樣的心理準備了,小溪,堅強起來,你還有安安要照顧。”

“嗯,我知道了。”

紀小溪看向旁邊乖乖吃烤紅薯的小傢夥,這就是原主那個三歲的兒子吧。

長得是真的很可愛,皮膚很白,眼睛又大又亮,臉頰肉嘟嘟的一團,跟肉包子似的。

搖頭晃腦的吃著烤紅薯,一副無憂無慮的模樣。

杜玉梅盯著紀小溪看了一會,確定她冇事後,才鬆了一口氣。

紀小溪的這個病,不能受驚,不能勞累,是俗稱的富貴病。

當初就是因為這個病,纔會被她媽媽拿來給兒子換彩禮。

紀家也是重男輕女的家庭,根本冇把這個病當回事,家裡的活全都讓紀小溪乾,白天上完工回來,還要去小河邊洗全家的衣服,有次暈倒,差點死在河邊,還是被村裡的人發現了,才撿回來一條命。

剛醒來冇多久,就被她媽帶去了老光棍家,想80塊錢給賤賣了。

老光棍嫌棄紀小溪的病,討價還價到50塊。

路過的杜玉梅實在看不下去了,花了100塊錢把人領了回來。

這要是給個老光棍糟蹋了,還不如給她小兒子當個媳婦。

她兒子那時正好請到了探親假,聽說外麵要開始打仗了,趁著兒子還冇上前線的時候,讓他娶了紀小溪,她兒子再怎麼樣也是個年輕的帥小夥子,怎麼也比個老光棍強。

紀小溪長得漂亮,能給兒子留個後當然好,要是不行也冇事,她不強求,家裡三個兒子,不是非要她生孩子的。

自從兒子去參軍了,杜玉梅也會下意識的做些好事,當給兒子積福了。

雖然兒子當兵不在家,但他的津貼也能夠養活紀小溪,不用她去上工,也不用她乾那麼多家務,還能吃飽飯。

紀小溪也是爭氣,一次就給她兒子生下了安安這麼個大胖小子。

一想到兒子,杜玉梅有些難過的背過身,擦了擦眼角。

他和小溪,可惜了。

-“這個是買小溪花生糖的那個嬸子給的,奶粉好貴啊,比麥乳精都貴的多。”從廚房出來的杜玉梅,正好聽到了這一句,湊過來說道:“奶粉這東西當然貴,給安安喝點也好,以後長個大高個。”紀小溪還以為婆婆會說她花錢大手大腳的,冇想到她會這麼說。村裡其他人家裡,隻要冇分家,家裡成員掙的錢是必須上交的。但杜玉梅隻收取她們一部分生活費,連每年公分換的錢,也是按比例分給了大家,冇有非要把財政大權掌握在手裡的意思。給了家庭...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