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298章 必須救她!

26

住。“喂,你故意的吧,小心我……”一個男孩子衝到女孩前頭,打算給撞到女孩的寧惜玥一個教訓,卻在看到寧惜玥的臉時,陡然僵住,眼裏滿是驚豔。不僅是他,在場的看到寧惜玥的樣貌,無不露出驚豔目光。寧惜玥今天穿著一件短袖雪紡小香風連衣裙,白色上衣搭配碎花藍裙,看上去清新自然。炎炎夏日,擁擠的景區街頭,突然出現這麽一抹清新之色,著實亮眼。最奪目的是那張臉。寧家的基因好,寧惜玥更是集聚父母的優點,自小便是個美人...-

紀臻聽完蘇童的話,腦海中有一段時間空白,正在路上高速行駛的車差點兒插到其他車道,撞在其他車輛上。

他迅速回過神來,轉動方向盤將車頭擺正,腳踩油門,車子幾乎飛了出去。

秀林山山腳圍著不少人,旁邊停著幾輛警車,警察用警戒線圍住上山的路口。

半山腰,一片空地被炸成焦黑色,兩輛看不出本來模樣的車相距不遠,車已經完成變形,同樣是漆黑一團,還在冒煙。

紀臻過來時看到的就是這樣的場景。

他瞳孔縮緊,隻希望寧惜玥不會在這裏。

他和警察幾乎是前後腳到的,警察正將車內的人搶救出來。

紀臻快步走近,看到那人的臉,頓時神色一變。

“紀先生,您認識這位傷者?”

紀臻點頭:“他叫秋楚揚。車上還有別人嗎?”

“冇有,隻看到他。”

紀臻剛鬆了口氣,便聽對方又道:“還有一個女性傷者,躺在車旁,估計是從車裏爬出來,冇能堅持住,昏迷過去了。”

“冇死?”

紀臻心又提起來,帶著希望。

警察點頭:“雖然冇死,不過傷勢嚴重,呐,剛抬到那輛救護車裏。”

紀臻聞言,大步流星地趕往救護車。

推開後車廂的門,隻見一群身穿白大褂的醫生和護士正在對一名傷者進行搶救。

那些醫生護士聽到車門被打開,都抬頭看向他。

“先生,這裏不能進。”一個護士過來阻止。

紀臻麵沉如水,氣勢凜然:“我是她家屬。”

對方聞言,停了下來。

紀臻跳上車,往病床上看,傷者幾乎麵目全非,可他依然一眼便認出這張臉。

“惜玥!”紀臻失聲喊道,高大挺拔的身體瞬間僵住。

緊接著,他便以快若閃電的速度衝了過去。

醫生差點兒被他撞倒。

“先生,請不要妨礙我們對傷者的搶救。”

紀臻僵著身體退到旁邊,深邃的黑眸緊盯著那張臉,一字一頓地道:“救她!必須救醒她!”

“我們會儘力的。”

“不是儘力,而是一定要救醒她!”紀臻沉聲發話。

醫生這種家屬遇到多了,誰不是希望自己的家人活下去?要他們醫生一定得救活傷患病人,而他們隻能量力而行。

幾個醫生和護士不再說話,趕緊做一些緊急救治措施。

紀臻在旁邊眼睛一眨不眨地看著,腦海一片空白,什麽也無法思考。

無論如何他也預想不到,早上還在自己身邊安然沉睡的老婆,一轉眼便成了這副模樣,生死難料。

惜玥,你一定要活下去,堅強地活下去。

果果那麽小,你忍心拋棄他嗎?

紀臻垂眸,拉起她的手。

入手之時,心裏產生些許異樣,但他沉浸在恐慌中,冇有察覺。

一直到車子開始移動,紀臻那種怪異的感覺再次湧上心頭。

他順著寧惜玥的手看去,卻冇有看到寧惜玥手上的鐲子。

她的鐲子非同一般,有一種神秘力量,她說過,鐲子是冇有辦法從她手上摘下來的,除非鐲子碎了。

如果鐲子碎了,肯定是在爆炸中碎掉的,她的手腕焦黑的顏色不可能那麽均勻,那裏應該有一道比較白的痕跡。

他立刻扔掉她的手。

剛纔將她的手握在掌心裏,他便有種奇怪的感覺。

是了,這不是惜玥的手。

惜玥的手要小一些,手指纖細,骨節不像這個女人的那麽大。

她不是他的惜玥!

他再看向她的臉。

臉上有一大片被燒傷和玻璃碎片劃傷,血淋淋的,與焦黑的皮膚雜糅在一起,給人帶來視覺上巨大的衝擊。

輪廓與寧惜玥的非常相似,但是,這並不代表她就是惜玥!

紀臻猛的站起身喊道:“停車!”

一車的醫生護士全看向他。

“先生,現在車正在下坡。”

紀臻推開後門,一邊怒道:“停車!”

車內的人被他的氣勢嚇到,護士趕緊和前麵司機聯係,車速下降,紀臻不等車徹底停下,便直接跳下去,原路跑去。

車上醫生護士麵麵相覷。

“我們現在怎麽辦?”

“不用管他,先把傷者送到醫院進行手術。”

紀臻衝回去,與另外一輛救護車擦肩而過。

前方警察還在對現場進行勘察,紀臻直接找了剛纔回答自己問題的那名警察。

“一共找到幾個傷者?”

對方被他的問題問愣了一下,隨後回答:“兩個呀,一男一女。”

“冇有別人?”

紀臻問。

警察搖頭。

接著他開口說道:“不過奇怪的是為什麽會有兩輛車,而且看兩人昏迷的位置,一個在麪包車內,一個在麪包車外,後麵那輛車冇人。”

紀臻心很慌很亂,無法思考,他憑藉強大的毅力讓自己勉強冷靜,拿出手機給蘇童打電話。

“查一查惜玥現在的位置。”

蘇童冇有過來,她被紀臻留在家中照顧果果,寶寶跟她一個房間,躺在床上睡覺,她隔著老遠用電腦。

聞言立刻回答:“定位顯示在原地,冇有動過。”

紀臻眼神頓時一凜。

就在這時,他餘光暼見一個警察提著個透明袋子過來,裏麵裝著一個被燒焦的物體,形似手機。

紀臻下巴繃緊:“查市區通往秀林山的路控。”

“我剛剛就在查,惜玥的確開著家裏的車從市區去了秀林山,她前麵不遠一直有一輛麪包車,我懷疑玥玥在跟蹤那輛麪包車。”

紀臻深吸一口氣,聲音發出來,沙啞得令人驚訝:“你能確定她把車開到山上,冇有下山過?會不會有人偷了她的車?”

“從路上的監控來看,並冇有看到她下山。”蘇童心裏暗歎,如果是車被偷了,定位怎麽會在秀林山?

忽然,她的視線在顯示器上麵頓住。

這是一段監控視頻,一輛越野車上山到下山,不到一個小時的時間,而且是在惜玥的車上去之後,那輛車纔上去的。

她將自己的發現告訴紀臻。

紀臻沉聲下令:“找到那輛車!”

“明白!”

掛了電話,紀臻看著可怖的現場,心臟劇烈跳動。

他實在不敢想象,如果發生爆炸的時候,惜玥在車上會怎麽樣。

抬眸看向警察,他問:“現場有冇有可疑之處?知道爆炸怎麽產生的嗎?”

“應該是炸藥。”一道男聲插進來。

紀臻抬頭,看到是之前闖進寧家搜查的葉隊。

葉隊麵容冷峻:“從爆炸的威力和效果來看,不隻發生一次爆炸,應該是連環爆炸,其中有一排炸藥應該安裝在車底部。”

紀臻瞳孔微縮,呼吸加重,俊美的臉如同惡魔般冷酷:“確定現場隻有兩個人?”

“傷者隻有兩個,不過根據我們勘察的線索來看,在爆炸之後,應該有人來過,旁邊樹林裏的草有壓過的痕跡。而據我們現場瞭解,並冇有無關路人去過。”葉隊用下巴指了個方向說。

最先趕到這裏的不是警察,而是山下的村民,他們看到半山腰上有火光,以為失火,衝上來想要滅火,然後發現了這裏,纔打110報警。

他們根據村民的口供,可以斷定村民從山下上來就站在這裏,並冇有繼續深入。

地上那些腳印也就可以理解。

不過葉隊仍然有些疑問,為什麽會發生爆炸,為什麽會有兩輛車?

“葉隊,我們發現這個。”

一個警察手裏拿著一條斷了的繩子過來。

“這應該是綁著炸彈的繩子,掉在離車十五米遠的地方。”

因為是金屬製的,所以冇有完全被毀。

葉隊吩咐:“收起來,帶回去。”

那警察用鑷子小心翼翼地把那截金屬線放進一個透明袋內。

“紀先生,你懷疑其中一個傷者是你的家人?”

紀臻板著臉道:“不,我懷疑我的妻子被人綁架了,但不是那個女人。”

葉隊眼裏閃過一絲訝異之色:“何以見得?”

紀臻不知道寧惜玥現在是何狀況,不打算與警察多聊:“你們繼續,我到處看看。”

葉隊看著他離開的背影,半晌,吩咐身邊的警察趕緊乾活。

紀臻往葉隊所示的有可疑之處的方向走去。

往裏麵走,果然看到地麵的草有被壓過的痕跡。

紀臻忽然蹲下,看著腳下的那片草。

上麵沾著不少灰,還有……血跡!

紀臻立刻站起來,扭頭對身後的葉隊道:“這裏有血,你們進去看過冇有?”

葉隊聽到他的聲音,立刻朝他走來。

看向紀臻手指的方向,葉隊點頭,然後叫了幾名警察過來。

紀臻領頭,一群人穿過高高的草叢,深入山裏。

山坡陡峭,那些草又長得十分茂盛,到了人的肩膀,有一些特別高的,直接蓋過人的頭頂。

幾人艱難地走過一段路,眼前豁然開朗,冇有礙事的草,他們清楚地看到地上有一條血跡拖過去,一直延伸到斷崖邊。

雖然隻是半山腰,但因為這麵山體陡峭,如同懸崖一樣。

葉隊看著地上的血,臉色陰沉。

血在這裏出現,說明這起爆炸很可能是一場凶殺案,而且受害者不止兩個人!

比他臉色更難看的是紀臻。

看到那些血,他第一個想到的是寧惜玥。

-跳。衝過去?撞死人可咋辦?但他也明白,這些人麵目猙獰,匪氣十足,不趕緊離開,肯定會受傷。這夥人冇料到寧惜玥他們居然敢開車,擋在車前的人嚇一大跳,眼疾手快閃到一邊。小劉從後視鏡看到對方並冇有大礙後,悄悄鬆了口氣。雖然說他們這是為了逃命,但要真撞死人,麻煩肯定小不了。“小姐,他們跟上來了。”小劉一邊踩油門,一邊關注著後麵。那夥人跳上路旁兩輛小型麪包車,向他們追來。麪包車的速度哪裏比得上寧惜玥坐的轎車,...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