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6章 小姑孃的心思

26

,彷彿害怕再遇到什令人心跳加速的事情。她匆匆起身,向著樓梯跑去,一邊喊著:“媽,我的校服呢?媽,我的鞋子呢?媽,我的書包呢?”她的聲音充滿了青春的活力,如同清晨的鳥鳴。“媽,我走了。”“漫漫,早餐在這。”**聲音從廚房傳來,充滿了關愛和溫暖。顧漫漫順手從桌上拿起一份熱氣騰騰的早餐,剛走到門口,又停下了腳步。她回頭看了看桌上的早餐,想了想,轉身走向餐桌,又拿起了一份早餐,並從冰箱拿了兩份酸奶。她懷抱...-

晨跑活動結束,大家陸陸續續的向教室走去。進教室時,江一南迎麵撞上一人。“對不起....”還未說出口,就聽見身後傳來:“你怎走路的,冇看到前麵有人嗎”話罷就看見一身影迅速跑到她麵前“楚楚,你冇事吧,有冇有撞到哪?”這不是一直喜歡她的“陸浩”,從高一到高三一直明暗表現著。江一南下意識後退一步給麵前的兩人留出空間,目光不經意的看向了剛剛被撞那人。是早上晨跑時圍在操場上竊竊私語和喊他名字的段楚楚。淺粉色短袖上衣搭配著米白色小半裙,高挑的個人,目測差不到1米7,也擁有不屬於這個年紀該有的挺拔。淡黃色的流蘇束髮帶將一頭濃密的長髮輕輕的挽起,額前微微捲曲的劉海輕輕聳動。如玉般的麵龐,明媚透亮的大眼睛,其右側眼角輕輕的點綴著一顆淡黑色痣。聞言,段楚楚匆匆回答:“冇事,不好意思。”說完扭頭就往教室走去,獨留剛剛還在為她打抱不平的陸昊尷尬的立在原地。“你們下次注意點,不要再撞到人了。”大抵是為了緩解自己的尷尬,他大聲的說完也回頭向教室走去。江一南摸不著頭腦,茫然的看向一旁的陳凡:“發生了什?”陳凡搖了搖頭,表示自己也不知道。“一南,你們剛剛在外麵乾嘛呢?”顧漫漫望著路過的他好奇問道。“冇事,就不小心撞到了別人。先不說了快上課了,下課的時候等我。”江一南快步向座位走去。剛坐下不久,上課鈴聲鐺鐺鐺的響起,想是門衛老王依舊用力敲動著那老舊年邁的鈴鐺。班主任林協從教室前門走進來開始了今天的第一節課。因為重生的原因江一南發現自己的記憶力和計算能力強得可怕,隨便聽一聽就將班主任講的題給融會貫通了。索性開始一心二用,他掏出手機看下螢幕上的QQ企鵝圖標閃爍。打開QQ,還以為是小說通過編輯稽覈編輯新增QQ呢。定睛一看是QQ訊息,打開訊息框。wo是楚楚:“剛纔不好意思,陸浩一直都是這樣的性子,你不要在意。”江一南:“冇事冇事。”說罷也冇管剛剛收到的新訊息,便直接點開QQ空間私人日誌繼續寫起了誅仙,趁這個時間多存點稿子。................忽然,一根就剩下點末端的粉筆飛了過來,正好命中了江一南的那你們。“江一南,我在上課呢,你在下麵乾嘛?你給我站起來!”講台上的林協瞪了他一眼,嚴厲道。江一南擦掉額頭殘留的粉,緩緩站了起來。林協指著黑板上的數學題:“你在下麵東搞西搞的,看來你是都學會了,你來解這道題,若複數z滿足i(1 2i)z=5,則z等於多少?”班上的其他同學紛紛扭頭看向他,大家都知道理科是他最不擅長的,他的理科成績常年排名倒數,所以大家都抱著看他笑話的想法看著他。“咚咚咚。”江一南正要回答,就聽到講台傳來聲音,是班主任林協敲了敲黑板,“大家看這,看他乾嘛?”江一南看得出來,同學們都想看他的笑話。不過這樣的小題還難不倒自己。江一南在重生前的數學確實很差,但是上一世的知識累積,再加上他有從事過相關的高中複讀相關助教工作,可以說高中的知識滾瓜爛熟。這點小兒科怎可能難倒自己?“怎不吭聲了?不會?剛剛不是在下麵一直鼓搗嗎?”林協訓斥道。江一南微微一笑,昂首闊步向講台走去,隨手抄起一根粉筆在黑板上刷刷刷寫了起來。解:由i(1 2i)=5.得(-2 i)z=5,∴z=5(-2-i)/[(-2 i)(-2-i)]=-2-i。“老師,答案是z=-2-i。”江一南微笑道。話畢,教室周著頓時安靜一片,所有同學都詫異的望著他。陳凡他們受武俠小說的影響,估摸著心都在想著這江一南是不是打開了什秘籍了學會了什神功,一下變成這厲害。就連麵前的顧漫漫也是一臉驚訝的的看著他。江一南的數學水平什時候提高了?難道是偷偷提前預習過。初開始林協也有點懵,估計他自己也冇想到江一南能答出來吧。不過一會林協就恢複了:“對,冇錯。答案和過程都冇有問題,你回去坐吧,雖然會了上課也要認真聽講。其他人都會了?”他返回位置坐下,心中暗暗竊喜,前世所儲備的知識碾壓一眾一本大學生應該冇啥問題。再次參加高考的話,說不定還能爭取一下高考狀元的名頭,不是狀元最起碼也是前五十。想到幾個月後的高考,江一南不禁期待起來。不過轉念一想還是不要太盲目自信,該學習該加深的知識還是要繼續努力。“南子,牛批啊,還以為你要被出去罰站呢!”陳凡在桌子底下暗暗豎起了大拇指道。江一南揮了揮手說:“小問題,小問題,簡單的一批。”這時,一張小紙條從前麵扔了過來。是顧漫漫扔來的紙條。他彎腰撿起來一看。“哎呦,小南子神氣了一回啊!真棒繼續加油b(▽)d”紙條後麵還畫了一個大拇指的表情。江一南想了想,撕下一張紙,給她扔去了一個紙條。顧漫漫看到紙條之後,打開一看,回頭怒瞪他一眼。陳凡悄摸摸的問道:“南子,你給顧大校花寫了啥?她怎就瞪你了?”“冇什冇什。”江一南小聲應和著。另外一邊,顧漫漫的同桌範芊芊看著顧漫漫一臉的怒氣,也悄聲問道“漫漫,江一南給你寫了什?”“什也冇說,你等著吧,等中午的我收拾他。”顧漫漫怒哄哄道。她低頭在桌子下偷偷打開紙條。“我這神氣,是不是很給你漲麵子啊?顧老師,獎勵下我一個吻吧。”“混蛋,混蛋。回頭收拾你!”顧漫漫怒氣沖沖撕掉紙條。江一南見她冇有啥反應便繼續低下頭拿起了手機。打開手機隻見螢幕上的QQ瘋狂跳動,打開訊息框一看。wo是楚楚:“你數學什時候這好了!”wo是楚楚:“感覺你好像變了,數學變好了,早上還在晨跑,還會露出笑容。”江一南看到訊息框的訊息,不由的一驚。重生之後江一南好像變得更加自信從容了,所以笑容較於上世更多了。江一南隨意回覆了一句:“多笑笑更顯年輕。”隨後江一南便打開QQ空間私密日誌繼續開了自己的存稿大業。..........鐺鐺鐺下課鈴聲不知何時開始響起來了,同學們陸陸續續站起來向食堂走去。顧漫漫也早早的站起來和範芊芊先行離開教室了。江一南站起來一看教室麵空空蕩蕩的也不見顧漫漫的身影,以為她真的生氣了,不想見自己。難道是自己的紙條寫的太露骨了?還是?算了,想不通就不想了。“凡子,走啦,吃飯去。”江一南拍了拍他。“走走走,快餓死了。”陳凡蹭的一下站起來。兩人還有顧漫漫都住在同一個家屬樓,江州市紡織工業家屬樓。江一南的父親是江州市紡織工業公司廠長,母親是江州市財政局的一名小小的科員。顧漫漫的父親是江州市紡織工業研究院主任,母親是某私企公司投資部經理。而陳凡家就一個父親,在外麵做生意,他母親因為一次外出出公差遭遇車禍搶救無效因公犧牲。江一南還清晰的記得為了這事,省市各級領導來家屬樓慰問過好幾次,特地允許他們一家在搬家之前都可以住在家屬樓。後來高考之後,陳凡父親便在在陳凡大學所在之地買了一套房子,兩人便將舉家搬遷了過去。也就是因為這樣,江一南也漸漸和陳凡失去了聯係。上一世江一南每每想到他都會感歎多好的鐵哥們,因為搬家緣分而到此為止多可惜。這一世,這樣的遺憾不應該再次發生了!兩人離開教室,來到了學校食堂。還未走到視窗就遠遠看見顧漫漫和範芊芊在食堂角落坐著竊竊私語。“凡子,我老樣子幫我打一份過來。”說罷就向她們走了過去。陳凡看著我目光看著的地方隨即就懂了:“好的,等我。”顧漫漫看著向這邊走來的他,不知為何心有點慌慌的,感覺最近幾天江一南都是怪怪的。雖說兩人住在同一個家屬樓,往日也就偶爾同來同往一下,從未一起吃過飯,今天這是為啥。她滿臉疑惑的看著走過來的他,而一旁的範芊芊則是一臉八卦的樣子望著他們兩。“漫漫,不是說好中午一起吃飯?怎不等我啊?生氣了啊?”江一南一屁股坐在了她旁邊的長椅上,旁邊的範芊芊見狀連忙騰挪到了她對麵的位置,將長椅的空間留給他們倆,隨即擺出了一副看戲的樣子。“啊,啊冇有啊,還不是她餓了一下課就拉著我走了。”顧漫漫怯生生的說道。對麵的範芊芊一臉無辜的用手指了指自己,茫然的看著她,那個意思彷彿“啊,我餓了?”不過範芊芊看見她不停眨著的眼睛,便知道這是自己的閨蜜在向自己求援,隻好應聲承認到:“對,是我冇吃早餐,餓了所以一下課就拉著漫漫跑了,不怪漫漫。”一旁的江一南看見她們倆那明顯的小動作,故作冇看見也不拆穿她便隨口說道:“那就好,還以為你生氣了呢。”“冇有,怎會呢?”她話越說越小聲,臉上的緋色也漸漸的暈染開來,那嬌豔欲滴的感覺彷彿隨時要爆炸開來。“南子,來接一下,太多了我端不住了。”陳凡的聲音將有點尷尬的氣氛給戳破開來了。待江一南和陳凡兩人再次坐下時,顧漫漫臉上的緋色也漸漸的消散下去了,氣氛也漸漸的恢複了正常,席間隻剩下了兩人用餐的聲音和她們倆的竊竊私語聲。

-的內容。趁著現在思路清晰精神力尚可,江一南拿起了桌上的語文課本開始翻閱起來,漸漸沉入其中。聽著耳畔傳來的門房敲響的下課鈴聲,江一南這才發現晚自習已經結束了,同學們都背著書包向外走去。站起來看看四周好像都冇有顧漫漫的身影,應該害羞了所以先走了。旁邊的陳凡倒是睡得香噴噴的,江一南拍拍他“別睡了,回家了。”兩人收拾東西離開教室,來到學校操場旁的停車棚。看著停車棚麵停滿了各種老式的女士自行車,真的很有年代...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