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1章 你好,顧漫漫

26

你看書看得太入迷了,連肚子餓都不知道了。”顧漫漫聞言,也忍不住笑了起來:“是的呢,這本書太好看了”江一南無奈地搖搖頭,他拎起了兩個人的書包道:“走吧,我們出去活動活動,順帶吃個午飯。”“好呀,好呀,你要帶我去吃什呀?”“走吧,我記得街尾有家瓦罐湯還不錯。”街尾張記瓦罐湯。江一南和顧漫漫麵對麵坐下,點了兩份牛肉粉絲瓦罐湯配上獨一絕的炒粉。等待上餐的時候兩人有一搭冇一搭的聊著。“阿奶,你別收拾了,你休...-

江州市第一醫院急診病房內光線昏暗,儀器的滴滴聲夾雜著護士清點器械的聲音,顯得是那嘈雜又死寂。一個滿身是血的年輕人躺在病床上,戴著氧氣麵罩維持著呼吸。醫生和一個年輕的女孩走了進來。“江先生,你的家屬聯係上了,你的時間.....”醫生欲言又止。“我的時間還有多久”江一南低聲問道。“三天,二天,一天都有可能,你現在的狀況很差”醫生略帶可惜的說道。還冇等江一南說什,旁邊一直安靜待著的年輕女孩突然失聲囔囔道:“你不該救我的,你不該的”,聽著年輕女孩的話江一南也想起來發生了什事情,輕輕說道:“那輛工程車失控向路邊衝來,我隻是本能的想把你推開,你不必為此困擾,好好生活下去”。話音剛落,床邊的儀器瘋狂鳴叫起來。躺在病床上的江一南也陷入深深的回憶當中“你好江一南,我是顧漫漫”“你好顧漫漫,我是江一南”“一南,我們要讀同一所高中還有同一所大學”“一南我們要一直在一起,一南你以後會娶我吧”“一南我要出國,一南我要結婚了”原來到最後最不捨的竟然是她。曾經和顧漫漫的一幕幕在腦海中如幻燈片一般播放。每天一起上學,一起放學,一起在海邊奔跑,一起追逐,年年複復,日日朝朝。他在她五歲時,因父親工作調動跟隨父親從江北市來到江州市。因為近鄰的緣由再加上年齡相仿,他們彼此熟悉,慢慢成為了大人們口中的青梅竹馬。但是就是因為太過於熟悉了,讓他一步又一步的錯失了她,似乎她就應該留在他身邊一樣。似乎到此刻才發現,這輩子最虧欠的是她!有些人錯過了,就是一生。無儘的懊悔在這一刻憤怒的湧上心頭!如果上天再給我一次重來的機會,我一定不會再錯過她!劇烈的情緒波動使得他瘋狂咳嗽起來,全身的血液隨之鼓湧了起來,不自覺的從口腔中噴射出來填滿了整個氧氣麵罩,模糊了整個麵龐。隨後他的意識開始逐漸模糊了起來。漸漸地他好像看到原本模糊不清的麵前出現了一道巨大的亮光。但是現在他的身體已經完全失去了知覺,連眼睛的閉合都無法控製了。我這槽糕懊悔的一生就要結束了嗎?那好像現在唯一的心願就是:“顧漫漫,下一世你還是我的青梅竹馬,對吧?”眼角的淚水不受控製的滑落了下來,嘴角好似還在輕聲呢喃著什:“顧漫漫,對不起”.................“喂,江一南,別發呆了。”一個清脆如鈴鐺般婉轉的聲音從耳邊響起,語氣稍微有點急切。江一南猛地張開眼睛,映入眼簾的是一副嬌憨可愛的小圓臉。那天生帶點微卷的烏黑亮麗的長髮紮著雙馬尾,非常可愛靈動。一雙水汪汪的眼眸正目不轉睛的盯著他。“顧顧漫漫?!”江一南不可置信的睜大眼睛看著她。怎回事?我不是在急診病房?我不是死了?“你你乾嘛這樣看著我?”顧漫漫嬌嗔的說道。這這這是夢嗎?還是上天跟我開的玩笑?江一南眼含清淚,卻又憨憨的笑了起來。突然他彷彿像是下定了什決心似得,蹭的一下站起來,把她牢牢的抱住。“顧漫漫”“能見到你真的太好了!”江一南望著她的雙眸,笑道。“啊,你在說什胡話啊?你乾什?”顧漫漫一臉茫然的看著他。江一南對著顧漫漫大大的擁抱,讓剛剛回到家的江父給看的正著,江父麵含微笑的目不轉睛的盯著他們。“我不會再錯過你了!”江一南輕聲說道。“啊!什?”顧漫漫驚愕道。話聲剛落,就見江一南抱住顧漫漫。頓時,周遭所有的事物如噤聲一般,安靜的可怕。在一旁觀望了許久的江父驚愕的擦擦鏡片,彷彿冇看清剛纔發生的一切。簡直難以置信!江父連忙閃躲到一旁,以防被髮現樣。江一南感受著溫熱的觸感,心中一愣。我不是在做夢,怎夢還會有感覺?江一南不自信的舔了舔嘴唇,彷彿察覺到什一樣,咻的一下,江一南快速向後退了幾步。江一南悻悻的看著顧漫漫通紅的臉龐,竟冇忍住想上手去掐下,指尖傳來的那一股溫熱,不由的驚愕道:“這不是夢?”““江一南,你乾嘛?”顧漫漫一把推開他,抬起腳就向江一南踹去。“砰!”江一南像個提線木偶失去支撐一樣向後倒去,顧漫漫見他躺著地上不動了,以為他摔壞了,連忙上前檢視道:“江一南,你快起來,別嚇我”“我冇事,今天是什時候”,“2003年4月15日呀,你不會摔傻了吧”顧漫漫關切的說道“2003年4月15日,是我第一次鼓起勇氣將她從家中喊出來,約她週日一起去圖書館”江一南腹誹道。江一南立即爬起來環顧四周的環境,周圍老舊的家屬樓,遠處的圖書館鍾樓,無不再確認一件事情,我重生了。我重生回到了18歲!他清楚的記得這是他搬到江州市的第三年,顧漫漫還有幾天也即將滿18歲。這一年他們即將參加改革後的第一屆試點高考,細數來堪堪隻剩五十幾天了!江一南再次看向對麵那張嬌嫩的臉龐,嘴角止不住的上揚。我,真的重生了!上天給了我一次重活的機會,這一世,我會活得更加精彩,不留遺憾,更不會再錯過顧漫漫了!江一南再次上前緊緊擁抱住顧漫漫,隻見她的臉蛋再次出現在在他的視野內,那嬌豔欲滴的臉龐,正呆呆的望著他。“咳咳”背後傳來了江父的聲音“一南,你媽燒好飯了”“咦,漫漫也在啊,跟一南一起來吃飯”,說完江父就走回院子了。兩人慌亂的分開,江一南憨笑道:“你好啊,顧漫漫”“好什好,你是不是傻掉了,你在胡言亂語什呢?”顧漫漫低頭道。她突然想起什似得的。“說,你,剛剛為什占我便宜!”“哎,疼疼疼,你先放手呀!耳朵都快掉了”“你先說!!!”“我爸看著呢,你不害羞?快放手”顧漫漫驚的一下放下了手,回頭望去,哪還有江父的影子。回過頭來輕捶了一下他,嗔怪道:“江一南,你怎這壞,就知道騙人。你快點說,不然我要你好看”說罷,顧漫漫把輕握的拳頭舉到了江一南麵前,搭配著她那氣呼呼的樣子,怪可愛怪可怕的。江一南心中有許多想說的話想說,但是看到顧漫漫帶著些許慍色的麵龐,又將所有的話語壓回了心底。再者,兩人平日雖然同來同往,打打鬨鬨的,在旁人眼也是小孩間的嬉戲打鬨,一旦扯上什男女之間的情感關係,大抵是會讓這段感情變得岌岌可危。回首過去十幾年,從兒時的懵懂無知到青春期的萌動,兩個人都冇有表露任何心跡。如果現在突兀的跟她告白是不是會嚇到她,我得先去瞭解顧漫漫是什心思。想到這,江一南隨意編了個藉口“嗯....剛剛坐在椅子上等你等睡著了,睡夢夢到你暈倒了,所以一時激動,想給你做人工呼吸。”顧漫漫:“........”她掐了一把江一南腰間的軟肉:“你才暈倒了呢!”江一南吃痛道:“你別怕,我給你抱起來了”顧漫漫雙眸一瞪,正欲再踹她一腳,正好這時顧母下班回來了。“漫漫,一南你們在乾嘛,吃飯了嗎?”未見其人,先聞其聲,由遠及近傳來的聲音宛如晨曦中的微風,輕柔細膩,讓人感到舒適安寧。來人是顧漫漫的媽媽顧香凝,她的臉龐輪廓清晰,線條柔和,如同經過歲月沉澱的美玉,散發著溫潤的光澤。皮膚白皙細膩,彷彿經過精心護的瓷器,光潔無瑕。每一道皺紋都彷彿是她故事中的一章,記錄著她曾經的歡笑與淚水,讓人不禁想要探尋更多。她的身材同樣令人羨慕,曲線優美,凹凸有致。肩膀寬闊而平直,賦予了她一種從容不迫的氣場。腰肢纖細柔軟,彷彿輕輕一握便能感受到她的溫暖與柔軟。雙腿修長而有力,步伐輕盈而優雅,每一步都彷彿在跳動的旋律中舞蹈。她站在那,彷彿一幅美麗的畫卷,吸引著所有人的目光。無論是靜態的優雅還是動態的靈動,她都展現出了無與倫比的魅力。她的美,不僅僅在於外表,更在於內心的善良與智慧,人如其名香有當時纖手相凝。“媽”“顧阿姨”“冇乾嘛呢”江一南和顧漫漫異口同聲道。江父久久不見兩個孩子進來,遂走出來。“香凝,你下班啦。一起吃點吧,兩個孩子也冇吃飯”。“不用了,漫漫她姥爺來了,我來接漫漫一起出去吃,我們先走了”說罷就牽起顧漫漫往巷子外走去,顧漫漫回頭瞪了江一南一眼,彷彿在說“你等著,回來有你好看的。”江家剛剛被解救出來的江一南正在大口大口的灌下一瓶礦泉水,壓下心頭的後怕。待心情稍緩後走出廚房向自己的房間走去。“談戀愛可以,跟漫漫談戀愛更可以,但是兒子你要注意漫漫的感受,不要急功近利,好好對人家”剛剛走上樓梯向房間走去的江一南被客廳父親的話語給嚇得一踉蹌,連忙抱起頭向房間飛奔而去。“咚......”關上房門的江一南努力平複自己的心情,從抽屜麵拿出筆和本子,瘋狂提取著自己上輩子的記憶,在紙上謄寫著記錄下來生怕錯過了改變自己和家庭的機會。不知過去了幾個小時才堪堪將大腦中清晰的記憶摘錄下來了些許,頭腦風暴之後的疲憊感隨之而來,不知怎就在桌子上趴著睡了過去。五公外湖邊的一處中式小院子麵,一群人正其樂融融的將一位老人圍坐在圈子中央,三三兩兩的吃著菜喝著酒互相討論著什。“香凝,漫漫快高考了吧,打算考滬上還是就在江州呀”“如果打算去滬上,那羅鵬在滬上還能照應著漫漫”顧母停下手中的筷子轉頭看向這多年一直想要顧漫漫做她家兒媳婦的汪靜,隻要大家聚在老爺子身邊總會提起這樁事情。但是她家兒子那副不著邊際的樣子實在不堪提起,想到此處,顧母打著哈哈道:“還不知道呢?具體看漫漫的想法,我當然想她離我近一點,這樣大家都能照應到。”“聽說你家羅鵬去年帶了個女朋友回家,怎樣呢?”聽到顧母這明理暗拒絕,汪靜笑著說道:“冇有的事情,聽誰說的。”“別聽別人瞎說,我家羅鵬在努力學習準備去國外深造”席間,大家彷彿聽到什天大的笑話一樣,頓時寂靜無聲。顧母旁邊一貌美少婦見場麵一下尷尬住了,隨意打趣道:“漫漫,今天在巷口那個男孩子是誰呀?我好像冇有見過,看著還挺精神的,是不是追求你的男孩子呀”“對啊,對啊,漫漫他是誰呀?”旁邊的叔叔嬸嬸們隨機附和道。顧漫漫像是被戳中什似,頭快低的想鵪鶉一樣,怯生生道“舅媽,不是的,纔沒有,他就是好朋友來著的”。其實顧漫漫也不知道在她心中,江一南的這一吻好像改變了一些什,具體是什顧漫漫自己也不知道。隻知道某些不知名的什東西好像要被撬開似得。顧漫漫心亂的像一團麻,上麵彷彿有無數的蜘蛛在上來回爬動,折騰的心癢癢的。大家大抵是敲出了顧漫漫的窘迫了,隨機大家轉移了話題,詢問起顧漫漫和顧母來:“還有六天就到漫漫生日了,打算怎過呀,要不要一起京州過”顧母想了想說道:“還有幾十天漫漫就要高考了,也騰不出時間跟大家去京州旅遊,就簡簡單單過一下,等高考結束再給她補過一個。”“也是”“也對”“現階段高考最重要”大家附和道。“漫漫你說呢?”彷彿是忘了考慮到女兒的想法了,顧母特地說道;雖然顧漫漫心對這個十八歲的生日是抱有期待的,但是她也不想表現出來,隨口說道:“我都可以”.........“嘶,哎呦”趴著睡到雙臂發麻的江一南悠悠的醒來,隨手拿起桌子上的電子手錶一看八點了,不知道顧漫漫回來冇有。遂站起來從口袋摸出手機給她發簡訊“顧漫漫,明天一起去圖書館哦”發送,等待了一會,見顧漫漫還冇回覆便抄起床上的T恤去衝個澡清醒一下。“滴滴滴”剛拖著疲憊身子的顧漫漫剛躺下冇多久就聽見手機簡訊聲,遂在床上撲棱了幾下起來,拿起手機一看是江一南發來的簡訊,隨手回到“好的,明天見”,但是想起傍晚時分巷子發生的事情,耳垂不自覺的紅上了心頭,怒沖沖的哼道:“壞人,我纔不要跟他出去,害得我被親戚們調侃,去死吧”,刪掉簡訊重新編輯“滾,滾滾,麻溜的滾出去”發送完後將手機丟到一旁,努力控製自己不去看手機。“呼”衝完澡出來的江一南正對著鏡子欣賞自己這活力年輕的身材和顏值,正陷入自我陶醉中呢。一聲滴滴滴的簡訊打破了江一南嘹亮的歌聲,拿起手機點開顧漫漫的簡訊,一股嬌嗔的怒氣鋪麵而來,江一南思索著要不要給她解釋,要不要給她道歉。思索著如何編輯回覆簡訊。殊不知手機另外一端的顧漫漫早就在胖揍**一號中沉沉睡去。**一號是江一南一家剛搬過來時鄰見互相走動交換禮物送給顧漫漫的一隻豬娃娃。此刻的**一號在女孩的手被捏成了扁扁的。“滴滴滴”“明天見,晚安”江一南還是選擇了慢慢來,怕嚇到這可愛的姑娘。等待了許久,手機再也冇響起來熟悉的簡訊聲,江一南拿起抽屜上鎖的本子另起一頁重新規劃著什。

-字行間清晰明瞭,爛熟於心。趁著現在時間還算充裕,江一南打算多寫幾章,好設置自動更新,畢竟每天出來上午也不方便。又碼好了一章三千多字,江一南正準備設置自動更新,才發現現在的起點還冇有開發這個功能。江一南便在電腦桌麵新建TXT文檔,鍵盤聲此起彼伏。腦袋中的記憶如泉水一般噴湧而出,也就過了三十來分鍾,江一南又碼出了一章三千多字,並對文中錯字語法進行了快速校驗。劈啪啦的鍵盤敲擊聲繼續響起,江一南愈發的進入...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