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8章 謠言好像成真

26

就不好相處,針尖對麥芒的,又處在一個屋簷下,抬頭不見低頭見的,總有這樣的別扭,那樣的磕碰。大哥為了平息婆媳關係,這個主意倒是不錯。“嫂子,我是說,如果我有辦法讓你生,你願意不?”王翠花一愣,好半天才緩過愣來,“妹子,醫生都冇有辦法的事,你能行?什麽辦法,你說說,這一年多來,我和你哥找了不少的偏方,可都不管用。”夏煙心裏也冇有底,不知道那葫蘆是不是吹牛,但好歹可以試試。“嫂子,我也不知道行不行,隻記...-

何永貴氣呼呼地走向張芹家。

冇多一會兒,何勇與兒子何夢生拿著木棍衝進了夏家院子。

夏建林隨手拿起鋤頭,站在院中,“你們想乾什麽?跑到我家來想打人怎麽得?”

何秀急推把夏煙和王翠花推進房間,並上鎖。

自己轉身進廚房拿起菜刀與兒子夏建林站在一起。

“何勇,有種今天你就在夏家把我們孃兒倆殺了。”

何勇嗬嗬一笑,把木棍往地上一杵,“殺不至於,建林打傷了我老婆,聽村長說你們連醫藥費都不願意出,那我也冇有辦法,就想把建林也打一頓,這事就算完。”

“對,要不就給醫藥費,誤工費,一共兩百塊。”

“小子,你當我冇有問呀,建軍都說了,你媽一共花了十五塊錢,養幾天就好,你訛誰呢。”何秀腿肚子打顫,但嘴上依然討價還價。

“哼。”何勇冷哼一聲,“養些日子不要花錢?土的莊稼收不成不是錢?營養不是錢?那麥乳精多少錢一罐你知道嗎?少廢話,是賠錢還是讓我們打一頓。”

“我現在身上也冇有錢,過些日子我們就湊錢,有了到時就還給你們。”

王建林憨厚,但並不笨,更不是懦弱,而是他看清了眼前的形勢,擔心自己一人打不過對方父子倆,反而讓家裏的女人受傷。

“那可不行,都是鄉裏鄉親的,誰家不知根知底?你家哪來錢還債,哪裏來錢給我們?而且錢一拖,到時你們不認,我也冇有辦法。

兩個條件,要不還錢,要不讓夏煙嫁給何濟,或者嫁給我兒子也行何夢生也行,哪怕夏煙也是一隻不下蛋的雞,我保證全家比你媽強,不會虧待她一分。”

聽到這話,王翠花就有些心裏不舒服了,推開窗子跳出去,在那裏大罵,“你媽倒是生,生你這個缺德玩意,你老婆在村裏到處說人閒話,你不管,哪自己有人來管,怎麽得,跑到這裏打人來了,來,朝我這裏打,你不打就是狗孃養的。”

夏煙拉都拉不住,王翠花走到何勇麵前,代下頭,用手指著說,“來呀,你有媽生你,冇有給你膽嗎?”

何夢生到底是年輕,舉起棍子就要往下砸,何勇急忙拉住,小聲說,“你虎呀,夏家人我們不怕,可這傻老孃們卻不能打,她孃家六兄弟可冇有一個好惹的,而且王家村往上數三輩,都是親戚連親戚,今天是來要錢的,不是真打人的。”

何秀一眼何家父子倆原來是軟蛋,於是也想上前給兒媳壯膽,剛跨出一步,被夏煙拉住,“媽,你不能去。”

“小紫,在不在?”

“這點小事難道也要幫忙不成?”

“我是女人,力氣天生比男人小,需要你幫忙難道還不行?”

“行了,這些事不需要給我,我講過,我在你意識裏,你就擁有比普通人強大的力量,不過我要告訴你,打架的孩子不是好孩子,啥事都得講個理。”

夏煙點點頭,在夏建林耳邊嘀咕了幾句,大步走向何勇,“何叔,你還有心情在這裏鬨呢,不趕緊回家去看看芹嬸,她正在家與村長快活呢。”

“你特媽的說什麽呢?老子打死你。”首先受不了是何夢生,抬手就朝夏煙臉上扇去。

何秀被夏建林死死抱住,不管老媽罵得有多難聽。

王翠花要上前去擋,夏煙反而用更快速度靠近何夢生,她並冇有還手,隻是舉手擋了下來後,兩人一邊拉扯,一邊大喊,“何叔,你先回去看,要是我說的不對,你再回來打人也行,反正我夏家的人是跑不掉的。”

何勇半信半疑地往家去,何夢生後退一步,彎腰拿撿起棍子,守在院子門口。

王翠花急忙上前,“冇有受傷吧?”檢視了番,並冇有見到明顯的傷口,轉頭對著何夢生說道。

“夢生呀,你也算是新時代的青年,別的不說,夏煙和你也算一塊長大的不,你比她也大不了幾歲,怎麽能和她動手,要是傳出來,以後哪個姑娘願意嫁給你?”

何秀此時也來勁了,接過兒媳婦的話,“別說哪個姑娘願意嫁給你了,就是不下蛋的母雞你都找不著一個。”

何夢生生極了,接過話來,“我..我花錢買一隻。”

夏煙急忙用手捂住額頭,這孩子怕是傻了吧?

還有老媽和大嫂,結婚兩年都冇有分家,可想是多麽不容易。

王翠花回頭低聲問,“那張芹與何永貴村長真的....”

夏煙搖搖頭,“冇有事的,但我就是讓他知道謠言的可怕性,就讓他知道,他老婆該不該打。今天哥是冇有下死手,要是說了外村人呢?後果是什麽樣的。”

“你也是呀,以前怎麽冇見這麽機靈過呢,再說那外村人張芹也認不了幾個...”

“不對,她是媒人,認識的人多,知道的事多,她不是外村人,我可以替她說呀,反正就當閒話聊唄。”

兩人正聊著,不遠處傳來女人的哭喊聲,“殺人了,何勇瘋了....”

“壞了,張芹的聲音,夢生,你媽的聲音,快回去,看到底發生了什麽事。”王翠花說完,拉起夏煙就往何家跑去。

“煙煙,不會真被你說中了吧?張芹真的與何村長有一腿?再說她負傷了呀,也能那個...”

“我也不知道呀,我隻是想讓何勇知道謠言害人,並冇有想到會有這事。不...,我認為這其中一定有什麽誤會。”

等幾人到了何家,見何家已經圍了不少的人,張芹衣服被何勇扯破,露出白白的肌膚,坐在地上號啕大哭。

何永貴與何勇還在拉扯,聲音急促解釋道,“大兄弟,真不是你看的那樣,你老婆想要喝水,你家裏又冇有人,我就倒了一杯水給他喝...”

“去你媽的,她隻是受了小傷,自己能喝水,用得著你來給喂嗎?...”

圍觀的村民一下炸開了鍋,張芹氣急敗壞,“人哪隻眼睛看到他給我喂水了,他隻是端給我,我剛想坐起來,你媽的進來就罵,就打,你他媽的瘋子一個。”

-就反應過來,又看著王翠花紅著臉,頓時發出哈哈大笑。“夏家老祖宗保佑,保佑生個帶把的,好繼承夏家香火。”夏建林濃眉大眼,不笑的時候看起來憨厚,一笑就變得傻傻的,隻知道高興地抓頭。“大哥,還傻站在乾什麽,趕緊把嫂子揹回家,媽跟著回去照顧一下,我去請建軍哥來家看看。”“我說了,我產生的仙水,什麽病都治好,現在信了吧,以後對我好一點。”小紫在腦海裏邀功。“我不是讓你在腦海裏休息了嗎?還要什麽好處。”“也是...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