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7章 以毒攻毒

26

還會下蛋呢,你把老婆寵成那樣,怎麽冇有給你生個一兒半女的。”“媽。”夏建林臉一黑,“冇有哪個像你這樣當公婆的。”“哼。”何秀冷哼一聲,不言語,喂完雞的手在圍裙上胡亂擦了擦手,一隻胳膊拿著一塊毛巾,一隻提個水桶,便往夏煙的房間走來,還不忘罵一句,“冇見過哪個男人天天把老婆寵成這樣的。”夏煙雖然醒來,但還冇有想好如何麵對這家人,尤其是那位潑辣的老媽,決定還是閉眼裝昏。房門被重重推開,何秀提著水桶,拿著...-

夏煙做好了飯,一家人誰也冇有動筷子。

“媽,哥,大嫂吃飯吧,這可是糧食做的,浪費可是不對。”

王翠花渾身都了在發抖,拿起的筷子又重重在砸在碗上,發出清脆的聲音,氣呼呼地問,“煙煙,你跟我說實話,你那藥到底管不管用,我吃了能不能懷上,如果不管用,明天我就給你哥離婚,讓她娶一個能生孩子的老婆。”

夏煙一愣,這有冇有用自己也不太清楚,這怎麽回答?一家的眼光急切地望著自己,心裏忙問,“小紫,你快回答我,你的仙水到底有冇有用。”

“不信我就別問。”小紫的回答乾脆利落。

“能,嫂子,百分百能,隻是你才吃了十幾天,怎麽了也要一個月才能確實呀,別急,再說了,夫妻之間最忌諱的就是把離婚老掛在嘴邊。”

“我這不也是急的嘛,你聽聽張芹說的些什麽,媽說我是不下蛋的雞,我忍了,可外人說我就受不了。關鍵她還說煙煙你和...”

何秀一聽,“狗日的,老子和她拚過魚死網破。”說完,飯也不吃,跑到院外,搬個凳子坐,張嘴就開始罵。

夏煙怎麽勸都勸不動,王翠花把夏煙拉回來,“我們不吃冇事,你得吃飯,身體要緊。”

“嫂子,你說張芹嬸與我家冇冤冇仇,為啥說話這麽傷人,到底圖個什麽呀?”

王翠花反而笑了起來,一屁股坐在凳子上,“圖啥,圖錢唄,何家可是承諾這門親事成了,給她五十!比她說十個媒都強。”

夏煙笑道,“何家為啥非要娶我?我還未成年呢。”

王翠花斜了她一眼,“難道你天天就不照鏡子嘛?為啥非娶你,還不是因為你長的漂亮,這十裏八鄉的,還有誰家姑娘比你更漂亮的嘛。”

夏煙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臉,苦笑道,“我覺得也長的一般呀!”

村長何永貴人未到聲音先到,“何秀,在家不。”

何秀放下手中的簸箕,笑著跑出來相迎,“何村長來了,快屋裏坐。”那個熱情勁都能把冰融了,這賠張芹多少錢,可全靠村長一句的事。

夏煙倒了杯溫開水端上來,何永貴看了她一眼,“夏煙真是越來越漂亮了,看來你家門檻呀得修一下,免得來提親的人給踩破哦。”

“何叔這話說的對,我們家隻有大哥一個男人,比不了別人家男人多,不怕事,就知道欺負我們,不是說閒話就是造謠的。

說來也對,反正說閒話和造謠也不要本錢,法律好像也管不了。但是我們家女人多,以前不說並不代表不會說。

提親不成,就造謠我跟誰誰親個嘴了,抱在一起了,何叔,你說現在人們是不是富裕了,吃飽了冇事乾?

何叔你是村長,我們家是什麽樣的人,村裏人都清楚,我們可不是那惹事的人,我哥為什麽打她,想必村長也瞭解清楚,俗話說的好,兔子急還咬人呢?

何叔這個村長可要公平公正處理這事,可得給我們這些小民做主。那為人民服務的口號可不能隻是用來喊的。”

“唉喲。”何永貴上下打量夏煙一番,“冇想到你還很伶牙俐齒,這事吧,張芹和你哥都有錯,俗話說,一個巴掌拍不響,你們賠點醫藥費,這事就算過去了。”

“是..是...”何秀急忙點頭,“都是一個村的,抬頭不見低頭見的,咱也不是那得理不饒人的主。隻是得賠多少錢?”

“錢冇有多少,隻是他們還提了一個條件。”

何秀一愣,與夏煙對了一眼,“啥條件,村長你說,隻要我家能做到的,保管做到。”

王永貴長出一口氣,心想這事算是辦事了,笑道,“也不是什麽大事,就是讓煙煙與何濟的親事訂下來。”

“不行。”夏煙氣呼呼地說。

“不行吧?那也行,我就不管了,你哥建林把人打傷了,就得負法律責任,王子犯法還與庶民同罪呢,你以為你們是誰呀。”王永貴的話明顯帶著威脅。

“是嗎?”王翠花從院外走進來,“那就讓王建林去坐牢吧。”

“你...”何秀氣得指著她的鼻子大罵,“你算老幾,我的兒子我做主,你在夏家隻算半個夏家人,哪能輪到你做主。”

“我同意大嫂的意見。”夏煙把何永貴麵前的水杯拿走,潑到院中,“明天開始,我就到處說村長家的老婆,女兒跟誰誰有一腿,反正我們是女人,女人說個閒話造個謠,正常的很,人家張芹不就是這樣做的嘛。對吧嫂子。”

“冇錯。”王翠花狠狠瞪了一眼自己公婆,“法律是公正的,張芹這麽說我夏家,不但冇受到法律懲罰,我們說個閒話造個謠也不是多大的事。要是村長到時要找了我們...”

“就讓村長的女兒嫁給村裏的傻子夏建樹,不嫁那就得負法律責任,王子犯法還與庶民同罪,進去坐牢。”

姑嫂兩人你一言我一語,何秀徹底算是聽明白怎麽回事,馬上附和道,“對,就這麽辦,還想賠錢,冇都冇有。”

“你...你們...”何永貴氣得渾身發抖,手指著她們氣道,“無法無天,一群法盲。”

“何叔,尊敬你叫一聲叔,你是懂法的,怎麽也跟著張芹說起媒來了,還是強買強賣的那種?”夏煙知道,今天這事可把村長也給得罪了,但也顧不上那麽多。

“好,好。”王永貴被氣笑了,“既然這樣,那我就讓他們報警,讓警方來處理吧,我就不管了。”

“嫂子,你聽說了嗎?聽說村長家的女兒與傻子夏建樹那個了...”

“哪個了?”

“又親,又抱的,唉喲,丟人喲...”

抬腳走了幾步的何永貴停了下來,轉身問,“你們...你們聽誰說的?”

夏煙咧嘴一笑,“村長,這重要嗎?你為啥不問問張芹說我和何濟親嘴抱在一起的時候,你怎麽不問問她是聽誰說的?”

“你這樣做事可不公平呀?如果真是這樣,那我可得去鄉上找領導問問,你這村長一碗水不能端平,是怎麽回事。”

-不上牆的男人,還冷嘲熱諷,越看越鬼火直冒,越想越生氣。她上前劈手奪過他的酒杯,啪地一聲砸碎在地上。這下,梁濤也急了眼。他指著夏雨的鼻子罵,“媽個鬼婆娘,你想搞啥子,我操你個*,連個兒子都生不出來,你還豪橫了?現在政策隻讓生一個,我看你孃家大嫂也要生個女兒,你夏家就算絕後了,老子好歹還有侄呢!”平時就好吃懶做,同樣是暴脾氣的梁濤,在酒精的作用下,攛掇著他的嘴巴,臟話一句接一句,句句都戳在夏雨的心窩上...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