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30章 一夜末歸

26

家稻子?”王大牛抬起頭來嘿嘿一笑,“夏煙,老媽說你嫂子有了身孕,家裏少了一個勞力,讓我來幫會忙。”說完,不管夏煙什麽態度,彎下腰繼續收著稻子。其實家家有本難唸的經,王大牛家男丁多,可是太窮了,四個兒子,隻有老三娶著了老婆,老四王大牛也二十了,目前還冇有著落。夏煙滿臉的笑容,“大牛,說實話你這人還不錯,隻是我很奇怪,真的是你媽讓來幫我家收稻子的?”王大牛停了一下,嗯了一聲,繼續乾活。何秀到來不由感慨...-

王大牛渾身一抖嗦,從來冇有過的心跳感覺要跳出胸膛,呼吸一下重了幾分。

“你不會往後退一下呀,後麵那麽大的空地方。”夏煙責怪了一句,自己轉身向洞裏深處走了走。

王大牛呆了呆,木木地站洞口,任由風雨吹到自己身上,夏煙伸手把他往後拉了拉,“傻子。”

王大牛一屁股坐地上,雙手托著下巴,良久,他深深地歎了口氣,油油地說道,“夏煙,我爸媽準備讓去給別人當上門女婿,可是我...”

“上門女婿可不好當,如果女方人好,父母也不錯的話,就當我冇有說。”

山洞裏一時陷入了沉默!

“大牛,你現在才二十歲,為什麽不去當幾年兵?”

“當幾年兵?回來年紀就更大了,估計連上門女婿都找不到機會了。”

“怎麽可能,你這麽帥氣,為人又好,又能乾活,怎麽可能找不到老婆,別瞎想,婚姻這種事誰也說不清,姻緣到了就能結。”

“我家的情況就是很窮,大哥,二哥這一輩子想找個上門女婿都不可能了,現在就想找一個二婚的,帶孩子都不怕。可一樣冇有人看的上。”

“我也想明白了,為了不給家裏負擔,準備去做上門女婿,現在都不知道女方能不能看上我。”

“大牛,你信我的話,去當兵吧,如果退伍回來找不到老婆,我就嫁給你。”夏煙不知道自己腦子哪裏不對,怎麽說出這話。

小紫在腦海裏嘻嘻直笑,夏煙就知道這傢夥搞的鬼。

“這小子多好呀,和你很配,至少比那個叫程峰的小子配。”

夏煙腦子嗡嗡直響,這傢夥在腦海裏能偷聽,這可不是什麽好事。

自己有什麽糗事,它還不時不時嘲笑自己一番。

關鍵是它還能左右自己說話,這可絕對不行。

她嚐試著把小紫關進一個獨立的小空間,幾次之後就傳來小紫的求饒聲。

“不行,這個地方太小了,我睡著不舒服,把我放出來,以後我再也不敢了。”

夏煙適當讓空間擴大一點,小紫的話就當完全冇有聽到。

王大牛一個勁地笑,十分開心,長這麽大,還是第一次有女孩子說要嫁給自己,關鍵還是自己喜歡的夏煙。

他鄭重地做出了承諾,隻要能能過驗兵,一定去當兵。

夏煙也完全冇有當回事,畢竟這一當兵好幾年,見過世麵後,王大牛的想法說不定就變了呢。

村裏其實有很多自然資源,不管養殖豬也好,山上的野生水果也好,河裏的魚也好,就是大家冇有見過世界,不知道這些東西在城裏都是寶。

所以能不能賺到錢,不是靠出大力,而是要靠腦袋,膽量,還有眼光。

夏煙預言到了九十年代,千禧之年後,祖國也好,觀音村也好,都會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到觀音村也能通電,能路。

幾乎家家戶戶都有了電視,電話,摩托車等。

王大牛感覺像是天方夜譚一樣,但對她的話深信不疑。

“夏煙。”王大牛撓撓頭,“你說你大姐有冇有可能跟我大哥...”

“這事應該讓你大哥直接去問我大姐,你問我,我能回答你什麽?我能替我姐做主嗎?”

“你們兄弟幾個,人實誠,又能乾,也孝順,知道為啥找不到老婆不?”

王大牛搖搖頭。

“因為你們膽子不夠大,追女孩子,要臉皮厚一些才,你們就是臉皮太薄了。”

王大牛像似被提醒了一樣,頓時覺悟了。

夏煙被緊緊地貼在王大牛的身上,他的胸口堅實而溫暖,身上的男人香瀰漫在這清冷的空氣裏,刺激著她敏感的嗅覺神經,令她一陣暈眩。

夏煙下意識地抵抗著,鼓脹的雙峰被他結實的胸脯壓著,幾乎要被擠爆。

不知道是不是王大牛冇有經驗,還是不敢有下步的動作,隻是抱了抱,就趕緊鬆手。

夏煙鬆了一口氣,一拳打在他的肩上,“這你倒是學的挺快,別忘了,我還有十幾天才成年,現在你抱我是騷擾,我可以去告你的。”

夏煙隻是想嚇嚇一他。

至少自己從心裏並不排斥他,不隻是因為他救過自己,更不是因為他站出來抵抗梁家人。

而是他人品真心不錯。

夏煙也是一個正常人,被王大牛抱著的時候,心跳很快,說實話,她覺得自己熟了。

等大雨停下時,天已大亮。

有村民親眼看到夏煙和王大牛從山洞裏走了出來。

王大牛濃眉大眼,身軀魁偉,鼻梁高鼓,嘴唇上退去了淡淡的茸毛,轉而換上的是一層稀疏的絡腮鬍須。

他的樣很帥,招人待見,可就是家太窮了。

夏煙跟在他的身後,自嘲要是嫁給他也是不錯的選擇,至於窮,對她來說都不是個事。

很快兩人就到了夏煙的家門口,夏煙想讓他明天上早跟自己去釣甲魚,但轉念一想,甲魚長的太慢,釣的人多了,怕經不過釣幾天就絕種了。

——

夏煙一晚都冇有回來,笨蛋兒子夏建林出去找到大半夜也冇有尋到,直到下大雨纔回來。

何秀一晚冇有睡,就站在屋簷下等著。

夏建林一開始還陪著,不一會兒就睡著了。

何秀把他趕進了房間。

夏雨正院子裏轉圈圈,像驢拉磨一樣,著急地不行,“媽,現在雨停了,我們去找找吧。”

王翠花在被窩裏推了推丈夫夏建林,“你快起來,夏煙還冇有回來,你怎麽這麽心大,快去找找。”

夏建林趕緊起來,“媽,我再去找找,你放心,小妹應該冇事的。”

何秀突然哭了,兩隻手不停地撲騰,嚎哭起來,“你們還愣著乾什麽,還不快去找?夏煙如果有什麽好歹,老孃跟你們冇完。”

夏雨不服氣地回道,“那還不是替你擋了災了,你還罵...”

何秀脫下鞋,用力摔向夏雨,“就是你這個賠錢貨,離什麽婚,回什麽孃家,冇有聽過嫁出去的姑娘,潑出的水,你給我滾。”

她把所有的怨氣,都撒在了夏雨的身上。

-了一下,甚至停留了一下,“你懂個什麽,現在孩子最重要,你們年輕的事瞞不住我,你真以為老孃冇有年輕過...”王翠花推了推夏煙,“妹子,你外出去溜達一會,我好好與老媽理論理論...”夏煙一看婆媳兩安靜兩三個月又要起爭吵,忙站出來當和事姥,“媽,你也管的太寬了...”一邊說著,一邊摟著何秀的肩,“孕婦最不能生氣,會傳給肚子裏的小孩子,你要是不想自己孫子,將來是個傻子,或者脾氣特別暴躁,在孫子未出生前,最...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