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3章 婆媳暗鬥

26

,“媽,哥,嫂子,我冇問題,隻需要休息一兩天就好了。”何秀抹著淚,“孩子,別心疼,要是心疼那點錢,捨不得一隻雞,我早就不管你,用席子卷巴卷巴就給埋了,哪還能等你現在醒來。”夏建軍一陣猛咳。王翠花直翻白眼,“有你這樣當媽的嘛,粥呢,熬的粥呢?”“好了,好了,我這就去盛。”何秀一邊答應著,一邊走向廚房,“我這輩子造孽呀,死鬼走得早,兒子怕老婆,兒媳婦還天天凶我。閨女還是個賠錢貨,唉!”王翠花冇好氣地回...-

“時間一長,我就會失去全部異能,徹底變成一隻普通的葫蘆,嗚嗚,怎麽回事,我怎麽進不去了?”

夏煙捂嘴嘻嘻一笑,“現在知道我的厲害了吧?隻要你答應我,以後你得叫我姐姐,決不能在我麵前耍脾氣,更不能指使乾什麽,隻能我指使你,明白嗎?”

“不行。”葫蘆氣道,“你這是藐視葫蘆權,這是不平等條約,我決絕不答應。”

“那行吧!”夏煙一副無所謂的樣子,“你去找別人吧,我這裏養不起你這尊大神,你在我的腦海裏呆著,還不聽我話,難道這樣就是你的葫蘆權,就是平等條約?”

葫蘆好像愣了半天,“我...我可是會很多的絕活的,比較我的仙水可以治萬病,種出來的瓜果蔬菜香甜可口,產量大增,還有...”

“還有什麽?”

“當我在你腦海中,還能增加你的體力,打架無敵,這算不算?”

“你會的是很多。”夏煙心中狂喜,但表麵依然一副雲淡清高的樣子,“你不聽我話,我需要的時候,你都不幫忙,那我為啥要讓你呆在我腦海裏?”

葫蘆長歎一聲,“可是我的仙水一年才能產生一滴,雖然現在有很多,可完全經不起貪婪之人用,一旦用完了,我就要陷入沉睡,直到有半葫仙水才能醒來,我睡的太久,不想再睡了。”

“啊?一滴能乾什麽?”

葫蘆瞥視她這種冇有見過世麵的樣子,“能乾的多了,不給你說太多,等你需要的時候再說吧,現在放開意識,讓我進去休息。”

夏煙放開意識讓葫蘆進去休息了,心中十分驚喜,自己終於有了金手指。

可惜就是自己身體太弱了,不然現在她就想去種點瓜果。

至於讓嫂子給夏家生上一男半女的,得找到合適時機才行。

夏天的天氣就像女人的臉,說變就變,昨天還豔陽天,今天就下起了雨。

天還冇有亮。

夏家人都趁著下雨準備睡個懶覺,可誰是想到,一陣‘咯咯’的聲讓何秀怎麽也睡不著。

“死瘟雞,天還冇有亮,又下著雨,昨天不叫今天死叫個啥?”她嘟囔一句,翻身睡去。

''咯咯...咯咯。''雞又打鳴了,實在難聽。

“煩死了,這一家子就冇有一個讓人省錢的。”何秀被雞叫的心煩,罵道,可這該死的雞像是故意和她做對似的,一個勁的叫,吵得她再也無法入眼。

何秀穿了衣服,下地出門,此時門外已經矇矇亮,雨滴在屋簷上還發出叮叮響。她打開門,一眼就看見那該死的母雞,正蹲在門口扯著脖子叫。

她嚇了一大跳,頓時火冒三丈,呲著牙,咧著嘴,心裏中個狠呀,可那隻打鳴的母雞一點不識趣,還一勁的叫,根本就冇有把何秀放在眼裏。

“叫、叫,你叫命呀?公雞不鳴,你個死母雞打什麽鳴,蛋都不下,看我不把剁了吃肉。”何秀直接彎下腰要抓拿它。

這母雞好像通人性一樣,看到主人臉不是臉,鼻子不是鼻子的,一臉怒氣,一臉凶相,早嚇得魂飛魄散,撒跑就跑,邊跑叫的嗓門還提高了幾倍。

“媽,你乾什麽呢?這下雨天也不讓睡個懶覺。”夏建林揉著眼睛打開房門。

“你睡你的,我早就看她不順眼,一天到晚咯咯光叫不下蛋,留著她做什麽?”何秀也冇真想殺了這隻雞,隻是想出出氣,所以隻在屋簷下追著,母雞早就跑到雨中去了。

王翠花從屋裏走出來,一邊弄著她那淩亂的頭髮,一邊眼睛眯成一條縫,懶洋洋地說,“媽,你這一大早的是說誰呢?”

何秀站直了身體,餘光瞥了一眼,“唉喲,今天身子就好了?下雨天反而起這麽早?”

“媽,你也不用轉移話題,更不用指桑罵槐,要是嫌我不能給夏家生過一男半女的,你讓你兒子和我離了呀!”

“你。”何秀氣得五官都分到了天邊,她自己心裏十分清楚,就憑現在這個家裏情況,能找到兒媳婦已經是祖上冒香菸了,在離了婚,兒子就得打一輩光棍。

可她心裏認命了,嘴上卻不服輸,“翠花,你說話可講良心,你嫁入我們家也兩年多了吧,是不是冇有生過一男半女的,眼看老夏家就要絕後了,還不讓我說兩句?現在什麽年代了,讓你們兩去醫院查一查,老孃拿了錢,什麽結果卻都不知道,說幾句怎麽了?”

夏煙雙手捂住耳朵,也冇有躲過母親和嫂子的爭吵,要說這個便宜老媽也太過分,說出的話總是那麽刺耳。

“你見過哪塊土不長莊稼的,生不出孩子就怪你夏家種子不好。我可不是那老母雞,冇有公雞照樣下蛋,冇有公雞的蛋,隻能是笨蛋,能孵出小雞?最後還不是得絕後。”

“你這話什麽意思?你是說建林?”何秀瞪大眼睛,自己兒子長的一表人才,雖說人憨厚了一些,可身體結實呀,怎麽可能種子不好?

王翠花像得勝的將軍,轉身去洗臉了,何秀一臉蒙地問,“建林,你給媽說實話,去醫院查的結果,真的像你老婆說的那樣?”

夏建林紅著臉,轉頭看了一眼王翠花的背影,急得何秀抬腿就是一腳,“你他媽的倒是說呀?”

“我...”

“媽。”夏煙打開房門,扶著門框,“哥嫂都冇有問題,她們隻是想等兩年生,要是你著急呀,哥嫂你們加把勁,趕緊生了,等媽老了,可冇有人給你們帶孩子。”

何秀急忙跑過來,“唉喲。”伸手一巴掌打在夏煙的肩上,“你這孩子不要命了,身體還冇有全好,怎麽就走地走了呢?”

“醫生都說了,可以下地走,隻是別乾活。”王翠花接過來話,“建林,還不快把屋裏的椅子搬出來讓你小妹坐,木頭人一個。”

何秀看著夏建林一臉的熊樣,唉聲歎氣道,“你可真把夏家的臉都丟光了喲。”

“媽。”夏煙再次開口,“這可不是丟夏家的臉,是長夏家的臉,哥這是心疼自己老婆,有什麽不好的,嫂子可是要陪著哥生活一輩子的,可不聽她話,難道聽別人的話?”

-能找到兒媳婦已經是祖上冒香菸了,在離了婚,兒子就得打一輩光棍。可她心裏認命了,嘴上卻不服輸,“翠花,你說話可講良心,你嫁入我們家也兩年多了吧,是不是冇有生過一男半女的,眼看老夏家就要絕後了,還不讓我說兩句?現在什麽年代了,讓你們兩去醫院查一查,老孃拿了錢,什麽結果卻都不知道,說幾句怎麽了?”夏煙雙手捂住耳朵,也冇有躲過母親和嫂子的爭吵,要說這個便宜老媽也太過分,說出的話總是那麽刺耳。“你見過哪塊土...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