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29章 暴雨

26

秀的眼神,頓時激動起來。“煙煙...煙煙...!”聽到老媽的叫聲,夏煙不知怎麽的臉又抽動了幾下,何秀看著她臉上的表情,驚喜的尖叫起來,“建林,建林,快來呀!”夏建林剛挑水回來,聽到老媽的叫聲,急忙衝進來,“媽,啥事?”“煙...煙醒了!”何秀一邊說著話,一邊抹著眼淚,夏建林急忙上前檢視,翻開夏煙的眼皮,見她眼珠子滴溜溜地轉,“媽呀,小妹真的醒過來啦。”夏煙再也裝不下去,輕輕咳嗽幾聲,何秀關切地問,...-

鄭英哭了起來,程峰可是暗地裏愛戀了很久,一直都冇有表白,如果就這樣死...

“大牛,你起來,我來給他治。”

“不行,你是女孩子,他是男人...”大牛急紅了臉。

鄭英伸手拉著夏煙,“你能救嗎?求求你,想想辦法..”說著,雙腿緩緩地跪在了她的麵前。

“你這是做什麽,快起來,你越這樣,耽誤我給程哥吃藥了。”

夏煙拿出一顆藥丸,掰開程峰的嘴塞了進去,然後緊張盯著他的變化。

“夏煙,你給他吃的什麽,管用嗎?我怎麽冇有聽說你會治人?你知道嘛,如果他現在去了,那也是毒蛇的責任,我們儘力就好了。”

“可一旦你給他吃什麽藥,人去了,你可就說不清道不明瞭,到時怎麽辦,你怎麽就不好好想想呢?”

夏煙知道王大牛是站在自己一邊的,是對自己好,她也知道事情的嚴重性。

最好結果就是程峰好了。

最好的結果...

夏煙不敢想,她是心裏真的對小紫所說的包治萬病,抱有一些懷疑的態度。

“冇事的,不用想那麽多,我到時可以做證,你們隻是抱著救人的目的..”

“咳..咳..”

程峰的咳嗽聲吸引了大家的注意力。

鄭英抱著他的頭,輕聲呼喚,“程峰,程峰,感覺怎麽樣,冇事吧。”

程峰並冇有回答。

鄭英嚎啕大哭,“要是早知道這樣,我應該早告訴你,我喜歡你...”

黑了一晚上臉的王大牛,此時露出笑容,傻笑著與夏煙對視一眼,二人相當有默契,轉身去看著犯人。

王大牛平時在村裏不待見,不是因為笨,而是因為窮,被人看不起。

好不容易碰到一個比自己更不受待見,更被人看不起的罪犯,那就得拿他來練練手。

對著犯人的大腳一拳接著一拳。

犯人發出殺豬般的叫聲。

王大牛深呼吸一口氣,偏過頭吐一口吐沫在旁邊的地上,就要繼續。

夏煙反應更快,一把握住他的手,輕輕搖搖頭。

“他綁架挾持你。”

“關你啥事,你要是打出個好歹,到時怎麽辦?”

王大牛也不知道的,臉很紅,像個蘋果,又很白,那種蒼白,忽然之間臉上又露出了笑容,呲牙咧嘴。

“瞧你那傻樣。”

“夏煙...夏煙...”

夏煙急忙跑過去。

“你看,他傷口,竟然快恢複肉色了,你用的什麽藥,這效果怎麽這麽好?”

夏煙定眼一看,那蛇咬的牙印肉眼可見的複原,整人也漸漸恢複肉色。

她長長出了一口氣。

“就是平時進深采藥,自己瞎配的,冇有想到效果這麽好,剛纔我還擔心大牛說的成真了,還不知道怎麽辦,現在腿肚子還打顫呢!”

鄭英臉上掛著淚珠,卻露出死裏逃生的幸福笑容。

程峰稀裏糊塗地被蛇咬,又稀裏糊塗地被夏煙治好了,這可是差點出人命的事,程峰醒來後自然好生一番感謝。

“程哥可別,你要感謝,真得好好感謝鄭英姐,剛纔哭得那叫一個傷心。”

“怎麽,就不不感謝我嘛,我剛纔還想為你吸毒呢?”王大牛一臉的不服氣。

鄭英紅著臉,眼眉彎成月形,“還真是這樣的,這位兄弟剛纔急得想直接下嘴為你把毒吸出來。”

王大牛聽了很受用,一副傻樣真笑,“冇啥,咱山裏就是實在。”

程峰給王大牛深深鞠了一個躬,“以後王兄弟有事,就是我程峰的事,有事隻需要來縣城找我。”

王大牛嘿嘿直笑,當即彎下腰,“來,我揹你回村裏休息,明天再趕路。”

程峰搖了搖頭,“不行,今晚必須把犯人押回去,免得夜長夢多。”

鄭英也鄭重地點了點頭,“誰也不知道他還有同夥,早送回去早讓百姓安全。”

程峰剛初愈,自己走路都困難,又怎麽可能讓鄭英一人押送一個男犯人。

“大牛,你攙扶著程大哥,我押著犯人,把他們送到了鄉上。”

“謝謝,我們車就在鳳平鄉。”

王大牛嫌棄程峰走的太慢,乾脆背起他就走。

五人足足了一小時纔到鳳平鄉,程峰感覺正常了,在原地蹦跳幾下,“夏煙,你的草藥太厲害了,謝謝你救了我。”

“冇事,上次你也幫了我。”

鄭英望瞭望夏煙,夏煙心裏直髮毛,趕緊解釋,“上次我要去裏買甲魚,程哥騎摩托車差點撞了我,就把我的甲魚給買走,隻見過那一次。”

鄭英笑了笑,“他這人就是這樣,乾什麽都毛毛糙糙的。”

王大牛好像特別喜歡別人誇他,在程峰與鄭英的輪翻捧著,敬著,好像這個世上所有好聽的話,都說給了他一個人。

王大牛頓時有那一種高高在上的感覺,飄飄然,人生得意須儘歡,回家的路上都開開心心,蹦蹦跳跳的。

可是剛走小半路,突然飄起了雨,開始還是毛毛細雨,慢慢變成了瓢潑大雨。

下雨了,來得很急,密密麻麻地打在她和他的身上,好涼。

王大牛把自己身上的衣服脫下來,披在了夏煙的身上,“這鬼天氣,怎麽突然下雨了呢。”

夏煙心裏一暖,看不出來這個憨憨還會照顧人,直到此時把衣服擴在自己身上。

“得找個地方躲一下。”夏煙說道,“離家的路還遠著呢,這樣淋著回去非得感冒不可。”

“我知道一個山洞,就這不遠處,走。”王大牛在前帶路。

這是一個天然的山洞,聽老人說這是過去土匪還在這裏呆過,附近的孩子也常來這裏玩。

兩個人都已經被淋濕了,夏煙長長的秀髮耷拉在光潔的脖頸上,衣服緊緊地貼在凹凸有致的身上,雙峰堅挺地立在那裏,隱隱約約露出了白嫩嫩的溝。

起風了,好涼,她下意識地抱緊了雙臂。

大牛站在她的身後,呆呆地看著眼前的美人兒,心臟一陣劇烈的跳動!

一陣冷風吹來,捲起冰涼的雨珠,往洞口裏灌了進來,夏煙趕緊往裏麵退了一步,不料卻正好靠在看癡了的王大牛身上!

-。”何秀腿肚子打顫,但嘴上依然討價還價。“哼。”何勇冷哼一聲,“養些日子不要花錢?土的莊稼收不成不是錢?營養不是錢?那麥乳精多少錢一罐你知道嗎?少廢話,是賠錢還是讓我們打一頓。”“我現在身上也冇有錢,過些日子我們就湊錢,有了到時就還給你們。”王建林憨厚,但並不笨,更不是懦弱,而是他看清了眼前的形勢,擔心自己一人打不過對方父子倆,反而讓家裏的女人受傷。“那可不行,都是鄉裏鄉親的,誰家不知根知底?你家...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