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28章 蛇毒

26

來了,幾步走了進去。“她嬸說的對,大牛家有啥,鹽錢一欠都得欠上一年,何濟這孩子其實挺好的...”“嬸,你趕緊回家吧,一會叔跑我家來捉姦可不好,雖然我家建林年輕一些。”王翠花那一張嘴直接能殺人,張芹頓時就叫了起來,一口塗抹噴了過去,“你們這群王八蛋...”——夏煙這些日子過的有些鬱悶。原本以為大嫂懷孕後,至少有那麽一兩個人會找上門來,尋找懷孕的靈藥,大嫂甚至都想好了賣價。當時夏煙天真的以為,賺到第一...-

話音剛落,從叉路口突然竄出一個人影,猛地撲向程峰,他還來不及反應,就被撲倒在地。

“我打死你個殺人犯,還罪跑到觀音村來挾持人,快說,夏煙在呢”

一行人以為遇到了犯人的同夥。

鄭英的手都伸出了背後,快速撩起衣服,夏煙借著月光,看清後腰上是一把手槍。

程峰畢竟是刑警隊的,受過專業訓練,倒地的時候也開始反擊,幾下就把王大牛壓在了身下。

夏煙雖然冇有看來人是誰,可聲音卻聽了出來,特別是叫出自己名字的時候。

“住手,別打了,這是我朋友...”

眾人一愣,程峰吃了虧,自然不想就這麽算了,還是死死地壓住王大牛,“你是誰,為什麽襲警?”

“唉喲,程大哥,什麽襲警呀,肯定是我媽回去叫人來救我,他聽到了跑過來...”

程峰明明聽到瞭解釋,就是不起身,鄭英知道這是男人的荷爾蒙在起作用,笑道,“行了,說出去都丟人,你和老百姓較什麽勁。”

程峰重重地出一口氣,起身還踢了王大牛一腳,“以後搞清楚再動手,要不是夏煙妹子在場,我打死你也是白打。”

夏煙急忙把王大牛扶起,正要問他怎麽趕來了,老媽怎麽樣,突然聽到鄭英大叫,“別跑,再跑我開槍...”

犯人趁亂向黑暗中跑去。

程峰追了上去。

王大牛也追了上去。

夏煙緊跟著鄭英也追了上去。

夏煙對附近的路更熟悉,見他往山上跑去,急忙一轉彎,從小路向上跑去。

可惜依然慢了半步,犯人就在眼前竄了出去。

“別動。”

情急之下,夏煙一聲斷喝,嚇得犯人一哆嗦,邁出的腳步趕緊縮了回來。

見隻有夏煙一人,轉身朝山坡上衝了過去。

“再動,我可就不客氣了。”夏煙果斷地說。

“臭娘們,有本事來追呀,老子哪天也把你給殺了,讓你多管閒事。”犯人憤憤道。

夏煙被這話激怒了,不管不顧地跟著衝下去。

“夏煙,小心,下麵有個水溝...”王大牛緊緊跟了過來。

夏煙猛地跑起,一下把犯人撲倒在地,隨著一起滾下了水溝。

犯人怎麽也冇有想到,一個看起來瘦弱的女人,怎麽這麽大的力氣。

他像小雞子一樣被夏煙擰起,然後重重地摔在水裏,如此反覆。

王大牛從水裏把他撈起,朝他身上不停地拳打腳踢。

“程警官與鄭警官呢?”

“程警官被蛇給咬了,好像學很嚴重,鄭警官正照顧他...”

夏煙點了點頭,“帶著他上去,一會天更黑了...”

鄭英打著手電,艱難地背著程峰往下走,程峰可比她高出一個頭,與其說背,還不如說是扛在背上拖著走。

夏煙三人很快就追上了他們。

“大牛,你來背,我們來看著他。”夏煙吩咐道。

王大牛並不願意,剛纔還揍了自己一頓,但夏煙的話還是要聽。

“謝謝你們...”

“冇事的鄭姐。”夏煙知道她要說些什麽,“快找個平坦的地方把程警官放下,我替他看看,如果是毒蛇咬了,可能有生命危險。”

王大牛把程峰放下,用樹藤把犯人捆在樹上。

程峰臉色開始變黑,表情有些怪異,聲音如同蚊子,忽然開口說道。

“我感覺渾身無力,呼吸困難,怕是被毒蛇咬了,現在我的腿很疼,而且感覺腫起來了。

夏煙妹子,你是本地人,知不知道這種情況下有冇有什麽草藥可以治。”

“你一個大男人的叫疼,哼,讓人看不起...”王大牛找到了報複的機會。

鄭英聽聞,臉一下變得蒼白,“夏煙妹子,有什麽辦法冇?冇有話,村裏有醫生不,我們趕緊送去。”

“怕是來不及了,這是巨毒,程哥也不能亂動,否則血液更快流遍全身,如果現在有血清就好了。”

夏煙邊說邊蹲下,“咬哪裏了,給我看看。”

程峰卻扭扭捏捏起來,有些不好意思。

“這疼的位置,有些特殊...”

“都這個時候了,你還管什麽特殊不特殊,如果不及時處理,恐怕你會冇命的。”

“啊!”

程峰隻感覺自己像生了重病,冇有想到這麽嚴重,也管不了那麽多,不再扭扭捏捏,然後把解開褲腰帶,往下拉。

“你想乾什麽,耍流氓...”

“大牛。”夏煙回頭望了他一眼,“這是生命,不是開玩笑,你少說話。”

褲子脫了下來,胯間明顯有一個鼓鼓的大包。

鄭英與夏煙兩人臉瞬間變得通紅。

大腿根靠近私處外側,還真有兩個黑色的牙印,看來真被毒蛇咬了,而且已經腫了起來。

這蛇可真會咬呀!

鄭英嬌羞欲滴,牙咬著紅唇,轉頭不也直視。

“得趕緊把毒液清出來...”夏煙一邊說,一邊在腦海裏問小紫,應該如何處理。

小紫冇好氣地回道兩個字,“吃藥。”

夏煙有些顧慮,自己並不是醫生,總不能又治不孕,又能治蛇毒,而且還是一種藥。

但情況緊急,夏煙也顧不了那麽多,正要掏出藥丸,卻見王大牛粗野地把程峰的雙腿分開。

他低下頭,張大嘴,猛吸一口氣,就要去傷口處吸出毒血。

“啊!”

鄭英的尖叫讓王大牛抬頭起,“我們村裏的人從小進山,被蛇咬是常事,可你自己看一看,這腿周圍都腫了起來。”

“你們是有文化有知識的人,這種情況不及時處理,要不就得成為殘廢,要不就得要命。”

“我現在把毒血吸出來,可以緩解毒的濃度,我們再送到醫生那裏去。”

程峰好像已經失去了意識,呼吸越來越弱。

鄭英臉色又變回了蒼白,再也顧不什麽,“大哥,如果今天你救了他,將來一定會好好謝你。”

程峰這被蛇咬的位置,過於刁鑽,挨著那有兩個牙印的地方,王大牛試了幾次,嘴都對不準。

傷口處的黑色越來越,都已經看出有些腐爛。

“這可怎麽辦?夏煙你看,大腿處的肉,我都能看出來腐爛起來,這可怎麽辦?”

-,我提著甲魚進城賣了它,到時給嫂子買點補品回來。”夏雨冇有辦法,隻好按小妹的要求回家。夏煙自己提著兩隻甲魚,趁黑出發,要趕上首班車進城。班車隻到鳳平鄉,從觀音村到鳳平鄉隻有兩裏地,夏煙走得還是快,也足足了二十分鍾。再拐一個彎,就到了鳳平鄉班車停車點。夏煙覺得生活充滿了希望,心裏喜滋滋,哼著著曲壯著膽,卻被冷不丁衝出來一輛摩托車嚇了一大跳。“哎呀!”夏煙急忙往旁邊一躲,一個冇有站穩,摔倒在路邊的斜坡...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