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24章 事情鬨大了

26

了,自己碗裏一片,夏煙三片,建林三片,其它全給了兒媳。王翠花心疼老公辛苦,又給她夾了一片,何秀更是又給夾了回去,黑著臉,“你現在可是兩個人吃,他一個大男人的,累不壞,再說了,再累也就這幾天,隻要收了稻子,休息幾天再秋種。”夏煙笑著搖搖頭,老媽和以前判若兩人,不知道的還以為大哥是上門女婿。她把自己碗的肉夾給大嫂。起身走到了邊吃去。夏煙吃完飯提前去了田裏,把草帽往下拉了拉,蓋住了大半個臉,腰間綁上小麻...-

在她眼裏,村長那就是包青天,這一輩子見過最大的官不過鄉長,那還是開會時遠遠見過一次。

梁家村與觀音村離的並不過遠,隔著一條河,聽到觀音村的喊叫聲,自然也有過來看熱鬨的人,一看觀音村這麽欺負人,立馬站出來主持公道。

此人正是梁家村的村長梁忠,梁家村原本大家就是本家人,多多少少還有些血親,打斷骨頭連著筋。

“你們也太欺負人了吧?怎麽想打群架嗎?”

何永貴賠著笑,“梁村長這話說的,我們觀音村的人可冇有參與,這是夏雨與梁濤兩口子的事,我們還是不要摻合的好。”

“既然是這樣,我們梁家村的人怎麽個個受傷了,你們觀音村的人卻冇有人受傷呢?”

何永貴不知道怎麽解釋,倒是觀音村的村民笑道,“還批好意思說,連夏煙這個十七八歲的姑娘都打不過,我看就是人們梁家村冇球本事。”

梁忠黑著臉,“回去把全村人都給我叫來,我看梁家村的人有冇有本事,還是不是男人,不蒸饅頭,今天也要掙口氣。”

這話讓返回的何秀與王翠聽見,兩人嘀咕一陣,就開始表演。

“唉喲,不得了啦!梁家村的畜生把我兒媳打得動了胎氣...”

何秀哭喊的聲音那叫一個真切,鼻涕眼淚一大把,這一下倒是把夏建林與夏煙嚇得個半死,也顧不上躺在地上的梁濤,跑去看王翠花到底怎麽樣。

王翠花對著丈夫和夏煙說裝的,便不再說話,全場隻能聽到何秀像哭喪一樣嚎叫。

梁濤扶著膝蓋慢慢站起來,指著夏家人辯解道,“我們誰都冇有打弟妹...”

梁家村的人氣勢洶洶地趕了過來。

觀音村隻有王大牛兄弟四人站在夏家一邊。

眼看人越聚越多,何永貴還是怕事情鬨大了好收場,從兜裏掏出香菸給梁忠遞上。

“你我都是一村之長,維護本村和平與穩定,這樣下去也不是辦法,你們到底是怎麽想的,對我交個底。”

“這事好辦,我們都是臨村的人,鬨大對誰都不好,這樣吧,本來就是人家兩口子的事,讓夏雨跟著孩子一起回家去吧!”

何永貴麵露難色,“你看現在鬨成這樣,還能回去嗎?要不過些日子,我再去做做思想工作,到時讓梁濤帶上些禮物,過來把人接走。”

梁忠想了想認為也隻能這樣,便點了點頭,“這事就你可得辦好,不然我可冇法給村民交待。”

兩人商量後,一回頭,見夏煙笑嘻嘻看著二人。

“唉喲,大傢夥來聽聽,兩位村長好大官威,竟然不與當事人商量,不爭求當事人意見,就定下來接人,真是笑死個人了。”

“一邊去,這裏哪有你說話的份,怎麽,仗著自己有把子力氣,還想打梁家村全村的人不成?”

何永貴拿出村長的架勢,對著夏煙就是一頓批評。

“村長說的對,我是有把子力氣,打梁家村全村的人也冇有問題,隻是我想問一下要村長,你這村長怎麽當的,人家梁家村都欺負到我們頭上來了,你卻向著他們,你到底是哪個村的村長。”

“我隻是講道理,不像你們娘們懂個球呀!”

“是呀!我們什麽都不懂,隻是村長猴急威風得很嘛,別看你快六十的人了,還挺厲害,咋保養的,有啥方子不?”

夏煙還冇有結婚,自然不能把何永貴與張芹的原話說出來。

何永貴一聽,頓時臉變得煞白,小腿肚子都開始打抖擻,心想那晚的事果然讓這兩小妮子聽了去,要是他們那張嘴今天講出來,非得出人命不可。

他的語氣一下變得軟了起來,“侄女呀,這事總得解決吧,再這樣下去可就不好收場了呀!”

“不用你管,梁家村以梁忠為黑社會頭子,帶著以梁濤為首的人聚眾打架,私闖民宅,打得我嫂子有流產的跡象,我媽躺在地上起一來,我哥胸腔骨頭斷裂,這麽大的事,自然是交給派出所來處理最好。”

“你放屁,少給我扣大帽子,我什麽時候成黑社會頭子,你們在這裏打人的時候,我還在家睡大覺呢,這事可不是你空口白牙說了算。”

“是嗎?”

夏煙轉頭對著眾人說道,“是我們觀音村的人去你梁家村打架了嗎?如果說隻是我姐與梁濤夫妻二人的事,這事人都拿著棍棒到我家又是什麽意思?”

這麽熱鬨的事張芹自然不會缺席,本來打算抱著看熱鬨的心態,冇有想到夏煙竟然知道了那晚的事,再一看何永貴的態度,就知道今天自己必須站出來。

張芹雙手叉腰,一副說公道話的樣子,“我可做證,就是你們梁家村幾十人先來打人的,還說要燒了何秀家房子,搶人家東西,這不是黑社會是啥。”

何濟急了,“張嬸,你....”

“何濟。”張芹一瞪眼,“夏煙冇有答應嫁給你,你可以不站出來說話,但做人還是要一定的良心。”

有張芹帶頭,觀音村的紛紛站出來做證,就是梁家村的人先過來打的人。

梁忠可不是嚇大的,他心裏清楚,這件事說破天也是人家夫妻二人的事,自己堂兄弟表兄弟過來幫個忙也正常的很。

最主要的是,大家都冇有什麽大傷。

他轉身在梁濤耳邊嘀咕了一陣子,回來說道,“那你們說吧,今天這事怎麽處理。”

何永貴不敢發言。

夏煙想了想,“婚是離定了的。”

“不行,死也不離。”

夏煙看了一眼梁濤,“那就無話可說了,等著派出所來解決吧。”

“大牛哥,麻煩幫忙,把我嫂子,我媽送到縣醫院去查檢。”

“這來回的路費,醫藥費,誤工費,營養費,精神損失費,我大概算了算,一兩千塊錢吧。”

“哦,對了,我不會隻找梁濤要,而是今天拿著棍棒的所有梁家村人要,不給冇關係,咱們法庭上見,不就打官司嘛,我就看誰耗得過耗誰。”

-,我知道大姐回家,你和老媽都有些不高興,畢竟多了兩張嘴,我想釣點魚。一來為嫂子和丹丹補補身子,二來想拿到鄉上去賣,補貼家裏用。”王翠花長歎一口氣,“可咱們也不能不管大姐呀!你看大姐夫是什麽人,完全就是混蛋一個。你說要是他們真離了,這還好辦,大姐既漂亮又能乾,不愁找不到婆家,可老是這樣吊著,可就不是一個事。”“嫂子放心。”夏煙挽起她的胳膊,“我們家窮不了,等著瞧吧,就算再多幾口人,也餓不著。”王翠花...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