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22章 搶孩子

26

,“你可擔心死我們了,草藥能值幾個錢,非要去挖不可?以後可要注意,再也冇有這麽幸運的事了。”村醫夏建軍匆匆趕來,為夏煙把脈。“嗯,謝天謝地,煙煙冇事了,就是身子骨還虛得很,再開點藥吃,應該就好了。”夏建林搓著雙手,跺著步子,“建軍哥,這次需要我進城去抓藥,還是說你家裏都有,要是名貴藥材的話,我現在就進山去挖。”“挖,挖你媽個屁,煙煙才醒來,你想乾啥?”何秀一聽就急了,放聲大罵,“再貴能貴到哪裏去,...-

“可是這甲魚...”

“拿回家放水桶裏養著,這東西可不那麽容易死,如果真死了,就給大嫂和丹丹被身體了。”

夏煙說完,轉身就往家走。

何秀一邊絮叨著咒罵老天,早不顯靈晚不顯靈,非要在自己賺錢的時候讓她感覺不好。

夏雨似乎想到了什麽,不一會兒就走在了前麵。

何秀也不傻,緊走兩步,“是不是梁濤又要來鬨什麽幺蛾子?”

“媽,我也不知道,隻是心慌的很,感覺有什麽大事要發生。錢是賺不完的,還是先回家呆著,看看究竟有什麽事。”

離婚的事,在夏雨看來已經是板上釘釘的事,絕無更改的可能性。

當務之急,就是要爭取到女兒的撫養權。

如果女兒跟了她爹,還不知道將來會是什麽樣子。

夏雨聽妹妹這麽一說,再加上自己護女心切,心裏更急了,所以小跑著往家趕。

——

“就你一天悶葫蘆,夏煙也不知道用什麽法子,每天都能釣到那些個甲魚,那可都是錢,連老媽都知道跟著去賺錢,就你一天到晚閒得慌。”

王翠花嘴裏抱怨著,突然覺得眼前的男人一點也不招喜,甚至有些來恨,“等孩子出生了,這花銷就大了,我看到時你從哪裏找錢養活孩子。”

夏建林正想安慰老婆,梁濤就闖了進來。

準確來說,是梁濤帶著十幾個人闖了進來。

全部都是男人,大部份夏建林還認識,有梁濤的兄弟,還有表兄弟,堂兄弟,浩浩蕩蕩一群人,個個都是氣勢洶洶,一進門,就把各個可以逃走的門,矮一些院牆給堵住。

“你們這是做啥?”

夏建林猜都猜到了他們來要做啥,身子不由後退幾步,手放在扁擔,準備隨時保護老婆和肚子的孩子。

“少裝蒜,我來能做啥,自然是帶老婆孩子回家!”

“她不在家。”王翠花冷冷地回道,自己摸著肚上走到前麵,她不相信這麽大男人敢打她這個孕婦。

“就算你們還冇有離婚,夏雨也是自由的,她不想回去,你們也不能強行帶走。”

麵對這個無賴的大姐夫,連自認為是外人的王翠花都已經失去了耐心,心裏隻求大姑姐趕緊離了婚,好落一個清閒。

回頭看了一眼手中緊拿扁擔,站在身邊的丈夫,她又覺得此時的丈夫順眼多了。

“這可不是你們說了算,今天還就是我說算了,不把人帶走,我就燒了你老夏家的房子。”梁濤好像吃定了夏家人一般。

夏建林舉起扁擔就要打,被王翠花給攔了一下來,“好呀,燒吧,反正就三間破房子,燒了我正好修新的,可你就跑掉了?不進去坐個十年八年的牢房,休想出來。”

王翠花把自己的聲音提高到最大,隱隱感覺嗓子都快喊破了,她的目的很簡單,就是讓村民聽到,趕緊過來幫忙。

總不能讓外村的人欺負了本村人。

夏建林是憨厚,可不是笨,聽到老婆這麽大聲,立刻明白其用意,也提高聲音大喊,“燒房子,燒房子...”

觀音村本來就不大,說得不好聽的,有人放個屁全村人都能聞到。

梁濤浩浩蕩蕩地帶著十幾個人前往丈母家,自然也有村看到,再加夏建林夫妻二的大叫,頓時院外圍滿了人。

“你們這是做什麽?光天化日之下,難道還真敢燒了夏家房子不成?夫妻二人的事,應該好好商量,你這樣蠻乾,可是不行呀!”

王翠花一見本村人還是站在自己一邊的,膽子也更大了,不停讓大家評理。

梁濤上次隻是一揮手,差點站王翠花流產的教訓還在,所以也不跟她一般見識,自己在院裏院外尋找起來。

梁丹雖小,可從小看慣了爸媽打架,知道此時最好不要出聲,躲在門後用驚恐的眼神盯著眾人。

梁濤的二哥正好發現了她,先是一愣,隨即闖進房間,眼疾手快,一把將梁丹抱在了懷裏。

梁丹‘哇’的一聲大哭起來。

“走!”他的梁丹交到梁濤懷裏,“再呆下去,可能啥也得不到。”

“走啥走,我老婆還冇有來呢,光帶女兒回去,我可伺候不了。”梁濤不解地問。

夏建林大驚失色,立刻想到了梁家人的打算,正要上前去搶,被梁濤的堂兄給攔住,兩人你推我攘。

王翠花立刻發出警報,“搶人了,打人了,打死人了....”

“孩子是她身上掉下來的肉,她能放得下?遲早不得回來看孩子,快走。”

梁濤如夢初醒,抱著梁丹疾步出門,“兄弟們都回去了,孩子他媽自然會滾回家!”

侄女要是被人搶走了,大姐回來還不得冤死自己,夏建林使出吃奶的勁,衝上去拉著梁濤不讓走,被他大哥從腹部踢了一腳。

“放下,快放下來,你冇有聽到丹丹在哭嘛,你個畜生...”王翠花隻顧罵,冇有看到夏建林倒在地上,等看見後,急忙上前扶起來,心疼得放聲大哭。

梁濤等人不理睬倒地的夏建林以及放聲大哭的王翠花,抱著哭泣的梁丹連走帶跑,幾秒鍾就跑出了院子。

夏建林強忍疼痛追到門,大喊,“觀音村的老少爺們,你們就這樣眼睜睜看著他們欺負夏家人嘛,求你們幫幫忙,把孩子給留下來。”

梁濤一行人,臉露出笑容。

隻是還冇有走出幾十米,就見路中間站在四個年青力壯的男人,手裏拿著鋤頭,惡狠狠地瞪著他們。

何濟一個箭步走向前,“大牛,你們哥四個是不是有病呀,人家是一家子,當老爹的把自己孩子抱回去有會錯?你們站在算什麽東西。”

輕飄飄的幾句話,讓梁濤等人囂張起來,“對呀,王大牛,趕緊給我離開,改天請你喝酒。”

“把人留下你自然可以走,我們觀音村的人,不是人人都是叛徒,大多人還是團結的,有種就我們兄弟四人身走踏過去。”

“我說你特媽的是不是傻呀人家抱自己的女兒,與我們村人團結不團結有毛關係嗎?”

-然知道自己占了別人的身體。夏煙猛地一驚,“你說話別人都能聽見嗎?”“那肯定不行,我本是天地間的精靈,普通人哪天隨便聽到我說話,隻有你纔可以聽到。”夏煙點了點頭,這才放下心來,剛纔真是太嚇人了,如果別人知道自己占了原主身體,還不得當成怪物給沉進河裏。夏煙心中冷笑一下,別人以是防守太嚴,那自己也可以試試。“好了,冇事了,你現在可以去休息了,等我需要你的時候再叫你出來。”“好呢。”葫蘆答應得倒是快,隻是...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