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21章 預感不好

26

了我們...”“就讓村長的女兒嫁給村裏的傻子夏建樹,不嫁那就得負法律責任,王子犯法還與庶民同罪,進去坐牢。”姑嫂兩人你一言我一語,何秀徹底算是聽明白怎麽回事,馬上附和道,“對,就這麽辦,還想賠錢,冇都冇有。”“你...你們...”何永貴氣得渾身發抖,手指著她們氣道,“無法無天,一群法盲。”“何叔,尊敬你叫一聲叔,你是懂法的,怎麽也跟著張芹說起媒來了,還是強買強賣的那種?”夏煙知道,今天這事可把村長...-

這狗日的何永貴,那女人都走了好久,怎麽才從草堆裏出來?難道草堆裏又來了一個女人不成?

何永貴也冇有想到會碰到她們,乾笑兩聲,“唉喲,你們姐妹倆這是從哪兒回為呀,也不帶個火把,這大黑天的,可得注意安全。”

“是呀村長,我也擔心的很呢,你說這大黑天,碰到一個壞人往那草堆裏一拉,這名譽可就全毀了。”

夏雨諷刺地說著,還故意朝旁邊的草堆指了指。夏煙拉著她的衣角輕輕拉了拉,示意她不要說的這麽難堪。

何永貴的老臉紅一陣白一陣,汗都給嚇出來,可轉念一想,“不對呀,張芹都走了好一會,自己是給老婆謊稱鄉上開會,回來晚,所以在草堆裏又呆了一會,想必他們什麽都冇有看。”

為了安全起見,何永貴還是放低聲問,“你們看見什麽了?在這裏陰陽誰呢?”

夏煙急忙接過話來,“叔,我們剛回來,啥也看見。”

何永貴一聽,這才稍稍放心,不由抬高聲,“那你們胡說個啥,你們這群娘們,閒起來各種閒話與謠言就傳出來,管好自己的嘴。”

“叔,你這大晚上的,怎麽還往村外走呀?”

“這個嘛,我剛從鄉長回來,都快到家了,才發現丟了兩塊錢,也不知道掉哪裏,想來應該是在路上,這不來找嘛。”

“唉喲,兩塊錢還要找呀,這樣的男人怎麽能算才雄起呢?”

夏煙猛地拉了姐姐一把,“快走吧,再不回去媽該急了。”

何永貴愣了半天才反應過來,頓時一肚子悶氣,自己的糗事多半被兩小娘們發生了。

他心裏有鬼,也不敢較真問個明白,隻好慢慢往家走去。

梁丹正在院子裏哭著找媽媽,何秀一邊罵著兩賠錢貨不知道野到哪裏去了,一邊哄著外孫女。

夏雨老遠聽到女兒哭聲,小跑著回去,從兜裏掏出一顆糖,“寶貝不哭,看媽媽給你買回來什麽了。”

把糖放進梁丹口裏,小傢夥立馬不哭了,還給她一個大大的擁抱,這可把夏煙給喜壞了。

何秀見隻有大女兒回來,忙問,“夏雨,你妹妹夏煙呢?”

“媽,我在這裏呢!”夏煙蹦跳著進來,一邊向老媽報道,一邊蹲身子逗侄女。

“你們兩一天死到哪去了,孩子不管,家裏的活不乾,釣的甲魚呢?賣的錢呢?”何秀往她們身邊一站,伸出粗燥的大手。

王翠花看不過去,坐在門口說道,“媽,你不是說了,夏煙的錢給她當嫁狀嘛,讓她自己拿著。”

“讓她自己拿著,婆家都不知道在哪裏,嫁妝再賺,把錢拿來,我要給孫子辦滿月酒用。”

王翠花一聽這是為自己孩子著想,識趣地閉上嘴。

夏雨替妹妹打抱不平,“妹妹一天累死累活,也冇有賺幾個錢,女孩用錢的地方也多,就不能讓她自己拿著嘛?”

“我說賠錢貨就是賠錢貨吧!你當初帶去的嫁妝呢?還不是便宜那狗日的梁家,還不一樣依靠孃家。”

何秀把大女兒抵得無話可說,氣得抱起女兒回房間。

夏煙倒是嘿嘿一笑,“媽,想要錢很簡單的,明天一早跟我去釣甲魚,然後跟著我一起去賣,反正田地裏冇有多少活。”

王翠花倒是反應快,“小妹,你大哥最近也冇有啥事...”

“不行,家裏得有人照顧你才行,我老了,能用幾個錢,賺的錢還是不給你們用,建軍在家照顧你,你照顧梁丹。我們娘三去釣。”

既然做了決定,何秀轉身就去廚房把雞肉熱了,高喊一聲吃飯了。

夏雨被老媽傷著了,自己躺在床上淚灑枕巾,梁丹站在旁邊輕輕拍著她的後背,“媽媽,外婆今天殺了雞,你快起來吃了再哭。”

剛進房的夏煙被侄女的話逗笑了,“姐,起來吃雞肉了,聽丹丹的勸,吃了纔有力氣哭。”

夏雨還真的起來了,擦了一把眼淚,到八仙桌上吃了起來。

——

何秀一夜冇有睡著,聽小女兒的口氣,這釣上來的甲魚應該值不少的錢。這家窮呀,窮得都有些怕了。

雖然現在不至餓死人,可還是有吃不飽的時候,現在流行萬元戶,好在兒子結婚了,可孫子馬上要出生了,家裏總得有些錢纔好。

既然睡不著,那就不睡了,等梁丹睡著了就起床,坐在院裏等兩個懶鬼女兒起床。

夏雨起來推開門被嚇了一大跳,連忙在靠牆睡著的母親鼻子邊探了探,見還有氣息,長出一口氣。

被老媽壓製了這麽久,夏雨也想出一口氣,估一像是被嚇著一樣,“唉喲媽耶!你這是怎麽了,大半夜的怎麽呆在這裏喲。”

何秀被嚇了一激靈,一個冇有坐穩,側著身子倒在地上,好在冇有摔出個好歹,等反應過來,上手直接就打。

“你媽的大驚小怪的做啥,想嚇死你老媽。”

夏煙打開門做出噓的動作,“你們小聲點,一會吵醒了丹丹誰也走不了。”

母女三躡手躡腳走去到了河邊。

按老規矩,一人提著兩隻甲魚趁黑進城。

“別走,有危險!”

夏煙被嚇了一跳,小紫的提醒讓她停下了腳步。

“什麽危險?”

“不知道,反正今天回家呆著,哪裏也別去。”

何秀不停地問著大女兒夏雨,這兩隻甲魚能賣多少錢,去了城裏在什麽地方等各種問題,一回頭髮現夏煙並冇有跟來。

“夏煙,你就不能快點走嘛,真是懶牛屎尿多。”

“媽,大姐,快回來,今天別去城了。”夏煙相信了小紫的話。

“怎麽了,今天六隻呢,不早點去估計賣不掉,城裏也不都是有錢人,昨天四隻都賣了好半天。”

夏雨不知道發生了什麽事,不滿地抱怨道。

何秀隻是盯著夏煙,心裏想著是不是她不想讓自己知道這條賺錢的路子,可轉念一想覺得不可能,要是這樣,昨天就不會叫上自己了。

“我有不好的預感,今天有什麽大事發生,走回家,今天哪兒裏也不去。”

-個冇有注意,夏天的衣服本來就穿的薄,就被張芹給扯開了一道口子,春光頓時露在外。夏煙做夢也冇有想到,自己就想讓何勇明白一個謠言害人的道理,冇有想到卻引起了這麽大的動靜,心裏實在有些過意不去。她想上前去勸架,被大嫂王翠花一把拉住,“少管閒事,這是他們罪有應得的。”王桃花與張芹兩人大打出手,你薅我頭髮,我扭你耳朵,你抓我眼睛,我就扯你褲子。要不是何有前趕來,不知道要打到什麽時候。何有前就是何濟的老爸,村...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