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20章 花邊事件

26

。”王翠花看到丹丹時心裏也一陣內疚,把放下碗筷,把她抱進自己懷裏,從碗裏挑起麪條就喂。何秀一聲唉喲,又把丹丹從她懷裏搶了過去,“她還冇有洗臉呢。”說完又對著梁丹笑笑,“女孩子要愛乾淨,要洗白白才能吃飯喲。”王翠花突然發現自己是不是病了,冇有懷孩子的時候,自己可是最講究衛生的,夏建林在她的改教下,飯前都是要洗手的。可現在怎麽了?梁丹洗完臉,就笑著跑到舅媽麵前,王翠花此時還是犯愣,要不是梁丹甜甜叫她一...-

何秀這麽主要是捨不得那十元錢,大女兒離婚可以,在孃家吃住可以,可要花錢就不行。

何況現在自己快要有孫子,總得以後給孫子留點什麽,這錢就不更能花。

王翠花的肚子已經很顯了,低頭看了一眼鼓起的肚子,長歎一聲,“我現在怕到出了什麽事,讓孩子受到驚嚇,有個什麽三長兩短,這讓我怎麽活...”

“你想的太多了,快回屋裏休息去吧,我重新做飯,昨天她們不就回來的很早嘛。”

夏建林挑滿水缸,推開房門見王翠花站在那裏一動不動,眼睛還有些紅了起來。

“你這是怎麽了,哪裏不舒服嗎?要不要請建軍哥來瞧瞧。”

王翠花歎了一口氣,把自己顧慮又講了一遍,夏建林想了想認為老婆說的對,轉身河邊跑去。

河邊那還有夏煙姐妹倆,今天夏煙釣了四隻甲魚,姐妹倆一商量,一起進了城。

夏建林回來說姐妹倆進城了,何秀乾脆給兒子兒媳煮了碗麪,自己吃著糊的乾粥,剛吃一口,猛然想還有一個外孫女在床上。

“他媽的這一天天的要把老孃累死。”嘴裏一邊罵,一邊放下碗燒水下麵,接著把去抱梁丹起床。

梁丹其實早就醒了,自己穿好衣服下地,見舅舅舅媽都在吃香噴噴的麪條,卻冇有一人記起自己,躲在門後哭泣。

何秀見外孫女一人躲在門後哭,還以為是起來冇有見著自己或媽媽,忙抱起來笑道,“丹丹乖,不哭,媽媽一會就回來了,我們先去吃飯。”

王翠花看到丹丹時心裏也一陣內疚,把放下碗筷,把她抱進自己懷裏,從碗裏挑起麪條就喂。

何秀一聲唉喲,又把丹丹從她懷裏搶了過去,“她還冇有洗臉呢。”說完又對著梁丹笑笑,“女孩子要愛乾淨,要洗白白才能吃飯喲。”

王翠花突然發現自己是不是病了,冇有懷孩子的時候,自己可是最講究衛生的,夏建林在她的改教下,飯前都是要洗手的。

可現在怎麽了?

梁丹洗完臉,就笑著跑到舅媽麵前,王翠花此時還是犯愣,要不是梁丹甜甜叫她一聲音,還反應不過來。

何秀是女人,心思比男人要細一些,這一切她都看在眼裏,心裏再焦急也不冇有說出口。

王翠花感覺有些累,不明白剛起床怎麽又想睡,何秀說想睡就睡,反正現在地裏也冇有多少活兒。

等兒媳進了房間,何秀才把兒子叫到了邊,“你心怎麽這麽大,翠花最近都是走神,我看不是什麽好事,一會你去請建軍過來看看。”

“告訴建軍別說是你請來的,是他路過想起翠花懷了,進來看看,別讓翠花多想。”

夏建林並冇有感覺到老婆有什麽不對的地方,但還是聽從了老媽的吩咐,跑去請來夏建軍。

王翠花奇怪夏建軍不請自來,但人家一番好意也不好說啥。

夏建軍把了把脈,也冇有發現個啥問題,隻說要好好休息,營養要跟上。

何秀一聽也對,現在兒媳肚子裏多了一個孫子,再吃這些可不冇有營養冇,拿著菜刀追著那隻公雞滿天飛。

那雞也像是通了人性,見到一臉凶相的何秀,早嚇得魂飛魄散,撒腿就跑,眼見就要追上,展開翅膀又飛。

何秀忙活了半天也不有抓到,自己還累得夠嗆,站在院子中央,一邊喘著粗氣,一邊惡狠狠的盯著那隻雞。

可惡的雞此時卻像得勝的將軍,昂頭挺胸,完全一副得意洋洋的樣子,氣不過的何秀轉頭就罵兒子。

“你個木頭,就不知道幫個忙嘛,你老婆兒子冇有吃好,還不殺了這個畜生給他們補身子。”

夏建林還冇有動,倒是把躺在屋裏的王翠花感動的不行。

梁丹好像聽懂了外婆的話,邁著小短腿走向那隻雞。

可能的雞完全冇有把這麽小的孩子放在眼裏,卻被梁丹伸手一下掐住了脖子。

它急忙扇動翅膀想掙脫,梁丹的力氣畢竟太小,還讓它真的就掙脫了她的小手。

何秀眼疾手快,一把將它抓住,嘴裏不停地大罵,拿起手中的刀朝它頭上狠狠再敲了一下。

——

夏雨心裏喜滋滋的,冇有想到四隻甲魚就賣了兩百多塊,除了路費,再上姐妹兩城裏吃了一碗米粉,還剩下這麽多。

米粉味道可真好吃,長這麽大從來冇有吃過這麽好的美食。

夏煙抬頭看看時間不早了,離家可還有一段路,回頭看著傻笑的姐姐,提醒到,“走快喲,一會天就黑了。”

果不其然,剛走到鄉上天就黑下來,好在還多少有一點亮光,夏煙姐妹兩就深一腳淺一腳向家走。

夏雨看到遠處的樹影在風吹之下亂動,就有些害怕,低頭緊緊跟在妹妹身後,一言不發。

剛進村裏,就傳來何勇的叫喊聲,“張芹....”

稻草堆裏。

何永貴急急忙忙爬起來,一邊慌張地提著褲子,一邊說道,“我說早點來吧,你說非說怕人看到,這田壩邊上誰還來,現在好了,你男人叫你了吧。”

張芹緊跟著站了起來,也提著褲子,“看你那點出息,喊我一聲就把你嚇成了孫子一樣,剛纔那猴急威風勁哪裏去了?”

何永貴陪著笑臉,“那得看什麽事,該雄起的時候,男人就得雄起。”

張芹一點不害臊,一臉滿足地笑道,“你要是不能雄起,我還能跟你?別看你快六十的人了,那驢玩意還挺厲害,咋保養的,有啥方子不?”

何永貴得意笑道,“這還需要保養?我就是天生的驢玩意,還有就是得天天練習,像你家那位,十天半月不碰你一下,能雄起嘛。”

“我得走了,回去晚了又得吵架。”張芹笑罵他兩聲,係好褲腰上的麻繩,坐稻草鑽出來,轉身往家的方向匆匆走去。

這一幕,正好讓回家路過的夏煙姐妹兩看得一清二楚,聽得明明白白。

夏煙緊緊捂住準備在尖叫的大姐,轉過身向村外走去,纔沒有與張芹碰上照麵。

等兩人轉身回家,好巧不巧碰到了何永貴。

-有想到這麽嚴重,也管不了那麽多,不再扭扭捏捏,然後把解開褲腰帶,往下拉。“你想乾什麽,耍流氓...”“大牛。”夏煙回頭望了他一眼,“這是生命,不是開玩笑,你少說話。”褲子脫了下來,胯間明顯有一個鼓鼓的大包。鄭英與夏煙兩人臉瞬間變得通紅。大腿根靠近私處外側,還真有兩個黑色的牙印,看來真被毒蛇咬了,而且已經腫了起來。這蛇可真會咬呀!鄭英嬌羞欲滴,牙咬著紅唇,轉頭不也直視。“得趕緊把毒液清出來...”夏...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