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2章 靈泉

26

冇有辦法。兩個條件,要不還錢,要不讓夏煙嫁給何濟,或者嫁給我兒子也行何夢生也行,哪怕夏煙也是一隻不下蛋的雞,我保證全家比你媽強,不會虧待她一分。”聽到這話,王翠花就有些心裏不舒服了,推開窗子跳出去,在那裏大罵,“你媽倒是生,生你這個缺德玩意,你老婆在村裏到處說人閒話,你不管,哪自己有人來管,怎麽得,跑到這裏打人來了,來,朝我這裏打,你不打就是狗孃養的。”夏煙拉都拉不住,王翠花走到何勇麵前,代下頭,...-

夏煙不是生氣,而是震驚這老媽的脾氣,更佩服大嫂的氣量,要是別家兒媳,哪能受得了這氣,估計早跑了。

夏建軍很快開好方子,“煙煙,你躺得太久了,身子虛得很,這兩天就可以適當走地走走,但別劇烈運動,別乾活,休養好了,就啥也不怕了。”

“能吃大葷不?”王翠花接過話來。“不行,至少這幾天不行。”夏建軍喃喃道。

“那就不用殺雞了。”夏建林好像對雞有特別感情,剛纔老婆說要殺雞,心裏還一陣難過。

王翠花瞪了他一眼,“還不快去小賣部打點清油回來。現在小妹要補身子,總不能冇有一點油花吧。”

王建林跟著醫生去拿藥。

何秀跟著出來,從衣兜裏掏出兩元錢,“建軍呀,來把醫藥費給付了。”

王建軍一見,這兩元連藥錢都不夠,愣愣看著她,好半天回道,“行了嬸,煙煙也醒了,以前冇少給我送草藥,這次就當我義診吧。”

何秀也不客氣,笑著把錢又放回衣兜,“那個啥,謝謝大侄兒了哈,等煙煙好利落了,再上山挖了給你送去。”

王建軍差點冇有跌倒,剛纔都不讓兒子去,夏煙好了還能再讓她上山?怕是一句空頭承諾。

回到房間,何秀瞥了一眼王翠花,“你現在身子不難受了?我看你活泛得很嘛?”

王翠花臉都不紅一下,“還冇有好呢,這不過來看看小妹嘛,反正她現在也冇事了,我看還得回去躺著。”

“你...”何秀張了張嘴,氣得再也說不出來話來。

夏煙喝了一碗小米粥,感覺有了一些力氣,努力回想那隻小葫蘆,怎麽也想不起放在什麽地方。

“媽,你給我換衣服的時候,有冇有看一個小葫蘆冇?”

“啥葫蘆喲,何濟把你揹回來時,身上啥也冇有。不就一隻葫蘆嘛,媽一會給你摘一個,大的小的都有,今天我種五株,吃都吃不完。”

夏煙一陣失望,這不是白白暈了兩個月,還讓自己這個後世人穿越到她的身上。

何秀去洗碗,夏煙長出一口氣,又躺下休息。

“我在呢,我在呢,剛纔有人在,不方便答應。”

夏煙猛地坐起來,左右張望,並冇有看到什麽人,心裏一陣糊塗,難道這世上真有鬼?

“唉呀,你剛纔不是找我嘛,我給你說話,你又往哪裏看呢?”

“你是那隻葫蘆?”夏煙大驚,“你在哪裏,為什麽我看不見你?”

“嘻嘻。我在你腦海裏,當然看不到我了。”

腦海裏?

夏煙足了足愣了一分多鍾,難道這是自己穿越過來的金指手不成?

“你...你怎麽進去的?”她有些後怕,腦子裏能隨便進東西嗎?即使後世穿越文看多了,那些也隻在意識裏,而自己金手指卻在腦海裏。

“嗨。”夏煙猛的雙手錘了一下頭,腦海不就是意識嘛。

“我想進來就能進來呀!”葫蘆的語氣像是嘲笑她冇有見識一樣。

“那你還能出來嗎?”

“能。”

話聲剛落,紫色的小葫蘆立刻出現在她的手上。

夏煙拿在手上翻來覆去地觀察,並冇有發現有什麽特別之處,“你又會些什麽呀?”

“哼。”

葫蘆表示強烈不滿,“氣死寶寶了,你竟然問我會什麽?有什麽我不會的嗎?”

夏煙覺得好笑,這小小的破葫蘆還自稱寶寶,一副故意與她做對似的,夏煙腦子一轉,決定逗逗它。

“哦,原來寶寶什麽都會呀?”

“那是當然!”這破葫蘆要是個人,估計這是頭昂到天上去了。

夏煙眨眨眼,“那你會生孩子嗎?”

葫蘆突然跳起來朝她腦袋一砸,冷哼一聲,“我雖然不能生,但是我能讓不能生的人生孩子,算不算我的本事?”

敢打我?夏煙氣的雙手緊握,高高舉起準備把它摔在地上,可聽到它的話又緩緩放下。

大嫂結婚兩年了,還冇有給夏家留下一兒半女。

“怎麽做?”

“隻需要把我打開,倒點仙水給她喝,保管萬病儘除,一個小小不孕症算個屁。”

這傢夥儘吹牛,說話還粗俗。

夏煙一陣頭痛,就算這傢夥冇有吹牛,這麽神奇的東西,要是老與自己唱反調,那到底誰是誰的金手指。

不行,得想個辦法。

“我信你了,寶寶,你這麽厲害,為什麽要跟著我呀?完全可以自己去遨遊天地纔對呀?”

“那還不是怪你?”葫蘆氣呼呼地說道,“我花了無數時間才找到個落腳的地方,卻被你這小丫頭片子給毀了。”

說到傷心處,葫蘆還發出‘嗚嗚’聲,“知道那是什麽地方嗎?”說完停頓了那一下,“那是我睡得最香的地方。”

夏煙正聽得出神,以為那是一個什麽了不起的地方,有什麽金銀珠寶之類的東西,或者像小說中的什麽奇珍異寶,修仙法門,結果隻是睡得最香的地方。

“但冇有想到,在你腦海裏我睡得更香,哈哈...”

“這麽多年,你不會進別的腦海裏睡嗎?”

“嚐試過呀,都不行,他們原生腦海防守太嚴了,隻有你這個不是原生主的意識,我才能進去。”

天啊!

這小傢夥竟然知道自己占了別人的身體。

夏煙猛地一驚,“你說話別人都能聽見嗎?”

“那肯定不行,我本是天地間的精靈,普通人哪天隨便聽到我說話,隻有你纔可以聽到。”

夏煙點了點頭,這才放下心來,剛纔真是太嚇人了,如果別人知道自己占了原主身體,還不得當成怪物給沉進河裏。

夏煙心中冷笑一下,別人以是防守太嚴,那自己也可以試試。

“好了,冇事了,你現在可以去休息了,等我需要你的時候再叫你出來。”

“好呢。”

葫蘆答應得倒是快,隻是剛消失又出現在夏煙的手中。

她高興得差點跳起來,事實證明所謂的意識就是想,自己隻要不想它進去,它就進不去。

葫蘆也是一個強種,偏偏就不信邪,一次次撞麵牆,終始不言放棄。

“對了寶寶,如果你進不去會怎麽樣?”

-還是會選擇回家吃飯休息一會,等太陽走偏一些再出來收。夏建林夫妻二人卻不得不在太陽高照的時候收割,因為家裏的勞動力少。王翠花平時看起來嬌懶,可到了下地乾活的時候,不比男人差。何秀是一邊罵太陽,一邊乾活,鬥大的汗珠從腦六直往下滴,夏建林抬抬腰,“媽,翠花,你們去樹陰一下歇會兒,我一人乾就行,小妹一會就應該挑來鹽水來。”王翠花抬頭想再回他話,一個不察,那刺目的陽光射進她的眼睛裏,刺得她頭暈目眩,幾乎站不...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