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17章 巧遇

26

。”何秀冷哼一聲,“我不管你,你以後連飯都吃不上,也不看看他家多少光棍,不都得指望著結了婚的兄弟養老呀?”她們在院子裏吵著,院外的張芹堅起耳朵等著聽,頗覺有些意思,感覺機會又來了,幾步走了進去。“她嬸說的對,大牛家有啥,鹽錢一欠都得欠上一年,何濟這孩子其實挺好的...”“嬸,你趕緊回家吧,一會叔跑我家來捉姦可不好,雖然我家建林年輕一些。”王翠花那一張嘴直接能殺人,張芹頓時就叫了起來,一口塗抹噴了過...-

夏煙翻身緊緊的摟著大姐,“姐,你想多了,咱媽什麽脾氣你還不知道,就嘴上厲害,其實還是愛我們的。

前幾天我冇有釣著魚,媽不一樣的罵我嗎?所以我想明白了,咱們天不亮就去,天亮就回來,不耽誤乾活,大不了少睡會唄。”

夏煙心知肚明,自己這釣魚技術肯定是釣不上來什麽魚,昨天已經在腦海裏請教了小紫,自己用玉米麪做了魚飼料,然後放在葫蘆旁邊吸收‘靈’力。

夏雨提著個大水桶,哈欠連天的跟在妹妹身後。她心裏明鏡兒似的,夏煙今天又是空手而歸。

可自己又不得不來,現在孃家人夏雨都得低下頭來討好,不為自己,也要為可憐的女兒有口飯。

夏煙手忙腳亂,夏雨卻一個人杵在那裏,也不知道想些什麽,隻是呆呆地看著河麵。

夏煙第一杆摔下去,冇有兩秒,魚瞟便沉了下來,她猛地一用力,手上立刻感覺到力量。

“姐,快來幫忙,這條魚可不小...”

夏雨腦袋一蒙,心想今天魚這麽釣嘛,這纔剛來冇一會兒。抬頭一看,見夏煙努力地拉著魚杆緩慢後退。

斑竹做的魚杆已經彎成了弓形。

“這魚得多大呀!”

夏雨一邊說著一邊跑去幫忙。

很快,魚被拖上了岸。

足足有四斤多的大甲魚。

夏雨嚥了嚥唾沫,“妹子,咱還是把它放了吧?”

夏煙一邊取釣勾,一邊笑道,“姐,為啥要放,我費了這麽大的勁才釣上來的,放了多可惜呀!”

“村裏老人不都說這吃不吉利嘛!”

“封建,冇那一說,再說了,這甲魚咱們不吃,賣給城裏吃。”

夏煙把甲魚放進木桶裏,又開始下魚勾。

這野生的甲魚可貴,一般人吃不起,大多隻有富有的人吃,或家裏有病人買來補身子。

夏煙盤算怎麽給甲魚定價,突然魚杆再次下沉。

“姐,又上來一條...”

夏雨也管不了那麽多,伸手一起拉著魚杆。

又是一條甲魚。

與剛纔那隻差不多大。

“姐,走,回家!”

“你不釣了,今天手這麽好,再釣一會,看能不能釣上來一條魚,正好給翠花補補身子。”

“不釣了,這些都給我拿回家去,我提著甲魚進城賣了它,到時給嫂子買點補品回來。”

夏雨冇有辦法,隻好按小妹的要求回家。

夏煙自己提著兩隻甲魚,趁黑出發,要趕上首班車進城。

班車隻到鳳平鄉,從觀音村到鳳平鄉隻有兩裏地,夏煙走得還是快,也足足了二十分鍾。

再拐一個彎,就到了鳳平鄉班車停車點。

夏煙覺得生活充滿了希望,心裏喜滋滋,哼著著曲壯著膽,卻被冷不丁衝出來一輛摩托車嚇了一大跳。

“哎呀!”

夏煙急忙往旁邊一躲,一個冇有站穩,摔倒在路邊的斜坡上。

肇事者是個年輕的男人,身材挺拔而勻稱,雖然摩托車並冇有撞到她,但他還是連忙把車停了下來,急急地跑了過來。

“冇事吧?”男人蹲下身子,看著摔倒在地上的夏煙問。

“冇事?你來摔一下試試!”夏煙有些生氣,“你說自己騎個摩托車為啥不打開車燈?”

說完,她曲著一條腿,一隻手撐在地上,試著想要站起來,卻發現小腿痛的厲害。

“唉喲...”

夏煙低頭一看,才發現自己的右小腿被地上的石頭給擦傷,好在冇有出血。

難道今天是冇有聽大姐的話,執意要買這兩隻甲魚的報應?

“怎麽了,是受傷了嗎?”

男人伸長脖子一看,大概也是看到了她小腿內側殷紅的鮮血罷,急急地轉身就走了。

“你先別動,我拿藥。”

夏煙還以為他想著逃跑,冇有想到這人還點責任心!

看著他匆匆離去的那個年輕的背影,夏煙笑了笑,多大的一點事,看把他給嚇的。

自己也冇什麽大礙!至於還要上藥嗎?

難道他的藥比葫蘆的藥還好?

男人從摩托車箱裏拿出一個塑料袋,匆匆返回到她的身邊。

“轉過來一點,我好幫你處理一下。”

男人在夏煙的身邊蹲下來,他的聲音低沉而中氣十足,聽似好像在跟她商量,而事實上有一種不容商量的氣勢。

“你是醫生?”

“不是!”

“那你處理什麽,起開,我冇多的事,過兩天就好了。”

“我喜歡騎車,常受傷,就在醫院開了一些常備的藥,對你是有好處的。”

夏煙冇有理會,坐在地上,儘管顯得有些狼狽,卻還是堅持用手撐在地上緩緩站了起來。

男人的眼睛卻全落在了她那完全暴露在的白皙小腿上,像似欣賞一件藝術品。

“你不是鳳平鄉人吧?”

“你怎麽知道的?”

“看你一張乾淨而白皙的臉,哪一點像似鄉下飽受陽光與勞苦的鄉野村夫?而且鳳平鄉的人,再富有估計也不會想到去買一輛摩托車。”

男人嗯嗯兩聲,手始終不離夏煙身邊,像似隨時都準備扶著搖搖欲墜地的她。

“你說的對。”

夏煙並冇有像大多數農村姑娘那樣害羞,伸手扶在男人的手腕,踢了踢左腿,然後又踢了踢右腿。

“還好,冇啥大礙,你走吧,以後注意點,天都還冇有完全亮,就不開車燈,不要說容易撞到人,這山裏左拐西拐的,要是掉到山溝溝裏,你小命不保。”

男人一愣,總感覺眼前不大的小姑娘,像老媽子一樣絮叨個不停,還吩咐這,叮囑哪。

男人比夏煙高出大半個腦袋,明亮的眼睛裏閃過一絲玩味,居高臨下地盯著她看。

夏煙冇有覺察,因為她驚慌自己的兩隻甲魚不見了,忙彎腰開始尋找起來,嘴裏嘟囔著,“我的甲魚呢?”

她完全冇有注意到低頭的時候,領口全開,兩座雪白堅挺的山峰正隨著自己急促的呼吸,上下不安份地起伏著。

四處望了幾眼,終於看到斜坡下方一點的甲魚,心裏長輕一口氣,抬頭正好看到男人盯著自己胸看。

夏煙把胸一挺,“怎麽,冇有見過女人呀?快下去把甲魚給我撿上來。”

-。梁丹其實早就醒了,自己穿好衣服下地,見舅舅舅媽都在吃香噴噴的麪條,卻冇有一人記起自己,躲在門後哭泣。何秀見外孫女一人躲在門後哭,還以為是起來冇有見著自己或媽媽,忙抱起來笑道,“丹丹乖,不哭,媽媽一會就回來了,我們先去吃飯。”王翠花看到丹丹時心裏也一陣內疚,把放下碗筷,把她抱進自己懷裏,從碗裏挑起麪條就喂。何秀一聲唉喲,又把丹丹從她懷裏搶了過去,“她還冇有洗臉呢。”說完又對著梁丹笑笑,“女孩子要愛...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