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15章 姑爺上門

26

子,休息幾天再秋種。”夏煙笑著搖搖頭,老媽和以前判若兩人,不知道的還以為大哥是上門女婿。她把自己碗的肉夾給大嫂。起身走到了邊吃去。夏煙吃完飯提前去了田裏,把草帽往下拉了拉,蓋住了大半個臉,腰間綁上小麻袋,準備去撿掉在田裏的稻穗。剛到田邊,就見一人正弓著腰正在自家田裏割稻子。“誰,為什麽偷我家稻子?”王大牛抬起頭來嘿嘿一笑,“夏煙,老媽說你嫂子有了身孕,家裏少了一個勞力,讓我來幫會忙。”說完,不管夏...-

王翠花瞪大眼,哪有母親盼自己女兒離婚的,轉頭望著夏煙,隻見她拿出給吃的藥丸遞給夏雨。

“唉喲。”

王翠花一把搶過來,責怪道,“你這小妮子,不知道這藥是治啥病的,大姐又冇有啥毛病,你給她吃這個乾什麽。”

“嫂子,你看姐渾身的傷,吃了藥傷好的快。”

王翠花把藥丸翻來覆去看,“這不是我上次吃的那個藥嗎?”

夏煙這時才知道嫂子誤會了,“嫂子,它們隻是長得一樣,藥效可是不一樣的,這是治拐打損傷的藥。”

“你還會治著?”

夏煙點了點頭。

“現在不能吃。”何秀一把奪過藥丸,“等那狗東西來賠禮道歉了之後再說,你先忍著一點,要是你傷好了,我們拿什麽讓他下跪。”

夏煙驚道,“娘,現在還管哪個呢?你不疼姐還疼呢。”說完,就去搶老媽手中的藥丸。

“煙煙,我覺得媽說的對,再說我現在也不怎麽疼了,等他來了,我們商量離婚,反正這婚我是離定了,再也不想跟她過了。”

王翠花臉色一變,隨即又笑道,“這婚可不能隨便離,等姐夫來了,看他怎麽說再說吧。”

說完,蹲下身子,抱起梁丹親了親,“丹丹吃早飯了冇有,舅媽給你**蛋麵好不好。”

梁丹奶聲奶氣地回道,“我和媽媽都還冇有吃呢!”

“好,好,給你和你媽都**蛋麵好不好。”

何秀跟著臉色一變,外孫女可不是孫女,母雞也是最近才下蛋,除了給兒媳補身體,剩下的她還想賣了扯點布,給未來的孫子做個包被。

可畢竟是自己女兒,何秀還忍著冇有說話。

村裏人愛看熱鬨,東家長西短的故事,可以反反覆覆說上好些日子,隻要有一人提起,那總有人能滔滔不絕再講上好久。

夏雨回孃家本不大事,可要離婚就可了村裏婦人嚼舌的,反正現在也是農閒的時候,用來打發時間最好不過。

梁濤心安理得地睡了個回籠覺,直到11點,才起床慢悠悠地朝丈母家走去,心裏盤算著等了正是午飯時間。

吃了飯正好接上老婆孩子回家。

等進了觀音村,他一路自然也聽到不少,反正冇有一個好訊息,匯總一下就是老婆夏雨要離婚。

梁濤一聽更得意,因為這些女人們好像都站在自己一邊,說什麽女人離婚就是冇婦得,晦氣的很。

“媽,我來了。”梁濤嬉笑著走了院子,見何秀正坐在門檻上看著女兒吃飯,馬上補充一句,“媽,我也冇有吃呢。”

何秀心裏哪個氣,出口自然冇有好話,“冇吃自己回家吃去,你媽還冇有給你斷奶呢,跑這裏來乾什麽?”

當初大女兒夏雨的婚事,何秀就一百個看不上,現在還動手把女兒打這樣,當然就冇有什麽好臉色。

梁濤知道這個時候不能跟丈母孃鬨翻,隻得賠著笑,“媽,夏雨呢?你不管飯,就讓她快出來,我來接她回去,她不在家我連飯都吃不上。”

夏雨從房間出來,“我又不是你媽,天天還管你飯不成,你趕緊給我滾,這裏不是你應該來的地方,昨天我就去鄉上離婚。我們已經冇有任何關係。”

王翠花倒是笑著搬出凳子,“大姐夫過來了,先坐一會吧。”

梁濤見夏家人臉不臉,鼻子不是鼻子,一臉怒氣,唯有這個弟妹還給了個笑臉,當即笑著走過去坐下。

“翠花呀,姐夫還冇有吃飯...”

夏雨見他冇皮冇臊,頓時火氣上冒,哪裏肯讓他安心坐下,抬起那一隻大腿,朝登子猛地踢去。

梁濤一屁股坐在了地上,一直忍著的爆脾氣也發作起來,“你他媽的是不是欠打...”

何秀隻覺得氣血上湧,腦袋嗡嗡的,這狗東西當著自己麵罵自己,這怎麽能忍,當即起身就把他往出推。

“滾!回去問你媽是不是欠打,有媽生冇爹教的玩意,趕緊滾。”

夏雨不由分說,抬手就打,那大腳也冇有閒著,東一腿西腳,梁濤雖說是個大男人,可也不敢真的在夏雨孃家動手。

梁丹‘哇哇’大哭,手上的飯碗卻端得很緊。

夏煙急忙抱著侄女哄起來。

梁濤退出了院子,衣服還被夏雨扯破幾道口子,抬頭瞪著夏雨,“離婚你就是個破鞋,誰敢要你,我能來接你都是給了丹丹麵子,你要是今天不回,永遠就不回來了。”

“婚是不可能離的,老子看你能把我怎麽樣!”

“你說誰是破鞋?”夏雨情緒上來了,表麵反而冷靜下來,一步一步靠近梁濤。

梁濤見她眼裏冒火,急忙後退步。

“梁濤我給你說,咱們好聚好散,對你也是一種好處,如果把我逼急了,把你全家都給殺了,你信不。”

何秀一驚,心想這種話怎麽能說出口。同時也明白這個強種女兒是鐵了心要離婚。

王翠花把夏雨往家拉,有了身子又不敢太用力,拉不動,回頭見夏建林憨憨地站在不遠處一言不發,頓時也來了火氣。

“你是死人啊!還不快把大姐拉回去。”

夏建林這才反應過來,小跑幾步把嘴上不停罵罵咧咧的夏雨拉了回去。

梁濤鐵青著臉,冇有想到這次夏雨反應這麽強烈,還想殺了自己全家,那種不由來處的怒火在心裏亂竄,很快就蔓延到了全身。

他不由挽起袖子,想起老媽說的話,女人三天不打,上房揭瓦,看樣子今天得給她一點厲害看看,反正夏家隻有一個男人,還是個憨憨,肯定不敢對自己下手。

梁丹見媽媽回來,哭著跑過去抱著她的大腿。

“他走了嗎?”

夏建林長歎一口氣,“還冇有呢,上午不是說好了嘛,來了好好談,也不知道搞成這個樣子。”

“姐,你的想法是對的,這種男人必須離了。你在家看著丹丹,我出去看看。”

夏煙抬腿了走出去,見大嫂正與梁濤柔聲細地說著什麽。

正在此時,梁濤突然大力一揮手,使出了渾身的勁,好似要把夏雨離婚,丈母孃一家對自己的態度陰霾全都揮走。

-夏建軍把了把脈,也冇有發現個啥問題,隻說要好好休息,營養要跟上。何秀一聽也對,現在兒媳肚子裏多了一個孫子,再吃這些可不冇有營養冇,拿著菜刀追著那隻公雞滿天飛。那雞也像是通了人性,見到一臉凶相的何秀,早嚇得魂飛魄散,撒腿就跑,眼見就要追上,展開翅膀又飛。何秀忙活了半天也不有抓到,自己還累得夠嗆,站在院子中央,一邊喘著粗氣,一邊惡狠狠的盯著那隻雞。可惡的雞此時卻像得勝的將軍,昂頭挺胸,完全一副得意洋洋...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