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14章 回孃家

26

了,我嫂子已經做好了,你就吃了再回家。”王大牛害羞地低著頭,“我媽說忙完就回家吃,說你家嫂子懷孕了,多一口人...”王翠花哈哈大笑,拿著鍋鏟走出來,“在這裏吃,回去給你媽說,就說夏家嫂子說的,你這孩子真是...”王翠花把昨天剩下的肉抄了,全埋進了王大牛的碗裏。吃完飯後,王大牛就要回家,天已黑定,王建林綁了一個稻草火把,準備送他回家,夏煙接過火把,“哥,我送吧,有事跟他說。”王建林愣了愣,王翠花伸手...-

梁丹的心向著媽媽,在奶奶懷裏不停的撲騰,哭喊著,“媽..媽...”

“你是梁家的種,怎麽就不知道心疼一下自己老爹呢?”梁丹奶奶一邊責備兩句,一邊朝她的小屁股上重重地拍打幾個。

夏雨的心被傷的透透的,這兩間土瓦房,一個不爭氣的丈夫,一個冇有溫暖的家,還有什麽可留戀。

離婚。

天還不亮,夏雨把熟睡的梁丹抱起來,拿了幾件還算不錯的衣服,小心翼翼地出了家門。

初升的亮光照在老梁家的破房,也照在夏雨淚流滿麵的臉龐。想當初,她穿著紅嫁衣走進這個破家,也想過要當一個好老婆,好兒媳,好媽媽。

這幾年下來,她都忍了過來,現在她不想再忍了。

弟妹懷了孩子,摔傷的親妹妹也醒了過來,孃家也冇有啥煩心的事。

先回孃家。

家裏的一百元錢,夏雨拿了五十,自己不貪他梁濤一毛錢,女兒也不需要他養,過些日子就去給女兒改姓。

此刻的梁濤,正呼嚕呼嚕打著鼾。

酒精麻痹了他的大腦,睡意沉沉,絲毫冇意識到老婆悄悄起身,悄悄從組合櫃裏拿了錢,悄悄離開。

直到天矇矇亮,起床撒完尿的劉健才發現不對勁兒。他把房間找了一遍,又從堂屋翻找到灶房,最後連豬圈都冇有放過。

更為關鍵的是,女兒梁丹也不見了。

梁濤急了,一邊雙手抓著頭髮,一邊大喊,“爹,媽,夏雨跑了,還把梁丹也帶走了,你們快起來找呀!”

梁母早就起床了,腰上圍著端著簸箕準備去餵雞,一口濃痰朝地上吐了一口,才高聲應道,“大早上的,你叫個啥,跑?能跑哪裏去?還帶著一個孩子,大不了就是回孃家呆兩天。”

梁濤大哥大嫂也起來了,急道,“你還不快去丈母孃接回來,早飯在那裏吃。”

“急個啥?涼她幾天。”梁母不屑,“冇用的東西,連婆娘都管不住,這女人三天不打上房揭瓦,罵不過打不過,怎麽生了你這個孬種。”

夏雨不顧疼痛,深一腳淺一腳地向孃家走去。

她生怕梁濤找來,專走平時很少走的小路。

“丹丹,媽媽準備和你爹離婚,以後咱們孃兒相依為命,隻是苦了你小小年紀冇有一個家,要寄人籬下..”

梁丹才三歲,哪能聽懂她說的話。

————

何秀每天依然起的很早,隻是再也冇有見什麽罵什麽,現在兒媳婦有了身孕,也不催著她們起床。

該餵雞喂,該餵豬餵豬,直到把早飯做好,才扯著嗓門大喊,“幾頭懶豬還不起來嘛,太陽都快下山了。”

夏建林嘿嘿笑幾聲,胡亂摸把臉,就端起碗往自己房間走去。

何秀先是一愣,接著大怒,“真是了不得了,吃飯都要端了嘛?自己不能起來吃,想當初,我懷你們幾個,那天不乾活,直到生的那天還在地裏...”

夏煙打開房門,緩緩走出來,那俏臉之上有些嫌棄,“媽,管好自己就好了,哪來的這麽多,你這樣招人嫌知道不?”

何秀愣了愣神,望著夏煙,然後又看了一下兒子房間,猛地一拍大腿,“閒,閒啥,老孃天天伺候吃喝,還閒我?要閒就分家,各過各的,天天看把你們能的。”

夏煙裝著冇有聽見,大哥與嫂子都冇有說什麽,自己多什麽嘴。

同時,她對大嫂更加佩服,要是別的女人做大嫂,別說一個鍋裏吃飯,估計見麵都得打起來。

大哥真是有福氣。

“小姨,小姨,我來啦!”

梁丹邁著小短腿快速跑了過來,看到外婆,嘴裏甜甜叫了一聲,“外婆,我來了。”

夏煙蹲下身子,伸手雙手做著擁抱的樣子,梁丹咯咯直笑地撲了進去。

對於這個印象中並冇有太多影子的侄女,倒是喜歡的很。

“你媽呢?”

何秀摸了摸梁丹的臉,小聲問。

夏雨聞言,慢慢從院外走了進來,低著頭輕輕叫了一聲,“媽,煙煙,我回來了。”

何秀轉身抬頭望去,見大女兒鼻青臉腫的樣子,頓時一肚子火往上冒,“又打架了?你平時一股子勁上哪兒去了,又打輸了唄?”

夏煙一驚,放開侄女跑向大姐,挽起衣袖,捲起褲管,隻見胳膊和小腿都受了傷,有的地方擦破皮,有的地方出現了血跡。

“姐,什麽事讓你們兩打成這樣?這日子還怎麽過?”

夏雨不顧形象,‘哇’一聲大哭起來,昨晚打成那樣,她更是一滴眼淚都冇有流,今天被妹妹這麽一問,淚水壓根就擋不住。

夏煙緊緊地將大姐摟進懷裏。

何秀雙手插腰,麵朝兒子房間大罵,“建林,你妹妹被人打了,你難道就聽不見嘛,趕緊出來,拿上鋤頭,我們一家要去梁家討個公道。”

王翠花一把拉住夏建林,“你要做啥,夫妻床頭打架,床尾和,我記住還冇有過門的時候,媽就反對這門親事,是她自己非要選擇的,怪不得別人。”

夏建林無奈,隻好裝傻,不過心裏總有些別扭,畢竟是自己親妹妹。

何秀眼見兒子兒媳婦冇有動靜,氣得要上前踢門,夏雨急忙攔住,“媽,冇事的,弟妹正懷著孩子呢,就讓建林多陪陪他吧。”

“再說了,找門去又能怎麽樣,咱家隻有一個男丁,梁家有三個,而且他那一大家子還團結,去了也討不著好。”

聽大姑子這麽一說,王翠花也呆不住了,連忙起床走了出來,“大姐,這是咋了?”

夏煙覺得她不去當演員可惜了,明明在房間聽得清清楚楚,還非要再問一遍。

“唉喲,這次怎麽打的這麽重呀?你們倆下手難道就冇有一個輕重?要是打出好歹,還不得伺候一輩子?”

“你就先住在孃家,等姐夫來接,這次可不能輕易回去,非得好好說道說道不行,至少要讓他寫個保證書之類的。”

“寫個屁,他梁濤要是不跪在夏雨麵前認錯,我看這婚還是離了的好。”

-鍋裏吃飯,估計見麵都得打起來。大哥真是有福氣。“小姨,小姨,我來啦!”梁丹邁著小短腿快速跑了過來,看到外婆,嘴裏甜甜叫了一聲,“外婆,我來了。”夏煙蹲下身子,伸手雙手做著擁抱的樣子,梁丹咯咯直笑地撲了進去。對於這個印象中並冇有太多影子的侄女,倒是喜歡的很。“你媽呢?”何秀摸了摸梁丹的臉,小聲問。夏雨聞言,慢慢從院外走了進來,低著頭輕輕叫了一聲,“媽,煙煙,我回來了。”何秀轉身抬頭望去,見大女兒鼻青...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