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10章 不請自來的人

26

見一人正弓著腰正在自家田裏割稻子。“誰,為什麽偷我家稻子?”王大牛抬起頭來嘿嘿一笑,“夏煙,老媽說你嫂子有了身孕,家裏少了一個勞力,讓我來幫會忙。”說完,不管夏煙什麽態度,彎下腰繼續收著稻子。其實家家有本難唸的經,王大牛家男丁多,可是太窮了,四個兒子,隻有老三娶著了老婆,老四王大牛也二十了,目前還冇有著落。夏煙滿臉的笑容,“大牛,說實話你這人還不錯,隻是我很奇怪,真的是你媽讓來幫我家收稻子的?”王...-

“放你媽狗屁,那鞭炮能隨便放嗎?”何秀心裏暖暖的,一邊笑罵,一邊對著兒媳說道,“從今兒開始,你啥活都不乾,就在家做個飯就行,地裏的活有我和建林就行。”

反正也到中午,夏煙忙著做菜,嫂子有了身孕,得有些油水才行,不能總是玉米渣子酸菜粥,又單獨煮了兩人雞蛋。

“翠花,趕緊吃,吃了纔好恢複身體,孫子在肚子裏也纔有營養。”

夏建林創了幾口飯,看老婆冇有動雞蛋,便伸手剝好放進她碗裏。王翠花夾起一個放進夏煙碗裏,“煙煙也吃一個,身體剛好,也需要營養。”

“嫂子。”夏煙又給夾回去,“我身體好著呢,今天下午就跟哥下田乾活,你看我長的可結實了,這點苦還是能吃的。”

王翠花入下筷子,摸了摸肚子,“寶貝,看你多幸福,一家子可都等你出來呢。”

一家人開心大笑。

“對了,煙煙,你這藥能拿出來賣不,就我知道的,都有好幾個懷不上孩子的人,就算是花五十塊買一顆也有人願意買。”

“是呀,煙煙。”何秀也放下筷子,一本正經地說,“咱家地少,不過三畝,再加上自己開的一點荒地,一年的收成再交了稅糧,根本剩不下多少,縱然家裏人口少,可一年還是得有幾個月要拉緊褲腰帶過日子。

你真要有這能治不育的藥,一來能掙點錢補貼家用,二來也為你賺點嫁妝。”

“嫂子。”夏煙陷入了深思,可以保證的小紫冇有說謊,這藥確實有用,可自己配的這藥可冇有任何資質,要是被抓住那可就得不償失。

可現在這個時代,赤腳醫生多的是。

關鍵是自己以前從冇有跟誰學過醫,就憑采了幾年的草藥治人能人有信嗎?。

“怎麽樣煙煙,有這手藝不用,那就可惜了。”

“嫂子,不是不可以賣,隻是怕一來冇有人相信,二來要是收了錢最後冇有懷上....”

“我就是最好的例子,想當初醫生都判定我這一生都不能生育,吃了你的藥不到兩月不就懷上了嘛,還有誰懷疑,行了,我知道你顧慮什麽,放心。錢呢是你的,就像媽說的那樣,留著給你當嫁妝。”

接下來幾天,夏煙不顧老媽的反對,捲起褲管提著鐮刀,衝進田裏開收豁稻子。

王翠花就在家做起了飯,一來是因為下田乾活的人太累,二來是因為肚子裏的孩子需要營養,她一大早就買了一斤豬肉。

菜上桌,夏建林卻動了筷子,就搶行撈了一塊肉到自個碗裏,其間不停地眨巴著嘴,看得何秀生氣,伸手就是一巴掌。

“你老婆懷著孩子呢,得是著她吃。”為了防著兒子再夾肉,何秀將盤子裏的肉迅速給了,自己碗裏一片,夏煙三片,建林三片,其它全給了兒媳。

王翠花心疼老公辛苦,又給她夾了一片,何秀更是又給夾了回去,黑著臉,“你現在可是兩個人吃,他一個大男人的,累不壞,再說了,再累也就這幾天,隻要收了稻子,休息幾天再秋種。”

夏煙笑著搖搖頭,老媽和以前判若兩人,不知道的還以為大哥是上門女婿。

她把自己碗的肉夾給大嫂。起身走到了邊吃去。

夏煙吃完飯提前去了田裏,把草帽往下拉了拉,蓋住了大半個臉,腰間綁上小麻袋,準備去撿掉在田裏的稻穗。

剛到田邊,就見一人正弓著腰正在自家田裏割稻子。

“誰,為什麽偷我家稻子?”

王大牛抬起頭來嘿嘿一笑,“夏煙,老媽說你嫂子有了身孕,家裏少了一個勞力,讓我來幫會忙。”

說完,不管夏煙什麽態度,彎下腰繼續收著稻子。

其實家家有本難唸的經,王大牛家男丁多,可是太窮了,四個兒子,隻有老三娶著了老婆,老四王大牛也二十了,目前還冇有著落。

夏煙滿臉的笑容,“大牛,說實話你這人還不錯,隻是我很奇怪,真的是你媽讓來幫我家收稻子的?”

王大牛停了一下,嗯了一聲,繼續乾活。

何秀到來不由感慨道,“你們看吧,還是得有男人才行,大牛家那麽多地這麽快就乾完了。”

說完看了一眼夏煙,“煙煙,你說你拿的藥能讓你嫂子生個胖小子不。”

“媽。”夏煙抬頭不滿道,“生男生女都一樣,隻要是嫂子生的,都是夏家的種,你一天天的操些什麽心,這生孩子的事誰能說準。”

“說的倒也...”她本來想說男孩生多了像王家那樣,娶不著老婆也夠煩人,憋回肚子裏的何秀滿臉難受的樣子。馬上開口道,“大牛是個好孩子,等哪天嬸有空呀,給你尋覓一個姑娘給你當老婆。”

王大牛有些尷尬的笑起來,“嬸,這事要是讓媽聽著了,可得天天煩你,所以還是才說的好,我傢什麽情況自己清楚,一切隨緣吧。”

多了一個勞動力加入,稻子終於收完了。王翠花感覺自己說好聽是在家待著,不好聽在家也受罪。曬水稻可不比收輕鬆到哪裏去,一會就要翻,再一會又到了飯點,反正一天到晚冇有閒著的時候。

王大牛倒下水稻就要回家,夏煙急忙攔下,“大牛,我媽說了,你幫咱家一個大忙,說什麽也要在家吃頓飯再走。再說了,我嫂子已經做好了,你就吃了再回家。”

王大牛害羞地低著頭,“我媽說忙完就回家吃,說你家嫂子懷孕了,多一口人...”

王翠花哈哈大笑,拿著鍋鏟走出來,“在這裏吃,回去給你媽說,就說夏家嫂子說的,你這孩子真是...”

王翠花把昨天剩下的肉抄了,全埋進了王大牛的碗裏。

吃完飯後,王大牛就要回家,天已黑定,王建林綁了一個稻草火把,準備送他回家,夏煙接過火把,“哥,我送吧,有事跟他說。”

王建林愣了愣,王翠花伸手在他胳膊上用力掐了一下,“愣什麽愣,給院裏的穀子蓋上雨布,萬一下雨呢。”

-拉著數得著的米的稀飯。王翠花摸摸她的頭,往碗裏夾了一點泡菜。氣氛本來就緊張,讓人更加氣憤的是梁濤再次找來。跟他一起來的,還有他的老爹老孃。不用說,這趟來,是接自己的婆娘和女兒回家的。何秀與夏雨母女倆就冇有給好臉色,王翠花倒是走向了梁母,“梁嬸來了呀!”梁母笑著,老遠就打招呼,“親家母,我們過來了。”梁濤也是聽到王翠花摔那一下冇什麽大礙才趕來的,他的臉上依然帶著殷勤的笑容。“哪個...媽,我來帶夏雨...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