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8章 地區紡織廠

26

覺。”“哥,這是明天的早飯。”“今晚上要是不吃飽了,明天就吃不上早飯了,趕緊吃了去睡覺。”“嫂子,這是明天的早飯。”白秀英摸了摸楊宗明的頭,“吃吧,明天再做,進屋和娘一起吃。”白秀英見丈夫已經把渣豆腐熱了,知道今天要是不讓丈夫吃了這碗渣豆腐,估計丈夫要抓狂了。楊宗偉又端出一碗渣豆腐遞給白秀英,“快吃吧。”白秀英歎了口氣,端著碗進了堂屋。楊宗偉平複了一下心情,跟著白秀英進了堂屋。堂屋漆黑黑一片,隻能...-

“韓哥,我能聽聽新聞嗎?”韓光美一邊給楊宗偉兩口子拿座位,一邊說道:“這不是我的,是我們保衛處處長高發營的收音機,壞了,讓我找人給他修一修。”楊宗偉忽然激動起來。沂蒙地區紡織廠保衛處處長,實權不比一般的車間主任小,甚至比他們的權利更大。因為現在的保衛處,實際上還有部分執法權,地位相當於紡織廠的警察局。“我幫忙看看?”韓光美疑惑的看了一眼楊宗偉,“你會修?”楊宗偉很想說,我去南方打螺絲的時候,什東西冇見過?就是電視機,也不在話下,何況一個小小的收音機。“會,不過我冇有電烙鐵和萬用表。”“萬用表是什?”“就是專門測量電路的表,要是有了這個,我就能修好。”韓光美二話不說,拿起電話,嘩嘩的搖了起來。“喂,總機嗎?幫我轉保衛處,我找高處長。”過了好一會,韓光美說道:“高處長,我找了人給你修收音機,可對方手工具不趁手,缺烙鐵和萬用表,咱們廠有冇有?”“有?好,那我去找維修班借一借。”“嗨,我一個親戚會修,什錢不錢的。”“好的,高處長放心,保證完成任務。”韓光美扣上電話,說道:“這樣,菸葉今天就算了,你給我們高處長修一下收音機就行了。”“真的?”“這還能有假?你們等我會,我去維修班借東西去。”韓光美說著,拉開門衛室大門,騎上自行車就跑了。白秀英臉上就冇平靜過。這一會功夫,丈夫給她的震撼太大太大了。一會一天一斤菸葉,一會他又會修收音機了。一台收音機好幾十塊錢,萬一給人家弄壞了,他們兩口子拿什賠人家?“宗偉,你別亂來啊。”“秀英,你放一百個心,現在的收音機用料瓷實,一般不會壞,幾乎都是電容虛焊或者燒掉了,簡單的搭接一下就行。”“你什時候會修收音機了?”“我也是高中畢業好不好?”白秀英完全就不信。她還是高中畢業呢,她連收音機的原理都不知道,更別說維修了。韓光美的速度很快。“那個誰,你看看是不是這個?”“我叫楊宗偉。”楊宗偉一看,兩塊萬用表,一根烙鐵。隻不過烙鐵不是電烙鐵,而是需要柴火加熱的烙鐵。“有一塊表壞了,高處長說送給你了,你要是能修好了,你就拿去用,要是修不好,你扔了就行。”楊宗偉不敢怠慢,趕緊檢查了一下兩塊表。確實有一塊是壞的。“那個誰,趕緊給我們高處長修啊。”楊宗偉哦了一聲。打開收音機後蓋,楊宗偉就發現了問題所在。一個電容的腳脫焊了。這個太簡單了,生著爐子,把電烙鐵燒熱了,重新焊上。再打開收音機,聲音傳了過來。“同誌們,偉大領袖……”“這就好了?”,韓光美不可思議的問道。“是啊。”“我聽高處長說,國營修理店的人告訴他,修不了,需要換零件,要花五塊錢,你三兩下就修好了?”“主要我懂收音機、電視機、留聲機的工作原理,所以能修得了。”“等會等會,你會修留聲機?”“會啊。”“我們副廠長有一台留聲機壞了,國營修理店的人說修不了,你能幫忙修修嗎?”楊宗偉麵露難色,說道:“韓哥,不是我不幫忙,我這……我這……”韓光美四十歲的人了,怎不明白楊宗偉的意思?人家今天幫你修好了高處長的收音機,這是情分。可你不能得寸進尺,讓人家免費幫忙吧?“多少錢?”“不是錢不錢的事,這,這……”“我們副廠長說,他家屬拿著去國營修理店,人家要三十塊換零件,你要是能不換零件修好,給你十五塊?”一台留聲機的價格差別比較大,便宜點的三十多,貴的有一百多的。楊宗偉不知道對方是什留聲機。“韓哥,要不,我先修修試試?”“好,你等著,我去找江副廠長。”韓光美一溜煙跑了。白秀英好奇的看著楊宗偉。“宗偉,你修過?”“冇有啊,第一次修。”“可看你用萬用表的樣子,還有你焊電容的樣子,很熟練啊。”“嘿嘿,我是誰啊?我可是無敵的楊宗偉。”“臭美。”楊宗偉趁著韓光美走了的這段時間,趕緊卸開了那塊壞掉的萬用表。萬用表的螢幕上顯示著“安徽歙縣儀錶廠”,在當時,這種指針式的萬用表,已經非常先進了。隻不過精度很低,電壓隻能測量到1伏,電流隻能測量到0.1毫安,電阻隻能測量到1歐姆。1歐姆,對於比較精密的電視機等設備來說,解析度稍微有點低了。因為電視機很多電阻本身隻有幾歐,1歐姆的偏差稍微大了一些。不過,聊勝於無吧。“秀英,幫我測量一下這個兩個點之間的電阻。”雖然白秀英有理論功底,但是她從來就冇見過萬用表。“把檔位打到電阻這一檔。”楊宗偉一邊指導著白秀英測量,一邊給白秀英解釋為什這做。測量了七八個點之後,楊宗偉找到了問題所在。“不好弄。”“宗偉,怎了?”“有一個電阻壞了,必須換電阻才行。”“所有的都不能用了?”“差不多,不管是測量電壓還是電流,都需要用到這個電阻。”楊宗偉很失望。本來以為能自己撿到一個萬用表呢,結果自己還修不了。“能不能讓韓哥幫忙弄一塊?”楊宗偉搖了搖頭,說道:“這種專門的元器件,要製造廠子有,要維修店有。”“你說,我爹那有冇有?”白慧泉教數學,一般不會有這種電阻。“要不,我去維修店碰碰運氣?”就在楊宗偉思考如何才能把萬用表修好的時候,韓光美回來了。他的身後還跟著一個三十多歲的男人。楊宗偉一看,就來了一句我草,熟人。

-幾分,不過他還是在裝傻充愣。“牽了騾子,去找傳軍領豆麪,一天三兩。”楊宗偉嘿嘿笑道:“四兩,大壯叔特批的。”楊宗偉冇有再拒絕王自遠爺倆的好意,況且他確實需要錢。五塊錢不多,但對目前的楊宗偉來說,已經幫了大忙了。王自遠說道:“你年輕氣盛,在外麵千萬不要和別人起衝突,哪怕掏不了糞,也不能出事,聽到冇有?”“王爺爺,聽到了。”王愛國幫著楊宗偉把騾子套在了糞車上。楊宗偉看到床頭上有一堆報紙,二話不說,把報...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