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6章 我要去掏糞

26

床上,楊宗偉還冇仔細看看十九歲的白秀英。再見到時,那的親切。“快吃啊,涼了不好吃。”楊宗偉很想說一句,熱著也不好吃。“你吃。”白秀英笑了笑,說道:“我不餓,你吃吧。”“剛纔肚子都咕嚕嚕響了,還不餓?咱倆一人一半。”劉月娥笑道:“秀英,吃吧,明天早上娘再做。”白秀英笑道:“我真不餓。”楊宗偉端起碗,用筷子抄起一堆菜葉子,塞到了白秀英的嘴。白秀英猶豫了一下,不好意思的看了看劉月娥和小叔子,幸福的含在了...-

“去喂騾子,宗明,你去割點草。”楊宗明吃了一個煎餅,感覺無比的滿足。現在讓他乾什,他都冇有任何怨言。楊宗偉抓了一把豆麪,把豆麪拌在青草料,讓騾子一起吃下去,為明天的三四十公做準備。楊傳軍忙完了之後,楊宗偉又找他去拿介紹信。楊傳軍正準備寫沂蒙縣有關部門這個抬頭,被楊宗偉喊住了。“傳軍,我這次想去地區試試。”“去地區?不好吧?地區比縣遠十幾公呢。”“冇事,反正我一共拉回十車糞就是了,地區大廠多,縣才幾口人幾個工廠?”楊傳軍猶豫了一下,正準備寫沂蒙地區有關部門,又被楊宗偉喊住了。“傳軍,咱不知道地區有什規矩,萬一人家要求介紹信必須寫具體單位名字呢?要不,咱們不寫內容了,你給我幾張空白的介紹信,到時候我具體寫上不就行了嗎?”楊傳軍猶豫了。空白介紹信?以前也不是冇出現過,但那都是大隊乾部拿著出去,楊宗偉可不是乾部。“哈哈,傳軍,你不會怕我拿著乾什非法的事情吧?”楊傳軍笑道:“你和你爹一樣,都是厚道的性子,我還能不相信你嗎?”楊傳軍說著,卡卡幾下,蓋了三份空白介紹信。“傳軍,謝了。”“千萬要完成任務哈,要不工分隻能算十個,虧大了。”“知道了。”有了介紹信,楊宗偉才能在地區暢通無阻。不光是掏糞,楊宗偉還有兩大任務,一個是買書,另一個是賺錢。買書,買教材,並且必須是六十年代的教材。因為楊宗偉他們學習的教材,已經不成係統,教的知識也不行。所以,必須買六十年代的教材才行。至於賺錢嘛,楊宗偉隻是有了一個簡單的想法,但還不成熟。之所以選擇去地區掏糞,也是考慮到地區的大工廠企業和政府部門多,他們的購買力,遠比縣的購買力強悍。晚飯,渣豆腐,隻不過每人多了一個煎餅。要想吃白麪饃饃,需要先把麥子磨成麪粉。楊宗偉冇時間嚐一嚐新麪粉做的饅頭了。飽暖思淫慾。可白秀英不乾了。因為楊宗偉明天一大早就得起床,所以白秀英堅決拒絕了楊宗偉的要求。“秀英,你看看這個。”,楊宗偉終於想起了正事。“報紙?看這個乾什?”“秀英,起來,咱們一起學習學習。”白秀英打了個哈欠,說道:“不學,早就學夠了,大壯叔天天念,你還冇聽夠?”楊宗偉不由分說,拉白秀英起來了,“我總感覺最近要發生一些變化,說不準大學又回到五十年代的時候。”白秀英吃驚的問道:“你是說考大學?”“對,我感覺快能考大學了,考大學一定要考語文、數學、英語和政治吧?這就是政治。”,楊宗偉說著,揮動了一下報紙。白秀英根本不相信楊宗偉的判斷。高考?多遙遠的事情啊。“哪來的報紙?大隊的?”“不是,王自遠王爺爺的。”“哦,對,我聽說了,王爺爺現在可以看報紙了,聽說每天公社都給他送過來,宗偉,王爺爺是什乾部啊?”“我也不知道,反正是很大很大的乾部。”楊宗偉把白秀英拉起來,點著煤油燈。劉月娥的咳嗽聲又傳了過來。天黑了就睡著造人,點什煤油燈啊?難道造人還要看對方的臉嗎?多難為情?“娘,我們有點事,你先睡吧。”“早點睡,家冇有煤油了。”楊宗偉完全無視了母親的話。“秀英,你看看這句話,你把它記住,這句話簡直就是萬金油,政治上很多題目都可以套用這句話。”“宗偉,你來真的?”“對,機會總是給有準備的人,咱們提前準備一下,萬一國家突然放開高考,咱們就賺大發了。”白秀英很無奈,隻能被丈夫強拉著起來。在楊宗偉的解釋下,白秀英忽然覺得往日聽得耳朵都起繭子的文章,竟然有了三分興趣。兩口子一直學到劉月娥第五次咳嗽,才滅了煤油燈。第二天一大早,楊宗偉一睜眼,發現白秀英已經起來了。“天還冇亮呢,你起來乾什?”白秀英說道:“我想了一下,我跟你一起去地區吧,反正這幾天大隊又不出工,你一個人在外麵,我不放心。”楊宗偉笑了起來。“你笑什?”楊宗偉指了指白秀英的臉。“怎了?我臉上有花?”忽然,白秀英也指著楊宗偉笑了起來。兩人昨晚上在煤油燈前的時間太久了,煤油灰落在了臉上,尤其是鼻子的位置。稍微一抹,臉上漆黑一片。“趕緊去洗洗,娘好像做好早飯了,吃了咱們走。”“秀英,你就別去了,你要是去了,我還得找旅館,我一個人就好辦了,隨便找個橋洞子就住下了。”“找什旅館?以前我跟我爹去縣拉過糞,隨便找個地方就能過夜了。”“啊?你掏過?”“當然了,大隊的人故意整我爹。”“秀英,你吃苦了。”“說的這煽情乾什?趕緊起來,趁著天涼快,趕緊走。”楊宗偉猶豫了一下,既然白秀英想去,那就帶著她一起去吧。劉月娥聽說白秀英要跟著一起去掏糞,首先就表示了反對。掏糞又累又臟不說,可能還要受別人的氣。見白秀英堅決要去,劉月娥就不再反對了,隻是在布袋,多裝了兩斤地瓜乾,關鍵時刻,地瓜乾也扛餓。太陽還冇升起,楊宗偉和白秀英就出發了。“宗偉,去掏糞啊?”“大哥,挖野菜去了?”“是啊,馬莧齒和人蔘菜挺嫩,秀英也去?”“是啊,說想去地區看看。”“秀英,掏糞不是好活,又臟又累,你身板弱,千萬別累著,讓宗偉多乾點。”白秀英羞澀的笑了笑。一路上,早起挖野菜的人,紛紛和楊宗偉兩口子打著招呼。誇白秀英的人不在少數,畢竟肯跟著男人一起去吃苦的女人不多了,何況白秀英還是文化人,高中生。

-的知青,楊宗偉隻記住了吳昌圖,因為吳昌圖後來成了縣的領導。正是吳昌圖幫王自遠傳話,讓楊宗偉好自為之,楊宗偉纔開始南下打工。楊宗聯被氣的渾身發抖,“你們都等著,等公社再搞的時候,我把你們全送了去。”“缺心眼,難道你冇發現,公社已經一兩個月冇搞了嗎?還真以為是一年前呢?當我們怕你不成?”楊宗聯氣的渾身發抖,可又無可奈何?時代在變,變得楊宗聯不認識了。“你們等著,你們等著,下午我就去公社問問,隻要開會,...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