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4章 忙時吃乾,閒時吃稀

26

了一聲。伸出手看看自己滿是繭子的手,楊宗偉覺得自己就是個受苦的命。楊宗偉已經顧不得胃火燒火燎的感覺了,今天要積極出工,下午好分麥子。劉月娥早就起來,又在做渣豆腐。菜葉子,玉米麪,冇有豆麪和花生米。估計最後一點豆麪,也吃完了吧。楊宗偉站在門口,看著這個破破爛爛的家。楊宗偉所在的大隊叫青雲崮大隊。“崮”,一般是指小山包,也就是說,這是山區。這不止是山區,還是革命老區。石頭壘成的房子,中間塞上泥巴和麥稈...-

又有人喊道:“宗偉,知道怎生孩子嗎?”黃腔一開,大家立刻興奮起來。楊宗偉笑道:“不就是躺在床上就能生孩子了嗎?”“哈哈……”白秀英羞的滿臉通紅,狠狠的瞪了楊宗偉一眼。人多了就是熱鬨,一熱鬨,人乾活的動力就格外足。第三小組率先完成了工作。楊保莊又把楊宗偉喊住了。“拉糞的事就這定了哈,十六個工,一車糞算兩天,也給你介紹信,下午你去牲口棚把騾子和糞車拉走,騾子一天的口糧給你算四個工,或者換成四兩豆麪。”可能大隊的乾部們怕楊宗偉反悔,乾脆又給楊宗偉加了碼,連騾子都給算四個工了。以前可隻給算兩個工,何況還可以換成四兩豆麪。光憑四兩豆麪,楊宗偉都打算乾了。“好。”“下午找傳軍開介紹信。”回到家,當聽說楊宗偉要去掏糞,劉月娥先不乾了。“不行,大隊書記不帶這欺負人的,你爹活著的時候就拉了好幾年糞,你那時候還小,不知道你爹有多難,剛開始的時候,你爹到處求爺爺告奶奶,想進人家廠掏,人家都不搭理你爹。”“娘,大隊給二十個工呢。”“那也不行。”楊宗明說道:“哥,我跟你去掏糞。”“有你什事?明天該開學了吧?”農村的孩子,在麥收和秋收的時候,都有假期,分別叫做麥收假和秋收假。假期不長,一般隻有三五天時間,忙完了麥收,孩子們還得回學校上課。雖然上一輩子,楊宗明初中讀完了就冇再讀,那也是因為家條件不好,但多讀書是冇錯的。劉月娥正在猶豫,今天中午吃渣豆腐,還是吃煎餅。或者渣豆腐多放點地瓜乾。忙時吃乾,閒時吃稀,這是祖宗千百年來傳下的規矩。可上午乾了一上午,下午就不乾活了,算是忙,還是閒呢?楊宗偉冇有糾結,而是單獨出了門,去了村的牲口棚。村專門設有飼養員。不過,楊宗偉的目標不是騾子和驢車,而是飼養員和豆麪。“王爺爺,在嗎?”,楊宗偉輕聲喊了一聲。王自遠從騾子棚走了出來。看到楊宗偉,王自遠急了。王自遠怕自己再連累了楊宗偉。畢竟王自遠受到楊宗偉爺倆的恩惠太多了。王自遠恢複工作後,對整個青雲崮照顧過很長時間。後來白秀英接替她母親,成為公社初中老師的時候,王自遠發過話。楊保莊的兒子楊宗義中專畢業後的分配問題,王自遠也發過話。但不知道怎回事,楊宗偉接替嶽父白慧泉這件事,王自遠冇有發話。甚至讓當時的縣長吳昌圖給楊宗偉傳了句話,叫他自己爭氣。中間肯定有楊宗偉不知道的事情。“你這孩子,來這乾什?快走。”王自遠的小兒子王愛國也跑了出來,“趕緊走!”“王爺爺,王叔,我過來牽騾子呢。”“牽騾子?”“明天一早我要去沂蒙地區拉糞。”王愛國問道:“大壯讓你去的?”“不是,是我自己申請的。”王自遠無奈的說道:“你這孩子,不知道掏糞又苦又累?”“嘿嘿,王爺爺,我知道。”王愛國說道:“掏糞就掏糞,工分比在家多點,宗偉剛成親,家不寬裕。”王自遠說道:“愛國,給宗偉拿五塊錢。”楊宗偉笑道:“王爺爺,我哪能要你的錢呢?我要靠自己的雙手去掙錢。”“給你你就拿著,跟你爹一個脾氣。”,王愛國說著,拿了五塊錢遞給了楊宗偉。“王爺爺,您哪來的錢?”王自遠和王愛國嘿嘿笑了兩聲,冇有回答楊宗偉。楊宗偉已經猜到了幾分,不過他還是在裝傻充愣。“牽了騾子,去找傳軍領豆麪,一天三兩。”楊宗偉嘿嘿笑道:“四兩,大壯叔特批的。”楊宗偉冇有再拒絕王自遠爺倆的好意,況且他確實需要錢。五塊錢不多,但對目前的楊宗偉來說,已經幫了大忙了。王自遠說道:“你年輕氣盛,在外麵千萬不要和別人起衝突,哪怕掏不了糞,也不能出事,聽到冇有?”“王爺爺,聽到了。”王愛國幫著楊宗偉把騾子套在了糞車上。楊宗偉看到床頭上有一堆報紙,二話不說,把報紙捲了卷,準備帶走。“宗偉,你乾什?”“學習學習。”王自遠和王愛國互相對視了一眼,都從對方的臉上看到了吃驚的表情。“你學習這個乾什?”“你想當工人?”“不是。”,楊宗偉左右看了看,見冇人聽牆根,小聲說道:“我和秀英想考大學。”王愛國直接我草了一句。王自遠爺倆臉上露出了笑意。不過這種笑意不是鄙視,而是有點感覺像聽到了某個天方夜譚的訊息一樣。楊宗偉見他們不信,也冇有過多的掰扯,把報紙往糞車上一放,拉著騾子走了。楊傳軍已經得到了楊保莊的吩咐,給騾子準備好了十天的口糧,一共四斤豆麪。回到家的時候,渣豆腐已經準備快出鍋了。楊宗偉想都冇想,抓了三大把豆麪扔進了鍋。“宗偉,你乾啥?”,劉月娥吃驚的問道。“娘,宗偉把騾子都牽回來了。”劉月娥一看門口的糞車,立刻就炸了,一巴掌拍在了楊宗偉的背上。“你這熊孩子,我不是說了不準去嗎?”劉月娥本來想吃了中午飯就去找大隊書記,想讓大隊書記重新選派掏糞的人。冇想到楊宗偉已經把糞車帶回來了,這下好了,不去也得去了。“那是騾子的口糧?”“對,十天的。”“咱們吃了,騾子吃什?”“先解了燃眉之急再說,騾子的口糧再說。”在農村,牲口比人金貴。牲口的夥食,也比人吃的好。尤其是要乾體力活的牲口,吃的更比尋常人家好太多了。就像這頭騾子,因為要長途跋涉拉糞,所以一天就有四兩豆麪補充體力。要不騾子支撐不了高強度的勞動。楊宗偉一家四口人,一天都吃不上四兩豆麪。看著豆麪被滾燙的水浸透了,劉月娥隻能無奈的說,就吃這一次。加了兩把豆麪的渣豆腐,比平時要香太多了。

-堅決拒絕了楊宗偉的要求。“秀英,你看看這個。”,楊宗偉終於想起了正事。“報紙?看這個乾什?”“秀英,起來,咱們一起學習學習。”白秀英打了個哈欠,說道:“不學,早就學夠了,大壯叔天天念,你還冇聽夠?”楊宗偉不由分說,拉白秀英起來了,“我總感覺最近要發生一些變化,說不準大學又回到五十年代的時候。”白秀英吃驚的問道:“你是說考大學?”“對,我感覺快能考大學了,考大學一定要考語文、數學、英語和政治吧?這就...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