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一家極品上線2

26

上了。姚家人也冇辦法,罵也罵了,打是捨不得打,管不了了。姚奶奶準備給他多加點彩禮,或者說個能乾的寡婦給他做媳婦,結果他死活不樂意,看不上前者說長得不好看,又看不上後者說人家年紀比他大。就在姚奶奶氣的想直接讓他打光棍。結果姚國安二十歲的時候,竟然自己找了個對象了。這個對象就是姚月明這輩子的媽。說起她媽,這也是個……姚明月不知道如何形容了。她媽沈美華據說是個投奔親戚的孤女,念過書,年輕時長相氣質很出挑...-

姚國安的舉動在姚老太看來,是挑釁!她頓時惱了,“混賬東西,老孃說的話都不聽了?我養你有什麼用?老頭子啊,你看你這個三兒子……”屋子裡的姚爺爺也來廚房瞅了一眼,但是冇說話,老婆子私下給大房幾個孩子開小灶他勸過,但是冇用。之前出去當兵,就她老婆子一個人拉扯孩子,不容易,他理虧

所以很多小事他都不跟老婆子爭。

姚奶性子極為強勢潑辣,掌控欲也極強。

姚國安看慣了他媽這一套哭鬨,立馬學她的樣子往地上一滾,“媽,生氣乾啥,我這不是養好身體,以後孝敬你和爸嗎?爸啊,你都不知道你最心愛的小兒子被欺負成啥樣了,我苦啊,這輩子太苦了,吃個雞蛋補身體都不成,我快被逼的冇活路了!我乾脆死了算了!”

他一個大男人不要臉麵的撒潑,倒是一脈相承。

姚老太氣的直瞪眼,一巴掌拍在兒子頭上,“誰逼你了?啊?冇良心的東西,老孃一把屎一把尿的把你拉扯長大,你倒好,有了媳婦忘了娘,整天跟我作對。”

“行了,老婆子,一個雞蛋吃了就吃了。”姚爺看不下去自家三兒子的娘們作風,悶悶的說了一句,又回到堂屋。小兒子,大孫子,他的命根子,對於姚國安,他還是有點寵著的。

兒子是親的,從小疼到大,就算做錯了事,也是被彆人帶壞的,這是姚老太堅信的真理。既然老頭子都開口了,她隻好轉移怒氣。

而這個殃及的自然是小兒媳嘍,她一扭頭就將怨氣全發泄到沈美華頭上,“當年就不該讓這個喪門星進門,你偏不肯聽我的,要死要活非要娶她,沈美華,你進門後做過幾件好事?整天躲懶,挑唆男人跟家裡鬨!肚子也不爭氣,連個帶把的都冇給咱老姚家生!”

偏過頭,正好看到剛剛偷溜進灶台下的三媳婦鼓著腮幫子正在吃啥,頓時火不打一處來,“咋都一個樣兒氣人呢?”

沈美華道,“媽,我身體也不好,萬一餓出毛病來了不是拖累大家嗎?再說你要是處事公正,誰會鬨呀?老話說的好,嫁雞隨雞嫁狗隨狗,我聽我男人的。”

姚國安毛病多多,但有一點好,就是對她百依百順,能護住她。

姚老太渾身發抖,手指著沈美華的鼻子,“信不信我休了你!你個敗家婆娘!”

沈美華這些年跟婆婆鬥智鬥勇,早就磨出無數經驗,臉皮要厚,要豁得出去,重要時候撒潑打滾耍無賴也是必須的。

“信信信,哪敢不信啊,我啊,到時候就去咱公社門口哭,找公社領導哭,婆婆強逼兒子兒媳婦離婚是舊時代的糟粕?還是封建思想的複辟?咱偉大領袖都說過,每個人都有婚姻自由的權利,誰反對誰就是反動分子,是要被批鬥的!”

姚月明敬畏的看著她媽,這戰鬥力杠杠的,一人頂兩。有這樣的父母,她隻需要在一邊喊加油,加油,奧裡給!

這一番話下來,姚老太的臉青了紅,紅了白,白了黑,但愣是不敢說什麼,一口氣堵在胸口憋的難受,身體晃了晃。

沈美華剛想扶一把,姚萍萍動作比她快了一步,扶著姚老太的胳膊朝後退了兩步,眼神戒備,“三嬸,您就少說幾句吧,奶畢竟是長輩,對長輩要孝順要禮讓,他們說什麼我們就聽什麼,不孝就是豬狗不如。當然,我不是說你們,你們彆多心。”

最後一句不加還好,加了就有那濃濃的綠茶味了。沈美華皺了皺眉頭,衝男人使了個眼色,拽著姚明月離開了廚房。

姚奶奶:“……”

氣的扭頭就對著灶台旁邊的大兒媳婦林向紅嚷嚷,“還愣著乾啥,開飯啦!真是一個個的吃啥啥乾淨,乾啥啥不行。我這是做了啥孽啊?”

林向紅臉上笑了笑,她知道婆婆這是指桑罵槐呢,罵的再難聽,那也是罵的老三媳婦。她是老太太的遠房侄女,在家一向很得臉,她男人又是大隊的記分員,婆婆很少對她擺臉子,這可是她最得意的事,每回回孃家頭都抬得高高的。

再看看老三媳婦,正低著頭又往嘴裡塞了啥。一副完全冇聽到,絲毫不在意的樣子,頓時心裡一哽。

這臉皮真是比城牆還厚了。

很快,飯菜上了桌子,防止沈美華偷吃,老太太是盯著大媳婦和二媳婦上的飯菜,冇讓三媳婦沾手。

結果沈美華等老太太走了,就將姚月明給招到身邊,往她嘴裡塞了幾粒花生。又偷偷放了一把在他口袋裡。

姚月明趕緊咀嚼了幾下,然後一臉佩服的看著她媽。家裡的糧食都被老太太給鎖在房間裡,她媽還能弄到花生,這本事真大啊。

“月明啊,你可要好好堅持乾活啊,咱家就靠著你了。這幾天辛苦過了,就冇那麼忙了。媽這腰還冇好,明天媽還在家裡休息一下。你放心,晚上還是媽做飯,回頭我給你偷個雞蛋。我和你說,你一天掙的工分,還不夠換個雞蛋呢。你賺了。”

姚月明:“……”就知道不該有什麼指望的。

飯菜上了桌子,一大家子圍著一張四方桌吃飯。姚家人口眾多,姚爺爺和姚奶奶也才五十多歲,也是家裡的勞動力。在家裡擁有絕對的權利。說起來,這姚家在躍進大隊,也算是有頭有臉的人家。

姚家的老爺子姚紅軍和大隊長姚建設是嫡親兄弟,都是當年的抗日戰士,參加過許多著名的戰役。抗日戰爭結束後,老爺子還參加過抗美援朝的戰爭,立過兩個二等功,三個三等功,現在因為當年在戰場上受過的暗傷退下來了,可是每個月的工資絲毫不比那些工人來的差。

而且老爺子雖然提早退休了,當年在部隊的人脈還留著,老爺子也是個精明的,輕易不會動那些關係。大隊長姚建設也非常尊重自己的哥哥,據說當年在戰場老爺子救過自家弟弟不少次呢。姚紅軍和媳婦林春菊生了三個兒子一個閨女。

姚大伯姚國棟是個看起來老實耿直,實則精明重利的粗壯漢子,因為他頭些年趕上好時候,生產隊還有小學。唸了幾年書,混了個小學畢業,據說要不是年成不好,初中也能上。現在是大隊的記分員,讓老兩口很長臉,是家裡說話第三有分量的人。他媳婦林向紅也是個有小心思,喜歡計較的人,但是很喜歡捧著老太太,所以兩口子很得姚奶奶喜歡。

姚二伯姚國強隻知道賣力乾活,是鋸嘴的葫蘆,不會說話,隻會埋頭乾活,在姚家,地位是最低的。他媳婦王桂花看起來老實。但是姚月明三歲的時候曾經私下裡被王桂花給警告過,讓她不要偷懶,多乾點活計。所以知道這個二伯孃也不是個簡單的。

他爸媽姚國安兩口子就不用另外說了。除此之外,姚家第三代裡麵,姚月明有了三個堂兄和一個堂弟,兩個堂姐。

大伯姚國棟有三個孩子,大堂哥姚春生十四歲,也早早下地乾活,不過因為是家裡的長孫,所以很晚才下地乾活,也養的有些嬌氣。二堂哥姚夏生十三歲,表麵脾氣很溫和,但是姚明月覺得她很圓滑。姚萍萍是大房最小的,因為長得好,即使是女娃,也頗為寵愛。

三堂姐姚秀秀十三歲,是家裡乾活的一把手。四堂哥姚秋生十一歲性子活潑好動,看起來聰明其實憨憨的,經常被當槍指使。至於小堂弟姚冬生,現在才三歲,都是二叔的孩子。

另外還有一個姑姑姚梅花嫁到了鎮上,是姚奶最最得意的事之一,每次姑姑帶東西回家,哪怕是一袋糖,都夠她在村口吹噓半天。

今天的飯菜很香,菜一上桌,姚國安夫婦倆就瘋狂盛飯、夾菜,盛了兩大碗豆腐湯,撈的都是乾貨。姚國安將兩碗飯塞給姚月明,輕輕推了她一把,讓她回房。姚月明立馬緊緊抱住,扭頭就往房間裡跑。姚老太阻止不了,氣的直罵人,比豬還懶,吃的比豬還多。

夫妻倆也不吵,抱著吃食飛快跑回自己房間,房門一關,將姚老太的怒罵聲隔在外麵,開開心心的扒拉飯碗,今天吃的是晶瑩飽滿的大米飯,真的太香了!多久冇吃這麼飽了!

豆腐又嫩又滑,好好吃!蛋花香噴噴的,更好吃!

罵就罵唄,又不會少塊肉,機會難得,天大地大吃飯最大。平時姚奶算著人頭做飯,手頭摳,大家隻能吃個半飽,省下來的都給姚萍萍三姐弟開小灶了。

外麵,姚萍萍聽著奶奶的咒罵聲,低頭看著少了一小半的飯菜和米飯,不悅的蹙眉頭,心裡冷哼一聲,小叔夫妻倆依舊這麼極品,他們生的女兒就是小極品,都討厭!

家裡其他人也很無奈,小弟小叔一家果然還是這樣的操作,今天小弟小叔一直上工還以為他改了呢,這下正常了……

-一鍋雜糧玉米窩窩頭,清炒蔬菜,涼拌黃瓜,這是平時經常吃的。她還特意買了一塊豆腐,這是很少見的,做了一鍋豆腐青菜蛋花湯,雖然隻有兩個蛋,可蛋花飄在湯麪上,也看著很誘人。一頓飯下來估摸著每個人能吃個五六分飽,這可是農忙的特殊待遇,要是平時,吃個三四分飽就頂天了!“嚷嚷啥呢,這不是還冇開飯嗎,就你跑的快,餓死鬼投胎啊!”姚奶奶叉著腰在門口吼道。看到姚月明回來了,瞅了一眼就進了屋裡。正在起鍋,大房閨女姚萍...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