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穿書2

26

家。姚萍萍他爸是官迷,隻要阻攔他向上爬的都是絆腳石,得踢開,而他媽是極度偏疼兒子,把她待價而沽。她十七歲就被家裡逼著相親,認識了顧成浩,顧成浩是當兵的,家裡條件在農村這地兒也是數一數二的,就是一年到頭回不了幾次家,隨軍也要等個兩三年才能去。顧成浩看上了姚萍萍,可是姚萍萍看不上五大三粗的顧成浩,嫌棄彆人不解風情,又總不著家。可是在家人的唸叨下姚萍萍還是半推半就妥協了。姚顧兩家迅速定親,可是就在半年之...-

“月明,快點,吃飯啦!再晚就冇啦。”剛到家門口就看到他爸姚國安端著大瓷碗坐在小板凳上坐著吃飯。看到女兒回來,他還含糊的喊了一聲。

難為他還記得有個女兒冇回來呢。

姚家隻有四間破破爛爛的土胚房,老太太住半間,半間做飯廳,每房分到一間,屋前搭了一個小廚房。

作為一家之主的姚老太管著家中的大小事,每天吃什麼喝什麼,都是她說了算。姚爺爺輕易不出聲,在後頭支援姚奶。

所有的錢都上交給她,不能留私房錢,哪怕大兒子是記分員,也得聽她的,就是這麼強橫。

平時三個兒媳婦輪流做飯,農忙時都下田了,姚老太親自出馬,準備十幾口人的吃喝。

今天是農忙,為了給兒孫們補充體力,她特意拿出珍藏的平時捨不得吃的大米,撿了幾個紅薯洗洗切切一起煮,不一會兒就有了一鍋熱氣騰騰的紅薯飯。

再蒸上一鍋雜糧玉米窩窩頭,清炒蔬菜,涼拌黃瓜,這是平時經常吃的。

她還特意買了一塊豆腐,這是很少見的,做了一鍋豆腐青菜蛋花湯,雖然隻有兩個蛋,可蛋花飄在湯麪上,也看著很誘人。一頓飯下來估摸著每個人能吃個五六分飽,這可是農忙的特殊待遇,要是平時,吃個三四分飽就頂天了!

“嚷嚷啥呢,這不是還冇開飯嗎,就你跑的快,餓死鬼投胎啊!”姚奶奶叉著腰在門口吼道。看到姚月明回來了,瞅了一眼就進了屋裡。

正在起鍋,大房閨女姚萍萍走了進去,“奶,我來幫您,您辛苦了。”

昏暗的燈光下,她拿起一個水瓢,往盆裡倒了點水,洗了一把臉,將雙手洗的乾乾淨淨,還挑了一點蛤蜊油抹手。

她雖然穿著補丁的衣服,但臉上帶著笑容,說話溫溫柔柔的,特彆愛乾淨,皮膚白淨,一對大辮子紮得在腦後,渾身氣質一點不像粗養的村裡姑娘。

這蛤蜊油也隻有她一個人用,是姚老太給的特權。

姚老太回頭看到最心愛的孫女,一雙三角眼,笑的眼睛都眯成了一條縫“還是你最乖。”

她飛快盛了一碗湯遞過去,特意多挑了點蛋花和豆腐,姚萍萍也不嫌熱,一口喝光,連湯底都不剩。

喝完後,還忍不住舔了舔嘴唇,“真好喝,奶,你的手藝真好,比國營飯店的大廚子都強。”其實她哪吃過國營飯店的菜,不過是哄老太太高興。

畢竟這年頭隻有親戚來了,纔會買上一塊豆腐請客,平時哪裡吃得上?

城裡人想吃豆腐還要票呢,這豆腐來的可不容易。

姚老太看著心酸,哪是她手藝好?分明是平時吃的少,冇啥可吃的。

她不知從哪裡摸出一個溫熱的雞蛋,“吃吧,給你補補身體,今天累著了吧?我都說了,讓你在家裡幫我做飯,”

她平時都不讓孫女下地,孫女十一歲了,再過幾年就能嫁人,一身皮子得好好養養,她長得好,肯定能像小女兒一樣給自己長臉。

她還盤算著將孫女嫁到城裡,當城裡人享福,一家子還能沾光。

但孫女自己堅持,說什麼不能拖後腿,不能落下話柄,不能讓當大隊長的大叔公、記分員的爸爸為難,要以身作則。

多懂事的孩子啊!

姚萍萍眼晴一亮,這輩子,災荒之前她隔三差五就能吃上一個,她爸媽平時也冇少偷買東西藏著給他們兄妹吃。但今年開始一個星期才能吃一個,所以很饞它,她拿到水煮蛋也不急著吃,剖成兩半,一半硬塞進姚老太嘴裡,姚老太吃著難得的美味,心裡比喝了糖水還要甜。

“萍萍啊,快吃,快吃,彆讓其他人看到。”大家都說她偏疼大孫女,這大孫女這麼孝順她,能不偏疼嗎?

其實,老太太也經常給姚萍萍開小灶,偷塞點吃食補身體,但若讓家裡其他人知道,肯定會不樂意。

姚萍萍拿著半顆蛋,左右看了一眼,神色有些不安,”這樣不好吧,都是一家人,以後一起吃。“

姚老太就喜歡這樣懂事知禮的孩子,“你呀,什麼都好,就是太善良了。”

姚萍萍嘴角微勾,剛想將雞蛋送進嘴裡,一隻大手從旁邊斜斜伸過來,飛快的搶走了雞蛋。

姚萍萍隻覺手心一空,怒氣從心底升起,正扭頭瞪向來者,是姚國安,他臉色很難看。

她暗叫一聲不好,馬上朝後退後幾步躲在姚老太身後,一副膽怯害怕的樣子,惹的姚老太心疼不已,“你個討債鬼,一大把年紀了怎麼好意思搶侄女的吃食,快還回來。”

姚國安早知道老孃偏心,時不時的給侄女偷偷開小灶,給她養的健健康康,而他的女兒冇份,瘦骨嶙峋的。

這會兒當場撞見開小灶,他能高興嗎?當著他孃的麵,他故意咬了一口雞蛋,笑的可開心了,將剩下的給了姚明月。

姚明月趕緊嗷嗚一口吞下去,真好吃啊,上次吃雞蛋還是過年時,那滋味讓她懷念至今。

家裡窮,家裡的雞蛋都攢著換油鹽醬醋,除非生病才能吃一碗燉蛋。一想到上輩子她吃雞蛋還不吃蛋黃,真是羞愧啊!

她吃完後,還忍不住咂巴著小嘴,意猶味儘。

-這可是農忙的特殊待遇,要是平時,吃個三四分飽就頂天了!“嚷嚷啥呢,這不是還冇開飯嗎,就你跑的快,餓死鬼投胎啊!”姚奶奶叉著腰在門口吼道。看到姚月明回來了,瞅了一眼就進了屋裡。正在起鍋,大房閨女姚萍萍走了進去,“奶,我來幫您,您辛苦了。”昏暗的燈光下,她拿起一個水瓢,往盆裡倒了點水,洗了一把臉,將雙手洗的乾乾淨淨,還挑了一點蛤蜊油抹手。她雖然穿著補丁的衣服,但臉上帶著笑容,說話溫溫柔柔的,特彆愛乾淨...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