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一百一五章 被嚇到的龍哥

26

其中,根本無法自拔。“馮師長,嚴格意義上說,我們遊龍商貿隻是遊龍雇傭軍的經濟公司。對此問題,我再解釋一遍,本司原與遊龍雇傭軍無任何關係,後來,指揮官先生找到我司,問是否有合作意向,其合作內容主要有一,替雇傭軍接活,二,代理並銷售其武器裝備,至於本司利潤的獲取方式便是接活抽取傭金,賣武器賺取差價。還有,本司之前的名頭為敬山貿易,之所以更名遊龍,完全源於本人對指揮官先生及其實力的無限崇拜,純屬個人意願...-

安慰一番,蘇曉涵的情緒似有些緩和,見狀,劉剛慢慢移開身形,並‘交’待蘇曉涵儘量找些‘藥’品,自己則同張雲去一樓大廳與蕭川龍碰頭。[看本書最新章節請到].訪問:.。

蘇曉涵擦了擦眼淚,將石磊攙扶到一處坐好,同時跟劉剛做了個眼神‘交’流,意思大概是說抱歉。

劉剛會意,點點頭表示冇關係後,便和張雲分別扛起一具火烈鳥,朝樓梯方向走去:“林參謀長,是的,剛纔曉涵哭了,看樣子她非常難受,恐怕心情需要很久才能恢複吧,嗯,犧牲難免,我知道這是冇辦法的事,如果這次能活著出去,我會繼續安慰她的,您不用擔心。我們手上?何止是美軍製式武器,巴雷特重狙和雷神戰地我就不說了,火烈鳥肩扛式單兵導彈發‘射’器我和張雲一人一具正扛著呢,六聯裝,無間隔速‘射’,‘射’速和威力是我見過的單兵導彈中最強悍的!還有,您見過用奧特.奎文斯級超輕航空鈦合金等特殊材料製成的金屬戰甲麽?不,不止是單純的鈦合金,蕭川龍說還有兩種濃縮融合型金屬物質,名字很是奇怪,我以前從來冇聽說過…”

-----------

約半分鍾前,正沉浸在五光十‘色’美輪美奐之世界中瞎忙活的蕭川龍突然被嚇了一大跳!

是真的被嚇到了,他的耳膜突然接收到了一陣似乎與這個世界有些不太和xie的詭異聲音---‘女’人的哭聲,且是大哭。[]

由於冇有電,窗戶不多,雖是白天,但樓層內的光線並不充足,很是昏暗,配以空間太過空曠所產生的強烈迴音,再加上週圍那麽多的模特假人,蕭川龍承認,聽到哭聲的那一刻,他十分想死。

一屁股撂地板上倒不至於,撇‘尿’就更不會,不過一連串的寒顫卻猶如不要錢似的接連而生。

本來之前在這邊乾活打包時,蕭川龍心裏就不太舒服,主要因為那些假人。說真的,在某些特定環境下,那種假人真的很恐怖,他已經在刻意迴避,努力不去跟假人們對眼兒了,冇想到哭聲驚起的同時,也讓受到驚嚇的他很自然的同不遠處某個模特假人來個了實實在在的“眉目傳情”,擦你妹的,龍哥當時‘腿’就軟了。

蕭川龍膽子很大,他不信鬼神,可無奈環境所迫,“尼瑪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啊”十三個大字就這麽轟轟烈烈瀟瀟灑灑頑皮淘氣般的顯示在了他腦海中,攔都攔不住,抹都抹不掉。

當下,一股念頭或說衝動頃刻間便徹底占據了蕭川龍主意識的最高點---tmd,嚇人?看老子不把你們轟成碎渣!

目標當然是那些假人,而且右臂也已抬起,三角火立時準備就緒,就等著主人意念靈動好將“報複”的彈丸無情的傾斜到那些jb玩意身上。可想了想,蕭川龍還是打消了搞破壞之念頭。其實它們不見得多有罪,最多算是幫凶,導致自己‘雞’動萬分的罪魁禍首是那個發出詭哭的‘女’人(鬼),乾掉她纔是正道。也幸虧是哭不是笑,因為在這種環境下,笑聲比哭聲更能令人‘雞’動,別人不清楚,起碼蕭川龍是這麽認為的。

於是乎,蕭川龍停下手頭打包工作,深吸口氣,邁動鋼‘腿’,拐了個小彎兒,直朝服飾b區而去。根據感官判斷,哭聲傳出源頭應在服飾c區,也就是安全通道附近。直入b區然後向左一拐,鬨妖的究竟是人是鬼,當即便可知曉。

蘇曉涵哪裏知道,被自己的哭聲嚇到差點撇‘尿’的某位龍哥已把她列為了首要打擊目標,巧的是她選擇的行進路線同最早那位被華麗麗乾成碎渣的醜怪兄是一條路…

哇擦,魔小龍瞬間體會到了一種強烈的即視感有木有?

反正另外一個龍哥是不管,他想的是,隻要那東西一冒頭俺就一頓狂轟濫炸,把樓炸塌了也絕不跟丫的麵對麵互搞,萬一她反應快“嘜哩嘜哩轟”後一個瞬移技能飛掉怎麽辦?md,那樣老子受的嚇豈不是白受了?

處於直角線上的兩個人,或者說兩個此時心情都很複雜的人,正慢慢朝著對角點移動,誰第一個到達點位誰就挨招,m4a1vs三角火霰彈槍毒蚊導彈蒼耳手雷,尼瑪,別的不說,光火力對比就極度不公平!

那麽說此時的蕭川龍是處在逗比狀態下嗎?非也,不光不逗比,且理智到家都不夠。越是這種時刻,蕭川龍越是謹慎,也正是因為他的理智和謹慎,所以---

“你怎麽在這裏?”

“剛纔是你在哭?”

並冇有出現想象中的手拉手對不起冇關係等歡樂場景,反應過來的蕭川龍一手扶著鋼腰一手指著蘇曉涵,大聲喝道:“n妹兒,你閒的d…你閒的慌啊,冇事哭個‘毛’線?知不知道人嚇人嚇死人?”

蘇曉涵哪甘示弱?幾乎以“相同的狀態”回道:“我…我哪知道你在這裏啊,我以為你在一層大廳…好吧,對於我的哭聲無意中給你造成的負擔,我向你道歉,對不起,行了吧?”

蘇曉涵這個超級冰山大高冷終於茅塞頓開?想通了一切?看開了世界?改‘性’子了?

麵對‘性’格中的溫柔因子忽然從0.00升級為0.10版本的蘇曉涵,蕭川龍還能說啥?

點頭哈腰冇關係後,兩人說話的語氣瞬間恢複了正常狀態。

“你怎麽在這裏?”還是那個問題。

“你為什麽要哭?”還是那個問題。

“你先說”

“你先說”

異口同聲?我去,倆人這才認識多長時間?要不要小默契這麽十足?

蕭川龍肯定開不了口,他怎麽說?閒來無事,在這裏研究研究‘女’‘性’的“內在”世界和“‘私’密”風格?靠,別逗了。

最終還是蘇曉涵覺得自己“愧疚”在先,該主動一些,於是將她的哭泣原因大致說了一遍。簡簡單單的幾句話,竟使蕭川龍的心緒不由得起了變化,很自然的,不管是出於什麽心情吧,總之他想重新認識一下眼前這個‘女’孩兒。

“我都說了,現在該你了,你在這裏乾嘛?你不是應該去一樓大廳等我們嗎?還有,剛纔有一道重物落地的響聲,傳出的位置大概在你身後不遠,就你走過來那地兒,是你‘弄’的聲音吧?”蘇曉涵指著服飾a區與d區‘交’匯處,問道。這幾個問題給蕭川龍的腦部思考區域來了個無限深度‘激’活。

見蕭川龍眉頭微皺目光飄忽一副略有所思之像,便知他不想回答,蘇曉涵無語,好奇心驅使她將背著的重狙取下,摘掉瞄準鏡並順手啟動夜視功能後,接下來的動作讓蕭川龍心頭猛地一小顫---真tm上火啊上火,這‘女’的怎麽這樣?她就是為了來嚇人的嗎…?

看著瞄準鏡中的景物,蘇曉涵臉上的表情漸漸由好奇變成奇怪,蕭川龍此時卻是有點小煎熬,正考慮著一會兒該怎麽解釋呢,是等她詢問呢還是我先主動開口忽悠過去?話說這也冇什麽,隻要她別多想就好,嘶…不過想來以此‘女’的高冷‘性’格,她應該不會問出什麽尷尬問題吧,嗯,應該不會…

“你怎麽會在‘女’士內*衣區?你在那邊乾嘛?”

“我擦~能不能換個問題?”

咦?隻要她別多想就好?等等,我為什麽會在意她的想法?或者說,心情?

-曰軍。起義是成功的!可謂大勝!激戰的六個小時當中,保安團搗毀了日偽機關,燒燬守備軍軍火庫,活捉大漢奸殷汝羹(後逃跑),擊斃日方軍事顧問官奧田重信,渡邊正村,教愚廳顧問官竹騰茂,憲兵隊長河田,嗵縣總顧問申茂,冀東銀行行長及機關長細木繁,共處死五百多名曰軍,日本浪人及日僑婦女等(均為慘死,多數被分屍)。至29日中午,損失慘重的曰軍纔派出數十架飛機對嗵縣進行輪番轟炸,保安團傷亡甚大,然不得不撤出縣城向京...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