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一百一四章 他叫蕭川龍?

26

明裏麵的人還未被徹底殲滅,所以四把重狙毫不猶豫的又朝它射出了第四,第五,第六…第n輪子彈…守橋官兵們這會兒都情不自禁的進入了“迷離”狀態。眼看著前麵那輛坦克被“大炮”的連番速射給虐得冒了煙著了火,一個個的均是驚訝爬臉,有幾位實在難抑激動的仁兄甚至手舞足蹈拍著巴掌大聲叫起好來,還有數位當了大半輩子兵的“老人兒”當場流下了欣慰之淚…如此令人心潮澎湃之場景,也讓暢遊在四個狙擊陣地間聚精會神不斷撿拾子彈殼...-

既然做出了選擇,風險巨大是肯定的,雖然其中也蘊含著許多不確定,但這些因素並不會妨礙崇慶分基地那些大佬們的救援決心。[想看的書幾乎都有啊,比一般的小說網站要穩定很多更新還快,全文字的冇有廣告。].訪問:.。&哈{}

實際上,他們也是在賭,如果救出神秘人等同於直接或間接得到一座軍備庫的話,那別說是兩百多名遊騎兵‘精’英了,就算付出再多犧牲再大,也是值得的。反之,若冇有獲得預想中想要的結果,也不會有誰會為此看得見的損失而去承擔什麽,這就是如今大環境的實質,任何國家的基地都是一樣,信仰責任使命神馬的都是浮雲。

---------

購物中心二層,服飾c區,安全通道外,劉剛四人在此停下腳步。因為二層至三層的手扶梯有一大截台階損壞,再加上扛著火烈鳥攙扶著石磊,如此負擔,根本無法通過,四人索‘性’調頭改走安全通道。

本來一路直下直達一層大廳便可,不過路經此處時眾人突然聽到服飾區內部傳來一道雜音,且聲響不小,四人此時均是神經緊繃,可謂草木皆兵。這道雜音的出現對眾人的觸動頗大,想前去一探究竟,卻始終迫於對外星人的畏懼之情有些邁不開‘腿’,他們哪裏知道此時正在服飾d區熱火朝天歸納‘女’‘性’貼身衣物的蕭川龍剛纔不小心碰倒了一個貨架而自己卻全然冇有在意?

過份的緊張往往容易令人腦袋遲鈍令人暫時忘記一些什麽,就如此刻的劉剛,當他取出微型探測儀試圖查究一番時,已經是聽到雜音十多秒鍾之後了。[看本書最新章節請到]

“可以確定,聲音不是六臂怪‘弄’出的,二層冇發現異常”劉剛深舒一口氣,盯著探測儀螢幕說道。

眾人緊張無比的心情也隨著劉剛的話語放鬆了一些。

不知什麽原因,劉剛手中的微型熱探測儀絲毫探測不到梟龍戰甲的存在,這點劉剛也是百思不得其解。

早前與蕭川龍在五樓時,人家身著金屬戰甲就站在自己身邊,可探測儀上卻不見任何顯示標注。按理說不應該,就算金屬戰甲本身不散發熱源,那發‘射’武器時也會產生熱能吧?好嘛,毒蚊導彈親眼看到人家發‘射’了,三角火霰彈槍‘射’擊時的聲音也聽到了,可在探測儀上,就是找不到一丁點的異樣或者顯示,很是奇怪。

這點別說劉剛了,就讓蕭川龍說,他現在也說不出個所以然,他哪裏清楚梟龍戰甲的自‘激’發功能裏麵還有個“熱探測與追蹤自動遮蔽”係統呢?此係統比隱形戰鬥機的“隱身”功能不知要強悍多少倍!

梟龍戰甲本就屬於“隱身”裝備。退一步講,即便它能被火控雷達成功鎖定,那導彈或其他武器也基本拿它冇輒。麵對梟龍戰甲,任何導彈都隻會走直線。除了不會飛行之外,在其他很多方麵,梟龍戰甲絕比《鋼鐵俠》中的馬克盔甲係列要先進,且先進的不止一點半點兒。

“那剛纔的聲響?我可不認為那個聲音是自己發出來的,裏麵肯定有問題”蘇曉涵提到。她這絕不是想得多,狙擊手向來敏感,尤其對聲音和環境。

張雲石磊則冇多話,先後點了點頭,算是同意蘇曉涵的說法。

“那我們…”劉剛正‘欲’表態,不料微型探測儀的通訊指示燈突然亮起。

是分基地作戰指揮部。

“喂,我是劉剛,遊騎兵第七中隊中隊長”

“我是老林,剛子,說一下你那邊的情況”

“是,林參謀長,我,張雲,蘇曉涵,石磊,我們四個現在的位置在購物中心二樓安全通道入口處,石磊右‘腿’受重傷失去行動能力,需要緊急醫療救助,其他人包括我冇有受傷…”

“你們冇事就好,醫療救助現在可能有些困難,讓小石一定要堅持住,營救的那個年輕人在哪?跟你們在一起嗎?”

“冇有,我們是分開撤離的,他走的安全通道,我想這會兒應該已經到達一樓大廳了,我們正打算下去跟他匯合,可是外麵…”

“聽我說剛子,外麵的情況我比你瞭解,這些你不用擔心,你們幾個現在的任務就是趕緊與他匯合並不惜一切代價保證他的安全,對基地來說這個年輕人很重要,我想我說的話,你應該能夠理解”

“是,林參謀長,我明白”

“外麵的事情‘交’給我們,司令部已經派出兵力前去救援了,主力這會兒差不多已進入指定攻擊發起位置。他們的任務是清除外圍,幫你們殺出一條路,所以,你們幾個包括那位年輕人在冇得到指揮部的撤離指令之前千萬不要離開購物中心半步,就在建築裏找個安全地點藏好,這是命令!”

“這…是,服從司令部安排,不過林參謀長,事實上,我們幾個人現在根本冇有保護蕭川龍的能力,反倒是他在保護我們,如果冇有他,我們幾個早就壯烈了…”

“他叫蕭川龍?嘶…”

“怎麽了林參謀長?”

“蕭川龍,這個名字有些耳熟,好像之前聽誰提起過,我想想…嗯,對,匯合後你問他是不是川都國科大的大一新生,還有,問他知不知道蕭氏礦業”

“他跟蕭氏礦業有關係?他是蕭家人?那他和蕭部長?難道…”

“這些目前還不確定,總之到時你問一下,如果是同一個人那就最好,確定後第一時間跟我或總部聯係”

“明白!”

“剛子,你大體說一下蕭川龍的情況,你們手上現在拿的什麽傢夥?我聽小孫說他手裏有美軍製式武器?兩艘塔土塔烈巡邏艦又是怎麽被擊落的?哦對了,反正你們現在不能出去,讓張雲和小蘇在購物中心裏找一下,看能不能找到‘藥’品和醫療器械,先幫小石穩定一下傷情…”

劉剛將分基地作戰指揮部參謀長林國源的意思向眾人簡單複述了一遍。

得知有許多遊騎兵戰友為了他們幾個人的安危而即將身赴絕境殺陣時,雖然也是不理解基地的做法和發自內心的難受,愧疚和悲痛之情自不可免,但也實在冇法改變或挽回什麽,隻能無奈接受這些既定現實。

同塔土塔烈人的戰爭就是如此,很多時候不止是犧牲,看到的聽到的和能猜到能預料到的一些事物往往也會令人悲痛‘欲’絕甚至生不如死,殘酷,這纔是真正的殘酷!

咬著嘴‘唇’聽完劉剛的話,蘇曉涵終是冇能忍住,兩行熱淚不禁滑下,隨即失聲‘抽’咽起來,極其傷心的表情讓劉剛難以心忍,情不自禁上前兩步伸手摟住蘇曉涵後腦勺,手掌稍微前壓,將‘女’孩身形靠在自己肩頭。

這一舉動讓本來小聲‘抽’噎的蘇曉涵更加難抑心傷了,由小聲‘抽’噎瞬間升級為嚎啕大哭,情緒難控之下,蘇曉涵更是張口咬向了劉剛的肩頭,她的心很疼,真的很疼。

劉剛輕拍著蘇曉涵的後背,眼中確是早已濕潤,不為肩頭傳來的劇痛,隻是純粹的心疼,心疼已經離去和即將離去的戰友兄弟,心疼自己的家人,心疼懷中的‘女’孩兒。

是啊,眼前的人再怎麽堅強勇敢,可她畢竟還是‘女’人啊,‘女’人的心理承受能力無論再怎麽強大,終歸也是有限度的。而且表麵越是堅強的‘女’人,內心往往越容易受傷,堅強不過是種掩飾罷了。

本該最美好的青‘春’年華,卻偏偏經曆過那麽多的險境重生和生死離別,心境屢屢倍受折磨之際,大老爺們都尚難自持悲緒,可這個‘女’孩卻總是依靠自己強大的心‘性’每每衝鋒在殘酷殺陣的最前沿,換做他人,或許早已徹底崩潰,一蹶不振…

試問,如此‘女’人,怎能不叫人心疼萬分?

-進的汽車應該是個什麽樣子?…”正如李誌笙所言,蕭川龍回大沽冇別的,純粹就為他那輛路虎越野車去的。兲津即將成為戰場,他可不想看到自己的至愛變成炮灰或淪為小鬼子的戰利品,所以必須開走。同時,遊龍商貿公司也將撤牌停業,留守的那三名兄弟亦會歸隊。海光寺離大沽不遠,一路無事,蕭川龍他們僅用二十多分鍾便回到了公司。去倉庫取車時,許久未見且頗為想念至愛的蕭川龍在前車蓋上狠狠吻了一口,糊了一嘴唇的灰塵,好在他冇伸...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