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1

26

費給了,我便把人放了。否則,你的下場和他一樣。”楚熙南的手被捆在身後,硬生生受了這一腳,疼得眉眼微皺,恍惚之中,他視線裡的倚明窗被天上投下的陽光照射得發亮。倚明窗隨著漢子的行為望向楚熙南,少年身子瘦削,一身破爛縫補的單衣及一雙磨損嚴重的鞋子告示了他在來到這裡之前經曆過多少說不清的苦難。他微微歎氣:“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莫欺少年窮。至少和你這種欺軟怕硬的惡人相比,他並不是廢物。”楚熙南微垂的腦袋動...-

倚明窗現在奔波在荒郊野嶺裡,漫無目的地到處亂走,在樹影婆娑之下勉強避過當空烈日的炙烤。

他走一步踢一腳地上枯枝,和腦海裡的係統交談著:“我扮演炮灰時幫主角抵擋凶機,賺取主角的感激值,當反派時我要欺壓主角,要累積主角的仇恨值。聽你這麼說,我不怎麼像龍套,更像是精神分裂症。”

【……】係統無視倚明窗的吐槽,維持職業素養,繼續道:【宿主隻要認真完成任務使小說劇情正常進行就可。直到主角恢複了主角光環,你也能恢複自由。】

“感激值和仇恨值有什麼用呢?”

【可以兌換積分,積分能在商場裡購買相應價值的東西。】

倚明窗“喔”了一聲,打開主界麪點入商界,看見了一堆眼花繚亂的東西:禦劍飛行,飛天遁地,六十六變……

不一而論,看上去都是些武力值十足的技能。

其中最低標價便是“力大無窮”,需要花費100積分。

【溫馨提示,除此之外,你真身的身份是和平使官,要維護該世界的和平,將修真界的犯罪率降到最低。】

倚明窗一陣無語。

讓他反派炮灰兩種馬甲來回切換,還要讓他去降低勞什子犯罪率,他比玉皇大帝還忙些。

【宿主,待會兒你會在這遇見主角被人圍毆,你按照我佈置的任務行動便可。】

“好。”倚明窗嘴上應著,在腦海裡點開了任務麵板。

【龍套:倚明窗

積分:100

能力:平平無奇,除了吃隻會睡,希望你再接再厲更上一層樓哦~】

“……”

他穿進的這本小說世界觀是修真界,以武為尊以強為敬,加之他任務中心的主角更是龍傲天這般周圍遍佈危機的人,不有一招半式去保命的話,恐難生存。

想到這,倚明窗敲定主意,先買個招式暫時應對突發事件。

【宿主,請確認使用100積分購買“力大無窮”。當你擁有該項能力時,你會成為大力士,一拳可以打飛一個人。】

倚明窗點頭,講價說:“你們冇有新用戶優惠政策嗎?打個八五折你們也不虧本吧。”

【可以。恭喜宿主成功購買“力大無窮”,餘額15積分。

宿主,我這邊得去跟後台登錄一下,你等我一會兒。】

係統離開之後,倚明窗站在原地歇息,他踢著腳下的枯枝玩耍,忽然聽見遠處傳來有什麼聲音,就像人迅速走動摩擦枯草。接著,遠處樹木晃動,驚醒了棲息在上麵的鳥類,撲騰翅膀飛向空中。

“兔崽子,冇人說過這裡是我的地盤嗎?這方圓百裡的人都知道,路過這裡是要給我點東西孝敬孝敬。”

倚明窗躲在樹後,暗中觀望。說話的是一個五大三粗的漢子,這人其貌不揚,身後跟著一堆與他一般凶神惡煞的人,各個麵目猙獰地摩拳擦掌,圍住了中間的一個身子單薄的少年。

少年眉清目秀,蹙著眉緊握手中包裹,如此危險的局勢,他似乎仍然處變不驚,臉上除了厭煩外,竟冇一點畏懼。

這便是主角楚熙南了。

倚明窗讚賞地點點頭,繼續觀察。

是有些勇氣的,但大丈夫能屈能伸,這種時候還是保命要緊。

少年楚熙南說:“我冇錢。”

領頭漢子哼了聲:“你手裡包裹裝的什麼?敢說你冇錢?”

說罷,他氣勢洶洶衝上前來,去搶楚熙南手中包裹。

楚熙南閃身避開,抬腳踹向漢子肚子,趁對方吃痛躬身時提腿就跑。漢子反應後及時拎住他的後領,將人摜倒在地,揮下淩厲一拳,楚熙南的臉因此歪向一邊,嘴角流下紅色鮮血,眼神狠厲地瞪向漢子,漢子冷笑,又揮下一拳。

拳頭砸肉的聲音傳入耳朵,倚明窗感同身受地吸了口冷氣。

“就你這種廢物還想和我鬥?”漢子起身拿起少年的包裹,幾個跟班立馬上前按住少年。漢子打開包裹,看了眼後嫌棄地皺起眉頭,將所有東西都抖落掉地,一個破舊的撥浪鼓,幾塊作為乾糧的餅,一封被儲存得很好的信,幾枚生鏽的銅錢。

漢子將撥浪鼓踢到一旁,腳踩上去,稀奇道:“都多大的人了,竟然還玩這種小孩子才稀罕的玩意兒。”

他的腳尖使勁踩上鼓麵。

楚熙南瞪直了眼:“不要!”

目睹這一切的倚明窗心想,這撥浪鼓估計是主角父母留下的遺物吧。要不是楚熙南的主角光環消失了,這大哥的後果鐵定很慘。

他拍了拍手上的灰,氣定神閒地從樹後走出來,一副路見不平拔刀相助的正義麵孔,道:“住手。”

這可是賺取感激值的好時機呀!

漢子將腳放去地上,詫異地看了眼倚明窗。

倚明窗見對方的目光在上上下下地打量自己,眼神裡的鄙夷似乎在驚訝他看上去這麼柔弱一個人怎麼敢來多管閒事,覺得自己被看輕了十分不爽,便咳了幾聲嗽,道:“你們一群凶神惡煞五大三粗的老爺們,就這麼欺負一個小孩,合適嗎?”

那漢子相當不屑:“你誰?哪來的膽子敢給爺爺我找不痛快的!”他用眼神示意自己的隨從將少年從地上拉起來,走過去踹了一腳:“這廢物是你什麼人?你將他的過路費給了,我便把人放了。否則,你的下場和他一樣。”

楚熙南的手被捆在身後,硬生生受了這一腳,疼得眉眼微皺,恍惚之中,他視線裡的倚明窗被天上投下的陽光照射得發亮。

倚明窗隨著漢子的行為望向楚熙南,少年身子瘦削,一身破爛縫補的單衣及一雙磨損嚴重的鞋子告示了他在來到這裡之前經曆過多少說不清的苦難。

他微微歎氣:“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莫欺少年窮。至少和你這種欺軟怕硬的惡人相比,他並不是廢物。”

楚熙南微垂的腦袋動了動,仰頭,被疼痛渲染了的眼睛裡霎時間佈滿星辰。

觀察到主角的細微動作,倚明窗竊喜。他說的可是龍傲天經典台詞,主角的感激值必漲無疑。

聞言,漢子大怒,張牙舞爪地便要向前,勢必要給倚明窗點教訓看看。

倚明窗無所畏懼,狡黠地勾勾嘴角,伸手一拳打在身旁的樹乾。

漢子停住腳,見樹木絲毫未動,忽然捧著肚子大笑起來。

“哈哈哈哈哈哈,嚇人誰不會啊?”說罷,他用力踩一腳地,“怎麼樣,被我嚇到冇?”

倚明窗:“……”

與此同時,林鳥驚飛,被倚明窗捶了一拳的樹木轟然倒地,砸得大地震顫。

所有人都瞠目結舌,石化一般地愣住了。

倚明窗揉了揉手腕,抬眼掃向他們:“還不快滾?”

不知誰起頭大叫了一聲,這群凶神惡煞的壯漢屁滾尿流地溜了,留下個楚熙南和倚明窗大眼瞪小眼。

倚明窗彎腰將少年的包裹收拾起來,撿起撥浪鼓時還特意用袖子擦乾淨上邊的泥土,把東西原封不動地歸還給楚熙南。

楚熙南接過東西,半晌才彆扭地說了句謝謝,沉沉低著頭,將眼睛埋在陰影裡。

倚明窗搖頭:“路見不平拔刀相助,是乃俠人之誌。”

他抬手用袖子擦掉少年嘴角的鮮血,不顧對方身子突然的僵硬,鼓勵性地拍拍少年的肩膀,正要說幾句龍傲天語錄時,係統上線了:【宿主,我回來了。】

察覺到不對勁,係統卡頓了下:【宿主,檢測到劇情偏離。你是乾了什麼壞事嗎?】

“冇有,”倚明窗肯定道,“順手救下了主角而已。”

【……?!】

【宿主,現在有一個好訊息和一個壞訊息,你要聽哪個?】

“好訊息。”

【經後台商榷,我們一致決定將優惠改為八折。所以,你現在還剩下二十積分。】

“那壞的呢?”

【由於宿主在使用反派馬甲時積累了感激值,感激值將化為負積分。宿主,你現在擁有0積分。溫馨提示,當積分為負時,你將會存在生命危險。】

反派、馬甲?

你一開始也冇有講清楚啊喂!

放在楚熙南肩頭上的手不由得捏緊,呼之慾出的鼓勵話哽嚥了下去,連帶著主角可憐的臉龐在這一瞬間看上去都有些麵目可憎了。

倚明窗將手收回,對著地麵歎了口氣。

悲喜的轉變隻在一瞬間。

楚熙南彆扭開口:“你以後要是有需要我的地方,我一定會竭儘全力相報。多謝。”

倚明窗欲哭無淚,“嗬嗬”笑著。

彆謝了,現在比較想讓你恨我。

【介於宿主犯錯的行為是第一次,係統不會對接下來主角的感激值進行負積分轉換。請注意,接下來的任務是,將主角引到懸崖,將人推下去。】

係統音結束後,跳出一張地圖,地圖上閃動的紅點應當就是係統所提的懸崖位置。

倚明窗望向遠處:“你身上傷的挺重的,我先帶你去找地方上點藥。”

“不用。”楚熙南道。

倚明窗看向楚熙南,楚熙南抬頭直視他,他心虛地轉移視線,強行拽著人往懸崖那邊去:“你臉上的兩個拳頭印那麼明顯,敷一敷總歸好的,總不能這樣走在路上,讓人一看就知道你被揍了吧?”

楚熙南就這麼被他連說帶勸生拉硬拽地趕往那個根本不存在的治療之地。

【宿主,檢測到主角對你的感激值有所增高。】

“?”

倚明窗沉默,放下了拉著主角的手。

路上。

未免主角起疑心,倚明窗找話題道:“看你這樣子,想必跋山涉水好久了。是要趕路去哪?”

“淩山門派,求仙問道。”

倚明窗點點頭,脫口而出:“有誌者事竟成,你以後肯定會有成就的。”

【宿主,檢測到主角對你的感激值有所增高。】

倚明窗懊惱地用手背蓋住嘴,餘光瞟到身旁人麵無表情的臉,扁了扁嘴。

得虧感激值不算負積分,不然他早死千百次了。

“我叫楚熙南。……還未問過你的名諱。”

身旁幽幽傳來這麼一聲,倚明窗撓撓腦袋,他現在頂著的皮膚並不是自己,這馬甲還是要得罪主角的反派,肯定不能用真名,便胡謅了個:“旻燚。”

這麼說完,兩人又無話了。

地圖上,兩人離那個紅點越來越近,倚明窗正分神思考著接下來的計劃,身旁人崴了下腳身子一顫,倚明窗眼疾手快低身去扶人:“走路小心些。”

【宿主,檢測到主角對你的感激值有所增高。】

倚明窗沉默。

冇辦法,在正常社會當熱心公民當多了,一時改不了樂於助人的好習慣。

他瞟了眼楚熙南,見這人的表情仍是冷漠的樣子。

主角,你是什麼麵冷心熱的人設嗎?

明明冇多少路,倚明窗走出了漫長的感覺,好不容易纔走到了懸崖邊。

“旻道友,是不是走錯地方了?”楚熙南疑惑,但還是跟著倚明窗走。

站定,倚明窗低頭看向懸崖下。

深不見底,恐怖如斯,他吸了口冷氣,心裡默唸罪過罪過。

楚熙南隨他看過去。

倚明窗做著心理準備,抬手,放到了楚熙南肩上。

楚熙南毫無防備,好奇地望向他。

少年臉上捱了兩拳,青色的淤痕掛在顴骨上,冷清表情都蓋不住他灼灼目光。

倚明窗不去看他的眼,道:“記住了,我叫旻燚。”不要找我倚明窗報仇啊!

“還有,不要隨便相信人。”為了附和人設,他加上這麼一句。

猛地一推。

楚熙南還未反應過來,猝不及防被推了一下,他失足落下懸崖,失重的感覺剝奪了他的所有感官。

瞬間,他落入了虛無空茫的懸崖底。

-個手指都數不過來,又經過一番墜崖,被樹枝劃破了不少,裂開的口子邊沿還染上了紅色的鮮血,裡頭是裂開的凝了血的肉。倚明窗溫柔地拉扯開粘在皮肉上的衣服,一邊動作一邊吸著冷氣。鮮血凝固較快的地方,衣服與傷口粘得較為緊實,倚明窗收著力扯了下冇扯開,便用力一拉,全然忘了自己剛剛購買的“力大無窮”的能力。嘶啦一聲,傷口被撕扯開,滾燙的血汩汩流出,昏迷的少年猛地睜開眼睛,被生生扯開肉的疼痛讓他額頭冒出冷汗,他撐地...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