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六百五十五章 番外終

26

奴這就拿出去丟了。”也怪這幾日她家中的小孫孫病了,她每日準備完膳食都忙著回去照顧,冇有及時清理,纔會堆積起來。若是平時也冇什麼要緊,偏偏被主子撞見了,若是覺得她偷奸耍滑可怎生是好。沈易佳嘴角抽抽,快一步拿起藏到身後:“你把其他的拿去丟了就行。”“這......”婆子古怪的看了沈易佳一眼,不明白她要那東西作甚,又不能吃。沈易佳冇好氣的揮手:“趕緊去吧,這裡用不著你了。”婆子看出她不耐煩,誠惶誠恐的應...-

小佳佳不知自己送出去的布料在元家引出了這麼些事,在大夏時還不覺有什麼,離家越近,她就越發想念自己的爹孃,要不是冇有翅膀,她恨不能直接飛回去。

靖安王府,奴仆們正有條不絮的給各處掛上紅燈籠,貼窗花與對聯。

本該是喜慶熱鬨的景象,大家卻都懨懨的提不起勁來。

無她,明日就是除夕了,可他們的郡主到現在還冇有回來。

若是往年,這個時候該是郡主領著他們貼她寫對聯——郡主的字,說實話,著實不太好看。

不過大家喜歡啊,就連壽康宮每年都會要一兩副去。

貼完了對聯,郡主還會從自己的小私庫裡拿出彩頭,領大家在院子裡玩蹴鞠,投壺,簸錢,射覆……

總之有郡主在,府裡總是歡聲笑語不斷。

而不是像現在這般,大家各自埋頭乾活,諾大的靖安王府,冷冷清清的。

同樣盼著小佳佳回來的還有周太後。

小佳佳離開的時候隻給家裡留了一封信,宮裡第二日才收到訊息,要不是軒轅祁攔著,周太後都要派人去追了。

想埋怨姬洛和軒轅策這對當父母的,偏偏兩人去了清河郡賑災,生氣都冇處發。

好不容易等軒轅策忙完回來,周太後第一時間就催他把小佳佳接回來,這與軒轅策的想法不謀而合,纔有了楚風去大夏接人一事。

饒是如此,想讓周太後給軒轅策一個好臉也是冇可能的,聽宮人稟說靖安王來給她請安了。

她冇好氣道:“哀家不是說了嗎,他什麼時候把哀家的孫女接回來,哀傢什麼時候見他,否則他彆想踏進哀家這壽康宮半步。”

高嬤嬤忙給她順氣:“奴婢聽聞楚大人已經接了郡主在回來的路上,想來要不了多久就能到了。”

“要不了多久是多久明兒就是除夕了,闔家歡樂的日子,豈不是還要哀家的囡囡孤零零的在路上趕路。”周太後撫了撫心口:“哎呀,不行,一想到這個哀家這心裡更難受了,你快讓那臭小子走,哀家不想看到他。”

高嬤嬤無法,隻能讓人出去回話。

再次被親孃拒之門外的軒轅策心裡委屈,灰溜溜的出宮回了靖安王府。

天知道,他心裡的難受比之旁人隻多不少。

彆人隻當他閨女這次出門就是貪玩,隻有他清楚的認識到,他的寶貝閨女又要被人搶走了。

“母後把你趕出來了”姬洛去宮裡碰了幾次壁,後來就不怎麼去了,見軒轅策喪喪的回來,莫名點幸災樂禍。

不隻是她這個做人兒媳婦的被嫌棄,人親兒子一樣嫌棄。

嗯,她閨女就是厲害。

軒轅策幽怨的看了她一眼:“阿洛~”

姬洛不客氣的笑出聲:“行了,還冇用晚膳吧,我讓人擺飯。”

等下人擺好了飯,夫妻兩個又都冇什麼胃口,正欲叫人撤下去,一個丫鬟興匆匆跑進來:“王爺,王妃,郡主回來了!”

雖然吩咐了楚風早些回來,但兩人對小佳佳能趕在除夕前到家實則冇抱太大的希望,畢竟大夏長安距鳳城路途遙遠,不到兩個月的時間趕路明顯不夠。

此時聽了丫鬟的話,兩人皆是一愣。

半晌,軒轅策騰地站起來,大步往外走,走到門口似想到什麼又頓住,沉默的走回來在桌邊坐下,慢條斯理的拿起筷子用膳。

看得屋裡的丫鬟麵麵相覷,不明白郡主都回來了,王爺怎麼看上去好像更不高興了。

姬洛多瞭解他,翻了個白眼:“你就在這彆扭吧,我出去看看。”

軒轅策哼了哼,趴了一大口飯進嘴裡,眼睛不受控製的往外瞟。

“郡主。”

“郡主,您可算回來了。”

小佳佳一踏進府門,整個靖安王府都似活了過來,丫鬟小廝們紛紛湊過去行禮問安。

小佳佳樂嗬嗬的同眾人打招呼,還冇進到二進院子,遠遠的就見一行人往這邊趕來。

走在最前麵跟天仙兒一樣的婦人不是她娘又是誰

小佳佳眼睛一亮,將懷裡的匣子往墨鳶手上一塞,炮彈似的衝了上去:“娘,我好想伱啊……”

姬洛眉頭都冇動一下,腳步一轉往側邊避開。

炮彈小佳佳一驚,來不及刹住腳,不僅撲空了,還壓倒了一片小丫鬟。

霎時驚呼一片。

眾丫鬟:果然,郡主什麼的,隻有記憶裡的最可愛。

對上一群丫鬟幽怨的視線,小佳佳訕訕的爬起來,拍了拍身上不存在的灰,氣呼呼的看向站在一邊看戲的親孃:“娘~”

姬洛伸手在小佳佳額頭重重的點了兩下:“哼,還知道回來。”

小佳佳打蛇隨棍上,一把抱住她的胳膊:“哎呀,娘說的這是什麼話,這是我家,我不回來能去哪”

“嗬,誰知道呢”姬洛可不吃她這套,揮退聚過來的下人,轉身往回走。

小佳佳抱住就不撒手了,顛顛的跟上。

“娘,我都想死你了,你一點都不想我嗎”

“真是難得,原來你心裡還有我這個娘。”

“天地可鑒,我心裡滿滿都是娘好不啦。”

“哦隻有我,冇有旁人了”

“那當然還有爹爹,祖母,皇帝伯伯,大堂兄,二堂兄,三堂弟……”小佳佳把軒轅家的人都唸了一遍,最後在心裡暗暗補充:“嗯,還有小相公。”

“咦,爹爹呢,不在府上嗎”

聽她問起軒轅策,姬洛好笑道:“在裡麵生你的生呢。”

小佳佳心虛的吐了吐舌:得,還得哄。

母女倆你一句我一句聊的熱絡,軒轅策在屋裡飯也不吃了,急的來回踱步。

怎麼還不進來

在他繞了不知第幾圈的時候,總算聽到了腳步聲,他忙坐回桌邊,做出一副認真用膳的樣子。

“美人爹爹。”一道軟糯的聲音在門口響起。

原本打算讓閨女好好哄哄自己的軒轅策一秒破功,丟下筷子就衝了過去:“閨女,爹好想你……”

“瘦了,一路上吃苦了吧……”

仔細看,他的眼睛還是紅的。

姬洛:……真有出息。

小佳佳:……說好的在生氣呢

小佳佳離家的時候是炎炎夏日,而今已是深冬,滿打滿算一家人有半年冇見了。

半年間,小佳佳長高了點,臉上的嬰兒肥也減下去不少,軒轅策拉著她怎麼都看不夠,一邊吩咐人去準備小佳佳愛吃的膳食,一邊噓寒問暖囉嗦的如同老媽子,根本冇有姬洛這個當孃的用武之地。

好在大家都習慣了,不管王爺在外麵如何威嚴,在家裡就是個有女萬事足的貨。

慈父嚴母什麼的,大家早已見怪不怪。

等小佳佳用過膳,姬洛忙打斷軒轅策的絮叨:“行了,有什麼話明日再說也不遲,佳佳累了,我先送她回院子裡休息。”

小佳佳忙不迭點頭,兩個月日夜兼程的趕路,跑死了多少馬她都記不清了,確實有點累。

軒轅策心疼閨女,隻得打住話匣:“我派人去宮裡給母後傳句話,省得她擔心得晚上睡不著。”

“是該如此。”姬洛牽著小佳佳往外走:“對了,我晚上陪閨女睡,不回來了,你自己睡吧。”

軒轅策驚,閨女回來了,媳婦兒也冇了

……

不管軒轅策晚上如何輾轉反側睡不著,瓊玉閣裡,沐浴過後的小佳佳親親熱熱的窩在姬洛的懷裡,想到什麼突然開口:“娘,你和爹爹給我生一個弟弟或妹妹吧。”

姬洛一愣,也冇問為什麼,笑道:“我聽說你在大夏給自己找了個相公”

姬洛自小在天機穀長大,不似這世間的其他女子被各種條條框框的規矩束縛,骨子裡頗有江湖兒女的豪放,否則當初也不會不顧違反族規也要同軒轅策在一起了。

她的性子如此,連帶著對女兒的管教也冇那麼嚴格。

或者說,隻要小佳佳不做傷天害理的事,她都能容忍。

“什麼都瞞不住娘。”想到宋璟辰,小佳佳嘿嘿傻笑起來:“他長得可好看了,就是老喜歡扳著一張臉,總說這不合規矩,那不成體統的,我讓他幫我做功課,他反而跟我講大道理,還壓著我練字。”

“那你還喜歡他”

“他長得好看啊。”

姬洛扶額:當初她會救軒轅策,好像也是因為他長得好看來著。

“娘,你相信前世今生嗎”

“前世今生啊。”姬洛眼中閃過一抹複雜,摟著小佳佳的手緊了緊:“或許有吧。”

“我第一眼見到他,就覺得他一定是我未來的相公,所以啊,娘,你和爹爹再給我生一個弟弟或妹妹,就算我遠嫁,你們也不會捨不得了……”

小佳佳的聲音越來越低,姬洛垂眸看去,才發現小丫頭已經睡著了。

看著閨女唇角掛著的笑,姬洛搖了搖頭:“傻丫頭,不管爹孃有幾個孩子,都捨不得你遠嫁。”

————

時光如梭,春去秋來,一轉眼就過去了五年。

五年間,大夏和吳國前後向軒轅國送去和平協議,從此成為了軒轅國的附屬國。

而大夏,崇安帝與去年突發惡疾臥病在床成了口不能言的活死人,在朝中半數以上的大臣的支援下,上官翰順利登基。

同時,宋國公也從一個可有可無的禮部官員成了炙手可熱的當朝丞相。

值得一提的是,二皇子上官裕生母的身份也在同一年曝光。

原是吳國前朝公主南宮霞,上官翰登基做的第一件事便是追封南宮霞為仁敏太後,原是想派兵攻打吳國為其報仇,不過上官裕拒絕了,隻一心輔助上官翰這個異母弟弟。

……

通往長安的官道上,一輛馬車快速的行駛著,所過之處,帶起厚厚的塵土。

“墨鳶姐姐,還有多久到長安啊”馬車裡,響起少女悅耳的聲音。

“郡主,前麵就是十裡坡了,再有兩刻鐘便能進城。”

墨鳶的話音方落,馬車突然停了下來。

軒轅易佳好奇的掀開車簾,一眼便看見站在路邊手牽著駿馬的少年。

她眼睛一亮,快速出了車廂,直直朝少年飛撲了過去。

宋璟辰眼皮一跳,忙飛身過去將少女攬進懷裡:“怎麼還是如此毛毛躁躁的,摔了怎麼辦”

“這不還有你嗎你會讓我摔了”

宋璟辰扶著軒轅易佳站好,對上她控訴的眸子,眼中染上笑意,伸手在她頭上薅了一把:“不會。”

軒轅易佳也跟著笑起來。

“你怎麼知道我今日到呀,我還想給你個驚喜呢。”

“再有兩日就是元大姑娘同蕭大哥成婚的日子,我想著你定是要來的。”

“郡主,其實我家世子在這等了您三天了,每天從早等到晚。”時安不知從何處冒出來。

宋璟辰睨了他一眼:“話多,到底誰纔是你的主子”

“當然是您,不過時安的命是郡主救的,郡主是時安的再生父母。”

他指是前些年宋璟辰遭遇了一次暗殺,時安為他擋了致命的一刀,幸好及時服下軒轅易佳留給宋璟辰的“一口氣”才撿回一條命。

軒轅易佳一愣:“早知道你這麼想我,我就早幾日動身了。”

“哎,都怪我爹啦,我一說要來大夏他就哭唧唧的,我不能不管他呀。”

宋璟辰聽得好笑,一個翻身上馬,朝軒轅易佳伸出手:“走吧,大家都在等你。”

夕陽的餘暉柔和了少年的五官,軒轅易佳看得眼睛一亮,將手搭上去:“好。”

《全文完,新書見。》

-人猶記得上次被先帝托夢的還是皇帝,為此皇帝自打嘴巴將宋璟辰召回了京城。這麼一想,大家才發現先帝怎的竟讓人乾一些莫名其妙的事?活著的時候也冇這樣不靠譜啊……眾人正腹誹間,皇帝被人用一抬龍攆抬了出來。太醫曾言明皇帝不可見風,所以他並未下來,透過紗幔,眾人隱約能看見龍攆上躺著一人。儀式開始,原本該由皇帝先上祭台上香,但因為他身體不適,最終李公公代為傳話,上香由監國的景王代替。上官浦一身王爺正裝一步一步踏...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